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前夫夜敲门:司长,别这样 > 正文 第40章 越来越敏感
    “所以记者说的对,林笑天有意拉你下水?”

    嫣然根本顾不得那么多,她开始意识到为什么沈廷焯如此排斥林慕轩,因为顾家和林家关系亲密,林笑天在爸爸入狱后还曾极力周旋,虽然没帮上忙,但是……如果林笑天是想把沈廷焯拖下水,如果爸爸确实有做过那种生意?

    不,嫣然,你要相信爸爸,更要相信慕轩哥!他们从来没有过!

    她挣扎的时候沈廷焯却是一愣,满肚子的怨气突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只被她自责纠结的小模样弄得心疼,伸手轻轻揉揉她的耳垂,把她拉近自己,俯身和她对视着,两双漆黑的眸子里都映着对方的身影。 1dscW。

    他侧脸,含住她柔软的嫩唇,恋恋不舍的吸着她口中的津液。嫣然身子微微一颤,勾住了沈廷焯的脖子……

    窒息的亲吻后,嫣然渴求得轻喘着靠在车上,小脸儿涨的通红。

    车子缓缓在一家餐厅门口停下来,沈廷焯一边泊车一边轻声问她“还行吗?”

    嫣然抱怨得白了他一眼,低声嘟囔“还不是因为你!”

    “那你以后别急着对我表白啊!”

    沈廷焯开门下车,打开她那边的车门俯身在门口,笑着等他。

    “我哪有对你表白!”

    嫣然满脸你自恋的表情,左思右想她都没表白什么呀?

    沈廷焯却只故作神秘得一笑,扶着她下车惩罚性的咬了下她的耳朵,便不再说话,拉着她一路进去。

    那是家装修奇特的小餐厅,秋千架,藤椅还有摆在屋里的各种家庭种的盆栽蔬菜水果,简直像个小的家庭田园。

    “三少又来了。”

    老板上前打了招呼,把他们让到左侧的包间里,亲自跟进来问“还是原来那几样吗?”

    “不,重新点。”

    沈廷焯扶着嫣然坐下来接过菜单,也不问嫣然就一本正经的点菜。

    嫣然无所谓,四顾着观察这漂亮的小包间,却总觉得有人正盯着她看,她看过去,老板就匆匆把目光埋进眼前的点菜单上,可只要她看到别的地方,他就立刻盯着她看。

    “好奇怪。”

    等老板走后,嫣然低声道“那个老板总是盯着我看!”

    “因为我老婆漂亮呗。”

    沈廷焯喝着桔花轻笑。

    嫣然瘪了瘪嘴巴,本来就不指望沈廷焯会给她个正经答案。

    菜上来,一碟碟的都是小盘子,红绿搭配很是得当。她那里特别上了只绿色的小汤盅,打开香甜的气息扑来,嫣然搅动了几下,轻声道“真奢侈。”

    沈廷焯抬着眼皮看她一眼,没回答。上的是血燕,S市能喝到正宗血燕的也就这家饮水轩了。

    一顿饭吃完,沈廷焯带着嫣然出来结账。

    “三少……”

    那人刚开口,沈廷焯就接过去道“还是刷卡。”

    “额,哦!”

    大堂经理模样的人低头开始算账,时不时的还是抬头瞟上嫣然一眼。这会儿嫣然就觉得更怪了,因为好像后厨的帘子总在她侧身或者转身的时候掀开,等到她看过去,帘子就飘飘忽忽的。

    也许是因为沈廷焯吧,人家叫他三少是知道他是谁,也许总想看看他老婆什么样儿?

    “那家店很奇怪。”

    嫣然坐在车上后,沈廷焯替她系着安全带得同时,唇角不经意得上扬,问她“怎么奇怪?”

    “总有人看我啊!”嫣然说着皱巴起眉头低声嘟囔“可是我看他们的时候,他们就躲开,好奇怪。”以你始拉周。

    沈廷焯微微一笑倒也并不回答,只问“你喜欢这儿吗?”

    “菜倒是很好吃!”

    她今天吃了很多得说,而且没有肠胃不舒服,从前吃过有腥味的菜就会呕吐。

    沈廷焯依旧不语,认真的开车。

    “我不能回去上班了,是不是?”

    他们其实已经在回家的路上,嫣然也知道发生了那件事后,她恐怕很难回到公司里。只好明天给人事主管打电话道歉了。

    沈廷焯略点了点头,算作是赞同。

    只好再找工作了,嫣然在心底叹息着。每到此时,她就会从梦里挣扎出来,明白她和沈廷焯永远都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而今天她更明白,他们的生活不会平静,她的梦想永远都是梦想。

    “廷焯,慕轩哥不是那样的人。”很久,她才决定说出来,她看向沈廷焯,他脸色如常。嫣然只好接着说“我不知道林家到底什么意思,但慕轩哥肯定不知道,如果他知道会提醒我。我想逸轩哥可能只是因为,他讨厌我。”

    “讨厌?”

    沈廷焯眉端一挑。

    “对,他讨厌我!”

    嫣然像是告诉自己般的肯定得点点头。就看向窗外,原来做不成爱人,也做不成朋友,她在他眼里,以后永远都是恶毒的,诡计多端的女人!

