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然然,爸爸在这儿挺好的。 免费吃,免费住,哪儿都好。你能来爸爸就很高兴,能看到你,爸爸真是,欣慰。”

    顾韬光有些失落的抚摸着女儿的手,苦笑着道“然然,从小爸爸就没怎么疼你,让你受了那么多得苦,你心里,怨恨爸爸吗?”

    “爸爸,你又胡说!”嫣然想起那天夜里父亲突然找她谈话,其实,爸爸早就知道会出事是吗?嫣然仔细得看着父亲,他虽然老了,但好在,目光平和,似乎是看淡了许多事情。

    “是,爸爸总是胡说,也总是做错事。最错误的就是,没有来得及好好疼你。连你的生日,都是过了才记起。”

    “爸爸,你看你,怎么总想这些事。然然就只记得小时候,爸爸给我扎秋千,把手都弄伤了。”

    嫣然捧起父亲的手,目光心疼得落在那伤痕上。

    “你这个孩子,总是……”顾韬光独自摇了摇头,又用有些别扭的姿势抚摸着女儿的头发,从未有过的慈爱目光包围着嫣然,半响才沙哑着嗓子说“总是太懂事,也太委屈自己!”

    “爸爸。”嫣然劝慰得轻声道“以后等你出去,再好好疼我,好不好?”

    “出去?”

    顾韬光目光扫了眼门口立着得沈廷焯,郑重其事得点点头说“好,等爸爸出去,好好疼你,照顾你!爸爸不在你身边,你也得照顾好自己。顾家的事情你什么都不要管,过好自己的生活,爸爸的愧疚就少些。”

    “爸爸,我是顾家的女儿,不会不管顾家。”爸好又吗心。

    嫣然握紧顾韬光的手。

    “哎,傻丫头。”

    慈爱得拍着女儿的手,顾韬光的目光却不住的瞟向沈廷焯,略显苍老的双眼里闪烁着尖锐的光芒。

    “爸爸,这是沈廷焯,我们结婚了。”

    注意到爸爸总看沈廷焯,嫣然忙起身介绍。

    沈廷焯走到嫣然身边顺势将她拥在怀里,郑重得道“爸,相亲之后我对嫣然的印象很好,相处几次下来彼此感觉都不错,所以就顺理成章的结婚了,希望您祝福我们。”

    平淡的口气将他们之间的事情淡扫而过,嫣然起初还有些惊讶后来明白他当然不能说实话,只心有灵犀的望着他的侧脸幸福得微笑着,尽量做出他们是自由恋爱结婚的模样,不想让顾韬光怀疑。

    “是吗?”

    顾韬光打量沈廷焯片刻,沉声道“那就好,那就好,只要不是……”他突然笑了笑“然然幸福就好。”

    “爸,我会让然然幸福。”沈廷焯道,语调礼貌而生疏,大约是觉得那句话还不够慎重,他很快又加上一句“我必定让然然幸福!”

    嫣然觉得,有点过了,过于郑重和过于肯定。但他演戏的天分实在令人佩服,嫣然几乎要崇拜得看他了!

    “幸福不简单,但是保护好她却很简单。我希望你只要做到这点就可以。”

    她望着父亲,总觉得他说话好像意味深长又半遮半掩,像是在跟沈廷焯打暗语。

    “您放心。”

    沈廷焯简单的颔首,拍拍嫣然的肩提醒她“时间不多,你陪着爸多聊聊,让爸宽宽心。”他耐人寻味得深深看她一眼,对父亲再次颔首后就回到原来的位置。

    他是提醒她,不要提阿姨和顾欣然的事情,还是提醒她别拆穿他的谎言?

    “爸爸虽然在牢里,也看报纸……”

    “爸爸!”嫣然忙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些报纸媒体,不炒作出来点暧昧话题连销量都没有。我和廷焯都习惯了!”

    听女儿如此说,顾韬光似乎放心些,接着又说“爸爸只是还记得你从前喜欢林家那小子。”

    “都过去了。”嫣然平淡得道“爸爸还是很关心我,对不对?而且爸爸,你出事后林伯伯和慕轩哥也都很帮忙,今天下午过来的时候,慕轩哥还特地让我带了些吃的过来给您!”

    “是吗?”顾韬光侧着脸看看窗外暗下的天空,压低声音握住嫣然的手道“既然和林家小子没有可能,你又已经嫁给廷焯,以后跟那边还是少走动,免得旁人误会。沈家毕竟是有头有脸的家族!”

    虽然没想到爸爸会告诫自己这些,嫣然还是乖巧的点点头,道“爸爸,我知道了。我会和廷焯想办法先把爸爸保释出来。”

    顾韬光没有说话,原本还有些光芒的眼睛又恢复了刚刚的无神,他叹了口气道“然然,爸爸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

    “那怎么可以!爸爸你放心,现在证据不足,还没办法立案。你把发生的事情经过讲给我,我一定会请最好的律师来打官司!”

    “然然!你一个女孩子家,不要管这么多,过好你的生活爸爸就很开心。爸爸的事情用不着你操心!”

    “可是。”

    嫣然的话卡在这里,她本来想说她不管还有谁能管?却不忍心把阿姨和欣然的事情告诉爸爸,也不知道那段时间得报纸上有没有报道?

    “没有可是!沈廷焯是缉私局得副局长,你来看我已经影响到了他的工作,以后不要这么胡来。爸爸在这里好的很,事情自有法律公断!”

