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山村小医师 > 第013章婶子,那儿水好多
    王淑兰摇摇头,不再多说什么,她心里其实也不太情愿去过道里睡,那里有厨房,热度比偏屋更甚。农村里都是这样,老一辈都是住在过道里面,将敞亮的堂屋留给儿女们住。自从天气变得炎热之后,王淑兰也在过道里睡过,但到了夜里八点多,她就受不了悄悄到堂屋里来和陈雨一起睡了。

    “呼呼,呼呼!”

    陈松林朝身后看了眼,不知不觉间,陈雨已经沉沉睡熟。他立即拿起遥控器将电视机的声音调低,生怕惊扰到她的睡眠。

    陈松林坐到床边的席子上,小声说:“婶子,你也上去休息吧!”

    王淑兰一直坐在板凳上没有动,看到陈雨睡着了,朝床边走去的时候,不由说道:“这个丫头大热天的叫她别到处疯,还到处乱奔,累的那个样子,真是的!”

    “松林,这西瓜洗好了,切给你吃吧?”王淑兰问道。

    陈松林看了眼桌子上的西瓜,笑道:“太大了吧?”

    陈松林在席子上挪了几下,到桌子前面,起来拿刀将西瓜一切两半,然后切一块大的先递给王淑兰。然后他将垃圾篓子放到床边上,好让婶子吐西瓜子。

    “吃吧!”王淑兰说道,“吃不完的,马上放到冰箱里。你要是想吃冰棒的话,冰箱里也有。”

    王淑兰挪到席子上坐着,对着垃圾篓吃西瓜。她怕西瓜水滴到席子上,而陈松林切好自己的一块西瓜,拿起刚刚转过身……

    “这……”陈松林咬了口西瓜,呆滞的站在那朝下面看着。

    王淑兰穿着粉色的丝质睡袍,睡衣的两根吊带挂在肩膀上,她低着头吃着西瓜,睡衣的圆领顿时大开。脖子下一大片的胸部也露了出来。

    陈松林的眼睛顿时定在了那个地方,紧紧的盯着清晰可见的雪白大奶.子。王淑兰吐着西瓜子,身子稍微那么一动,胸前的两团软肉顿时向前耸出,凸显的两颗紫红葡萄立即呈现在陈松林的眼瞳里。

    王淑兰隐约感觉到了上面那股炽热的目光,从开始陈松林的腿就在她前面,没有动弹过分毫。她酥胸上下起伏着,慢慢吃着西瓜,有点不知所措,也不好出声责骂他什么。

    她知道自己只要一开口,一定会让陈松林难堪。他现在毕竟也是血气方刚的年纪,王淑兰脑子里顿时乱成一团。

    陈松林呆呆的看着,都忘记去啃自己手里的西瓜了,西瓜上流出的汁液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上,他心里直骂自己无耻,自己怎么能够对婶子起非分之想呢?

    王淑兰毕竟年长一些,顿时晃过神来,轻轻抬起头,面上带着尴尬的笑容,说道:“松林,拿篓子等着,别让水滴到席子上了。”

    “噢,噢噢!”陈松林也被激醒了,脸上顿时一片通红。他忙不迭地脱下拖鞋,坐到席子上,却也不敢太挨着王淑兰。

    王淑兰笑了笑,眼角的余光瞥了陈松林一下,霎时间,她的心“砰砰砰”一阵直跳,口干舌燥,,呼吸也慢慢有点难以控制,变得急促起来。她生怕自己的窘迫被陈松林看到,急忙将目光朝右边移开。

    王淑兰细微的变化落入陈松林的眼里、心里。他是修真者,能够清楚的感受到王淑兰的气息在刚刚那一刻变得乱了起来。这时,他才发现自己两腿间那涨硬起来的老.二,早就将裤衩搭成了帐篷。

    “婶子,那儿水好多!”

    话刚刚说完,陈松林就感觉有点不对。王淑兰朝自己大腿那儿看去,顿时怔住了。

    陈松林深吸口气,急忙把手伸过去,将王淑兰大腿上的西瓜水擦掉:“我……我说的是这里!”

    这句话不说还好,一说出来,两人都明白是什么意思了!本来还没什么的,就因为陈松林的这句话,两婶侄顿时窘迫无比。

    尤其是王淑兰,她的身子多少年没有被一个男人碰过了,而且还是靠近自己私密地带的大腿。刚刚那一碰,她整颗心都绷紧了,身子也潜意识的哆嗦了一下。

    “谢,谢谢……”

    王淑兰的声音很微弱,她也不知道拿什么去搭陈松林的话。

    “松林,再吃一块吧!”王淑兰轻轻吁出口气,试图转移这个尴尬的局面。

    可是……

    她不动还好,她刚刚起身,没想到睡裙后面被她的丰臀贴住了,或许是因为澡后没能将身上擦拭干净的缘故。丰腴的身子,滚圆的臀部,还有那粉色系的小内裤!它根本无法将王淑兰的屁股全部包裹住。

    “咕咕!”

    陈松林吞了口口水,还好有电视机轻轻的响声,若不然,他肯定会被王淑兰听见。趁着王淑兰去切西瓜的时候,陈松林悄然摸了下自己的小兄弟,火热的巨柱已经犹如火山爆发般,朝着外面吐着口水。

    他没穿内裤,使得小兄弟的口水直接浸湿了大裤衩,巴掌大的一块全部变成深色调。还好房间里比较昏暗,却也瞧不见那湿的地方。

    “吃吧!”

    王淑兰笑眯眯地侧过身,将一块西瓜递给陈松林。

    王淑兰:“……”

    陈松林古井不波,心里却在偷着乐。原本心里争斗了许久,他是可以将两腿间的巨物给遮掩起来,但是他却没有这么做。反而,他更大胆的将两腿盘在一起,而勃起的巨物堆起的小帐篷直接映入王淑兰的眼帘。

    王淑兰36岁的年纪,却只经历过陈爱国一个男人,跟了他没多久,陈爱国就死在了工地上面。从那之后,她根本没有再接触过其他任何男人。

    但是,她却明白什么叫作妇道人家!

    看见陈松林腿间的异状,她也就是呆滞了片刻,立即侧过脸朝床边走去,并说道:“松林,你吃完了,就早点休息,看电视看得别太晚了!”

    “嗯,知道了,婶子。”陈松林点头答应。

    “呼!”“呼!”“呼!”

    王淑兰躺到床上,背对着陈松林,侧着婶子睡。她生怕自己再看到陈松林,她心里也知道陈松林并不是故意的,她一直在心里暗骂自己太不检点了,明知松林是个男人,自己还穿得这么暴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