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杨小姐,你到底要兑换那种礼品?”

    嫣然抬起眼皮冷淡得问。

    “喂,你这是什么态度!”

    杨曼莉不怀好意得娇声笑道“哎呦呦,忘了忘了,您现在可是沈夫人,我讨好还来不及,哪儿敢这么跟您说话呀!”

    “如果你不兑换,就不要占用大家的时间。”

    嫣然低头整理着刚刚登记过的名单,把其中的一份放在旁边,一只豆蔻的纤纤玉手搭在上面,嫣然抬起头,杨曼莉冷笑着道“我也不想耽误大家的时间,所以识趣点儿,你就给我离沈三哥远点儿!”

    “怎么杨曼莉,你不准备和曼桢姐作对了?”

    “杨曼桢?”杨曼莉扬声嘲笑着道“那个小贱妇也敢高攀沈家?你,也是一样的!”

    “问题是,我已经高攀了。”嫣然抬眼慵懒得道“所以,希望你也有点自知之明,别再自讨没趣儿。”

    “你!”

    杨曼莉一张美丽的小脸儿都变了形,她咬牙切齿得说“顾嫣然,别以为全世界只有你有手段!你等着吧,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为勾引沈三哥后悔莫及!还有……”她压低声音凑到嫣然耳边“你爸爸,你们顾家,都会后悔!难道你不知道,沈廷焯现在和林笑天的关系好的很呢!”说完扯起自己手里的单据,直接挤到旁边的同事那儿要单独办理。

    她是什么意思?顾家,爸爸,林笑天,嫣然心头掠过一丝慌乱。她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那么明显。她家的事情真的和林家也有关系吗?

    不,这只是杨曼莉心有不甘故意说的。怎么杨家两个女人都要缠着沈廷焯不放呢?还是他真的就妖孽到天下女人都要喜欢的地步!

    “这位小姐,这里能进行礼品兑换吗?”

    愤愤郁闷的嫣然被顾客的声音唤醒,忙答应“能,请问您……”怎么原来在她这儿排队的人都跑到旁边去了,只剩下面前这位?一恍惚又继续说“请问您要兑换哪个?”

    “就,那只工艺灯吧。”

    来人看了看嫣然,忙说完拿着工艺灯匆匆走了,临了还偷偷回头看一眼,大概以为她是神经病?

    嫣然眨眨眼睛,她只是走神而已,有没有那么严重?正想着,突然VIP室里拥进一群拿着照相机话筒的人。嫣然已经见过这阵势立刻知道是记者,站起来朝着仓库走去,却还是被人中途拦下来。

    “请问是沈副局长的夫人顾嫣然吗?”

    嫣然错过她却迎面又是另外一个人,直接拿话筒挡住嫣然的去路提问“沈夫人,请问沈副局长和顾家的案子有什么关系?为什么在顾家出现走私案件后不久就爆出您和沈副局长结婚的消息?”1dscW。

    “对不起,这是我的私事,我有权拒绝回答。”

    嫣然略抬起眼皮回答完拨开记者就想走,怎料记者的拥挤中她反而被迫后退了几步,闪光灯啪啪的闪着。

    “沈夫人,请正面回答我们的问题,顾家和沈家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而您和沈副局长之间的结合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沈夫人,有传说顾韬光入狱后顾家妻离子散,请问是现实吗?”

    “沈夫人,有人说亲眼看到您从格莱登大酒店和沈副局长一前一后出来,这是事实吗?”

    “沈夫人,是您主动勾引了沈副局长,把他拉下水吗?”

    嫣然在一片询问声中心口一阵阵的疼痛,周围刺般的目光袭来,她的手放在心口强行压着剧烈的跳动,急促得轻喘几下,抬头反问“都问完了吗?”

    闪光灯依然在响,记者沉默了。

    “问完了就离开,这里是我工作的地方,麻烦你们不要影响我的工作!”

    说完急于拨开眼前的记者,怎料竟是手下一软,眼前发黑,只觉得背后有个凉爽的胸膛稳稳的让她依靠在上面,沈廷焯带着新鲜空气的味道附到她唇边,嫣然迷迷糊糊的张开唇,吸入了他的香气。

    渐渐神智清明些的时候,周围响起一阵呼声,她茫然得看过去。

    不知何时记者已经被迫退到几米外,阿辉正在协调记者,她抬起头望着沈廷焯,满眼得抱歉。

    “走吧,你该吃午饭。”

    他低沉得道,拉着嫣然从保安让出的一条路里出去,一直到楼下室外,才放开她,双手插在兜里低声问“你怎么样?”

    “好多了。”

    呼吸到新鲜空气的嫣然松了口气,虽然身子有点软还能支撑着站住。她蓦然觉察气氛不对,抬头望着沈廷焯,他正一脸探究得盯着她,深邃的眸子简直犀利得简直要把她看穿,不,是刺穿。

    “沈廷焯,你以为是我找那些记者?”

    “不是最好。”

    他冷冷的道,伸出手又拉嫣然。她一把甩开站远了,摇着头苦涩得冷笑着别开脸,道“别离我这么近,容易被人误会。”

    沈廷焯眉端紧蹙,霸道得扯起嫣然的胳膊把她拉到楼梯下,嫣然强硬得挣脱着,几次差点绊倒,他回身一把把她抱起来,粗鲁得扔进车里,亲自到驾驶室发动车子猛地窜出去,车速快的吓人。

    嫣然慌乱得抓住手环喊他“沈廷焯,这是闹市区!”

