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前夫夜敲门:司长,别这样 > 正文 第38章 沈廷焯,我睡不着
    想起这些嫣然的脸儿腾得红了,是昨天晚上那啥之后,沈廷焯说的……

    “先睡吧,我也洗洗。 ”

    沈廷焯看她满脸通红,心知没事,随意揉揉她光滑的肩就拿着浴袍进了浴室。

    嫣然倒是看着他的背影愣了愣,沈廷焯今天似乎,也没什么兴致……哎呀!嫣然脸红的钻进被子里,她到底在想什么!

    下午不算累,但经历了太多的嫣然只觉得身心疲惫,几乎是挨到枕头就入睡了。

    沈廷焯从浴室出来,看了眼她沉睡的小脸儿,轻轻关掉台灯,把她习惯性放在枕边的手机挪开。

    记得她给他讲过一个故事,故事的内容他已经记不清了,只记住女主角因为把手机放在枕边而造成脑部问题失明,她解释说,这是她习惯于挪开放在他枕边手机的原因。后来,他也养成了同样的习惯,因为他知道,讲故事的那个人再也不会回来了,而他若要生活,就要学会她曾经的习惯。

    嫣然的手机很陈旧,简直像是从城乡结合部收来的几十元的地摊二手手机,蓝屏上闪烁得号码只有自己的,连着两个,看起来很是亲密。

    他放在床头对面的柜子上,打开酒柜倒了杯酒,端着站在窗前,静静的一点,一点喝着。

    起是吧了今。“廷焯?”

    床边传来轻柔的呼声,沈廷焯微微一笑,顺手放下酒杯单膝跪在嫣然面前,抚摸着露出被子里她的小脸儿,轻笑着问“怎么醒了?”

    “我对酒味,很敏感。”

    其实上次她也醒了,就是因为这个。1dscW。

    酒,是她回忆里可怕的一夜,所以从此之后,她就再也不能参加任何酒会和宴会,也就彻底得被所谓的上流社会遗忘。

    沈廷焯向后退了点,手指依然勾着她脸部的轮廓,低沉得道“睡吧,我不喝了。”

    说着就站起来,嫣然也跟着起身。用很低很低得声音在他背后问“廷焯,是不是我的事情……让你很为难?”

    她只是很久没有见到爸爸,每天都生活在焦灼里。可是今天乱七八糟的事情迎来的时候她才突然明白沈廷焯的感觉,为什么他总喜欢速战速决,因为有太多复杂的工作需要他亲自处理。

    沈廷焯背影一顿,漆黑得深眸里闪过一丝疑惑,旋即深邃几分,回头来侧身坐在她身边,低沉得问“怎么突然这么说?”

    “我知道,那种事脱离你职责范围的事情办起来,确实不太容易。”嫣然略有些急促得解释,抬起头满脸哀求得望着他说“可是廷焯,我真担心爸爸,我真的怕这世上最后一个亲人也离开我,他们都说,说爸爸会死……”嫣然说着,泪已经落下来。

    从小跟着慕轩哥,她就算再天真也明白牢里那种地方,想不明不白得弄死个人简直跟踩死只蚂蚁似的!来封家产的人又说爸爸情绪低落,她怎么能不担心?

    “然然!”

    沈廷焯扶起她,粗糙的大手抹着她脸上的泪,严厉得问“谁告诉你说你爸爸会死?”

    嫣然一愣,心底有些慌乱,这话是周嫂说的,不,是周嫂转述了阿姨的话。那以后阿姨和顾欣然就逃跑了,她们本来是要救爸爸的。

    “到底是谁说的?”

    握着嫣然肩的手骤然紧了。

    “是,是周嫂。”

    嫣然把周嫂告诉给她刘雪琴带着顾欣然逃跑的事情前后讲给沈廷焯后,说“我不知道究竟是谁和阿姨打了那个电话,但是肯定不是普通人胡说。阿姨对爸爸也不会那么绝情,他们毕竟还有欣然。”

    沈廷焯沉默半响,抬手轻轻揉弄着嫣然的耳垂,安慰得笑着道“我知道了,放心睡吧,恰当的时候,我会安排你和爸见见。”

    爸……

    他的背影里,嫣然心动着那个瞬间,他用的是这样亲密的称呼,并没有给他们划清界限。廷焯,无论是否是真的,谢谢你这样的体贴。低头悄然笑着,嫣然伏在床上,却突然不愿意睡觉了。

    在部队里养成的习惯,沈廷焯洗澡很快。出来时嫣然正伏在他的枕头里睁着眼睛想他说的那些话。

    她恬静的模样令沈廷焯心底的柔软一动,侧身躺在床上抚摸着她光滑的脖颈,灼热的气息铺散上去,轻声呢喃着“怎么不睡?”

    “廷焯,我睡不着。”

    她起身光滑的胳膊拥住沈廷焯的脖颈,胸贴近他的时刻他抱着她的胳膊一紧,燥热积聚,唇从脸颊滑到她面前,带着潮湿的涟漪渐渐离开,光滑的指尖揉弄着她的小鼻头、唇和唇角,心疼得问“还在想那些事儿?”

    “不是。”

    嫣然摇了摇头,笑起来,沈廷焯的指尖陷入嫣然的酒窝里,他觉得很可爱,忍不住按下去那个小漩涡笑着问她“那是为什么?”

