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前夫夜敲门:司长,别这样 > 正文 第34章 只要你离婚
    “查查顾嫣然的信息,明天一早放在我桌子上。”

    蓝越翻看着手中的公司资料,吩咐前面坐着的助理方晶。

    “是。”

    方晶略一犹豫,还是问道“蓝总有什么提示吗?”世界上叫顾嫣然的人太多,那个女孩儿的照片又着实看不清模样。

    “查查S市顾家。”

    “顾家?”方晶心下一顿,点点头回答“我明白了。”

    男人合上文件夹,目光望向繁华的闹市区,来来往往的人群在某个瞬间全部消失。眼前是青草花园,秋千滑梯。

    他听到那个女孩子问他“小叔叔,你怎么这么胖?”

    “因为……我妈给我吃很多。”他吃吃得回答,被眼前漂亮的小女孩搞得面红耳赤。

    “我妈是什么?”小女孩歪着头,满脸不解得问他,接着却说“孤儿院的阿姨就不给吃很多……可是,我想吃好多……”

    她抬起晶亮的眼睛,撅着嘴巴。那眼睛仿佛突然间就印在他心里,有个声音说,给她个妈妈吧!那么漂亮的女孩儿,她不应该有疼爱她的妈妈吗?

    很久以前,真的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蓝越不自觉的扬起一抹笑容,他记得她很喜欢笑,唯独委屈的那次,却刻在他心里了,如果能更深刻得记着她的笑容和笑声,是不是回忆能美好些?

    “蓝总?”

    方晶不解的叫了第二声。她是第一次见蓝总失神,对着窗户傻笑。

    “嗯。”

    那边又恢复了往日的温和,应了她。

    “我是问,要不要顺便查查沈局长的助理,也许这个顾嫣然和那边有特殊的关系。”

    “查。”蓝越简单得回答“所有和她有关的资料,全部都要查。”

    “我明白!”

    虽然当时自己说了那种话,但是回想起来方晶还是觉得蓝越阻止的有必要。沈家在S市是一大家族,在京里的威望也大很,沈廷焯虽然只是个副局长,但是凭借着他的家世和能力定然前途无限,以后百业集团多有仰赖,查查顾嫣然绝对没错。

    问题是蓝总的态度,却似乎,很奇怪啊!

    “你回公司,我要单独去趟永宁。”

    车停后,蓝越下车吩咐过方晶,坐进驾驶室。

    “蓝总路上小心。”

    方晶叮嘱一声,看着他开着走了。每次回来,他都要去永宁墓区看那个人……

    嫣然呆在客服部,是完全不知道洗手间里同事在谈论她。

    正忙着录客户名单,客服部响起皮鞋落地的清脆响动,嫣然忙抬起头摆上职业化的笑容,却瞬间凝滞在脸上,垂眸调整了到冰冷的表情。

    “您好,请问需要什么帮助?”

    她公事公办得把双手放在胸前的桌子上。

    她抬头的瞬间林逸轩竟是愣住了,心中竟晃过奇异的感觉。垂眸凝视着嫣然那没有戴过分眼镜的小脸儿,干净清新,淡粉色的妆容如同桃花映脸,分外的美丽。

    从前,他怎么就没觉得她漂亮呢?只可怜了曼桢……他想起她苍白得梨花带雨的可怜面庞,心中很疼。

    “出来,我们谈谈。”

    林逸轩不想多看嫣然一眼,转身往出走,还是那种生冷命令的方式。

    嫣然在他背后暗自咬紧嘴唇,通红着眼眶生硬的咽下去泪水,才能平静得说“林先生,我现在在上班。”

    林逸轩高俊的背影一顿,转身过来自上而下打量着嫣然,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拒绝过他,任何事情!

    “谁教你的,沈廷焯?”

    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什么?嫣然略有不解,她只知自己是第一次拒绝林逸轩,这也许让他不舒服,但他看她的表情,是要让她心碎!便不做回答,低头继续忙碌自己的工作。

    看出嫣然不准备听话,而他也确实不希望和她多磨叽,回身走到她对面拉出沙发坐下,单手搭在沙发扶手上。定定得看着她柔软的侧脸半响,放缓语气说“嫣然,我听说,你和沈廷焯结婚了。”

    他叫她嫣然?真奇怪。嫣然苦笑着,从小,他不是一直叫她然然的吗?现在,是她不配了吧?

    抬起头职业性的笑着回答“林先生,现在是我的上班时间,公司不允许谈论私事。”

    嫣然的手不自觉的握紧放在抽屉里的电话,有个瞬间,她想打出去给沈廷焯。

    林逸轩脸色一变,漂亮得桃花眼骤然阴沉下来,他向前坐一点靠近嫣然,压低声音问道“做了丑事就不愿意承认吗?”

    “林逸轩!”

    嫣然猛地抬起头,想不到逸轩哥居然说这种话,而且是说她!那个永远温柔体贴的逸轩哥,怎么会用这样恶毒的语言伤害她?

    “你到底什么意思?”

    嫣然真的不知道,是她太傻不能理解,还是她在他眼里原本就是那种不堪的女人!

    “不知道?”

    林逸轩冷笑着“为了报复曼桢和我,所以千方百计得勾引沈廷焯嫁给他,是吗?嫣然,我真没想到,曾经简单的你,会一步步变成今天这样!”

