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乡村大凶器 > 正文 正文 第一章 摸还是不摸?
    夜幕降下,龙根同以往一样,翻身而起,顺着墙角小洞望了过去,耳边除了夜鸟蝉鸣,还有哗啦啦的水声,伴随着点点呻吟闷哼。

    一道曼妙身躯从澡盆里站起,乌黑如瀑布一般的长发随意披挂双肩,两颗大.奶.子如同木瓜,轻轻晃动,震慑心魂!

    “咕噜!”龙根咽了一口口水,摁了摁早已撑起的巨大帐篷。

    房间那边,沈丽娟正轻轻抚摸着坚挺双.峰,一双桃花眼眨巴了两下,似享受般的闭上了双眼,“嗯哼”一声轻哼。

    双腿紧紧夹住,正前方小腹处一小撮卷毛还有几颗水珠。静静欣赏着诱人酮体,曼妙的身条子,滑腻如水的肌肤。突兀闪现一丝欲望。

    “哗哗哗”水声再次响起,吸引了龙根的注意力。

    却看见表婶伸出白如莲藕一般的纤细小手朝着下方探去,路过坚挺双.峰,轻轻滑过平坦小腹,径直伸入下.体,轻轻扣动。

    “嗯哼....嗯....”沈丽娟紧闭着美眸,动作越来越快,娇躯跟着猛烈颤抖起来,俊俏的双颊逐渐泛红,眼看就要到了顶峰。

    “砰!”

    一阵响动传来,顿时惊醒了沈丽娟。

    “谁?小龙,是你吗?”

    “次奥!该死的野猫,吓了老子一跳!”龙根暗骂了一句,听闻表婶问询,连忙回答道:“啊....啊...表,表婶啊,是我。我,我不小心从床上滚下来了。”再一看,龙根突然变得傻里傻气,还有几分结巴。

    “小龙,你摔着了?没事儿吧。”房间那边传来沈丽娟关切的声音。

    “没,没,没事儿。表婶,我自个儿起来就行了...”说着,龙根故意拍了两下床板,发出“砰砰”的声音,双眼却还死死盯着小洞。

    因龙根这边的动静,沈丽娟尽管未尽兴,却也只能鸣金收兵。从浴桶里站了起来,水珠顺着大木瓜一样的奶.子就流了下来,两颗粉红色的小点分外诱人。刚刚软了两分的二弟,再次坚硬如铁,跟擀面杖似得,龙根狠狠搓了两把,直到沈丽娟穿上衣服才蹑手蹑脚的爬上床。

    这幅神情哪里还有方才的傻帽样儿?

    想起这事儿,龙根神情便黯淡不少,自己本是城里人,父亲还是一个不小的官员,奈何在自己十八岁那年检查出来是“天萎”,什么是天萎?天萎就是日不了女人,生不了娃,给老龙家接不了种。

    就这样,被自己亲生老爹给送到了乡下。说来龙根点儿也背,送来乡下不久就遇上了雷雨,好巧不巧,一颗雷下来,得,天萎一夜之下成了傻子!

    可俗话说的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龙根就是个鲜明的例子,被雷劈了之后得有小半年的样子,一和尚打村里路过,也没啥说的,神叨叨的就跟神婆似得,拉着龙根的手摸了半天,硬给龙根塞了一颗药。

    不仅治好了龙根的“天萎”病,也不傻了。不仅不傻,龙根甚至比以前还要聪明伶俐的多,不敢说过目不忘,可也相差无几。记忆力出奇的好,不知怎么地,还凭空多了一副好身板,力气大得不行!

    这下龙根不傻了,可龙根却开始了装傻。一来是不想表婶告诉自己那个便宜老爹,自己天萎病好了,对这样的父母龙根早没了感情,即便当初给表婶塞了大几万块钱;二来,龙根是舍不得村里的姑娘妹子啊......

    “小龙,你没事儿吧。让表婶瞧瞧,”正在意yin的时候,沈丽娟居然走了进来。

    龙根吓了一跳,慌忙拉过一旁的被子盖在二弟上,即便如此,硕大帐篷依然分外明显,龙根微微侧了侧身子。傻乎乎道:

    “表,表婶,你,你咋来了呢?”

    沈丽娟打开灯,手里多了一瓶药酒,脸上挂着两分担忧。

    “来,摔到哪儿了?表婶瞧瞧,这是表婶从娘家带来的药酒,效果很好的.....”

    龙根哪里有心思听沈丽娟的话?一对贼溜溜的眼珠子全在沈丽娟曼妙的身躯上打量了。

    刚刚沐浴过后的沈丽娟,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香皂味道,甚是清新,配合着一条碎花长裙,长发自然垂下,两颗水汪汪的大眸子说不出的桃花春意。微微一弯身子,两颗硕大的木瓜垂了下来,尽现眼底!

    两颗粉红色小蓓蕾明显还带着微微的水嫩之色,“咕噜”,龙根吞了一口口水儿,哈喇子顺着嘴角就流了下来。

    “小龙,怎么了?”沈丽娟察觉到龙根异样,顿时抬起头来,顺着龙根目光才知道自己刚刚洗完澡还真空着呢。俏脸微微一红,不过旋即又恢复了正常。

    一个傻子又能明白什么呢?自嘲般的笑了笑,看来自己是想男人了。沈丽娟暗骂了自己两句,突然起了调戏之心。本来嘛,傻子哪里懂人事?就算懂又能如何?不还是天萎吗?硬不起来还想日女人?

    龙根不明白沈丽娟为何突然坐到床边,翘臀挨着自己大腿边坐了下来,一股异样燥.热传来,不知为何,二弟又硬了两分。

    “呵呵,表,表婶...你好美...呵呵...”龙根依然傻里傻气冲着沈丽娟呵呵直笑。

    沈丽娟抿嘴一笑,自己当然知道自己美了,不然十里八乡的男人怎么会打自己的主意呢?尽管是傻子的夸赞,沈丽娟依然很满意。女人嘛,有几个不爱慕虚荣?

    “小龙,表婶真的很美吗?”沈丽娟又朝龙根靠了靠,多了两分狐媚。

    “美,美。表婶当....当然美.....”说着,龙根嘴角又流出了一长串哈喇子,双眼紧盯着沈丽娟硕大的奶.子,小腹突兀升腾起一股无名怒火。

    沈丽娟闻言“咯咯”直笑,忽而道:“小龙也知道看女人的奶.子了呢,嗯,有出息。”

    “表,表婶,为...为什么,你的奶奶比我的大呢?”龙根紧跟着冒了一句,做出一副疑惑的表情。

    “扑哧!”

    沈丽娟闻言顿时大笑起来,笑得花枝招展,捧着肚子一阵大笑。

    这一笑不打紧,可白白便宜了龙根,硕大双.峰经过挤压,形成一道深深的沟壑,轻轻摇晃起来,看得人血脉喷张,几欲走火!

    “表婶,你...你笑我做啥呢....”龙根哈里哈气摸了摸脑袋。

    沈丽娟止住了笑,突然拉动了一下领口,露出一大片洁白来,“小龙,表婶奶.子很大很软哦,想不想摸一摸啊?”

    龙根呵呵笑着,心思急转,这么好的机会摸还是不摸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