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顾嫣然你不必介意,你们的婚姻本来就没有实质,他对你,只像是对待小猫小狗,你只是他手中得宠物而已,这样的男人不值得你付出。 或者,是你介入了他的感情也未必,既然彼此都讨厌对方,相安无事不是更好?

    “丫头?”

    身后传来蓝越担忧的声音,嫣然忙回头,他站在洗手间门口望着她,平和深沉的眼里隐隐的不安。

    “还好吗?”

    即使如此,蓝越仍然尊重得给她自我调节的时间。

    嫣然勉强得扯了扯嘴唇,点头“嗯。”

    “菜已经上齐了。”

    蓝越走到她身边将她拥在怀里低声温柔的道,温暖的大手不经意的轻轻抚摸着她的肩,将她带出洗手间。

    “小叔叔等了很久吧?”嫣然抱歉的问。

    “没有,反倒是有些担心你,忘记你是孕妇了!”蓝越呵呵的轻笑着,声调愉悦,嫣然憋闷的心口蓦然轻松了些,也跟着笑出来,随着他进入包厢。

    “廷焯?”

    包厢外不远处响起清脆的女声含着细微的不解。沈廷焯背影未动,直到女人从他身后将他围住,低声又问他“你怎么了?突然就要走。”

    “没什么。”

    沈廷焯冷淡的不经意拨开女人环着他腰身的纤纤素手,盯着远处珠帘的漆黑双眸深邃黝黑得如同暗夜的撒旦,凉薄的双唇紧紧想贴,脸部肌肉和身体紧绷得如同吸血鬼雕像。顾嫣然,你厉害!

    “走。”嫣介无安讨。

    他反手抓住女人的手快步走过那片珠帘,呼啦,珠帘碰撞的声音响过随着叮咚脆响,莹润的细白瓷勺子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蓝越瞥了一眼那远去的背影,俯身将她脚下的勺子碎片捡起,递上另外一把。

    “丫头,汤要趁热喝,若是凉了不好,就该倒掉。”

    通红着的眼眶蓦然抬起,嫣然别开目光,手里却依旧捧着其实已经温凉的汤汁。半响,她轻声问“可是,汤是小叔叔特地为我准备的,怎么能浪费呢?”

    饭后,蓝越亲自把嫣然送回公寓。

    “自己可以吗?”

    停下车,蓝越轻柔得问道。

    “小叔叔,我没事了。”

    嫣然打起精神对蓝越淡淡得笑。

    “那就好,明天还要上班,早点休息。”

    宠溺得揉揉她细软的头发,唇落在她头顶轻声道“无论如何还有小叔叔,好吗?”

    嫣然心底涌过一丝暖流,哑着嗓子回答“好!”

    蓝越笑着送她下车,她在原地站着看蓝越的蓝色悍马开出小区。抬头望着自己和沈廷焯的那间屋里窗子漆黑,心情不禁沉重了几分,想起那时见到的他们,心口又开始疼了。“若是凉了不好,就该倒掉。”小叔叔是这样说的,可是做起来却真的那么难吗?想要忽略几乎每天都出现在你生命里,而且是你肚子里孩子父亲的人,是不是根本就不可能?

    换过鞋没精打采的开灯,惊得差点呼出声。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16XWS。

    沈廷焯竟然正坐在沙发上。

    他深邃黝黑的双眸紧紧得逼视着嫣然的脸,冷硬的嘴唇勾起阴鸷的笑容,说“怎么,希望我不在家?”

    嫣然微微垂眸收了自己本还希冀的目光,淡淡得道“听不懂你说什么。”

    “听不懂吗?”

    下一刻,嫣然得下颌已经被沈廷焯霸道的强行掐在手中,疼痛从那儿窜进嫣然心口,她不禁蹙了眉端想要别开,他愈发用力,捏的嫣然吃痛的轻吟出来。

    “沈廷焯,你放开,你弄疼我了!”

    她费力得摆着他铁钳般的手臂,他骤然发力。

    “嗯!”嫣然痛得红了眼眶。

    “弄疼你又怎么样?顾嫣然你别忘了你是我老婆,就算弄疼你,你也要认命!”

    嫣然咬住嘴唇愤怒得盯着他,她已经不能说话,再用力她的下颌肯定得碎了,沈廷焯是军人出身,稍用力就不是她一个普通女子能承受的。他明知道却根本不顾,她还有什么好说的?

    “生气了?”沈廷焯冷笑着,暗哑的声音附到她耳边告诫道“顾嫣然,别忘了你嫁给我的目的,你没资格做任何违背我的事情,懂吗?”

    “所以呢?”

    被甩开的嫣然立刻后退几步对峙着沈廷焯。

    “明天立刻辞掉工作!”

    “我说过沈廷焯,让我辞职,就是做梦!”嫣然后退着离开危险范围,一双手本能得护住自己的肚子,颤抖着恐惧的娇小身躯却满脸的倔强和不服输得道“是,我是你老婆,是目的不纯得嫁给你,可是我没把自己卖给你,所以你没有权利禁锢我,干涉我的工作自由!”说着她大步进入卧室,狠狠得将门甩上后直接锁上。

    嫣然害怕得浑身颤抖,坐在床上整张小脸儿都是苍白的,无神的双眼恐惧的盯着地面。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沈廷焯,简直要把她撕碎了般。她真怕他突然失控把自己或者孩子给弄死。

    难道那个女人惹了他,所以他回来就把气撒到自己身上吗?他凭什么,就凭她要求着他帮忙救爸爸?果真是这样,果真是这样!顾嫣然你还幻想什么,人家真的只把你当成宠物而已!

