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前夫夜敲门:司长,别这样 > 正文 第50章 不希望她知道
    门关上后,蓝越拿起放在办公桌上的资料,上面赫然黑体大字顾氏集团收购案。

    中午下班后,嫣然整理好手头的工作,助理办公室得门被轻轻叩响。

    她抬头,蓝越单手插兜平稳踱步进来环顾四周后轻声问“每天都是最后下班吗?”

    关拿来进平。“没有。”

    嫣然解释得柔柔一笑,道“我刚刚来,要学习的东西很多。”

    她说话的时候蓝越随手抄起几份桌上的文件查看,看了半响,修长的眉端凝了些不满,说“怎么方晶把这些事儿也交给你做?”

    那是秘书部的报销单,每个月需要做统计,备份电子档案,本来是财务部的事情。

    “方晶姐说我刚来,要多学点东西。”

    其实嫣然不是傻瓜,她当然知道这些事儿不该她做。可是她现在没有经验没有能力,为了将来谋生暂时吃点亏没问题。

    蓝越笑着瞥她一眼,把手中的文件放下轻笑说“既然这么努力,我这个做领导的是不是该请你吃顿饭以示奖励?”

    “哎?”

    嫣然调皮的眨眨眼睛,笑道“怎么没听说蓝总裁请别的同事呢?”

    “因为没有员工像你这么拼命的。”蓝越说笑着目光移到嫣然微微隆起的腹部上,俯身到她耳边低笑道“都当妈妈的人了还不顾自个儿的身子!”

    “小叔叔!”

    嫣然羞红着脸低着头退了半步,正欲反驳他,余光瞥到门口,一道修长的身影斜立遮挡着反射进办公室的阳光,冷峻的脸部表情坚硬,几乎在她看他的同时,浑身散发出骇人的森森寒意。

    “廷焯。”

    她略显尴尬得笑着唤他的名字。

    “我来的不是时候?”

    沈廷焯起身进门,深邃的漆黑双眸却是紧紧盯着站在嫣然身边的蓝越。电光火石的交错后,蓝越率先微微一笑,礼貌的说“沈副局长,近来倒是难得一见。”

    “我这个副局长,蓝总还是少见的好。”

    沈廷焯不客气的回应道“缉私局嘛,商人哪有不避讳的?”

    到嫣然身边大手一伸把她拥在怀里,占有性的抚摸着她的肚子,富有磁性的低沉声音附在她耳边问“今天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

    “没有。”

    嫣然忙回答,红着脸抱歉得看向蓝越。他只是温和得对她笑着,回敬道“那倒也不见得,听说,咱们青龙帮的总舵头林笑天似乎和沈副局长交情不浅?”

    林伯伯和沈廷焯很好?嫣然心底纳闷,她怎么不知道呢?好像沈廷焯也没有说过。

    “蓝总裁消息灵通,不过误会了。在下和林先生不过一面之缘,称不得交情。”

    “哦!”蓝越悠长的应着,笑道“我也希望不是呢?否则我们家丫头……”

    嫣然看向蓝越,他略一垂眸,带着微笑道“不说了,沈副局长是来接老婆下班?”

    “当然。”

    沈廷焯扶着她肩的手紧了紧,嫣然才回神过来。

    好奇怪,刚刚小叔叔分明想要说什么,会是什么呢?她看向沈廷焯,他侧脸平静,似乎完全没有听到小叔叔的话外之音。

    “你认识林伯伯?”

    吃饭的时候,嫣然终于忍不住问。

    沈廷焯搅拌着面片的手停了停,淡淡得说“见过而已。”

    嫣然不好再问,从他手里接过圆圆的面碗,低头小口小口认真得吃着。

    近来沈廷焯每天都带她到这家叫做老夫妻饭馆的餐厅吃饭。据说这儿原来是个国营饭店,老板兼厨师就是原来的大厨,老板娘则兼职服务员。两人都是将近六十岁的人。

    饭馆设在陈旧的小巷子里,来吃饭的人不多不少,他们的动作不疾不徐。沈廷焯似乎是在这儿定了饭的,每天中午变着花样给他们上,闲暇时候老板老板娘就坐下来同他们聊天。吃过饭就让嫣然到二楼他们住的小屋里休息。

    不是什么特殊的地方,做的饭菜也是家常味道,但嫣然喜欢这里平淡的安静和那仿佛藏在记忆里的陈旧感,还有空气中总是隐隐飘着的温暖味道。

    “走吧,上楼休息。”

    放下碗筷,沈廷焯起身扶着嫣然,对老板娘招呼一声“阿姨,我们上楼了!”

    “哎哎!慢着点呦!”

    老板娘在忙碌中不忘叮嘱沈廷焯,眯着眼示意嫣然快随着沈廷焯上去。

    “知道了。”

    沈廷焯熟练的答应着,把嫣然带到楼上的小屋里。

    秋季的阳光打着漩涡射进窗户里照在小床上,暖暖的床铺和干净的国民三件套,让嫣然的困倦感顿时重了,她随着沈廷焯安静的躺下,轻声问他“我怎么觉得,好像老板和老板娘和你很熟似的?”

    “如果你天天到一家餐馆吃饭,他们也会跟你很熟。”

    沈廷焯淡淡得回答,拍拍她的肚子哄着“乖,睡觉。”

    “你认识小叔叔吗?”

