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她质问的口气中眼里却夹杂着一丝侥幸,他不要就好了,她好想要这个孩子。

    沈廷焯动作一滞,垂目凝视着嫣然,漆黑的深邃中闪过一丝复杂,薄唇微抿,脸部紧绷,手中的筷子随着缓缓落在桌面上,嘴唇一动,沈廷焯勾上一抹嘲笑道“你最好盼着是个儿子,否则女儿长得像你,一辈子都毁了。”

    嫣然脑子里顿时嗡的一声,只觉得仅有的力气都被抽走了般的,心口闷痛。

    “沈廷焯,你放心,女儿长得像我我也要,不会抛弃她!”

    说着嫣然一把推开沈廷焯,也不知道她哪儿来的力气,竟然把他撞在椅背上。她借机跳下去,大步走向卧室。

    “站住!”

    沈廷焯豁然起身命令道。

    嫣然止步回头冷冷的盯着他反问“还没讽刺够?”

    “顾嫣然,你脑子是什么做的,樟脑球吗?”只会越变越小!

    “你!”嫣然不可思议得小脸儿都有些扭曲,回身冷笑着道“是,我长得丑,脑袋是樟脑球,你沈廷焯怎么就没长眼睛,偏偏把自己的种子种在我肚子里!”她转过脸挖苦般得看了眼沈廷焯“不过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明天早晨去医院打掉孩子,下午就办离婚证,一天解决,绝对不……”

    “顾嫣然!”

    沈廷焯危险的双眸眯着,紧紧抿着的嘴唇简直可以看得到他上下咬动的牙齿般,僵冷的脸庞瞬间如同饥饿的吸血鬼般可怖。嫣然本能得后退半步,沈廷焯几乎不动声色的向前移动一步。

    “沈廷焯,你要再过来,我就先把这个孩子……”

    “再说?”沈廷焯冷酷得道“顾嫣然,你要是再敢说出来,我立刻把你……”他邪魅的一笑“把你给办了!”

    “好啊!”嫣然嘴硬着,退了几步摸着卧室的门挺着脊背道“省的我去医院。”

    “啊!”

    嫣然在惊叫声中再次被沈廷焯强行抱起,下一秒钟,她已经不轻不重的落在床上,沈廷焯健硕的胸膛压下来,把她禁锢在双臂之间。

    “我给过,再说一次……”说着已经强硬得含住嫣然的嘴唇,她慌乱得挣扎着,心里全剩下了恐惧,沈廷焯不会真的,那他还有没有人性!然而这样思维得机会沈廷焯都不给嫣然,狠狠的吮着她的嘴唇,嫣然痛得轻哼一声,小手不断扑打着沈廷焯的胸膛,然而对于他来说不过是挠痒痒,邪气的笑容在唇边扬起,更加强取豪夺着她芬芳的呼吸。嫣然只觉得脑子里一阵空白,双手慢慢停滞,只企图着在他的吻中索要一点空气。16XWS。

    衣衫飞舞,嫣然挣扎着却仍旧被沈廷焯轻而易举得扒了个精光,他大手肆虐般的蹂躏着她柔软的身躯。

    “放开我,呜呜呜,沈廷焯,呜呜呜!”

    泪水脱框而出,嫣然的小手费力的掐着沈廷焯过于坚实的胳膊,他却大手一翻,轻松得将她双臂撑在床头,魅惑的俊颜扬起一抹得逞得邪笑“怕了?”

    嫣然倔强的别开脸,星星点点的双眸和委屈的小脸儿看起来楚楚可怜,决然不肯回答沈廷焯无赖的问题。

    “不说话是吗,那我可……”

    “沈廷焯你敢!”嫣然紧紧合上双腿,通红的眼睛羞愤得瞪着沈廷焯厉声道“你,你不要孩子了是不是?”

    “我更想要你……”沈廷焯媚笑着道“怎么办呢?”

    磁性的声线穿透嫣然耳膜的同时,她小巧的胸竟轻轻一颤,沈廷焯的大手随之覆上,邪恶的呢喃着“看看,身体已经很诚实得想要了,是不是……”

    嫣然疲惫得伏在沈廷焯胸膛急促得轻喘着,许久才在他渐渐冷却得肌肤上平静下来。沈廷焯抬手抚摸着她柔软的小脑袋,得逞得问她“我办的如何啊?”

    面色一红,嫣然恶作剧般的俯身在沈廷焯胸前的豆豆上咬下一口,随着他呲牙咧嘴的尖叫小恶魔般的笑起来。

    “还敢笑!”

    沈廷焯瞪着眼睛看着裹在被子里完全不晓得自己惹了多大事情的某只调皮的小猫儿,唇角扬起一丝不易觉察的坏笑。

    “谁让你笑话我?”

    嫣然低声嘟囔着裹紧被子把脑袋埋进柔软的枕头里,熟料下一刻只觉得腿间突然被袭击,她慌忙抵抗间那只手已经脱离,被算计的感觉令嫣然忐忑得看向沈廷焯。果然,他伸出亮晶晶的两根手指展示般得在灯光下晃了晃,俯身压着她邪恶的问道“自己都这么惨了,还敢挑拨我?就不怕明儿起不了床?”

    “我,我哪有挑拨你……”

    嫣然理亏的嘴硬道,突然推开沈廷焯起身背对着他大声说“我饿了,要,要吃饭去!”

    不吃饭,下一秒钟肯定就被沈廷焯给吃了!

    说着起身冲进浴室,门却被沈廷焯堵住了。

    “沈廷焯,我不行了!”