    “砰!”

    地动山摇的巨响,嫣然吓得脸色苍白。

    血顺着洁白的墙面流下来,滴滴答答得顺着手心落在地上形成一滩鲜红的印记。手的主人却像是毫无察觉,狠狠得将压在墙上的手指向里推,恨不得推到那堵墙。

    该死的女人,难道她是惹事儿精吗?无论走到哪里都有可恶的男人包围着,不是顾家的三无小姐,不是名媛圈里的隐形人吗,怎么莫名其妙居然有那么多男人围着她转?而且,这个女人,竟然像个站街小姐一样随随便便上了人家的车陪着人家吃饭!她到底有没有搞清楚,她是个有夫之妇,她是他沈廷焯的老婆!

    “砰!”

    墙面不详的居然裂开一道口子,沈廷焯黑沉的双眸微微眯起来,可笑,连墙都跟他作对!

    转身抄起外套开门出去,狠狠得把门甩在身后。要上班是吧,要跟别的男人打情骂俏是吧,随你!

    半个小时后,一辆纯黑色的军用吉普冲进缉私局大门急刹车停在门口,车门甩上的同时车子左右震动了下。

    深夜的缉私局除了警卫外别无他人,沈廷焯的皮鞋踏在瓷砖地面上激起的声音回想在空荡的走廊里,听来沉重得如同敲钟。走廊尽头一间办公室里透出微光,沈廷焯眉端微蹙,缓缓走到近前。

    门打开,向紫晴漂亮的脸在灯光下苍白的如同鬼魅。

    “廷焯?你怎么?”

    “是你。”沈廷焯暗自松了口气,低沉得道“不是送你回去了吗?”

    “我,我睡不着,所以过来看看。”

    向紫晴垂首别着耳边的长发轻声道,接着却反问“你呢?”

    “突然想起有些事要处理。”

    说完沈廷焯就转身打开门,向紫晴迟疑片刻,轻声唤了句“廷焯?”他回头冲着办公室点点头,向紫晴忙跟进去,急声问道“你的手怎么了?”

    “没什么。”

    沈廷焯朝着血液干涸的手心冷漠的瞥了一眼,随手拉开抽屉用纸巾包裹。

    “别!”向紫晴忙阻止他,急切得道“那样会感染的,你等着,我去拿医药箱。”说着转身略有些慌张得出去。沈廷焯看着她的背影,瞥了眼自己的手,脸色已然阴沉了几分。

    很快向紫晴回来,熟练得用究竟擦干净他手上的血迹,看到分明是绽裂看的痕迹,美丽的脸上掠过一丝复杂,上了消毒的药水,用纱布仔细得裹好。

    “疼吗?”

    收拾着东西她柔软的问。

    沈廷焯抿着嘴唇,没有回答,眼睛盯着电脑屏幕。

    “你呀,还是这样!”向紫晴无奈得笑着“从前在部队里……”

    “紫晴!”

    沈廷焯迅速打断了她的话,低沉着告诫道“没有从前。”

    向紫晴笑着的脸顿时僵硬着,垂头苦涩的勾着嘴唇点点头,轻声道“对不起。”

    “没事的话,就早点休息吧。”

    看着她难过的侧脸,沈廷焯的口气微微松软下来,淡淡得道。

    “不,我有事。”向紫晴严肃得道,“今天的事,很对不起。我没想到她会去那儿,而且是和……这个蓝越,也很不简单……”

    “没关系。”

    沈廷焯迅速回答得同时翻开手边的一份资料,头也不抬得道“你回去吧。”

    向紫晴温柔的笑容顿时收敛,她轻声叹息般的道“那你注意伤口。”就转身带上门,关门的片刻她迟疑的等待着,然而终究是失望的关门离开。

    嫣然不知自己是何时睡着的,醒来也是被手机吵到,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接起来,电话那端传来有些莽撞的声音。

    “小然然快起床啦!”

    唔,慕轩哥。嫣然烦恼得把电话拉开些起身,已经是早晨七点半钟了。

    “哎,要迟到了!”

    她兀自唠叨一声,电话里便传来笑声,林慕轩呵呵得道“那还不快起床,慕轩哥送你去上班!”

    “哦,恩啊!”嫣然抚摸着发痛的额头笑着接起电话,说“慕轩哥在哪儿?”

    “你家楼下。”

    “我家?”

    “对,你家公寓的楼下,不想迟到就快点喽!”

    说着林慕轩在电话那头哈哈大笑起来。

    嫣然忙压掉电话洗脸刷牙,看到镜子里双眼红肿脸色苍白的女人时被自己吓了一跳,昨夜的事情翻滚到眼前。她低着头告诫自己别太认真,坚强点,其实醒来时候已经记得,只是一直在自我逃避,但终究逃不了,还不如面对。化了淡妆让自己笑的漂亮些,嫣然换上衣服匆匆下楼。

    电梯打开映入眼帘就是林慕轩带着些邪气的笑脸,伸手把她拉出电梯带着她走出去。

    楼下的停车坪上是他黑色的悍马,把嫣然扶上去,他则到另外一边开车。

    “慕轩哥怎么想起接我上班?”

    上车后嫣然就不解的问,他都消失好多天了!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