    一只大手轻轻握住她的小手,团在掌心内。嫣然回眸,沈廷焯正静谧得看着她,唇角那丝若有若无的微笑像是一种安慰。他轻轻靠近她的脸颊,微凉的薄唇擦过,落在她柔软的耳珠上,细细的摩擦着吻着,嫣然被他握住的小手就是一紧,浑身酥麻得战栗着,口齿间发出细微的轻吟。

    “然然……你真是,越来越敏感……”

    “不……我,怪你……”

    回家里后沈廷焯就让嫣然洗洗睡了,他进书房。

    嫣然一觉醒来是被电话叫醒的,接起来是阿辉,在电话那头抱歉得说“少夫人,少爷让我去接您回沈家,二十分钟后我还是在楼下等您。”

    沈廷焯呢?嫣然心里问着,只好问阿辉“他已经回去了吗?”

    “少爷暂时回不去。”

    “哦!”嫣然应了声,说“我按时下去。”

    压掉电话才看到桌上的纸条“局里有事,晚上阿辉接你回沈家。”

    没有称呼,没有多余的话,像极了沈廷焯的口气。她叹了口气,沈廷焯这个人忽冷忽热的,让人很难摸清。她走进浴室,对着镜子摸摸扁扁的肚子,心想不管他怎样,他们的缘分也只有这一年。

    命运多舛的一年吧?

    阿辉送她回到沈家,嫣然还没进门刘嫂就迎出来,笑着道“少夫人回来啦。”

    “我先回了公寓去拿衣裳。”

    嫣然解释得说着,因为现在已经是下午五点多,她若是下班就到,早该回来了。

    随着刘嫂进屋,却愣住了。难道今天发生的意外还是太少?

    “爷爷。”

    她上前轻轻叫了声。刻意没有关注早在旁边坐着的杨曼桢和另一张沙发上坐着的沈廷烨。

    “哎,来来,嫣然,快坐下,工作累不累?”

    老爷子招呼着嫣然坐,里面已经传出一声女声。

    “嫣然回来了么?”

    匡晓楠匆匆从厨房里出来,面对这样的场景略有些尴尬得一笑,走上前从刘嫂手里接过嫣然让她坐下,轻声道“我在给你做甜食,爷爷说你吃饭太少,要开开胃。”

    “谢谢爷爷。”

    嫣然低声应着,在沈老爷子身边坐下。就听沈老说“来嫣然,爷爷给你介绍,这是杨家的大丫头曼桢,曼桢今年有二十六岁了吧?比嫣然大。”

    “爷爷,我和嫣然,很熟的。”

    杨曼桢依旧是从前的样子,话音迤逦,只是人又消瘦几分,尖尖的小脸儿弱不禁风,漂亮的水眸向下腼腆得垂着,两只酒窝里藏着许多愁绪般,娇病得柔软坐在那儿,是人看着都觉得可怜。

    “哦?是吗,那是好事。”老爷子哈哈大笑“你们两个丫头爷爷都喜欢,是好朋友,最好!”说着拍了拍嫣然的手,嫣然也只轻勾了下唇角,她和杨曼桢,确实曾经很好。

    “朋友我看就算了吧。”沈廷烨站起来走到嫣然身边抢先从匡晓楠手里接过那碗甜汤放在嫣然面前,压低声音道“弟媳以后别仗着是沈家人,以为可以胡作非为,就够了!”

    “廷烨!”

    老爷子怒吼一声,高声道“你要是喝多了,就给我滚上去!”

    沈廷烨没说话,就在嫣然身边的沙发上坐下了。嫣然只觉得无形一股巨大的压力,压得她心口又有些发闷,偏生老爷子又催她喝汤,那边居然还叮嘱匡晓楠给杨曼桢端来,看得出,杨曼桢和沈家得关系,真不是一般的好。

    可是她们曾经那么好,她却居然压根儿不知道!可笑,简直可笑!

    “爷爷,曼桢最近病着,不能来看您,您不会生气吧?”

    嫣然拼命快速得喝完汤放下碗,就听到杨曼桢说话的声音,站起来想走,可还没动,眼前的沈廷烨就站起来。嫣然苦涩得一笑,只好再坐下。

    “丫头,爷爷知道你病着,怎么会怪你?你这个身体呀,也确实让人操心。”

    “托爷爷得福,曼桢才好起来。”

    杨曼桢就连讨巧,都好像不是故意的,口气哀伤。

    “曼桢你别这么说,你是吉人自有天相。”

    沈廷烨难得温柔的口吻,接着还说“你也大了,要快点找个会照顾你的人才行。”

    “是啊,看嫣然结婚之后,都胖了。”

    杨曼桢那最后三个字,简直听着令人心碎。沈廷烨立刻就要站起来,老爷子一个眼神过去,他恨恨的坐下了。

    嫣然不自觉得看向匡晓楠,她斜倚着楼梯口远远站着,分明和沈廷烨离得很近却似乎对这一幕视若罔闻,脸上挂着她一如既往温顺的笑容。只是,嫣然记得,上次大嫂和慕轩哥吵架的时候,眼神并不是那么空洞。

    “大嫂今天不忙么?”

    她回头轻声问。

    “嗯?”匡晓楠微微一愣,敷衍得点点头,道“不忙。”便不再说话了。

    嫣然只觉得她似乎问错了话,其实她倒是很想问问大嫂那天的事情。只是碍着大哥爷爷都在这里,无法沟通。

    “老爷,三少爷打电话回来说半个小时后就到,我就开始备饭吧!”

    刘嫂上前来说话。

    杨曼桢忙站起来低声道“那爷爷,我先走了,就不打扰你们。”

    “曼桢留下吃饭吧!”

    沈廷烨立刻站起来,看起来不像挽留,简直像是要把杨曼桢强行堵住似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