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乡村大凶器 > 正文 正文 第十七章 姐妹齐上阵
    二人旁若无人的折腾,两条光溜溜、白花花的身子就在跟前抖索,运动,跟看黄色.电影似得,还现场直播。无疑给沈丽娟带来了极大的视觉冲击,灵魂冲击。

    早就忍不住抠弄着下面,自己那下面给瓶子没塞似的,哗哗的流水,裤裆那地方给湿透了,偏偏还痒的难受,一股闷热。

    “姐姐,我的亲姐,快,快救救我....再,再日我就要,死了....快,救救我.....”在龙根加速运动下,沈丽红艰难呼救。

    沈丽娟耳根子一热,也顾不得许多,跟着爬上炕去。

    这炕打,别说两个女人,就算再来三五个都躺的下。沈丽娟还没脱掉衣裳,龙根已经拔出了黑黢黢的棒子。上面裹了点点白色的汁液,嫩滑的很。

    龙根也知道,沈丽红比表婶还嫩,再整两下真的会死人,这都拔出来了,趴在炕上,还岔开着大腿,合都合不拢,原本一条细小的缝给撑的圆圆滚滚,就跟塞了一根大茄子似得,下面缓缓流淌着一汪爱的汁液。

    “哎呀,咋这么多水?”龙根一扯掉表婶的裤头才发现,下面给泼过似得,哗哗的流水,两片红肿的面包浸泡在粘稠汁液中,给两片红红的嘴唇,伸手摸了一把,滑腻的很。“表婶儿,你等着,我来也.......”

    话音未落,腰身一挺。黑黢黢的巨柱如同泥鳅一样钻了进去。

    “啊......哼!”沈丽娟娇躯一震,虽然早已尝过这巨棒滋味儿,可这一次与上一次竟然完全不一样。

    昨晚的感觉有点儿像久旱逢甘霖,而今晚就是润物细无声,那条大蟒蛇一钻进去,浑身上下顿时轻松了许多,长久的空虚一扫而空,取而代之是一种莫大的满足,充实之感,灵魂都跟着颤抖。

    “啪啪啪”

    灵魂跟随着臀尖儿与大腿的撞击声,带入天堂,飘飘欲仙,好不美妙!

    “啊....啊....嗯哼....”

    沈丽娟轻轻扭动着屁股蹲儿,极力配合着龙根的行动,“吧嗒吧嗒”渐渐推入高峰!

    沈丽娟搂着龙根结实的臂膀,脑海一片混沌,迷茫。啊啊声中步入巅峰!

    “啊.....啊...啊....”

    龙根紧握小蛮腰,死死扣住,巨棒如同电钻一样,剧烈运动开来,两片面包似乎都给磨薄了许多,越来越红....

    “啊,妹妹,妹妹,救救我,姐姐,姐姐不行了,快....救救我.....”

    沈丽红闻言一脸惊恐,盯着龙根像看见怪物似得,连着自己都快运动了一个半小时了,硬是没停下来,那跟黑黢黢的棒子坚挺如斯,一脸傲然的看着自己。

    自己这下面跟刨火棍捅过似得,爽是爽了,过劲儿了之后,火辣辣的疼,砸去救姐姐啊?可不救不仗义,在这根儿巨棒面前,姐姐战斗力再强也是白搭,那棒子能把人送上天堂,也能捅到地狱去!

    牙一咬,沈丽红又跟着上了!

    龙根可管不了许多,这俩姐妹都差不离,脸蛋没啥差别,身条子也相差无几。不过话说回来,日人这活儿,灯一拉,被子一捂,扶着二弟进进出出洞门的事儿,二弟一上火,哪还认人啊?

    “啪啪啪,砰砰砰”

    巨棒突然换了一个紧致的环境,加上长时间作战,顿时有了反应,紧抓着小腿,狠狠送了进去。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撞击声更加剧烈了两分,却看龙根那脸一直红到脖子根,裤裆那根擀面杖被磨得麻麻痒痒的,一股肿胀袭来!

    “啪!”

    猛得一用力,整个儿囫囵给塞了进去!

    “啊!”沈丽红闷哼一声,瞪大了眼珠子看着龙根。

    下面那洞里深处,一股火热的液体喷洒了出来,滋润着花蕊。像是冬天里热水泡脚的感觉似得,太多了,那玩意儿实在太多了,一鼓一胀又把下面给撑大了两分,可不管咋的,里面那股温热还在持续!

    热流还在慢慢流淌着,沈丽红似乎发现了什么,这家伙事儿大,货就多了,货多了,怀娃的机会也不就大了吗?哪像二牛啊,就那么一点儿东西,还跟挤似得,趴在肚皮上愣是努力了半年也没个反应!

    “啪!”

    龙根心满意足的从小洞拔出巨棒,一巴掌扇在屁股墩儿上,坏笑了两声,“咋样,丽红婶儿,还满意不?不满意再日一把。”说着龙根撸了两把。

    “别别别,”沈丽红连连摆手;屁股蹲儿直往后面挪,一挪动下面像扯开似得疼,当初二牛给自己破开的时候都没这么痛。果然是家伙不同,这大家伙咋那么厉害?

    “够了够了,婶婶满意了,满意了。借种的事儿就交给你了,明天,明天接着让你日。”沈丽红道了一声。

    见沈丽红臣服,龙根望向了一边的沈丽娟,今晚她可没咋享受,是不是再讨好讨好表婶儿呢?

    “别看我,我也够了。”没等龙根开口,沈丽娟一把扯过毯子盖在身上给龙根堵了回去,“本来就没休息好,要不是为了缓解丽红压力,我才不给你日呢。”

    龙根眼一瞪,“不给我日给谁日?”

    “难不成满足不了你?”一边擦拭着巨棒上的汁液,一边说着,“要不能满足就再来一炮,试试我的威力!”

    沈丽娟连连摆手,“不是,是你这家伙太厉害了。我得休息一晚,下面肿的跟蛇咬过似得。”

    “姐,你咋说话呢,咱们可不就是被大蟒蛇给咬了一口吗?”沈丽红叉开雪白大腿,瞅了一眼下面。

    爽是爽了,可疼的厉害,小缝儿两头硬生生被扯开了几分,要不是小缝有弹性,今晚自己怕给人日死。不过话说回来,自己做了真正的女人,借强壮男人的种也挺好,以后生个儿子,也长个大玩意儿。羡慕死人。

    “嘿嘿,”龙根摸着二弟,看着俩姐妹,无比自豪。这对姐妹花实在太水嫩了,二牛死了倒也好,两姐妹搬过来一起住,每天晚上一起日,那才带劲儿。

    “嗯,明天晚上玩玩老树盘根,老牛趴背,招式虽老,可效果好........”龙根暗自嘀咕了两声,左拥右抱进入了梦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