    嫣然望着沈廷焯。

    “不认识。”

    沈廷焯随着她那个亲昵的称呼蹙了蹙眉端,掖着被子的手有片刻的紧张,但脸上仍然是平静甚至冷漠的。

    “可是他好像认识你,你们说话的时候……”

    “他是商人我是政客,说话都是这味道。”沈廷焯耐心得解释道“你从前没见过吗?”

    “额。”嫣然瘪瘪嘴吧,低声嘀咕“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从前连门都不许出。见过最多的就是慕轩哥和他的兄弟们。”

    话说,最近慕轩哥都不来看她了呢!她以为是生气,打过去电话但慕轩哥总说他很忙,也就不敢总是打扰他了。

    沈廷焯不经意的轻笑着,起身在她额头落了个吻,说“睡吧,别想那么多。”

    嫣然乖顺的闭上眼睛。最近和沈廷焯再没有起过冲突,他似乎仍旧很忙,也照旧常常半夜或者整夜不回。但嫣然觉得在她的工作问题上沈廷焯已经做出让步,她就没必要追究太多,所以从来不多问。

    而且他已经尽量抽时间陪着她,至少每天中午都要带她吃饭,陪着她睡觉,然后把她送回公司。晚上则多数是让阿辉去接,回家周嫂也总要等到她吃过饭才走。总之生活平淡的几乎和嫣然梦想的一样。

    看着她颤动的眼皮安静下来,沈廷焯悄然起身,打开门下楼。

    “睡着了?”

    沈廷焯下楼的时候,店内已经只剩下最后的客人。老板擦着手从里面出来,关怀得问道。

    “嗯。”

    沈廷焯冷淡得回答一句,侧身在附近的桌边坐下,随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查看邮件。

    老板的表情有些讪讪的,在围裙上擦着手转过身,老板娘端着杯水递过去,抬抬下巴示意他给沈廷焯。

    “廷焯,尝尝这茶,是你阿姨从六安带回来的。”

    沈廷焯抬头对着老板娘微微翘了翘唇角道“阿姨,谢谢。”

    “哎哎!”老板娘忙应着,对老板使个眼色让他先进厨房里,搬了把椅子坐在沈廷焯身边,大约是被他昂贵的西装搞得有些局促,她刻意坐的远些,免得身上的面粉弄脏了他的衣裳。

    “廷焯,今天的菜味道还好吧?”

    沈廷焯喝了口茶,应付得点了点头道“不错。”

    “是你爸爸琢磨了一个晚上,今天早晨……”

    “阿姨,我爸几年前就去世了。”

    沈廷焯冷淡的打断了老板娘的话,后厨里不知摔了什么,巨大的声响惊得老板娘立刻站起来冲进去了。

    透过玻璃,沈廷焯冷漠的瞥了眼里面僵硬站着的男人,目光回转到手机上。光滑的屏幕映着他的脸,几乎和他的一样僵硬,无论怎样努力的区别,眉宇间的相似却像是宿命般的刻在里面,莫名得令他一阵烦躁。

    他站起身,准备上楼,在楼梯口却被老板拦住了。

    “廷焯,爸你知道你怨恨爸,可是当初爸也是……”

    “老板,我爸爸早几年就去世了。”沈廷焯说着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抽了几张钱“这样,明天我们就不来吃饭了,多谢您这段时间的招待。”

    “别别!”老板娘忙冲过来把老板拉开,陪着笑道“你看看,都说什么呢?嫣然现在怀孕了,可不能出门乱吃,吃坏了肚子可怎么办?还是我们来,我们做的放心是不是?他就是,太着急,廷焯啊,你可别介意。”

    说着老板娘直拉扯老板,老板的脾气也上来了,高大的身躯随着老板娘的努力动了几下就迅速上前挡住沈廷焯的去路,任是胖胖的老板娘怎样都拉不动。

    “我说你,急什么!”

    老板娘气得直拍他。

    “急什么?”老板差点吼出来,到底是介意顾客在嫣然又睡着,才压下声音道“我活的好好的,天天一口一口个死字,真咒死我你就高兴了是不是!”

    “老沈!”

    老板娘急得跺脚,眼看着沈廷焯放在身侧的手臂动了动。

    “来来,有本事干一架,你赢了你爱怎么着怎么着,我赢了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得叫爹!这TM的过得什么日子!”

    老板烦躁的抓住沈廷焯的胳膊拉着他往外走,却没想到竟然拉扯不动。老板顿时回头,把儿子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几圈,手臂也禁不住松开。

    “你输了。”16XWS。

    沈廷焯冷漠得吐出三个字,目光看向别处低沉着声音道“所以以后,别乱说话。尤其,我不希望嫣然知道!”

    说着上楼。

    望着他离开的身影,老沈高大的身影竟委顿下去,半响,空荡荡的饭馆里传来一声悠长的叹息……

    下午上班后,又见到蓝越。

    “午饭吃的怎么样?”

    一句话出口,秘书室助理室人人侧目。

    嫣然顿时脸儿飞的通红,局促得点点头“挺好。”

    蓝越醇厚的笑声飞扬,狭促得道“也难为你,面对那么张冷脸还能吃得下去。”

    “噗嗤!”

    嫣然忍不住轻笑得看向蓝越,他目光如水,柔缓得仿佛略过她的心口。叮嘱道“好好工作。”

    如此平淡的目光,在他离开后,嫣然却觉得那里前所未有的温暖。原来世上有种男子,即使俊美,亦能温润如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