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乡村大凶器 > 正文 正文 第二十五章 挑逗
    枣树林有人吃野食,再待下去是不行了。龙根二人顺着河滩往上游走,那是一片树林,村里人经常到这里放牛,对这地儿,二人再熟悉不过。

    “小龙,你老实说,你的病是不是全都好了?”

    寻了棵大树,铺垫了些干草,一坐下,小芳径直问道。

    “杂说呢,时好时坏,还没彻底好。”见小芳语气声音略带清冷,龙根搪塞道。

    要说病没好,裤裆那玩意儿咋硬起来的?要说全好了,小芳肯定会生气,不摆明了占人小姑娘的便宜吗?

    “我这病啊,很难治,时好时坏的。年前有个老和尚打村里路过,说了,我这病见着漂亮姑娘兴许病就好了。”龙根脑瓜子转的飞快,屁话跟着就来,“昨晚可能见着你就有反应了吧。这不,你瞧,今晚一见着你,不口吃了,脑子也好使了。”

    啥话不说,一顶高帽子先给小芳扣上,这女人啊,就喜欢听漂亮话儿,否管年轻老迈,否管美与丑,皆是如此。这些道道,当年在学校龙根便知道了。

    “那.....”小芳一时没了话。

    本来打算好好问问小龙,若是病全好了,选个日子提亲嫁了也就嫁了,这时好时坏的可咋整?

    小龙其实挺不错的,身材高大魁梧,脸蛋儿周正帅气,一脸阳刚之气。傻呵呵的可对自己不错啊,每次到小卖部都给自己塞糖吃,嫁给这样的男人倒也不吃亏。

    “小芳,刚刚枣树林那两人你认识不?”龙根朝李小芳身边靠了靠,使劲儿嗅了嗅身上的香皂味儿,清爽得很。

    小芳俏脸一热,连连摇头,“不认识。”

    方才在一边儿蹲着,埋着脑袋儿不去看画面,可偏偏那销.魂蚀骨的声音直往耳朵里钻,撵都撵不走。那一阵儿浑身一热,敏感部位痒得难受,下面那地方里面涌起一阵尿意,暖暖的,却有偏偏尿不出来。

    “小芳,你上过高中,学过生物吧。”龙根接着问道,脸庞抹过一丝坏笑。

    昨晚把小芳给摸了,今天兴致不高,肯定不能硬来。小芳可不比陈香莲那些臭婆娘,脱了裤子随便整,这可是一朵娇嫩嫩的菊花呢。不能捅坏了!

    “嗯,学过。”小芳点了点头。有些心不在焉,捏着一根儿狗尾巴扫啊扫的。

    “其实,刚才那事儿我也能做,咱们......”说着,龙根一把搂住小芳肩膀,坏笑着顶了顶裤裆,一捧高耸!道:“你瞅,我这玩意儿大不?”

    “小龙,你.....”

    小芳俏脸一红,瞪了龙根一眼,想要挣脱。

    “哎呀,说说嘛。”龙根哪里肯放过小芳,死死揽住小芳,接着道:“小芳,你是读书人。那事儿也是一种生命的延续,一种生物繁衍的必要过程。有啥脸红的?”

    “咱们要用科学的眼光来看待这种事情!不能胡思乱想,明白吗?”

    龙根脸色一正,说的有板有眼,一时倒把小芳给整愣住了。

    “所以,男女之间那点儿事不是纯粹的舒服,也并不肮脏见不得人。都是为了生命的延续啊,人嘛,谁不想给自己留个种呢?”

    小芳不吭声,埋着脑袋儿不说话,全然没发觉,龙根的手已经从肩上滑倒了腰部位置。认真揣摩着龙根的话。

    见小芳不反驳,龙根心下一喜,接着侃侃而谈。

    “小芳,你老实说,方才看见枣树林那俩人,总感觉浑身燥.热难挡,无力,想要倒下去,胸前两个小包包有些胀痛胀痛的感觉?”

    “小龙,你,别说了.....”

    小芳脸皮一热,娇嗔道。咋这样问人家呢?不过,不过刚才好像还真是那种感觉。

    “你咋还逃避呢?”龙根眉头一皱,佯怒道:“都说了这是科学的探究。”

    “不仅如此,下面嘘嘘尿尿的那个地方还有些湿润,里面热乎乎的跟想撒尿一样,毛茸茸里痒的难受?你老实说!”

    “我......”小芳声音顿时低了下去,点头道:“有,有那么一点点.....”

    龙根露出胜利笑容,一把搂住小芳小蛮腰,捏了捏腰际软肉,隔着衣料也能感受到肌肤的滑腻。

    “这就对了嘛。小芳,你听我说,男女之间那事舒服的很,书上说第一次痛得很,撕心裂肺给天打雷劈一样疼,其实不然。女人初.夜就是‘痛并快乐着’,痛算个啥?等下面流水儿了,一会儿就跟进入天堂一样的爽快。要不咱试试....”

    “不!”小芳回答的坚决,身子却不争气的热了起来。

    “来嘛。”

    龙根将小芳揽了过来,右手如同泥鳅一把滑向了胸前两座蒙古包,棉球谈不上大,顶多也就C罩.杯的样子。可弹性好,坚挺。轻轻一捏,一声闷哼响起。

    “小龙,别,别这样,不好....”小芳身体一软,斜靠在江枫怀里,对着龙根脖颈直喘气儿,幽兰的口香更加刺激了龙根体内雄壮的荷尔蒙。

    龙根拿捏着两颗坚挺的小香瓜,一边坏笑道:“来嘛,随便摸摸嘛,又不能怀孕。”

    一边说着,另外一只手却是滑向了小腹处,平坦的小腹下面,几颗卷曲的毛发窜出小内裤。大手挣开小芳夹紧的大腿,捏住一片面包,上面沾满了粘稠的液体。

    “小芳,给我日日好不?放心,我一定把你送入天堂,相信我,不疼,真的不疼......”龙根轻轻拨弄着面包片,在大腿缝儿正中小沟渠里磨啊揉的,不忍心用手指破了小芳的处。低头对着小芳粉嫩脖颈哈着热气。

    此时的小芳哪里还有力气反抗?双手欲拒还迎般的拽着龙根手臂,紧闭着双眸,低声道:“小龙,别,别,松,松手。”

    “小芳,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松手的。”龙根强忍着笑意,正色道:“来,我帮你脱奶罩。”说着,也不管小芳作何反应,轻轻摘下奶罩子,衬衫钮扣一一解开,两颗白嫩的小香瓜跳了出来,俩小点儿在月色下更添诱惑。

    “小芳,你这咪咪我吃一口成不?看上去好多奶哦.....”龙根捏了一把,“滋溜”一口对着小点儿吻了下去。

    “啊......”

    如同梦呓般的舒爽声响了起来,小芳紧闭着双唇,娇躯轻轻一颤。酥酥麻麻的快感冲淡了胸前的胀痛。

    难道真的如小龙所言,男人的那个东西能让自己快乐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