    “因为……”嫣然垂眸,轻轻得抬起,漂亮的睫毛像是扇子在沈廷焯心头上呼扇着,荡起香蜜的清风,忽然那拥着他脖子的胳膊用力,柔软干燥的纷嫩唇瓣贴住他凉薄的唇片,沈廷焯浑身一阵,大手顺势穿过她披散得长发控制着她主动的吻,撬开她的唇片长驱直入侵略进她的口腔。

    “唔嗯!”嫣然叮咛一声整个人吊在沈廷焯脖子上,直起身体回应着他的热烈,沈廷焯立刻如反扑般将她压在身下,灼热的带着酒气的清爽呼吸掠夺着嫣然细微的呼吸,她瞬间脑子里只剩下一片空白,只有呼吸,强烈渴望得从他的吻中摄取着呼吸的力量,柔软的胸剧烈起伏。

    “哼!”

    沈廷焯哼一声穿过嫣然单薄的睡衣揉弄着她高耸的柔软,大手几近痴恋的揉弄弄得嫣然有些疼痛,偏偏是这疼痛传来巨大的快乐,她勾着他脖子的胳膊在无意识中越来越紧,口中发出细碎的声音“嗯……焯!”

    “叫……叫的大声点!”他霸道得命令着,用他特有的方式勾起她最原始的渴望,空气越来越灼热,她的呼吸已经完全不由自主而是掌握在沈廷焯的手指里,只能任由着他欺凌得呼唤着“焯……啊啊啊……焯!”

    那一夜又是承欢高唐,又是欢乐不止,次日清晨的阳光迫不及待得照在沈廷焯眼皮上,他睁开眼睛看着身边沉睡的小人儿,凝聚了整夜的笑容深沉得仿佛沉浸在蜜罐里。

    嫣然抬着眼皮看着他暧昧的目光,脸儿一红,翻身爬起来冲进浴室。

    “还讨厌酒味儿吗?”

    沈廷焯在她背后笑着问。

    还讨厌酒味吗?

    嫣然想,不需要回答了吧。即使讨厌,全世界中也只爱你那一种,好吗?

    沈廷焯亲自把她送到商场,低声在她耳边道“我在附近办事,午饭出来一起吃,嗯?”

    “不方便吧?”

    这是她工作的地方而且人多,昨天她还碰到偷拍的狗仔。

    “嗯?”

    沈廷焯眉端一挑。

    “我是说,人多,如果让人拍到……”

    “我们是合法夫妻!”

    沈廷焯揉揉她的耳朵,道“去吧,要迟到了。”

    “额,啊!”嫣然看了眼手机冲下车门,站在那儿对沈廷焯挥挥手,转身进了商场里。

    “三少,中午定在那儿,我提前去清场。”

    阿辉无奈得问,他家三少倒是沉浸在美好的婚后爱情中,可苦了他这个倒霉蛋!

    “不用。”沈廷焯闭着眼睛道“去警局。”

    车很快开出了商场范围的同时,一辆几乎完全相同的黑色奥迪朝着另一个方向开出去,很快在百业集团亚洲分区的楼下停下,车上走下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带着黑边框眼睛一身灰色的职业装。

    上到六十六层总裁办公室楼层后,将手中的资料和一张拍立得照片放在办公桌上,转身出去后煮上一杯咖啡,端着回来时,电梯上徐徐走下个男人,沉稳的脚步令人几乎看不出他在疾步行走。

    “方晶,安排一下,我要在十点前坐上去美国的飞机。”男人的语言简练而精确。

    “是!”

    方晶有条不紊得将他的咖啡放在办公室后立刻转身去打电话。

    蓝越没有脱外套,一边拨着电话一边整理着一部分资料,电话很快接通,他迅速安排着工作。

    “对,那个案子你去谈,我能和总部沟通好。”

    桌角的照片落入眼底,那是个穿着白色雪纺衬衫和红色短裙的女子,腰带上蝴蝶结的水钻都没有白希小巧的脸庞上两颗眼睛闪亮,站在阳光下简直像是两颗镶嵌了钻石的黑曜石,剔透却只有玉石能形容。他记得这双眼睛,更记得那笑容,以及笑容里永远无法隐藏的四颗整齐的小虎牙。

    丫头……

    “蓝总?”

    电话那端的人疑惑得问。

    “你不要亲自去,派个经验浅的销售去探探底,我们上半年的业绩已经完成得很好,没必要下太大的赌注。你亲自去找匡局长谈谈,摸摸这潭浑水里有多少果实。”

    “是,我明白了。那顾氏的案子怎么办?”

    “顾氏。”捏着手中的照片,蓝越竟是长久的迟疑,直到方晶敲门进来,他才决断得说“我要先直到风扬的报价!”

    “这恐怕有点难。”

    对方觉察到了蓝越的异样。

    “总部不可能出钱买一家没用的企业,你明白吗?”

    “是,我懂了。”

    显然,蓝越志在必得,哪怕是和风扬作对。

    电话压掉后方晶走进来。

    “总裁,飞机可以在一小时内起飞。”

    蓝越低头凝视着手中的照片,久久不愿意放下,他很想立刻就取笑去美国的行程。可是这次至关重要的事情,与她也可能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因为是周末,客服部工作特别多,嫣然被同事安排在比较清闲的角落里登记前来兑换礼品的客户。

    “哎?这不是顾嫣然嘛!”

    嫣然正做着登记就听到个声音,略感茫然得抬起头,见到那张脸便低头继续忙碌。

    “这个客服怎么这么没礼貌啊?哎呀,我忘了嗳,你不是嫁给沈廷焯了吗,怎么他还让你出来做这种工作?还是一个沈廷焯不够,你还想勾引别的男人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