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前夫夜敲门:司长,别这样 > 正文 第29章 别占我便宜
    “你要多注意孕妇的情况,必须每个月来做产检。夫妻生活也要小心,尤其是头三个月,是最危险的时期!”

    “是。”

    沈廷焯脸色未变。

    “科学孕育得话,危险性会大大降低,顺产也是有可能的。如果有更好的医疗条件,你们可以选择到省医院或者找其他专家进行一次会诊,应该会有更好的解决方案。但是无论如何,要保证孕妇的心情舒畅,她不能再受刺激了!”

    “我明白。”

    沈廷焯站起来,脸色没有丝毫缓和,收起B超单,沉重得走在走廊上,好像那脚步声都比往常重了……

    病房里传来轻柔的笑声。

    “就是这么着?”

    她歪着头问林慕轩。

    “当然!”林慕轩脑袋一甩“也不看你慕轩哥是谁!”

    嫣然听着又笑起来,手里的勺子跟着一抖一抖像个孩子在跳跃般的,沈廷焯得目光随着那勺子向下,闭上眼睛别开脸,觉得那笑声是越来越远了。

    她该是很久都没有这么笑过,对她,命运似乎向来不公平。

    沈廷焯打开门,嫣然便立刻不再笑了,略迟疑了下就低头开始吃粥。林慕轩对他回来有点儿不高兴,悻悻的坐在原地,压根儿没动的意思。天色已经晚了,识相点儿走开才是对的,沈廷焯沉脸看向林慕轩。

    “然然,好吃吧?”

    林慕轩一副垂涎欲滴的样子望着嫣然手里的粥。

    “好吃!”嫣然点了点头盛起一勺子突然又抬头,轻声问“慕轩哥还没吃吗?”

    “没有啊!”

    林慕轩拍着腿,脸上写着你才发现啊!搞得嫣然顿时有点抱歉,林慕轩旋即笑了“看你,傻样儿!”说着顺手揉乱她的头发。嫣然瞟了眼沈廷焯,笑容有些别扭了。林慕轩心底发凉,照旧那么满不在乎得笑着“你是吃够了,你慕轩哥还饿着呢!现在要去补充体力,免得下次抱不动你!”

    说着就兀自哈哈大笑起来,嫣然听着已经红了脸儿,想起那会儿是她要他带她走,连同耳根都红透了,再瞥到沈廷焯的目光,她真希望自己立马变成空气消失!

    “你,快去吧!”

    她恨恨得道,总觉得林慕轩是故意的。故意气沈廷焯也就罢了,等他不在,倒霉的总是她。

    不过沈廷焯那种男人,气死他才好!嫣然心底骂着,委屈又涌上来,已经恢复了纷嫩的小嘴巴不自觉的嘟起来,气鼓鼓的模样颇惹人心疼。沈廷焯阴沉的脸松缓几分,侧过林慕轩到她身边坐下,就那么看着她。

    “还在生气?”

    “没有!”嫣然白他一眼,低头呼啦啦的喝着粥。沈廷焯也没再多问,歪着头看着她喝,心情大好的样子。

    嫣然心下纳闷儿,抬起头才发现林慕轩不知何时悄然得走了。她有些感伤,慕轩哥是明白她的处境,故意找借口离开。那些年,她真不该自私得占有着慕轩哥,否则这会儿,也许他已经有了爱人……

    想着那些,喝的不小心,一块肉卡在嗓子里,嫣然呛得咳了两声,竟出不来,咳嗽得更厉害,整张小脸儿都通红。

    “怎么了?”

    沈廷焯拍着她的背拧着眉问。

    “呛……咳咳,呛住!”她无助得指着喉咙,可怜的小模样差点把担忧的沈廷焯气死,看她简直喘不上气,沈廷焯心下一急站起来掐住她的嘴巴凑上嘴唇,嫣然脸色突变伸出手就去推,被他握住收在下面,唇已经准确无误的贴上去。嫣然气得直扭,卡的更难受,脸儿涨的通红时,一股奇异的香气窜进来,喉咙里的肉块好像噗通一下,就窜出来。

    沈廷焯一把推开她,嫣然倒在床上,看着沈廷焯对着痰盂一阵呸呸得吐。

    起身后还嫌恶得瞪着嫣然嘀咕“脏死了!”

    “脏?”

    嫣然气得瞪大眼睛“脏你不要亲我呀,我还说你占我便宜呢!”

    “好像谁愿意占似的。”

    沈廷焯白了她一眼,拿起桌上的粥塞进嫣然手里,冷着脸说“也正好,现在你我都脏,不用彼此嫌弃了!”

    “什么要我们都脏?沈廷焯你搞搞清楚,是你在外面乱搞,我可没你那么好的闲情逸致!”

    “我乱搞?”沈廷焯轻笑“那你呢顾嫣然?你跟林慕轩算什么?抱就算了,还拉手说笑话,又是扮老公又是买粥的,连跟我离婚嫁给人家这种厚脸皮的话都说,我不计较是我宽宏大量,你居然敢说我?”

    一桩桩一件件的说出来,好像真的是她比较过分。可是,明明是他抱着人家,而且,还说那种话!

    “我!”嫣然气结得嚼着舌,半响才接上说“我和慕轩哥从小一块儿长大,我们青梅竹马,所以两小无猜!才不像你,谁知道从哪儿搞来的女人。”

    “怪了……许你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就不许我有?”

