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前夫夜敲门:司长,别这样 > 正文 第27章 无耻和龌蹉
    开始嫣然只低着头任由他吼,听到工作两个字的时候她突然抬起头,水晶般的眼眶通红,眸孔里闪烁着委屈的微光,直到沈廷焯发泄完毕,她颤抖得嘴唇终于嗫喏得动了动,狠狠得挣脱开沈廷焯的双手。

    “沈廷焯,孩子,在我肚子里,他是死是活,是好是坏,都是我的事情……与你无关!”

    那么多想要反驳的话,那么多委屈,嫣然却终究半字没提。他并不爱她,她对他来说只是个工具,他眼里也只有孩子,她如何,他不会关心也没必要关心。

    “顾嫣然!”

    沈廷焯万没想到嫣然居然说这种话。他咬了咬舌迫令自己冷静点,孩子出问题他也有责任,她那天晚上确实说过累了,看来是真的,自己没有注意,也没有照顾好她,她生气也是理所应当。

    长吸一口气,沈廷焯坐在嫣然身边抱住她细弱的肩,近看她苍白的面色,更加仿佛泛着幽幽的青紫,瘦小的身子完全不像个孕妇,连嘴唇都是干涩的,沈廷焯心疼她那委屈的样子,口气也松缓下来。

    “嫣然,你肚子里是我的孩子,以后不要说与我无关的话,好不好?”

    “我知道。”

    嫣然低头冷笑着说“你放心,孩子我会平安生下来,不会让你们沈家损失。”

    损失?沈廷焯心口发凉,苦笑着安慰嫣然“别胡思乱想了,嗯?”

    “我没有。”

    嫣然冷淡得把沈廷焯抱着自己的手推下去,侧身躺在床上,脸朝着窗外。

    夜色已经深沉,清冷的深蓝色天幕里星星点点得散发着幽幽的白光,病房里的空气亦是一片冷寂。

    “想吃什么?”

    沈廷焯坐到嫣然身边,大手轻轻抚摸着她散落在脸上的头发,将她的小脸儿拨开在眼前。

    她没有回答,直接把眼睛闭上了。

    沈廷焯手一顿,揉了揉嫣然的耳朵,她眉端微蹙得躲开,翻个身背对着沈廷焯,手自然得搭在肚子上。

    “嫣然,以后有事给我打电话,不要随便找不相干的人,嗯?”

    嫣然听后一声冷笑,翻身坐起来讽刺得看向沈廷焯,低声问“不相干的人?你说谁?慕轩哥吗?”

    “你知道。”

    沈廷焯严肃的握住嫣然的手。

    她迅速抽开,脸上一副嫌恶的模样,把手放在被子里用另一只手摸了摸,冷笑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遇到危险的时候是慕轩哥救我,孩子出事的时候是慕轩哥抱着我到处求人,我只知道所谓我的丈夫,在我怀着身孕孩子差点流产的时候正和别的女人风花雪月!”

    “嫣然!”

    沈廷焯沉声吼他。

    “怎么,我说错了吗?还是我的眼睛看错了?”

    嫣然回头直戳戳的反问,浑身都散发着冷气。

    “沈廷焯,你凭什么埋怨我没有照顾好孩子?是,我承认,我和你只是契约关系,我只是你们沈家生孩子的工具,可是麻烦你,找完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给人家献殷勤完毕,能不能离我和孩子远点,因为,我不希望我的孩子跟你一样!”

    “说完了吗?”

    沈廷焯面色阴沉,黑着脸盯着嫣然薄唇里挤出这几个字。

    “没有!”

    心里的委屈像是沸水一样冒着泡,整整两天夜里失踪,不顾她身体状况的求欢,甚至那种时候连续两个电话都不接,他算什么丈夫!她对他来说,是不是除了暖床生孩子外,真的就什么都不是?

    她要的不多,哪怕仅仅一年的婚姻契约,彼此尊重,彼此爱护。当他拿着那枚戒指出现的时候,她也曾傻傻的以为就算不爱,或者可以平安一世,也满足了。

    “沈廷焯,你真的很卑鄙你知道吗?”她想起那个女人说,她答应他不再出现,原来,她和他的婚姻就是建立在另一个女人牺牲的前提上!

    “你明明有爱的人,为什么非要娶我?为了你的名声,为了你的前途,那么她呢,你把她又当成什么?”

    他们这种高干子弟都是这样!为了名誉,什么都可以牺牲,爱人,朋友,全都比不上他们的前程名誉!

    “顾嫣然!”

    沈廷焯不可思议得蹙起眉端居高临下的站起来“你到底在胡思乱想什么?那是我的同事,在匡局长的饭局上喝多犯了胃病,我不过是送她来医院检查!”

    “是啊……”嫣然嘲笑着点点头,说“顺便陪她一晚上,一整天,然后是不是为了安慰可怜的同事所以给她个礼节性得拥抱,然后恰好被我看到?”

    从来没想过那么柔顺的顾嫣然居然也能说出这种话,沈廷焯倏忽站起来,用完全陌生的眼神看着嫣然。

    “顾嫣然,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我想的,只是任何一个女人都会想到的!沈廷焯,你做的出来,就要负起责任!”

    “我做得出来?”沈廷焯冷笑“你倒是说说看,我做了什么?和女人上床被你捉歼,还是犯了重婚罪?倒是你,顾嫣然,大庭广众之下背着丈夫和别的男人搂搂抱抱,你又作何解释?”

