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前夫夜敲门:司长,别这样 > 正文 第31章 你准是个特别虚荣的人
    医院是乳白色瓷砖地面,倒映着人影,沈廷焯在门口蹲下去,有片看起来新鲜的污渍,他用手指粘着放在鼻端闻了闻,似乎只是普通的药水。可他分明听到有东西破碎的声音……难道是他多心?

    沈廷焯关门回到病房,走廊上一道纤细的身影闪出来,望着刚刚关上的门。

    次日嫣然是被沈廷焯唤醒的,已经约好医生做检查,所以八点钟就收拾完毕。一早晨的检查里沈廷焯异常忙碌,做过B超后他把昨天从超市买来的小零食给嫣然吃下去些,到中午检查完毕后,医生看过,告诉他们危险期过去,让他们时刻注意,就允许嫣然出院了。

    他们开车直接到市中心,沈廷焯带着嫣然吃过饭,在车上问她“去哪儿?”

    嫣然歪着脑袋想了想,问他“确定是你买单?”

    “废话!”

    沈廷焯无奈的敲了敲她的脑袋。

    “那,春天百货吧!”

    嫣然一副要狠狠宰你的模样,倒令沈廷焯有些失笑。

    S市春天百货的女装偏向中档和中高档,冬装里两三千倒还常见,夏装秋装就很少了。比起她从前那些动辄上万的服装,实在是太过普通。那儿的消费者多数是中产阶级,夏装也就在三百到八百间,是绝对符合沈廷焯收入状况的消费场所。

    沈廷焯猜测,嫣然知道那儿,大约也是做过导购的缘故。

    并非他看不起顾家,顾家是S市的头等商人,但真正顾家花钱的只有顾欣然和刘雪莲两个,据他了解,嫣然穿的衣裳都是顾欣然剩下的,或者干脆就是街摊货。他又想起她那双开口的球鞋……笑着被嫣然拉进电梯里。

    “三楼是少女装……二楼是淑女装……”她迟疑着应该到几层。

    沈廷焯已经按下三层了,他记得她还只是个被迫退学的大学生!

    “哎?其实我已经……”

    嫣然被沈廷焯拉下电梯,只好耸耸肩。

    花了半下午的时间,嫣然从三层逛到二层,沈廷焯只跟着她在身后逛,就知道果然他推测得正确,自始自终,嫣然只要翻开标签就会皱巴小脸儿,明明喜欢的衣裳也能毫不犹豫放下来拉着他走,显然根本不习惯这种价格。要么就是穿惯了太高档的,要么就是对价格咂舌不忍。

    到打折区,她倒是找了几件给他看,沈廷焯一律只摇头,逛了一半嫣然就不肯再逛下去,气鼓鼓得说“算了算了,都看不上,我们去……”

    “走吧。”

    沈廷焯没等她说完话冷淡得应了声,嫣然在他身后横眉竖眼得挤鼻子。小气鬼,明明说好买单的,这会儿又心疼!

    可沈廷焯并不是走出商场,而是扯着她的胳膊再次上了电梯。还是三层,他拉着她一路走,到了嫣然看过衣裳的几家,就告诉导购“她穿的号码,拿一件。”

    “不用试试吗?”

    导购好心问,嫣然正要张口的时候准是沈廷焯打断说“不用,直接开票。”

    “我要试试好不好看的!”嫣然低声扯着沈廷焯的胳膊,他低头看看她,笑米米的道“我老婆穿什么都好看!”

    顿时羡煞旁人,买衣服倒是其次,不知被人家夸了几次好老公!

    “沈廷焯,你准是个特别虚荣的人!”

    坐在车上,嫣然捏着在商场里买的巧克力吃着。后面堆着四五个袋子,放的全是他强迫买的几件衣裳。

    沈廷焯盯着红灯,没说话。嫣然仍自顾自得道“你就是喜欢人家夸你好老公,所以才给我买这么多衣裳,是不是?”

    她歪着脑袋问他。红灯变了绿灯,沈廷焯继续开车,瞥她一眼反问“那你觉得呢?我好吗?”

    “额……”嫣然觉得这个问题挺让人脸红。

    这两天的沈廷焯和从前不一样,虽然还是霸道但好像更可爱更容易亲近些,大概,这才是真正的沈廷焯吧?她点了点头拽拽得回答“还凑合吧,一般般好啦!”

    “这样?”

    沈廷焯淡淡得反问。嫣然只笑不答,车突然停下,急刹车令嫣然撞在椅子上。

    抬头四顾,还没反应过来,身侧的车门已经拉开,沈廷焯站在下面命令她“下来!”

    不会,生气了吧?嫣然放下巧克力看看沈廷焯,平静的脸上诡异莫测,她心底有些慌乱,竟然是听话的下来了。

    沈廷焯伸出手拉住她的手,关上车门带着她上了几层阶梯到一家店外。嫣然才注意到是家胸衣店,惊讶之余已经被沈廷焯拉进店里。

    “欢迎光临!”

    导购一见沈廷焯,立刻笑米米得迎上来,满脸得花痴。

    沈廷焯视若罔闻,拉出藏在背后的嫣然把她郑重其事的摆在人家面前。那导购顿时满脸不高兴,好像嫣然抢了她什么似的。

    沈廷焯说“她怀孕快四个月了,替她挑几套文胸短裤。”

    嫣然目瞪口呆看着沈廷焯一副坦然的模样,他也实在太,坦诚了吧……

    “那这边请,看看我们特地为孕妇制作的几款吧!”

