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前夫夜敲门:司长,别这样 > 正文 第41章 眉来眼去
    “知道你要来,爷爷让刘嫂准备了你最喜欢的虾饼!怎么,不留下陪爷爷了?”

    老爷子也是挽留。

    “我是,怕打扰爷爷一家团聚。”

    “你也是爷爷的孙女儿,算不算沈家人?”老爷子说着哈哈大笑,亲自拉住杨曼桢不让她走。

    “爷爷还记得,曼桢心里,很高兴。”她抬头看到沈廷烨,也是说“还有谢谢大哥。”

    嫣然看着这幅场景,再去找匡晓楠,哪里还有她的身影。大概早就进厨房了吧,她也站起来,对老爷子道“我去门口迎廷焯。”

    “刘嫂,找个人陪嫣然去!”

    老爷子立刻吩咐刘嫂。嫣然也没拒绝,只是路过沈廷烨跟前儿的时候,听到他冷哼了一声。

    里面的空气憋闷,出来嫣然也并不觉得多好。大哥那么明显得表现着对杨曼桢的关心,那大嫂呢?她究竟受了多少苦,以至于对大哥这样都不再难过,那么冷淡空洞的眼神,其实是伤透了心,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吧?她倒是,很喜欢那个和慕轩哥吵架的大嫂呢,看起来还很真切。

    “在想什么?”

    耳边低声暧昧的询问,像是怕吓到她。

    嫣然抬起头看到沈廷焯,蓦然就想起林逸轩的话,她现在是不是更该担心自己?

    “没什么,进去吧。”

    “好。”

    沈廷焯拥住她的腰身,扶着她进屋。

    嫣然同沈廷焯进屋,沈老已经进餐厅,安排杨曼桢在大伯大伯母后面坐着,这样,就恰好是在沈廷焯对面了。

    “曼桢也在。”

    沈廷焯随意打个招呼扶着嫣然坐下。

    “廷焯……”杨曼桢似乎迟疑了半响,才垂眸无限哀怨得道“好久不见。”

    “是。”

    沈廷焯随口应着,并不多说,拍拍嫣然的肩就到旁边餐厅里净手。

    装的倒是蛮好。嫣然心底暗自笑,沈廷焯演戏的功夫向来不是一般的好。对面的杨曼桢倒是满脸被欺负的可怜相,搞得嫣然兴致全无,在沈老的嘱咐下低头喝汤。

    等沈廷焯回来,就正式开饭。

    沈家的饭桌向来安静,嫣然的筷子照旧只落在眼前那盘菜上,不一会儿旁边的碟子里已经堆了不少,沈廷焯推到她眼前,轻声道“多吃点。”

    “嗯。”

    嫣然随口应着却抬头去看杨曼桢,大概是刚刚要吃什么,愣在那儿眼里都是惶恐。

    “曼桢,吃虾饼啊!”

    沈廷烨连忙招呼着,把那碟子本来已经放在她面前的虾饼向前推了推。

    “廷焯,你也吃,你从前最喜欢虾饼。”

    杨曼桢旋即往沈廷焯那里推,一碟子菜推来推去,桌子上的菜都乱了。

    “喜欢么?”

    沈廷焯低头问她,嫣然抬了抬眼皮,低头摇摇,只淡淡得吐了个字“腥。”

    沈廷焯脸色便是一变,把那碟子虾饼推得远远的,问刘嫂“还有没有酸梅汤?”

    “有有!”刘嫂忙进去端出来放在嫣然面前,笑着道“自从三少夫人怀孕之后就一直备着!”

    嫣然端着喝了两口,低头把碗里得饭吃完,放下筷子抬起头。杨曼桢还在看着她,她轻柔得冲她微笑,垂眸间瞥了眼沈廷焯,他泰然自若,几乎只几口后就放下筷子。

    “嫣然吃的少了。”

    匡晓楠平淡得道。

    “今天下午吃过一顿。”嫣然笑着回应,看了眼沈廷焯,道“是廷焯找来的保姆,做的饭和刘嫂的一样好,所以最近总吃的很多。”

    “哎呦呦,三少夫人真会说话!”刘嫂不好意思的搓着手的时候,匡晓楠意味深长得看着嫣然,她同样回应着她,匡晓楠便是一笑,低头继续吃饭。

    “会说话是简单的,会勾引人……”

    “廷烨,吃饱了就给我上楼去!”

    沈老爷子打断沈廷烨的话喝道,放下筷子起身转身就走。匡晓楠照旧上前扶住了,沈廷焯和嫣然同时也站起来。

    “曼桢,多吃点。”

    礼貌而疏离得语气。带着嫣然上楼。

    门关上,嫣然抬头娇笑着看着沈廷焯,他刚刚脱了外套,居高临下得看着她笑,深邃的笑容嫣然看不懂。道让得曼家。

    “生气了吗?”

    她抬着眼皮问。

    “嫣然。”沈廷焯俯身捧起她的小脸儿,低沉得道“以后不这样好吗?”

    “应该说我配合你很好呢,还是你配合我很好?”

    嫣然歪着头问。

    沈廷焯眉端便是一蹙,薄唇微微动了下,才道“我们都没有演戏,不是更好?”

    “可我总觉得,我演的很不好。”嫣然眼里闪动着光芒,垂眸道“沈廷焯,为什么每次我觉得离你很近的时候,你就突然离我那么远呢?我明白了,我们本来就不应该走的很近。但是,你为什么总是要欺骗我?其实,根本没有必要对不对?”

    她抬起眼皮,直视他的双眸。

    “我没有骗你。”

    沈廷焯耐心得说。

    “好!”

