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乡村大凶器 > 正文 正文 第四十九章 以后常来
    “啊!”疾风骤雨的冲击声中,二人同时登上云端!

    黑漆漆的大棒子开闸泄洪,如决堤之水,在深洞里奔腾而出,冲向那未知地带!

    王丽梅止住了呻吟,却喘息不止,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像扛着锄头在地里刨了一天,累的更路边伸着舌头哈气的黄狗样儿。

    突然,王丽梅心里已经,洞里面那根大棒子还在一鼓一胀的,阵阵暖流依然对着花心一阵猛冲!

    自己也不是不知道男人到了最后,裤裆那玩意儿也是要吐白沫的,可也就持续个十来秒钟,那里面咋还像水龙头冲似得,冲的浑身酥麻没劲儿,摊在床上像一滩烂泥。

    “小龙,你,你在婶婶那里面尿尿?”王丽梅想,真有这个可能,傻子懂个求啊?想尿了就跟半身不遂的老人一样,脱不脱裤子就是一泡尿!

    精华白沫留在里面也就算了,村里婆娘说,那东西养人,吃的多了,皮肤白嫩水滑,不显老。可一想到一泡尿给自己浇里面,王丽梅有些接受不了了,那玩意儿多脏啊,一股尿臊味儿。

    “拿出来,快拿出来.....”也不知骚婆娘哪儿来的力气,使劲儿在下面翻腾。

    龙根有些生气,也没来硬的,男人所有的俯卧撑、腰腹运动都为了品尝这几十秒的快感,这才喷到哪儿到哪儿啊,时间长的时候,足足要流一分钟呢。管子一挤,还能挤出不少豆浆来。

    “嗖!”

    大棒子从屁股蛋子里抽了出来,带起一串白花花的粘稠汁液,滴了王丽梅一屁股,床上也落了不少。豆浆快速渗进床单,只剩下一点白。

    大棒子依然一翘,一抖,猛地一胀,一股白沫飞溅出来,又射了王丽梅一背。

    “小龙,咋不听话呢,让你别在床上尿尿,快,快,去茅坑尿去......”

    王丽梅可不想自己男人晚上闻出床上的尿臊味儿,一骨碌爬起来,龙根就往外面撵,鼻梁上骤然一热。王丽梅这才注意到黑黢黢的大棒子。

    之间黑黢黢的大棒子依然挺立着,释放着精华,一坨一坨的白色汁液在颤抖摇晃中喷了出来,片刻间,脸上,奶.子山,头发上飞溅的到处都是!

    “啊!”王丽梅吓了一跳,只知道这玩意儿大,可没想到货还挺多,普通人要这么往外流,怕早就精尽人亡了,可一坨一坨的粘稠白浆,像没玩似得。

    就在这时,龙根扶着黑漆漆的大棒子,对准王丽梅惊愕张大的嘴,“咕噜”一声,扎了进去!

    “呜呜呜,呜呜呜”王丽梅瞪大了眼珠子,喉咙一声闷响,小嘴儿都挨着龙傻子湿漉漉的黑毛了,这才停了下来。

    嘴里却胀得厉害,本来棒子就不小了,这一胀一缩的顶得王丽梅脸上肌肉一阵酸痛。喉咙深处,清晰感应到飞溅出来的精华滑下....

    “嘶!”

    龙根舒爽的叫了一声,一手扶着大棒子,一手从里面慢慢往外面挤,终于给挤完了。

    适应大棒子之后,王丽梅显得倍加舒爽,张开嘴儿,腆着脸,一脸殷切的盼望着浆糊,终于等到了最后一滴。王丽梅伸出小舌头舔了舔嘴皮子,妖魅的很。

    “啪啪”

    龙根搞快,见这骚贱婆娘一脸B样儿,挥着大棒子扇在脸上。

    “嗯,咛...”王丽梅娇哼一声,似无比兴奋。

    黑黢黢的棒子上,还有少许的粘稠液体,再次把棒子塞了进去,“来,舔干净咯!”