    砰,车骤然停在路边,嫣然朝前扑过去直接撞到沈廷焯的手上。她捂着脑袋坐起来,刚刚是沈廷焯把手放在车前,否则她肯定撞飞。

    “沈廷焯你疯了是不是?”

    “疯了的是你!”

    沈廷焯轻喘着瞪着嫣然,一双漆黑的双眸被怒气染得发红,他一拳砸在车上,喇叭发出刺耳的持续鸣笛,嫣然捂住耳朵躲进角落里,直到那喇叭的声音停止,她才从手臂里抬起头看过去,沈廷焯的脸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神色。

    不是往日,而是她初次见他的时候,冷冰冰像个吸血鬼!

    车内的气氛凝滞像冰窟,嫣然难以忍受,攀着摸索到车门开关,按了两下只是徒劳,沈廷焯锁了车门。她蹙着眉端坐着,脑子里乱哄哄得好像那些记者还围在她周围,记者怎么会来呢?

    小嫣态品敢。沈廷焯从车后取出牛皮纸袋递过去放在她腿上。

    “你看看吧。”

    嫣然瞥他一眼,拆开纸袋,里面掉落出几张照片。

    “这……”她难以置信得摇着头“怎么还有?”

    “什么意思?”

    沈廷焯转头看着她。

    “昨天晚上……大嫂来接我的时候,慕轩哥也来接我,有人偷拍被慕轩哥抓到,当时那个人的相机里就有这几张照片。但是明明相机已经被慕轩哥砸烂烧掉,那个人现在恐怕还在医院,怎么可能还有呢?”

    “不对。”嫣然一张张得翻下去,发现角度完全不同,低声道“角度不一样,不是那个人的。”她抬头疑惑得望着沈廷焯。

    “我告诉过你离林慕轩远点。”

    沈廷焯目光直视着前方,完全没有看嫣然。

    “慕轩哥是我的朋友。”

    嫣然淡漠得回答,她不可能为了结婚而远离自己最亲密的大哥。

    沈廷焯烦躁得从车里抽出一包烟取出一支含在口中,即将点燃的时刻却突然开窗扔出去,车窗关上他转身过来看着嫣然,隐忍着即将爆发得怒气说“顾嫣然,记者的问题你还没有听懂是不是?”

    记者的问题?他们问了很多,嫣然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她只记得自己心口很疼。现在细想,确实有林慕轩的名字。

    “一个顾嫣然已经够了,再加上林慕轩!”沈廷焯冷笑一声“我很想知道,我进去之后你还有多少办法让顾韬光出来!”

    “我没有那个意思!”

    嫣然懂了。她是个拖油瓶,慕轩哥又是曾经卷入杀人未遂案件的黑道人物,他们的关系亲密的后果就是牵连沈廷焯。对,她记得记者问过,说他们要把沈廷焯拉下水。

    “我也希望!”

    沈廷焯暴躁得吼道。靠在椅背上盯着窗外。

    “你怀疑是慕轩哥故意?沈廷焯,你没有证据不要胡乱猜测,昨天是慕轩哥发现了偷拍者,而且当时大嫂也在场,他如果真的要牵连你沈廷焯,为什么不连大嫂也扯进来,把大哥也扯进来?”

    沈廷焯冷笑着,车上的车载电话偏偏响起来,他随意按下键用蓝牙耳机接起。

    “嗯。”

    “三少,已经查到了。”

    在车上,嫣然能够清晰得听到耳机里传出的声音。

    “是林逸轩帮杨曼莉找到记者的。”

    沈廷焯的手指不详得咯吱响了一声,道“接着说。”

    “好像是……”

    那边说话的声音故意低沉下去,嫣然听不到,也就没准备在听。逸轩哥?怎么会是逸轩哥,杨曼莉她倒是可以理解,那么逸轩哥呢?难道他就恨她到这种地步,不毁了她就不会开心吗?

    昨天的时候,她还天真的想过也许只是逸轩哥误会了自己,也许他真的是因为不想看到误会的顾嫣然而那么生气得来找她,那么今天,今天又是为什么?

    嫣然心口疼的厉害。

    还是坚持说“你知道了,不是慕轩哥!”

    沈廷焯没有和她争论,半响才道“中午了,去吃饭。”

    “我不吃!”

    “然然……”沈廷焯的口气软下来,轻声哄她“别胡闹。”

    “我没有。”嫣然面对着沈廷焯平静得道“我知道我家的事情让你很困扰,给你添麻烦,但是廷焯,我希望你对我和我的朋友有点起码的尊重和信任,可以吗?”

    “可以。”

    沈廷焯回答的干脆自然,旋即反问“那么顾嫣然你告诉我,那些照片上漂亮的角度都是怎么拍出来的?”

    嫣然语塞。从小到大慕轩哥喜欢用各种亲密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安慰,因为他实在不善言辞,或者因为喜欢林逸轩的缘故,她对慕轩哥的拥抱和亲吻都只有对哥哥的安全感,从来不曾多想。

    可是媒体记者不会,他们巴不得挖掘出暧昧新闻来爆料。

    “今天的记者是林逸轩找的,昨天呢,照片从何而来你如何解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