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乡村大凶器 > 正文 正文 第四十四章 巨棒之威
    “啊~~~啊~~”

    陈香莲紧咬着嘴唇,薄唇都给咬破了。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水珠子,小脸儿红得发紫,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下面那地方磨得水汪汪,光溜溜的,黑黢黢的擎天之柱一捅到底,顶到花蕊深处,堵住了泉水来源!小腹处升腾起一股欲.火,向四肢百骸蔓延,一直烧到灵魂,灵魂随着大棒子的猛.插剧烈颤抖,把自己推向云端!

    “婶,婶娘,还痒不?要不我再给你捅捅.......”

    龙根傻笑着捏住垂吊着的两颗大丝瓜,两手指夹着两小点儿揉啊捏的,不过这会儿的陈香莲依然被大棒子捅的死去活来,差点儿背过气儿去,除了闷哼两声之外,大屁.股都懒得扭动了。

    下面那玩意儿还硬挺着呢,陈香莲这婆娘就不行了,龙根望向了一旁观战的陈可,这骚蹄子的容貌可不差,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珠子,眨巴眨巴的能勾人魂儿似得,尖尖的下巴说不出的性感。

    胸前装着两只大白兔,一走道儿,就晃悠起来。大奶罩子一托起,挤出一条深深的沟壑,嫩白光洁,晃着抖着.....

    “嗯...哼...”见老娘爽了,陈可心下一阵酥麻,多少年没听见老娘叫得那么销.魂放荡了,那声音几里外都能听见,多爽啊!听着听着,自己下面也湿透了,大棒子近在咫尺,黑黢黢的巨棒挺立在杂草丛中,上面还裹着老娘小溪里的白色浆液。

    “小龙,你这棒子借我用用好不好?”陈可低咛一声,不知是羞红了脸,还是小腹邪火烧腾的厉害,脸脖子都红了起来。

    “捅捅我,我难受...嗯哼...给我用用....”陈可颤巍巍爬到龙根面前。

    一低头,黑色罩子里包着两只大白兔又大了两分似得,沟壑也深了两分,一眼望不到底,隐隐看着两颗微微发黑的小珠子顶在罩子上。

    “嗯,用,用吧,免费用。”任由陈可抓着自己裤裆那玩意儿,龙根嘿嘿傻笑着,心里却是骂道:“一大家子的骚包玩意儿!用吧,用吧,小爷这家伙可厉害了,小骚蹄子再骚,一棒子下去也能让她欲死.欲仙.....”

    “嗯....”

    两手捧着那陀黑黢黢的玩意儿,小手滑倒两个原子弹的地方,沾了些浆糊,有些滑腻,两颗大鸟蛋被握在手里,心里猛地一颤!

    “天哪,这世上咋会有这么大条的棒子,这裤裆咋装的下啊!啧啧,乖乖,这鸟蛋跟鸡蛋都差不多了,一口下去肯定含不下去!这要一棒子塞进去....”

    陈可打了个激灵,背后一阵凉风袭来,眼瞅着大棒子下面都是痛的,这.....陈可有些犹豫了。

    大家伙大棒子是好,可自己遭得住吗?别一棒子给捅死了,那可就丢大发了。

    “小龙,别....你还是整你婶娘吧....”

    巅峰过后,陈香莲恢复了一些力气和理智,见龙根想对女儿下手心下一紧,就算女儿在外面做见不得人的事儿,也不能让一个男人日了自己又干自己女儿吧?陈香莲守着最后的底线!

    要把女儿给整出崽儿来,那自己以后在村里怎么见人?

    “来,小龙,婶娘给你吹吹....”陈香莲晃悠着大丝瓜撅着屁股蹲下来,一把抢过陈可手里的大棒子。擦干黑棒上面的白色汁液,上下撸了两把,这才切切实实感受到棒子的粗壮!自己怎么就一棒子给塞进去了呢?

    陈香莲想不明白!

    “哼,这婆娘倒有点儿意思!”龙根傻笑着,心如明镜。陈香莲这样就是不想让自己干.她女儿。

    自己倒是无所谓,反正在村里哪里搞不到女人,不说还有个黄翠华,吴贵花也够自己干得了,那身条可不比骚蹄子陈可差半点儿。想想那胀鼓鼓的胸和豪放的性情,大棒子就是一晃!

    “不....妈,我来,我要!”

    陈香莲张嘴欲将大棒子塞进嘴里,陈可又一把给扯了过去,上上下下撸了两把,握着大棒子还没往里面塞,心里就像吃了密一样甜,女人一辈子图个啥,不就想快活快活吗?

    城里piao客虽多,可那玩意儿跟牙签似得,放在里面跟一只小船在大海里一荡一荡的,水都弄不出来,往往脱下裤子才十多分钟就完了。真正的男子汉,纯爷们儿是真少啊!好不容易见着了,哪里会错过?

    “小可,你让开,让妈来!”陈香莲脸一沉,又把大棒子给抢了回来,厉声道:“这帮子太大了,你下面还小,不行的,再长长啊.....”

    见母女俩你争我夺,龙根也不吭声儿,环抱着双臂,叉开毛茸茸的大腿,眼瞅着那根儿大棒子依然挺立,心里无比自豪!男人,就怕人说他不行。自己是太行了,连母女都抢着用,多有成就感啊!

    “抢吧,抢吧,反正老子有肉吃!老子不信,瞅着天地间唯一利器,你不动心?”

