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前夫夜敲门:司长,别这样 > 正文 第32章 疼死活该
    “我,我没有看!”

    怒吼的嫣然被沈廷焯抱下车,她蹬着两条腿挣扎着叫“沈廷焯,你放我下来!”

    “再闹!”

    沈廷焯脸上一沉“再闹掉下去摔到孩子怎么办?还是你想整个小区都看到我们……然后一起胡思乱想?”

    “沈廷焯你不要脸!”

    嫣然气鼓鼓的瞪着他,但实在不舒服,只好把头埋进他的胸膛里,郁闷的脑袋发晕。

    下了电梯,沈廷焯上前按门铃,嫣然正纳闷着难道有人在他们家里,门呼扇着打开,周嫂的脸从里面露出来。

    “先生小姐回来啦!”说着忙让开路,满脸欣慰得看着沈廷焯把嫣然抱进来放在沙发上。

    “周嫂!”

    嫣然忙站起来冲到周嫂身边,被她半路拦截住一阵喃怪“哎呦呦我的小祖宗大小姐,可不许这么蹦蹦跳跳的乱跑,你现在是有身子的人,怎么还能和从前似的,快快快,坐下……坐下啊!”

    把嫣然小心翼翼得拉到沙发上坐下。

    “周嫂,饭做好了吧?”

    沈廷焯一边往卧室走一边问,周嫂忙回话“哎哎,先生,刚刚好,还新鲜着呢,我这就盛饭去!”

    说着就赶紧去厨房,嫣然对着沈廷焯得背影鼓了鼓嘴巴,心底暗暗骂他资本家后,跟着周嫂进了厨房。

    “周嫂,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大小姐,快出去,厨房呛人!”

    周嫂端着菜把嫣然撵出去,却笑米米得回答“我是去看你,正好遇到沈先生的助理许先生,说你现在住在这儿,也说正巧沈先生要找人做事,我是顾家的老人儿,晓得大小姐的生活习惯,就请我过来做事!”

    原来是沈廷焯让周嫂来,没想到,他还这么用心。嫣然低头幸福得笑着,全被周嫂看在眼里。

    “沈先生真是好人哦!说是大小姐怀孕,最需要贴心的人照顾,就一定让我来。还让我做钟点工,那边的主家也没必要推掉呦!”接着又说“沈先生真是细心哦!家里搞来人参鹿茸的嘱咐我做给大小姐,还问我会不会做,我哪个能不会?就是大小姐爱不爱的问题喽!不过沈先生这么上心,大小姐肯定喜欢呦……”

    周嫂唠唠叨叨的,家里顿时飘满了周嫂做饭的香气和她夹杂着川味儿的侬语,嫣然只觉得,她又回到从前的日子,即使忧虑,也那么微不足道……

    “不去换衣服?”

    不知何时沈廷焯站在她背后,磁性的声音贴在她耳边。嫣然面上仍旧不自觉的红了红,轻轻错开身,含着笑进卧室。

    很快换了家居服出来,开门却是沈廷焯站在门口,她微微一愣,想起这扇门是毛玻璃的,在外面看里面,虽然模糊,却也算清楚,顿时羞红了脸,佯装着生气问他“你一直站在门口偷窥我?”

    “偷窥?”沈廷焯失笑,双臂缠在胸前大言不惭得道“看自己的老婆,天经地义!”

    “你!”嫣然咬着嘴唇蹦出两个字“流氓!”半响,气哼哼得加重语气“流氓!”

    “然然喜欢的……”沈廷焯从她身后环住她柔软的身子,含着她的耳朵无限暧昧的问“不就是流氓吗……”

    “沈廷焯,我告诫你。”

    吃过饭送走周嫂,嫣然洗了澡跪坐在床上和沈廷焯面对面得严肃声明“你不许再勾引我,否则,孩子如果出问题,就是你的错误!”她竖起纤细的食指。

    沈廷焯满脸可怜的无辜,眨眨眼睛问嫣然“勾引老婆,不是丈夫的职责吗?”

    嫣然翻了翻白眼。

    沈廷焯继续问“而且,我哪有勾引你,明明是你自制力太差……”

    嫣然瞪起圆圆的大眼睛。

    沈廷焯立刻调笑得笑着靠近嫣然“老公我就喜欢你这小样儿!”

    一副轻佻到极点的纨绔相却偏偏帅的一塌糊涂,嫣然几乎吐血而亡,被沈廷焯抱在怀里无力得说“医生不是告诉过你,不许的吗……”他的手指,已经突破睡裙向她优美的脊背滑去。

    “嗯……不会的……”

    沈廷焯心猿意马得回答,俯身将嫣然纷嫩得唇含入口中……

    吻到嫣然气喘连连,她身体如同剥了壳的荔枝般柔软得团在他怀中,任他索取。沈廷焯喉咙里滚动过灼热的气息,将她胸前得饱满包裹在手心里,在诱人的锁骨上不断厮磨着,久久得,两团柔软都被他揉的发热,情迷意乱的人儿也早已顾不得许多,在他灵活手指的逗下不断颤抖着,口中混乱得呢喃着他的名字。

    “焯……呜呜……焯……要,哈……”

    “要什么?”

    沈廷焯清晰的附在她耳边问道,深沉的双眸里夹杂着调笑。嫣然迷蒙的望着他,热腾腾的脸儿已经通红得如同熟透的苹果,她咬着嘴唇不肯回答,沈廷焯的唇再次压下去,强行分开她的唇瓣,再次贪婪的吸起她口中的津液,滑向沟壑间的柔软湿润。

    早已瘫软的身体湿漉漉得不成样子,沈廷焯暗自笑着,恶作剧般得含住她胸前。

    “嗯啊……”

    热情的一声呼唤后,一叠声得求饶“别……呜呜,不……要……不……呜呜呜!”

