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山村小医师 > 第006章婶子王淑兰
    带着陆倩,陈松林先去了超市里面买了点礼品,他没有多买,大包小包的朝山里走比较艰难不说,到了家里还会被婶子骂。村里不比城里,城里你买的少了,人家还嫌弃你小气。而村子里,只一点东西,别人就会非常开心了。多了,反而会显得太破费!

    而且婶子将陈松林含辛茹苦的拉扯大,再供他读书、念大学,非常的辛苦。她知道赚点钱的不容易。

    陈松林是个孤儿,父母和叔叔以前都是煤矿上的工人,因为塌方,使得他们三个人全部埋在了里面,等政府将他们挖掘出来的时候,已经死去了好几天。还好有拨下来的抚恤金,不然的话,陈松林这个学就念不成了。

    婶子叫作王淑兰,她嫁给叔叔的时候,陈松林才五岁,没过一年,就遇到了煤矿塌方的事情。当年王淑兰才二十二岁,她十六岁嫁给了叔叔陈爱国。

    十四年过去了,现在陈松林已经二十岁,而婶子王淑兰才三十六岁。也就是说王淑兰照顾了陈松林十几年,除了他上大学的这段时间没在他身边外。

    走了将近半个小时的路,到了山脚下,还要翻过这座山,才能够到村子里。陆倩很懂事,也帮着陈松林提了点东西,小丫头爬起山来健步如飞,山里人习惯走山路,在速度上倒也和走平地没什么太大的差别。

    所谓上山容易下山难,到下山的时候,陈松林如果不是有点力量修为,他恐怕还得吃点苦头。好久没有登山路了。望着山谷中的小村庄,陈松林会心一笑,自语道:“我回来了!”

    陆倩小声道:“松林哥,我就怕你突然不上学了,你婶子会骂你哦,我感觉你还是别说你不上了比较好,万一她生气了呢?就说你放暑假回来看看的好了。”

    小丫头倒是挺细心的。

    对于这件事,陈松林心里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和婶子解释,难道说山里的灵气比较适合修炼吗?这怎么可能?

    不久后,到了山谷之间,这里就是河西村了。山谷里面有条河,大约宽有五六米的样子,在河的东面为河东村,西面是河西村。农村的村名,就是如此简单。

    “汪汪汪!”“汪汪汪!”

    刚刚走到村边上,里面一户人家的狗就狂吠起来。

    陆倩将东西递给陈松林,俏皮地说:“松林哥,我先溜回去了哦。嘿嘿,被他们看到那就不好解释了。噢,对了,松林哥,你明天回镇里么?”

    “这几天暂时在村里。”陈松林笑道。

    “嗯呐!那我明天找你!”陆倩摇了摇手里的药盒,然后立即又放进了包包里。

    陈松林一怔,这个小妮子,是上瘾了,还是真的想治病?NND,我就不信了,难道怕丢人真的怕到这个地步?

    不过想想也对,村里不比城里。城里对门两户人家还有相互不认识的呢,而村里呢?男人们都外出打工,女人们大多数都留在家里带孩子照顾家庭和田地什么的了,村里的三姑六婆每天最快乐的事情,就是围在一户人家的门口,去说这家的事情,然后再去说说那家的事情。

    “婶子……”

    走到过道大门口,陈松林看见了坐在那洗衣服的婶子。

    王淑兰听到“婶子”两个字的时候明显的愣了下,手里拿着衣服停在了半空,这个声音就算许久没能听到,她也非常的熟悉。

    慢慢地回过头,王淑兰疑问的眼神在确认了来人确实是陈松林之后,突然变得异常的激动,她将手里的衣服丢到盆里,立即站起来,在身上擦了擦,然后就摸着陈松林的脸,激动的说:“松林,你瘦了,又长高了点!”

    王淑兰的手上还有浓重的洗衣粉的味道,陈松林却并不排斥,任由她摸着自己的身体:“呵呵,婶子,我没瘦,我是身子长高了,看起来就显得瘦了。”

    “妈,谁啊?”

    这时,从屋子里走出来一个女孩子,她叫陈雨,是陈松林的堂妹。婶子王淑兰之所以在叔叔死之后没有改嫁,也就是因为陈松林和陈雨两兄妹。别说这是在农村了,就算是在城里,带两个那么大的孩子改嫁,也没多少人愿意接纳。

    农村人就喜欢称呼他们为“拖油瓶”。

    当陈雨走到前屋的时候,她看见陈松林正和王淑兰拉着手在那聊着。细眉顿时一蹙,她立即飞奔过去拍掉了陈松林的手,怒指着他骂道:“你谁啊?你想干嘛?想勾搭我妈?”

    “臭丫头?你胡说八道什么呢?”王淑兰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笑道:“他是你松林哥哥!才两年不见,你就把自家大哥给忘记了!”

    “呃”陈松林尴尬一笑,“小雨都这么大了。”

    “你是哥哥?”陈雨盯着陈松林看了半天。

    陈松林去城里念大学两年的时间,他从来都没回来过,一是因为路途较远路费较贵,二是因为他想趁着寒暑假可以打打工,为下学期赚点书学费。这样的话,婶子在家里就可以轻松一点了。

    “哇,你真的是松林哥!”陈雨抓起陈松林的手不停地摇着。

    陈松林眯着眼一笑,乐道:“如假包换,小雨,看哥给你买什么了?”

    “什么啊?”陈雨顿时开心死了。

    王淑兰嗔怪的瞪了下陈松林,说道:“松林,又买这么多东西回来干什么?浪费钱,家里什么吃的都有!”

    “谁说的呀?”陈雨急忙将地上的东西提起来,“妈就知道骗人,松林哥,你不知道在学校里哦,人家天天都有零用钱,买这个买那个的,嘻嘻,这些东西我都没吃过呢!”

    听到这话,陈松林的鼻尖顿时一酸。作为一个男人,是家里的顶梁柱,光靠婶子一个人支撑着这个家,她太不容易了。

    陈雨很乖很懂事,也从来不会跟婶子去说些什么,不会要这个要那个的。不过,她看到陈松林却就不一样了。

    陈松林看到王淑兰悄悄扭过头去抹了把眼泪,心中顿时一痛,他走过去轻轻将手按在她的肩膀上,柔声说道:“婶子,我也二十了,以后不会让你和小雨再受以前那样的苦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