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乡村大凶器 > 正文 正文 第四十二章 为难的寡妇
    烈日当空,炙烤着大地,没有一丝风,远处的房屋上冒起一阵轻烟,龙根见状,加快了脚步。

    没想到陈香莲居然回家了,不是在医院照顾她哥哥陈天明吗?咋的又回来了,陈天明好了?想了想,不大可能,龙根悄悄靠近了些。

    “天杀的龙傻子,居然把大伯的腿给砸断了!一定要弄死这小王八蛋!”屋子里响起一个女人咒骂的声音,声音清脆,尖细。这不是陈香莲的声音,屋子里还有谁?

    龙根又靠近了两分,本来担心院子里的大黄狗叫唤,谁曾想,把陈香莲日了之后,大黄狗俨然把自己当成了家里的男主人,摇尾乞怜去舔龙根的手。

    “小可,人小龙也不是故意的,什么弄死不弄死的?”陈香莲的声音响了起来,声音有些疲惫,“小孩子别乱说话,知道没?”

    “妈,你咋还帮外人说话了呢?自从爸去世以后,大伯可没少帮咱们家啊.....”

    趴在厨房门口的龙根心里一惊,原来是陈可这小骚.货回来了,都说这骚蹄子在外面卖身,心里有了计较,顺着缝儿望了进去。

    毕竟是寡妇家,家里没个男人,收拾得不是那么利索,厨房还是泥巴地,有些潮湿,看样子是要下雨了。灶台上驾着两口大锅,陈香莲在案板上挥刀鼓捣着啥玩意儿,大大的屁股墩儿,一摇一晃,看不到脸,一头长发垂了下来。

    另外一名女子站在灶台前,瞅了瞅灶孔,双手环抱着双臂,托起胸前一对胀鼓鼓的蒙古包,俏鼻梁一俏,冷哼道。

    “不就一个傻子吗?难道在山河村咱们老陈家还怕了他不成?弄死了就弄死了,省的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我还嫌浪费土地呢!白痴不说,还是个废物,中看不中用的球玩意儿!有啥大不了的......”

    “小可,”陈香莲眉头一皱,放下手中的刀,责备道:“你咋这样说话呢?人沈丽娟不是赔了近一万块钱了么,咋的还把人给弄死弄死的,一个丫头片子,成天什么死不死的?多难听啊.....”

    龙根明白了,感情陈可小骚.货也知道陈天明出事了,许是听了陈天云等人添油加醋的一说,便把事儿推倒了自己头上,仗着上河村老陈家人多,想给自己一点儿教训呢。

    “傻帽,想找老子赔钱,做梦!”龙根心说道:“老子不仅要把老陈家的女人干完,还得把老陈家的钱给整完,绝对不留下一分一毫!”裤兜里,上午还让黄翠华给拿了两万块钱呢。

    继续爬门瞅,陈可妖艳的脸这才看见。

    浓妆艳抹,长长的睫毛,水汪汪的大眼睛,翘挺的鼻子下一张樱桃小嘴儿,一头金黄的短发随风轻轻飘摇,尖尖的下巴下面,耸起一对高峰,低领挡不住大奶的躁动,在胸前挤成一条深深的沟壑,白白嫩嫩,夺人眼球。

    柳条细腰,圆润翘臀,修长而白皙的小腿露在外面,大腿洁白圆润,仅仅贴在短裙之上,裙子上找不到屁股缝儿,龙根裤裆里却是一阵搅腾。

    难怪别人都说这骚蹄子在外面当小姐,看样子是八九不离十了,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都带着一股狐媚,眉头一挑,水汪汪的大眼睛仿佛都能把魂儿给人勾走似得。

    “这骚婆娘,老子迟早要一棒子捅死你!妈那个八子的,想弄死老子?老子先一棒子把你给捅死再说!”

    龙根不傻,却要装傻。怒气之下,咚咚咚的翘起了门。

    “谁啊?”陈香莲道了一声,围裙上擦了擦手上油渍,摇着大屁.股拉开了门。

    “小龙?!”陈香莲一抬头,见龙根傻乎乎的站在门外直笑,给吓了一跳。

    倒不是被龙根的模样给吓着了,而是因为龙根的到来!现在老陈家的人,除了自己之外,没人不想要了龙根的命,这傻小子咋还专门往前儿凑呢?脑袋瓜子又不好使了。

    “呵呵,婶婶娘,我,我来看看你,听说你刚刚才医院回,回来,陈书记咋样了......”龙根有些结巴。

    “还,还好....”

    “好什么好?”

    陈香莲一句话还没说完,骚.货陈可扭着柳条细腰走了过来,玉颈下耸起的一抹洁白,两团汹涌澎湃的山脉跳动了起来,龙根裤裆一顶,有些遭不住了。

    刚刚把杨英那婆娘给整了,这会儿下面又开始鼓捣了,盖因陈可这骚婆娘打扮的实在妖艳,身上还喷着浓浓的香水,那香水像是催.情.药似得,闻进鼻孔里,那地方就更硬了,恨不得扒了裤子就干这小骚.货!

    “龙傻子,行啊你,把我大伯的双腿都给砸断了,你有几个胆子,啊?”陈可抱着膀子围着龙根绕了两圈儿,见龙根傻里傻气,一脸惊惧,顿时脑袋扬了两分,“咔咔”踩着高跟儿鞋,愤然道:“快点儿赔钱!不然,老娘找人弄死你狗日的!”

    “啊!”

    龙根脖子一缩,动作快如闪电,一下子躲在陈香莲身后,巨棒刚好顶进陈香莲屁股缝儿,两手抓在腰间,正好碰到垂下来的大木瓜上。嘴里连连求饶,“小龙错了,错了,再也不敢了。别打我,我错了,我没钱....别打死我.....”

    脑袋一埋,下面却是一挺,巨蟒磨着陈香莲下面那条缝儿擦了过去。

    “嗯?”陈香莲身子骤然僵硬,下面那地儿突然像插了一根儿火热的大棒槌进来,烧得浑身酥酥麻麻,慢慢软了下来。伸手拦住了女儿。

    “唉,小可,你这是干嘛呢?人小龙不是有心的,这不都来道歉了吗?钱也赔了,也登门道歉了,何必呢?小龙脑子也不好使.......”陈香莲心虚,下面越来越湿润,身子突然猛地一热,下面那条小沟壑又痒了起来。

    陈可正在气头上,没注意到自己妈身上细微的变化,依然愤愤道:“妈,你咋这样呢?”

    “胳膊肘咋尽往外拐呢?大伯对咱们家可好了,那可是你亲哥哥,我可是你亲女儿,你说你咋向着一个傻子呢?”

    “这傻子有球用啊?长得五大三粗跟牦牛似得,可惜裤裆那玩意儿是个怂货,硬不起来,男人都不算。有啥样好?”陈可有些怒了。

    陈香莲一听,也是,自己咋这样呢?可正要说点儿什么的时候,那条蟒蛇又在下面擦了擦,磨得浑身燥.热难挡,麻麻痒痒的不得劲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