    “我!”

    嫣然剧烈得喘着气,她真的要气死了,如果不是他刺激她,她怎么会让慕轩哥在那种情况下还抱着她?她那时,脑子里根本就是一片空白!

    “我和慕轩哥是清白的,没你想的那么龌蹉!”

    “龌蹉……我记得,是你主动让人家保你的吧?嗯?”

    他掐住她的下颌迫令她面对着自己“怎么了?无话可说了是不是?顾嫣然,你倒是给我个解释啊!”最后那句话,他几乎是吼出来的。

    嫣然跟着便是浑身一震,通红着眼眶拼命的咽口水,将那股泪逼回去。

    沈廷焯的嘴脸在她眼里简直恶心!刚刚跟别的女人甜言蜜语,现在又来质问她跟慕轩哥,他凭什么!厌恶的用力掰扯着沈廷焯坚硬如石头的手指,当然是枉费,反而是她的下颌被捏的越来越痛。

    “沈廷焯……”她吃痛得咬着后牙念他的名字,骂道“你真无耻!”

    “无耻……哈!”沈廷焯冷笑一声骤然把嫣然拉到近前,冰冷的唇狠狠贴下来咬住嫣然的下唇,她痛得不停呜咽着拍打沈廷焯的肩膀胸膛,却简直像拍在水泥墙上,不仅没有作用拍的自己手生疼,反而加剧了他掠夺的渴望,嘴唇被他更加肆无忌惮得肆虐着。

    被她折腾的烦,沈廷焯把她两只手握住直接反剪到背后,另一只手强迫得捧住她的头迫令她的唇迎合他。他倒要让她看看,什么叫做无耻,什么叫做龌蹉!

    想到她的身体被别的男人抱过,想到那时林慕轩大摇大摆得抱着她离开,而她竟然还小猫儿似的靠在他身上的模样,沈廷焯一阵烦躁,更加狠戾的掠夺着她的呼吸,将她全部吸到自己身体里,从此以后,看哪个男人还能带走她!

    “唔……唔……”

    嫣然拼命得呼吸着泪水从眼里溢出来,沈廷焯暴虐的吻折磨得她痛死了,可是完全没有办法挣脱,她现在真想扇他个耳光,沈廷焯,你混蛋,我恨你……然而这些话,也只能变成那无助的轻吟。

    “然然!”

    慕轩哥!嫣然眼睛一亮,只见眼前晃过道黑色的身影,砰得巨响,沈廷焯倒在窗台边,左侧的脸颊青紫红肿,性感的薄唇下流出一道血。嫣然吓得惊呼一声,慌忙下床把正欲再挥拳得林慕轩拉开。

    “然然,你别管,我今天就替你收拾这个混蛋!”说着扬起右手朝着沈廷焯再挥过去,嫣然尖叫着却看到沈廷焯灵活的避开,林慕轩的拳头落进他掌心里,与他的手掌对峙着,他发力狠狠得向他压过去,沈廷焯向左侧避开,林慕轩脚下不稳竟然朝着嫣然倒下去,眼看着就要把她也重重推倒向床头柜……

    沈廷焯及时俯身拉住林慕轩的右手将他带到一侧,并同时扶住嫣然的腰身,及时把她带到床边。

    “然然,你怎么样?”

    隔着沈廷焯,林慕轩满脸得焦急。

    “慕轩哥,我没事。”

    嫣然担忧得看着他,他刚刚是为了保护手里的粥才会差点摔倒,现在还这么担心她。同时挣脱着沈廷焯握着自己的手,他抓的她好疼!

    林慕轩蹙着眉端看向那只手,把粥放在床上抬眼盯着沈廷焯,怒气冲冲得道“沈廷焯,你他妈的还是不是男人?现在,立刻,放开然然!”

    “凭什么?”

    沈廷焯冷笑着反问“林公子,麻烦你搞清楚,顾嫣然是我老婆!”

    “你老婆?”林慕轩讽刺得哈哈大笑,笑了几声骤然停住,眼里迸射着火花盯着沈廷焯问“你还好意思说然然是你老婆?你他妈的算什么丈夫!我告诉你沈廷焯,识相的赶紧消失,别惹火小爷!”

    “惹火了怎样?是找人半夜打劫,还是准备开车撞人?林公子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是少管闲事儿的好!”

    说着扯起嫣然就走,嫣然脚下不稳,沈廷焯用力将她扶稳,走到窗边就被林慕轩拦住了。

    “小爷是好是坏还用不着您沈三少操心!倒是沈三少要注意点,这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要是刚刚那照片被小爷公布到网上,沈三少想想,会是什么后果?”

    “慕轩哥……”

    嫣然不可思议得轻声唤他,他怎么会这样威胁沈廷焯?那种事发布出来,沈廷焯就彻底毁了!

    “然然你别怕!现在就跟他离婚,慕轩哥管你下半辈子!”

    “林公子是不是计划得太早了?”

    沈廷焯提高声音冷声问道,回眸瞥了眼嫣然冷笑道“没想到在美国三个月,林公子倒是学会动脑子玩儿阴的了,这是好事,想来林老爷若知道也该十分欣慰。不过,我沈廷焯不吃这套,要想公布,尽管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