    嫣然乖巧得点点头拨开他捧着她下颌的手站起来。

    “去哪儿?”

    沈廷焯起身急促得问。

    “洗澡。”

    “我抱你。”

    他几步到她身边抱她进浴室,没有挣扎得嫣然像个木头人般任由他把她放进去,连睫毛都未曾颤动。沈廷焯心口略过一丝疼痛,抬手抚摸着她柔软的睫毛,安抚般得道“嫣然,我和杨曼桢从来就没有过什么,难道你不信吗?”

    “我信。”嫣然抬起头,望着沈廷焯眯起眼睛,笑着说“可是你从来没有告诉我,沈家和杨家的关系……如此要好!”

    “你究竟想说什么?”

    “没什么。”嫣然摇摇头,低头道“廷焯,我真希望你没有骗我!真希望!”

    她的尾音在颤抖,他是否知道当她听到沈老热络得称呼杨曼为孙女,是沈家人的时候,她心底是怎样的惶恐,她很想知道在这场暗流汹涌得斗争里,他究竟扮演着怎样的角色?而她,又是不是真的嫁对人?

    是不是杨曼莉才是唯一对她说真话的人,嫁给沈廷焯,是她这辈子都要后悔的事情!

    “然然,我怎么会骗你?”

    沈廷焯抱着她强迫她看着自己的眼睛“你听我解释。杨曼桢的亲生母亲是爷爷认领的女儿,所以她从小就常来沈家,是因为爷爷的努力,才让她正式进入杨家,一切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想的?”16XRy。

    嫣然反问“沈廷焯,你知道我想什么?”

    沈廷焯嘴唇一抿,半响才道“然然,不管杨家在你父亲的案件里扮演着怎样的角色,我可以肯定得告诉你,沈家除了我,没有任何人跟你家有关系!”

    “除了你。”

    她抓住了他这句话的关键。

    “我是你的丈夫,顾嫣然!”

    她眼里略过一丝惶恐,无助的闪烁着。

    沈廷焯低叹着把她抱进怀里心疼得揉着她的肩,安慰她“然然,别再胡思乱想了,顾家的事情交给我,好吗?”

    “我爸爸是无辜的,是杨家,所以慕轩哥才会……”嫣然颤抖得抓住沈廷焯的手,苍白的小脸儿因为要强忍着泪水憋的通红。

    “我知道。”沈廷焯抚摸着她的背,唇擦在她额头上。

    从来不知道,你竟然聪明到这般地步。可是嫣然,聪明未必是好事,你傻点,不是更好吗?

    “逸轩哥不知道。”嫣然突然说“所以,他才会做那些傻事。慕轩哥以为是杨曼桢找我的麻烦,也去做傻事。廷焯,我是个灾星你知道吗?”

    “别胡思乱想。”

    他没想到她有这样的想法。

    “不是胡思乱想,而是事实。”

    嫣然咬着嘴唇,伏在沈廷焯的胸膛。那些被深藏的记忆像是着了魔般的涌出来,嫣然闭上眼睛就能清晰得看。

    慕轩哥出事,就是在那个夜晚,她以为是很普通的夜晚。然后,过了许久之后,就像是发酵般的,事情一桩桩莫名其妙得出现。到今天晚上她才突然明白,其实,根本没那么复杂。

    是她生日的夜里。

    每年的生日,慕轩哥和逸轩哥,还有那时候她的曼桢姐都会替她过,因为顾家只有爸爸会记得她的生日,却总是到过了很久才记得起送上生日礼物。

    可是那天晚上下学后她没有等到他们,只好回到顾家。刘雪琴和顾欣然去参加晚宴,爸爸在家,他们很少同桌吃饭,嫣然高兴的默默告诉自己这是她的生日礼物。

    半中的时候,杨曼桢的父亲来找爸爸,他们上楼在书房里谈话。不久嫣然就听到二楼的书房传来争吵的声音,她想上去看看,家里的电话响了,她去接,是杨曼莉,告诉她到附近的公园里,说有人为她准备了惊喜。

    幸灾乐祸的声音搞得嫣然心神不宁,等到楼上的争吵停止后,才不放心得嘱咐了周嫂一声后去了。

    然后,她看到林逸轩抱着哭泣不止的杨曼桢,听到了他的真情诉说。嫣然哭了,哭声惊动了林逸轩和杨曼桢,她冲上去质问杨曼桢既然喜欢林逸轩为什么不早说,为什么还要鼓励她喜欢他。

    林逸轩想拉开他们,是杨曼桢主动要和嫣然谈话。

    她几乎忘了她说了些什么,只在记忆里深刻的留下了杨曼桢狰狞的面孔和她那句刺耳的话“顾嫣然,你也不照镜子看看自己的德行,林逸轩这辈子都不会看到你。我不爱他又怎样,他爱我,他愿意为了我死!”

    嫣然疯了般得推开杨曼桢,被林逸轩抓个正着,然后,他给了她个耳光。

    她心里委屈极了,痛苦极了,跑到海边想自杀的时候,突然见到黑暗的海上莫名有几艘奇怪的船只。嫣然一路跟过去到港口时,却突然遇到林慕轩。他抓住她拼命得把她抱走,抱着她问究竟怎么了。

    杨曼桢打电话说她受了刺激,想要到海边自杀。

    那时候的嫣然根本顾不得想为什么杨曼桢知道她在海边,哭着向林慕轩诉说,告诉他杨曼桢是怎样可怕的女人。

    再后来,杨曼桢遇到车祸,而明明那天只有一个人出门的杨曼桢车上突然有了林逸轩,据说是为了保护他杨曼桢受伤。她一口咬定是慕轩哥指使,导致慕轩哥入狱,之后不得不出国避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