    果然,见老娘生气了,陈可也露出不满。

    “妈,你咋这样呢?太自私了,跟侄子干这事儿,你也不脸红啊。再说了,好东西咱们母女就不能共享吗?”陈可脸一沉,嫩白小手一抓,又把黑漆漆的大棒子给夺了回来,直往自个儿怀里塞。

    滚烫的大棒子触摸到一阵软滑上,龙根低头一看,啧啧,大棒子正巧顶在两团棉花球上,绵绵的软软的,又滑又嫩,从上往下看,正好瞅见大棒子从那条沟壑里扎进去,紧紧包裹着大棒子,大棒子却没半点儿难受。更加敏锐,跳动了两下,把黑色的罩子硬生生给憋大了两分。

    “嘶!”

    这会儿龙根也管不了陈香莲是否愿意了,大棒子往下一插,摩擦着白光光的胸膛,一直顶到黑色罩子扣上。

    “嗯额哼....”陈可闷哼一声,胸口突然一闷,这才发现大棒子已然给捅了进去!

    黑漆漆的大棒子贴着红唇,猛得滑了下去,两颗小圆点猛得一硬。

    “小龙,别,别整我女儿....”陈香莲急红了眼,见女儿铁了心想要尝尝大棒子,回过头来冲龙根抖了抖两颗大丝瓜,露出大腿正中的一条小黑洞,“来,日我,别日我女儿......”

    龙根没吭声。

    “哎呀,妈,你就别管了,我要!”陈可推了一把老娘,拔出大棒子,两三下脱得赤条条的,背对着龙根,拽着大棒子就要往下面那个地方送。

    “来,往这里面塞....”说着,陈可小骚蹄子拍了拍屁股墩儿,两颗大奶.子一摇一晃,白乎乎如白面馒头的小翘臀摆在龙根面前,屁股缝儿正中一条小黑缝儿露在外面。许是年轻,下面那面包片还有些肿胀。

    一股细流缓缓趟了出来。

    “嗯哼....”

    滚烫的大棒子一贴近下面那地方,一捧水柱止都止不住的往外喷溅,火热而勇猛的荷尔蒙气息瞬间包裹着陈可!

    “滋溜!”龙根可不管你适应与否,更不理会一旁对着自己怒目而视的陈香莲,巨棒一送,破开一切阻扰,扎了进去!

    “啊!啊!哦!”

    陈可吃痛闷哼,这才明白过来,方才自己老娘咋叫的那么快活,就这根儿棒子,放在全天下任何女人身上,那都得爽得死去活来啊!

    粗壮,硬挺,每一下都显得掷地有声,一捅到底,绝不拖泥带水!不像城里的有些piao客,明知道自己快不行了,要交货了,马上放缓节奏,甚至全部都给拔出来让棒子吹吹冷气,又接着整。

    可龙根这棒子坚挺无比,根本不打折扣,压根儿就不来什么三长两短的狗屁节奏,一直捅,一直用力的朝里面刺,一直刺到花.心深处,刺到小腹,刺到灵魂深处!

    “啊...啊...啊...”

    “啪啪啪”

    揉捏搓拿着小屁屁,面对着洁白如玉,浑圆翘挺的小香臀,龙根不懂啥叫怜香惜玉,目送二弟一次又一次的怒起狂冲。大腿、鸟蛋猛烈撞向臀尖儿,屁屁都给捅变形了。

    “小龙,停,停一下,我...我不行了,快,让我休息一下.....嗯哼....啊....”这才十来分钟,小骚蹄子下面那水啊,哗哗的。身条子一软,眼瞅着就要趴在地上了。

    可龙根咬死不放手,两只大手搂住小蛮腰,冲床一样似得猛冲猛刺,根本停不下来!

    “啊....不....啊,,停,快,快停下来.....啊..哦呜.....”

    陈可又痛又爽,张着樱桃小嘴儿,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心里却对龙根无比佩服,这才是真男人啊,城里那些臭男人有钱怎么了?可那玩意儿就跟蚯蚓似得,软软的,跟没骨头的种一样。

    “啊...不,妈,快,快换换我,我不行了,不行了....啊到了,到了....”

    最后一下,莹莹呜呜话没说完,陈可身子一摊,整个人趴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陈香莲气哼哼瞪了一眼龙根,正打算说两句啥的。下面骤然被龙根刺入,身子突然一轻,一屁股坐在了灶台上,大腿被扳开,下面那地方骤然被填满!

    “啪啪啪”

    根本不说话,这就是龙根!但凡想要跟我说点儿啥的,对不住了,咱们拿二弟说话!脱光膀子就跟你干!要遭不住了,就别嚣张!

    “啊啊啊”

    只一会儿,陈香莲下面又来水了,那地方比陈可大多了,塞进去没多少阻力,龙根越是加大了速度!这等骚婆娘,你就不能跟她客气!

    “慢,慢点儿...嘤咛....”陈香莲渐入佳境也管不了一旁的女儿陈可了,仰着脖子两手翻过去撑在灶台上,一个劲儿的浪.叫。

    “啊....喔...嘶....”

    “砰砰砰”

    龙根红了眼,跟见了杀父仇人一般,猛盯着那地方,狠狠抽动着裤裆那条大蛇,将陈香莲捅得死去活来!

    “妈那个八子的,不让你知道大棒子的威力,你还真以为老子好欺负.....”龙根暗骂着,感受着大棒子一热。

    有了要交货的前奏,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的加速度在厨房内啪啪响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