    是沈廷焯用手指轻轻弹动着,她柔软的腰身躲避却不自主得配合着,再次溢出了泪水。

    “别……呜呜呜,别欺负……欺负……”她躲闪着,却突然感觉到他的手指突破阻碍,进入到幽深之中。

    “你!”她惊得睁开眼睛,却随着沈廷焯骤然加紧的动作情迷意乱,无助的两只小手紧紧裹着沈廷焯的脖子,瘫软的身体任由他探索索取,楚楚可怜的小模样眼角爆出的泪花激起沈廷焯强烈的占有欲得同时却不得不强忍着,只有用吻进行肆意得掠夺。

    “嗯……哼……”

    长吸一口气,随着热流溢出,嫣然在沈廷焯怀里满足得战栗着,眼泪顺镇眼角沾湿了沈廷焯的胸膛。

    半响,她突然强撑着坐起来,侧身朝着床上胆战心惊得寻找着。沈廷焯一时不解,沙哑着问她“怎么了?”

    “我……”她无助得回头看着他“我觉得,好热……”孩子流产征兆的时候,她就有这种热乎乎的感觉,真怕是……

    “傻瓜。”沈廷焯疼惜得刮了下她的小鼻子“这样是不会的!”

    “额……哦!”嫣然尴尬得不敢直面回答,爬起来,却听到沈廷焯痛呼着“哦!”

    “你怎么了?”她急忙翻身回来。

    “疼……”

    沈廷焯可怜巴巴得望着嫣然,眉头眼睛鼻子都皱起来,那样子看起来痛苦极了!

    “哪儿疼?”

    嫣然也顾不得穿衣裳爬回沈廷焯身边,急得小脸儿都有几分苍白,可看来看去,沈廷焯浑身上下好好儿的,没红没肿的,难道是内脏的问题?

    沈廷焯眼睛无力得耷拉着,性感的薄唇微张,气若游丝,突然看起来简直立刻要死去般的,嫣然顿时一阵揪心,沈廷焯有什么病,她怎么完全不知道呢?他握住她的手,好像准备交代后事似的,拉着她一点点靠近他的肚子。

    “肚子疼?”

    疼到脸都发白的程度?

    沈廷焯摇了摇头,拉着嫣然的手一路向下,突然顶住手心的灼热物体吓得嫣然慌忙抽手,却哪里还能逃脱沈廷焯的手臂,他满脸委屈得把她的小手压在上面沙哑着声音说“这儿好疼,要疼死了……”

    “疼死活该,流氓!”

    看他那半死不活的样子嫣然就知道她上当了,手狠狠得抽开,不仅没有逃掉反而拨弄着那儿动了下,沈廷焯脸色却果真变得涨红青紫,嫣然顿时有点犹豫,难道是他的那儿,出问题了?

    难怪刚刚都到了,却反而用手指……

    嫣然正胡思乱想着,沈廷焯已经握着她的小手恢复原位,甚至轻轻上下挪动,她慌忙躲闪,结结巴巴得问“要不,我带你上医院看看?”

    “不去!”

    小丫头你懂不懂点情趣啊!沈廷焯暗自哀嚎,继续装死道“医院不行……除了你,没能救我……”说着竟然还做出泫然欲涕的表情,哀求得望着嫣然“难道你要见死不救吗?我可是你老公!”

    最后一句已经咬牙切齿,顾嫣然你是爽了,憋死我呀!

    “那要不,你去浴室吧?”

    听他生龙活虎的口气,嫣然倒是不担心,干脆继续演下去。

    “去浴室做什么?洗澡没用的!”

    嫣然笑米米的小手狠狠掐下去。

    “嗷!”

    沈廷焯哀嚎着甩开她的小手,瞪着眼睛不可思议得看着刚刚还满脸矜持担忧的嫣然现在满脸报仇雪恨的表情,她说“去浴室冲个凉,压压火儿呀!”

    说着她跳起来准备下床,怎料沈廷焯虽然被掐却越战越勇,扑过来把她抱进怀里,整个人都压上来,大手朝着她最为敏感的地方攻击而去,刚刚潮湿过的身体完全禁不起逗,只悠长落了个吻变已失控,她难受得小手抓住沈廷焯的手臂,无辜而可怜得望着他“你,你到底……”

    “小东西,想舒服吗?”沈廷焯压在她身上危险的眯着眼睛问。

    “唔……”她可怜的应着,知道想要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果然沈廷焯牵引着她的手向下移去“乖……先让老公舒服……否则,老公也没力气让你舒服了……”

    嫣然仰起头欲哭无泪,上了贼船上了贼船啊!她从来都没有做过那种事情好不好!

    “然然……”沈廷焯耐心得劝降道“我说过,老公的职责就是……勾引你啊!”

    次日嫣然醒来已经是九点多钟,慌忙起身,才想到她是上下午班,还不着急。沈廷焯早上班去了,床头柜上留了张卡片,写着“早点在桌上,午饭周嫂做。下午阿辉送你上班。”虽然只是简短的交代,像他那个人般的不喜多言,嫣然看着,却有股温热的气息流转在心口间。

    她懒懒得起身洗漱,浴室里特地买来的一家三口的牙杯上架着挤了牙膏的牙刷,有点儿干了,嫣然拿起来对着镜子好笑的刷着。里面的女人脸颊嫣红,裸露在外面的肌肤还留着暧昧的痕迹,想起昨晚最后沈廷焯竟然勾引她做那种事儿……嫣然忙垂下头,不敢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