    报复?勾引?简直可笑!她为什么要报复?就算是她主动勾引过沈廷焯,那也不过是为了让他救爸爸,她根本就没想过嫁给他!可是显然,这些话和林逸轩说是没用的,他到这儿来,就是已经相信了他所说的那些所谓的事实!

    “林逸轩,我很想知道,你这些臆想从何而来?”

    她不自觉站起来,本能得想立刻逃离这里,至于林逸轩的答案,根本没必要听!因为,他只相信杨曼桢!

    “这不是臆想,而是事实!”

    林逸轩一字一顿的道,每一个字都敲击在嫣然的心口,疼的她浑身无力,几乎只有轻喘得份儿。

    “你认为曼桢抢走我,就千方百计得夺走她心爱的男人!可是然然,你幸福吗?嫁给沈廷焯,害得曼桢心碎,你就胜利了吗?”

    杨曼桢喜欢沈廷焯?嫣然从来不知道。她和杨曼桢都是收养的女儿,她待她比欣然对她都要好。

    但她和杨曼桢不同,她从小有林慕轩和林逸轩兄弟宠着,无论遇到任何困难都很乐观。杨曼桢被收养到杨家的时候已经十来岁了,她母亲是杨家老爷在外面的女人,从小受了许多苦,所以多愁善感,不喜欢与人接触。所以嫣然和林慕轩林逸轩在一起的时候,总喜欢喊她同去,她也只是跟在他们身后,默默的笑。

    从小到大,慕轩哥最护着她,逸轩哥最宠爱她。嫣然在他们兄弟中喜欢上了逸轩,因为慕轩哥总是说她小丑,逸轩哥却从来不说,她也以为逸轩哥是喜欢她的。

    可是不知从何时起,她发现逸轩哥越来越喜欢和杨曼桢在一起,护着的人,宠着的人再也不是她而是杨曼桢。幼稚的嫣然就去问杨曼桢她是不是喜欢逸轩哥逸轩哥又是不是喜欢她,她想如果这样,她就退出。

    杨曼桢那时说“然然,我有喜欢的人,但不是林逸轩。”

    她高高兴兴得走了。第二天,逸轩哥却突然找她,问她为什么跑到杨家去闹事,害得杨曼桢挨打。

    嫣然懵了,完全不晓得如何解释。从那以后,无论她做什么,逸轩哥都再也看不到她。再后来,杨曼桢几乎被襁爆,接着出车祸,害得大哥逃到异乡,他们之间越来越远,远到,她已经明白走不回去。

    自始自终,嫣然从来不明白,为什么杨曼桢会告诉她她喜欢的不是逸轩哥,原来,她心里爱着的人居然是沈廷焯。

    那沈廷焯呢,他又怎样?是不是全世界都只喜欢曼桢那样,她不能理解的女人?

    嫣然的心乱了,沈廷焯,你到底有多少女人!为什么好像你的世界对我永远都是陌生的,明明以为走的那么近,却总是突然间发现,我们其实很远?

    “然然……你怎么那么傻?”

    林逸轩以为嫣然慌乱的神情就是承认,本来悬着的心竟那么失落,他失望得唤她的名字,摇了摇头,疏朗的脸上表情很难受,他扶住嫣然的肩,体贴得说“现在还来得及,只要你愿意和沈廷焯离婚,逸轩哥愿意重新看待你,好吗?”

    他的手指敷在她肩上,嫣然只觉得一片冰凉。离婚,重新看待,为什么林逸轩的话她越来越无法理解?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然然!你不要执迷不悟,你并不爱沈廷焯,嫁给他你不会幸福的!既然如此,何必拿自己的人生和曼桢赌气?你不知道,得知你和沈廷焯结婚的消息,曼桢的心都碎了,她虽然很痛苦不能嫁给所爱的男人,但她难受却是为了你,她一直在自责,觉得自己没有对你说清楚,让你误会……”

    “逸轩哥!”嫣然打断了林逸轩的话,抬眼认真的对视着林逸轩,一字一顿得说“我已经怀了沈廷焯的孩子。”

    所以,不必再说。

    这个消息,显然令林逸轩意外。

    他扶着她肩的手立刻放开,好像她的身体有多脏似的。脸也瞬间变得冷酷,他紧迫得盯着嫣然,好像希望她突然说她其实是骗他的。

    嫣然觉得很可笑,真的。若是从前她肯定会被这样的林逸轩吓得难过,但是现在竟然不会了。也许,她确实能放开了。

    “逸轩哥,我已经怀了沈廷焯得孩子。我们很幸福。如果你想祝福我们,我谢谢你,但是离婚,我做不到。”

    “孩子……”林逸轩茫然得重复着,眼神渐渐恢复清明,他严肃得再次握紧她的肩膀说“孩子没关系,你可以打掉。你放心然然,逸轩哥不会介意。然然,我知道从小你就喜欢我,是逸轩哥不该对你那么冷淡。但是,只要你肯和沈廷焯离婚,逸轩哥答应你,至少会像从前那样待你,也会试着接受你,好吗?”

    “哈!”

    嫣然差点笑出来。这是什么意思,为了让他爱着的女人和别的男人结婚,所以要牺牲掉自己的幸福吗?她从来不知道爱情可以用来做交换,更不知道林逸轩居然是这么伟大,这么无私的男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