    眼看着他要进来,她又挡不住,嫣然只剩下哀求和卖萌两条途径。低头抬眸嘟着纷嫩嫩的嘴唇一副认错的模样。

    她哪里知道这样的自己反倒更令沈廷焯热血沸腾,他勉强的咽了口唾沫沉声道“那还敢乱跑,摔倒了伤到我儿子怎么办?”说着俯身将她抱起,一气呵成得把她直接放进浴室里,冷声命令“快洗!”

    “那你出去啊!”

    嫣然握着淋浴头一副自卫的模样,哪儿有这样BT的,看着人家女人洗澡啊!

    “让你洗你就洗,费什么话!”

    沈廷焯绷着脸教训道,目光却也不自觉的瞥向别的地方。他也不想看她洗澡,是怕她突然摔倒好不好!

    “BT……”嫣然低声诅咒着,抓起淋浴头冲洗自己。好在似乎因为水的缘故,沈廷焯并没有听到,洗完她穿上浴衣,对着门口站岗的沈廷焯说“让开,我要出去啦!”

    沈廷焯反身把她抱起来扔回床上,阴沉着脸抓着毛巾乱七八糟得擦着她柔软的长发告诫道“下次敢说我是BT,就真的BT给你看!”

    嫣然瞪大眼睛,他,听到了啊!还好还好,她不禁摸摸肚子,宝贝儿,你可真是妈妈的守护神呐!

    “放心,我会等儿子出生以后再让你好好享受!”

    嫣然蹙了蹙眉端,难道沈廷焯是她肚子里的蛔虫不成?可是,等到孩子出生,我恐怕已经被迫离开沈家,至于你的BT,你今天说过的话,都会忘记吧!她轻轻抚摸着肚子,在心里对孩子说“宝贝儿,妈妈会很珍惜和你在一起的,最后的日子。”

    她洁白的手指上覆盖了一只大手,沈廷焯按住她的柔荑轻轻在那刚刚隆起的腹部上转动着,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慈爱和幸福。他抬头揉揉嫣然的耳垂,低语道“吃点东西吧。”

    连着一个多月里,沈廷焯都是亲自把嫣然送到公司楼下。叮嘱她“随时听手机。”再开车离开。

    嫣然上楼进办公室,发现蓝越办公室的门是敞开着的,昨天她听到方晶安排晚上的私人飞机,想来是蓝越回来了。

    离上班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她取出看完的资料过去想亲自还给蓝越并对他说谢谢。

    然走到办公室门口就听到里面传出说话的声音“总裁,依照现在的情况看恐怕很复杂,所以我的建议是放弃收购案。”

    “我们付出了最大的努力和业务资金投入,现在放弃,恐怕很难对总部交代。”

    蓝越的话语纵然听起来平缓,却有股不容置疑的坚决在里面。

    “据说是上面亲自下达的调查要求,而且涉及到黑道,只怕反倒会……”

    嫣然听出是方晶的声音。

    “凯西,我想我必须提醒你,我们是在正常向政aa府收购一家破产企业。”

    这次,蓝越的语调加重了,纵然语气同样温和却没有丝毫让步的可能性。

    “但我很怀疑总裁您的动机。”

    方晶在坚持着自己的想法,嫣然甚至觉得她有点过分了。作为优秀的助理,似乎不应该干涉总裁的私人生活。

    “收起你的怀疑。”

    果然,方晶的话触怒了蓝越,嫣然得记忆里或者她见过蓝越后就从没听到过他如此冷酷的声音,不禁打了个寒战的同时,听到他说“你可以出去了。”

    门呼得打开,嫣然面色一红忙垂头侧身,她对面的方晶却是面色一白,带着复杂的表情看了眼蓝越,他只是紧紧盯着门口的嫣然,握着钢笔手指的骨节分明变白了几分。调整情绪,方晶挺起胸膛严厉得问“你怎么在这儿?”

    “我……我要把资料还给总裁。”

    嫣然低声结结巴巴得回答,她已经意识到她的行为简直像在窥探商业机密。

    “你在这儿站了多久?”

    方晶接着问。

    嫣然自知理亏,生怕方晶一怒之下建议蓝越把自己给开除,无助得看向蓝越。他僵硬得表情瞬间柔软下来,温和得道“方晶,你出去吧。”质中落缓绷。

    方晶不甘得回头看向蓝越,收到他温柔得望向嫣然的目光时冷笑着点点头道“是,总裁。”说着大踏步离开。

    “丫头,进来说话。”

    说着蓝越已经走到嫣然身边,轻轻拢住她的肩得同时关上了办公室的门,将她带到沙发边,轻声招呼道“坐。”

    “不了,蓝总,我还给你东西就走。”然后快去跟方晶姐道歉。

    看着她满脸愧疚得单纯模样,蓝越温柔得一笑,安抚道“没关系,坐下,陪小叔叔说话。”

    “可这是上班时间。”

    嫣然别扭得回答,她是助理,不是陪说话的。

    “好吧。”蓝越起身道“资料拿来吧!”

    嫣然忙双手奉上,垂首行个礼就走。扶上门把手时,身后却传来蓝越的声音“丫头,如果有天你发现其实,其实小叔叔并不是你想的那么好,你会怪小叔叔吗?”

    不解的回眸,蓝越郑重其事的双眸沉静着。

    嫣然低头想了想,轻声回答“小叔叔无论做什么,都不会伤害我。所以,我不会恨小叔叔。”

    蓝越柔和的目光中闪现出一丝暗哑的光亮,他点点头,嫣然莞尔,转身离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