    导购倒是司空见惯似的,冷淡得白了嫣然一眼,带着他们一起去看。

    嫣然也只好厚着脸皮跟在沈廷焯身后,觉得这家店空调特别不好,否则,她的脸为什么那么热?导购也不好,纯粹的花痴!不就是长得好看点吗?至于吗至于吗!

    “这款呢比较简单……”

    导购拿起一款最普通的介绍,沈廷焯摇摇头,指着件黑色蕾丝得说“让她试试这个!”

    “啊,是是,男士都比较喜欢这种,先生很有情趣呢!”

    对于导购的灵活应变,嫣然只觉得脑袋前面掉下无数黑线……请问,什么叫做男士都喜欢?什么叫做,情趣?

    “还有这个。”沈廷焯指着可爱的一款红色底面小圆点的,顺手拿起配套的短裤放在嫣然面前,大言不惭得说“我就知道你喜欢这种幼稚款。”

    “沈廷焯!”

    嫣然忍无可忍得从牙缝里挤出这三个字。

    沈廷焯却是眉端一挑,附耳到她侧面“你不是说我喜欢听人家说我是老公吗?今儿我要听够了才行……”悠长的声调中他把嫣然拉到近前,薄唇扫过她的耳垂,嫣然竟是浑身一阵酥麻……

    “我……”她红着脸红着眼睛,气得咬嘴唇。沈廷焯修长的手指压在上面,笑的愈发花枝乱颤令人神魂颠倒的,轻声道“乖,先去试试!”转身就吩咐导购“全部要70D的,她得穿D杯了。”

    啊!嫣然觉得自己的脸可以煎鸡蛋了!

    “先生可真是细心的人!”

    导购已经从花痴演变为嫉妒,本来就冒着桃心的眼睛里对嫣然迸射出杀人的火化!

    好容易从那家店出来,嫣然已经疲惫不堪,坐在车上幽怨得白着沈廷焯。如果不是因为他,她的小心灵也不会饱受折磨。

    “现在……觉得我好吗?”

    红灯停下,沈廷焯一只手放在嫣然腿上,唇角勾着笑容问她。

    前方车窗上映着他的脸,嫣然错觉的他脑袋上面长了两只红色的耳朵,说着话的时候,正前后摇摆着,煞是得意。鼓着嘴巴拍掉他磨在他腿上的手,气鼓鼓得说“不好,很不好!简直就是流氓!”

    居然带着她去胸衣店,居然在胸衣店说那种话,居然临走前还买了那种丢人的短裤给她,她发誓绝对不会穿!

    沈廷焯低声嗤笑,手指缓缓滑过她的腿想着深沉的沟壑进攻,嫣然慌忙夹住双腿,沈廷焯的呼吸竟扑打在她耳边,细密的声音以诱人的声线传入她的耳朵“别急……夹这么紧,会断的……”

    “沈廷焯!”

    嫣然羞红着脸抬起头,他长指插入她长发里,顺势吻住她的唇。舌尖熟练的寻找着她口腔的内壁,缓缓舔其中的津液。

    “唔……啊……”

    在紧密得吻中嫣然难耐得轻喘着,眼前的车影和沈廷焯渐渐模糊到白色的意境里,身体瞬间被沈廷焯点燃,呼吸也越来越难以自控,瘫软如水,只一双小手无意识得抓着沈廷焯的衣袖,异常紧实。

    “嗯……哈……唔嗯……”

    倒在沈廷焯怀里,彼此的融合间不断有声音渗透出来,沈廷焯埋藏在湿润中的手指越来越快,快到嫣然已经彻底失控的地步,他将她的小手按在那灼热上,带着她上下移动着,嫣然羞愧的躲闪着,每次都因为无力被他抓回去,一轻一重刺激的沈廷焯浑身燥热,狠狠的汲取着她的津液湿润干燥的喉咙……

    “嘟嘟!”

    “嘟嘟嘟嘟嘟嘟!”

    暴躁的汽车鸣笛加上过于闪耀的灯光,嫣然瞬间清醒过来,慌忙坐直,一股热流顺着两条腿溢出来,她急得手足无措。沈廷焯亦是骤然清醒,却瞥到嫣然满脸惊慌失措的小可怜表情,沉稳得递上块手帕纸。

    嫣然一看,平静下的小脸儿再次烧红,一把抓过来,却只偷偷看他。

    沈廷焯轻笑,发动车子平稳的开出去,从后视镜里暗自窥探着她匆匆忙忙收拾自己,几乎笑出声音。

    “没想到,这么快就……”

    他突然说,嫣然顿时羞的连脖子都红透了,瞪着眼睛强硬得问他“就怎么啦?沈廷焯,又不是我一个人,你,你……”

    她移到他那个地方,貌似,没有丝毫缓解啊……小脸儿上顿时浮现出狡猾的笑容,还没来得及张口,就听到沈廷焯坦然自若得回答“这么快就到家啊!”说着满脸无辜得望着一脸惊讶的嫣然。

    “怎么,你想到的,不是这个?”

    “我……我当然是想到……”

    “哦!我明白了!”沈廷焯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道“原来小丫头满脑子想的竟然都是那种事儿……”

    “什么事儿……沈廷焯你别胡说,我可没有!”

    嫣然又气又恼,简直要被沈廷焯逼到抓狂的地步。

    “那你总盯着人家那儿看……做什么?”

    沈廷焯无辜的顺着她的目光看向他某个地方,涎皮赖脸握着嫣然的下颌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