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山村小医师 > 第009章泼妇和流氓
    陈松林在小路边揪了个狗尾巴草,衔在嘴里,吊儿郎当的朝前走着。不久后,他和陈雨来到了二狗子的家门口,大铁门紧闭着。

    “不在家?”陈雨蹙起细眉。

    陈松林心中一笑,竖起耳朵安静的听着,他能够清楚的听到里面的声音,那哗啦啦推倒胡的声音,他能够辨认出来,里面有人在堂屋里打麻将。

    “有人在。”陈松林说道。

    “开门,开门!”

    陈雨大动静的敲着铁门,但里面却根本没有人应答。

    陈松林诡邪一笑,手指探到门缝那里,在陈雨没有发觉的情况下,他利用真气将门栓推开了。

    “哇,哥你怎么打开的?”陈雨惊讶道。

    陈松林笑道:“手指伸进去拉开的呗,好了,走,进去。”

    “唔,脏死了。”陈雨捏着鼻子朝里面走。

    这家人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过日子的,脏水桶里乌七八糟的,什么东西都倒在里面,满满一大桶却没有人倒掉。

    他们刚刚到了过道里,就看到堂屋大厅里有五六人,其中四人坐在那抽烟打麻将,还有两人在旁边围观。外面有了动静,立即就有人喊了起来:“谁啊?”

    陈松林两人到了里面,他观察了一下,都是村子里不学无术的混球,没一个好鸟。还有两人连20岁都没到,但却也早就成家立室了。

    “哟,打麻将呢!”陈松林轻笑道。

    “陈雨,你怎么来了?”有人问道。

    “要钱的!”陈雨哼道。

    “哈哈哈,要钱?你小丫头找谁要钱啊?”

    一个粗壮大汗翻翻白眼,弹下手中的香烟灰,冷冷扫了陈雨一眼,直接骂道:“妈的,赌钱最怕扫把星了。”

    “胡了!哈哈哈,给钱,给钱!”

    “妈的,灾星,站在老子这边干什么?”粗壮大汉使力推了陈雨一把。

    陈雨一个踉跄,险些撞到墙上,还好陈松林及时的拉住了她。

    “张二狗,把欠我们家的钱还了!”陈雨怒气冲冲的喊道。

    “啪!”粗壮男狠狠地拍了下桌子,原本摆好的麻将顿时翻倒了,“去你妈的,老子什么时候欠你们家钱了?你TM再在这里胡搅蛮缠,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给我滚!”

    “呵呵。”

    陈松林轻轻一笑,走上前一步,笑道:“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难道你没欠,会有人胡乱冤枉你不成?”

    “你什么东西?”张连胜瞪着陈松林。

    陈松林扯扯嘴角,笑了笑。

    “你该不会是松林大哥吧?”一个年轻人讶异道。

    “管你TM是谁,老子什么时候欠你们家钱了?妈的,欠条呢?有没有?”张连胜骂道,“好心情都被你们这群扫把星葬送了,再不走,老子打不死你。”

    陈松林从桌子上捏起一张麻将牌,摸了摸,笑道:“呵呵,欺负我们陈家没人?”

    “连胜,你到底差不差他们家钱?”一个中年人问道。

    “差,差个屁!”张连胜愤怒道,“老子还差那点钱不成?而且,那扫把星的钱就算给老子用,老子还不敢用呢!老子在工地上,万一被她给祸害死了,怎么办?”

    “呵呵,你说谁是扫把星呢?”陈松林笑问道。

    “哈哈哈,你说呢?”张连胜大笑道,“算起来,王淑兰那贱逼还是你的仇人呢,哈哈哈!你老子不就是她祸害死的吗?哈哈哈!”

    “你”陈雨气到手指直发抖。

    陈松林推推身边的年轻人,坐到板凳上,从口袋里掏出香烟,慢悠悠地点燃,深深吸了口吞吐而出。一个个烟圈从小变大,缭绕地飘上去。

    “看来我不在家的这几年,村子里的变化还真是大了啊!阿猫阿狗都能朝我们家墙头上翻了。”陈松林歪斜着嘴,笑道。

    “松林哥……”年轻人拉了拉陈松林,朝他使了个眼色。

    陈松林看他一眼,他叫刘炜,小时候就喜欢跟着陈松林的后面玩,在学校里的时候有人欺负他,也都是陈松林的双拳搞定的。

    “吵吵吵,吵什么吵?死老太婆又去哪了?”一个妇人大骂着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惺忪的睡眼中带着几分怒色。

    “婶子去田里了。”中年人说道。

    陈松林朝那凶八婆看了眼,她叫童兰秀,村子里都知道这个女人的可恶,自从她嫁给张连胜后,就没给张连胜老娘好日子过。一天到晚颐指气使的,不管是什么事情都交给那老婆婆做。

    “赢了还是输了?”童兰秀盯了下张连胜。

    张连胜尴尬一笑,道:“不输不赢。”

    “不输不赢?”童兰秀顿时冷笑了一声,“把家底都输了才好。刚刚你在这里吵什么?”

    张连胜瞥了眼陈松林和陈雨,鄙夷道:“喏,这两兄妹冲到我们家来,非说老子欠他们家钱,你说奇怪不奇怪,老子从来不借账,什么时候欠过别人钱了?”

    “小雨啊,不是婶子我说你,想要钱用啊?”童兰秀笑眯眯的盯着陈雨,“上次我不是就和你说过了吗?我那朋友有车有房,还开了家养殖场,手里富裕的很,你要是想钱用的话,就回去好好说说你那老妈,让她嫁了,你以后的日子可就有盼头咯!”

    “滚!”陈雨小辣椒的脾气,根本不给任何人面子。

    童兰秀吃瘪,脸色顿时冷了下去。

    转而,陈雨拍下桌子,怒瞪着张连胜,哼道:“你说你没差我们家钱?是,你现在能耐大了,在城里包工程,手里有的是钱,前些年呢?你敢说你没跟我妈借过钱?别以为我们孤儿寡母的好欺负,当初你到我们家里是怎么说的,你还记得吗?要不要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你前些年的话重复一遍呢?”

    听到这话,张连胜的身体顿时一颤。

    陈松林悄然看了下陈雨,心道:有猫腻!

    “得得得,不就是少你一千块钱吗?明天,明天给你。”张连胜说道。

    陈雨冷哼一声,道:“现在想起来了?”

    “说!”童兰秀猛拍下桌子,“你什么时候欠他们家钱的?”

    张连胜在村子里耀武扬威的,但是却很惧怕悍妻,听到童兰秀这么问,他急忙推脱道:“唉,还不是因为当年工资发不出去的事情吗?老板工资没给我,我只能借点钱先垫付给工人了,要不然,现在哪还有人跟着我干啊?”

    “噢,这样啊!”童兰秀点点头。

    “是啊,是啊!”张连胜悄悄抹了把额头的冷汗。

    陈松林原本以为事情就此结束了,但是,在这时童兰秀却突然爆出一句话,震惊四座。她寻味的看着张连胜,狐疑道:“该不会是你包养王淑兰的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