    说着顾韬光竟然站起来朝牢门外走,狱警冲进来之前被沈廷焯拦住了,嫣然追上父亲难以理解得拉住他。

    “爸爸,你不要多想,我嫁给他也是因为……”

    “因为什么?”

    顾韬光敏感得站住审视着女儿。

    “因为我答应她,无论如何都会站在她这边,爱她,永远不会因为她的身份而放弃我们的婚姻。”

    沈廷焯镇定而郑重其事得代替嫣然做出回答,轻轻将她的肩拥入怀里,手掌微微用力,权作对嫣然得告诫。她也是一时失言,忙随着他的话点点头,拉住父亲的袖子撒娇得轻声道“爸爸,你看廷焯都这么说!”

    “他这么说是爱你,你也要懂事。”顾韬光无奈的握住嫣然的手,恋恋不舍的打量着女儿,眼眶泛出些红色,叮嘱道“爸爸的事情自有法律公断,如今顾家不是从前,廷焯理解你,你更要学会理解他,维护好你们的婚姻。”

    停顿片刻,顾韬光语重心长的叹息道“然然,只要你过的好,爸爸就放心了。”

    说着放开嫣然的手竟然一语不发的走出会客室,嫣然再要追上去的时候,爸爸已经戴上手铐随着狱警离开。

    “爸爸!”

    她冲出去追上父亲的背影,只觉得天涯咫尺,再也不能相见的痛苦。

    “然然,好好生活!”

    顾韬光没有回头,只停顿说完这句话,就随着狱警离开。陈旧得白色衬衫,灰色长裤,空荡荡得飘在长长得仿佛永远都没有尽头的路上,垂老的背影,黄昏的光芒,枯燥的灰色背景,令人害怕、恐惧、不安……她茫然的站在原地,浑身的力气都被父亲的离开抽走了,听着耳边刺耳的铁门,铁索的声音,刺骨的寒冷。

    一件外套搭在她肩上,下一刻,冰冷的脊背触到温暖宽厚的胸膛,一触,嫣然就再也无法坚持,顺着他的胸膛滑下去,直到被一双坚实的手臂紧紧拥住,他把她抱在怀里,以一种抱孩子得方式,让她坐在他腿上,将她的头,腰身和腿全部裹在外套和自己的胸膛间,薄唇压着她的额头。

    只有低沉平缓的声音说“别怕……别怕……”

    走出监狱,沈廷焯把嫣然抱上车,一路彼此都是沉默着无人说话。

    回到家已经晚上,桌上早已摆上周嫂做的饭。

    “去洗手,我把饭菜热热。”

    沈廷焯扶着嫣然的肩把她轻轻向卧室的方向推了推。

    “我不饿,你吃吧。”

    嫣然神情低落得回答后就回到卧室,换了衣裳出来,已经闻到淡淡得饭香飘在客厅里。她实在没什么食欲,呆坐在床边想的还是父亲离开时的背影。

    小时候学《背影》那篇课文,回家望着父亲的背影想朱自清描写的太过了,顾韬光的背影高大而伟岸,在小小的嫣然心里还有莫名的畏惧。什么时候开始他也变得和书里描写的一样,仿佛大去之期不远的模样?

    想到这里嫣然心底一惊,她怎么会这样想?可是,她又能怎么办?自始自终可以依靠得只有沈廷焯而已!

    “不想吃也要吃,就算不顾自己,孩子总不能陪着你挨饿。”

    沈廷焯倚在门框上淡淡的道。

    嫣然抬起头,沈廷焯目光深邃,全然看不出半分情绪。她别开脸平静得道“一顿不吃饿不死。”

    沈廷焯脸一沉,深邃的双眸里染了些怒意,大步走到嫣然面前俯视着她。嫣然仿若毫无察觉,只静静望着窗外暗下的天色。

    “啊!你……唔……”

    嫣然惊叫着被沈廷焯强行吻住,他的吻完全像是掠夺般舌尖直入她的口腔,迅速扫荡她口中干涩的津液,汲取着她的呼吸,封住她的喉咙和鼻端,嫣然的气息里瞬间就只剩下沈廷焯身上魅惑得香气,小手抓着他的衣衫努力躲闪着,却哪里是沈廷焯的对手,大掌迅速撑住她的后脑勺,迫令她连动也不能得承受他过分的侵犯。

    大手迅速游弋过她纤直的脊背落在她敏感的臀。

    “嗯唔。”

    随之嫣然难忍得嘤咛着,沈廷焯却恶作剧般滑过那里落在她腿上,捧着她头的大手移到她的肩膀,嫣然尚有的理智让她立刻趁机错开脸,整个人都被沈廷焯抱在怀里。

    “你做什么!医生的话你忘了吗?不可以……不可以!”

    “医生什么时候说过不可以吃饭?”

    沈廷焯在饭桌边坐下来把嫣然扶起如同在监狱里时把她抱在怀里,低头窃笑着问,邪魅的双眸里满是戏谑。

    “你……”

    嫣然哑口无言,她哪儿知道他要抱她来吃饭。半响才别扭得道“我不想吃,我说了我不想吃!”16XWS。

    “我儿子要吃。”

    沈廷焯冷冷的回应,夹菜。

    “谁跟你说是儿子?如果是女儿呢?沈廷焯,是不是女儿你就不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