    “吸溜!”

    小嘴儿一张,一吸,整个儿给吞了进去,小舌头一卷,裹着大棒子顶端,舌尖儿顶着大棒子顶端的水龙头,猛地一吸!

    “嘶!”

    龙根闭着眼睛呼了一口气,整个人顿时松弛了两分。太舒服了!

    刚刚软了两分的大棒子被这么一鼓动,顿时兴奋了起来,硬梆梆的顶在王丽梅嘴巴里,嘴里像塞了一颗糖似得,半边脸鼓的老高,撑起一顶蒙古包。

    “吧唧吧唧,滋溜!吧吧吧!”王丽梅来了兴趣,跪在二弟前,抓着大棒子使出十八般口.技,舔,吸,卷,裹等。弄的龙根爽快无比。

    时而大嘴一张,整个塞到喉咙处,硬生生把喉咙给顶开些,一扒出来,滑腻无比,更泥鳅似得,不,泥鳅可没这么大!

    时而,抿嘴轻轻舔舐,舌头一卷一缠,牙齿轻轻咬动,两片薄薄的嘴唇摩擦着巨棒的脑门儿!

    啊!嘶!

    龙根舒爽的喊了一声,小腹处一股无名怒火升腾而起,像被大火焚烧似得,拔出大棒子,撸了撸,扳开王丽梅大腿,肩上一扛,对着黑黢黢的洞口一送。

    “啪啪啪”

    龙根坐在床上,抓着大腿根子来回往自己怀里拉,一拉一推,这个角度正巧将白花花的傲挺双.峰尽收眼底。

    大奶轻轻摇晃,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两颗大木瓜突然猛烈甩动起来,各自以小蓓蕾为圆心,划出两颗圆来,摇摇晃晃,碰碰撞撞,啪嗒啪嗒直响!

    龙根盯的心跳猛然加速,手背上青筋暴涨,目送裤裆那陀黑黢黢的大家伙一次又一次冲向黑洞,能吞噬无穷欲望的黑洞,能喷出无数汁液的黑洞!

    “啪啪啪”

    “吱吱吱”动作一快,床板摇的吱呀吱呀响起,王丽梅闷哼连连,双臂环绕,搂在胸前,托起两颗大奶.子!情到浓处,忍不住使劲儿一捏!

    “啊...嗯....小龙,快,快日我....啊哦.....”

    良久,床上两团身子终于停了下来,销.魂声渐渐散去,只剩粗重的喘息声。

    “啪”

    照例在王丽梅屁股蛋子上留下巴掌印,眼瞅着吃饱喝足的巨蟒,龙根慢腾腾穿起了衣裳,瞅着王丽梅屁股缝儿还在趟水,忍不住用手指又捅了捅。

    “嘤咛!”王丽梅屁股一扭,躲了过去,“小龙,别,别整了,婶婶我遭不住了,下面还疼着呢.....”

    龙根嘿嘿笑了笑,“咋样?婶婶,我这大家伙还成吧,舒服不?”

    “嗯,舒服....”王丽梅白花花的身子一颤,答应道。似乎还在回味方才云端处的美妙,飘飘欲仙,跟腾云驾雾似得,啥烦恼也没了。

    “那以后还给我日不?”

    捏着屁股蛋子,龙根坏笑道。

    “日,肯定给你日!”

    “只准给老子日,要再让魏文武那骚牛干,老子就把你捅死,知道不?”龙根面露凶相,威胁道。屁股蹲儿上又掐了一把,转眼就红了。

    “嗯!”王丽梅刚刚应承了一声。

    龙根就说要走了。

    “婶婶,以后我会常来哦。”

    听到外面门响时,王丽梅突然觉得不对劲儿,这龙傻子好像不傻吧。

    “次奥!老娘白他白白干了两三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