    他邪气得笑着看她,顿时整件事情看起来就非常不严肃。

    嫣然歪着头想了想,才回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会说,说那种话?本来不想出现,怕给你惹麻烦,怕我知道……”

    “听得还挺清楚?”

    沈廷焯笑话她。嫣然顿时脸红了,堵着气说“我有权听清楚!而且,还叫什么廷焯,廷焯,哼!”

    沈廷焯听着嗤笑出来,看着她那副吃味的小样子,心里那块柔软的地方像是被水滋润了般的,伸出手捏住她瘦瘦的小脸儿摇着,迷醉的声音附耳道“喜欢的话……你也叫啊……也可以更亲密点,比如……焯……”无限悠长的声调,令嫣然的脸再次燃烧起来,她窘得一把推开沈廷焯的头,把脸别开。

    “哈哈……”沈廷焯心情大好的哈哈大笑,坐下来又忍不住捏她的脸,说“瘦得像只猴子,以后要多吃点。”

    “不用你管!”嫣然哼哼着说“你去管你家亲梅竹马去,你去跟人家亲热抱着去,我自己管自己!”

    “怎么,嫉妒了?还是单纯的羡慕别的女人能躺在我怀里?”

    “沈廷焯,你丫的不要脸!”

    嫣然骂完就脸红了,她,还真没爆粗口过,绝对是被沈廷焯的自恋给逼得!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臭不要脸的男人!

    “呦呦,可不许乱说,小心我儿子学他妈妈一样!”

    听到他说这些,嫣然顿时委屈起来,想起她那么无助得打电话给他他却不接,想起他居然在医院抱着别的女人……眼泪不知什么时候,就溢出来了。

    梨花带雨实在惹人心疼,沈廷焯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起身把她抱在怀里,轻轻揉着她的胳膊,低声哄她“好了好了,是我的错,我不该陪别人,不该让人家抱,更不该让人家叫我廷焯。以后这些都是你的,行吗?”

    他向来以为,自己是不会哄女人的。

    果真嫣然红着眼眶生气的意思瞪着他看“呸呸,谁稀罕你!沈廷焯我告诉你,不是全世界只有你在乎孩子!我也在乎!可是孩子出事儿的时候,你在哪儿,在哪儿!我给你打了两个电话,你都没有接,如果不是慕轩哥,我就晕倒在大街上没人管了,你知不知道!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去工作?我生了孩子,你们沈家不要我,我就是想到时候能赚点钱,给孩子买点东西……留个纪念,也好……”

    委屈的泪水,打湿了沈廷焯的手背,他把她抱得很紧,紧得有些不可思议。只因为除了这样,他不知道如何回应她的不安!

    不知怎样在沈廷焯怀里睡着了,是从未有过的安心睡眠。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九点多钟,沈廷焯不知去向,想起今天是下午班,嫣然松了口气起身洗漱。

    沈廷焯提着东西进来,一眼就看到空荡荡整整齐齐得床铺,心底顿时被人抽走般慌了下,难道昨晚还是没有解释清楚?放下东西出去,走廊里人来人往,密集得人影中偏偏没有她的,还那么虚弱,她到底跑到哪儿?

    “嫣然!”

    他叫了声,没有回应,就更着急。

    “顾嫣然!”

    隐隐得含了怒气,就算要走,病好了再走总可以吧!该死的女人,不想要命了是不是!

    在洗手间里明明听到有人进来的声音,出来却不见了。嫣然正纳闷着,走廊里传来沈廷焯的怒吼。

    “顾嫣然!”

    额,她扶着门走出去,沈廷焯从人群里抓住个背影猛地扭过来,那孕妇吓得顿时脸儿都白了,失声喊着“你,你干什么,老公,老公!有人抢劫啊!”

    医生室里立刻闯出个彪形大汉冲到女人身边一把推开沈廷焯,连林慕轩都奈何不了的沈廷焯竟然向后退了半步,孤独无力得背影被嫣然看在眼里,鼻头便是一阵酸涩,她快步走到沈廷焯身后,环住他的腰身。

    “廷焯……”

    那道身影便是一僵,沈廷焯僵硬的唇角勾了勾,回身把她抱在怀里,一只手捧着她湿润的小脸儿仔细得看了看,轻声责备“跑到哪儿去了?”

    “哪儿也没去。”嫣然吃吃得笑着撅起小嘴巴,粉嘟嘟的惹人怜爱,晶莹的眼眸里闪着娇憨得委屈说“我在洗手间呢!”

    “啊……”

    惊叫着被沈廷焯抱起来,她慌忙把脑袋藏进他怀里,小手扯着他的领子喃怪“在医院呢!”

    沈廷焯只亲昵得笑着,大摇大摆把她抱回病房得床上,把刚刚慌乱间堆在床上得早点移到床头柜上,低声责备道“随随便便不要去洗手间,万一不小心滑倒呢?”

    “可是,总要洗脸吧!”

    嫣然接过他递上来的粥碗,惊讶得看到上面的LOGO“锦绣轩?你知道?”

    “全世界就只有林慕轩去过锦绣轩吗?”

    沈廷焯没好气得反问,话里酸溜溜的,嫣然听着便笑起来,阳光趁着笑靥如花,一时间沈廷焯竟是有三分痴了,痴迷的摇头捏住她的小鼻头,大约是刚刚泛酸的缘故,还有些纷嫩得颜色,着实可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