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好容易医生说完,开药让嫣然先住院观察一天,林慕轩忙扶着嫣然去了病房。

    “然然,你在这儿等着,我去办住院手续!”

    对着那一堆头疼的单子林慕轩直皱眉头,嫣然知道他对那些最不在行,伸手取过来说“还是我自己去吧,你看你都搞不清楚!”

    “胡闹!”林慕轩一把夺走,虎着脸说“不许逞能!”随即又眯着眼睛嘿嘿一笑,摸摸她头发抱着单子匆匆走了。

    病房是单人间,门外来来往往的都是孕妇,嫣然看着那一双双背影,苦涩的疼痛弥漫得背疼。拿出手机,沈廷焯根本没有回过电话,她到底在他眼里只是个情妇,不,生孩子工具而已,需要的时候就要,不需要的时候,根本不会理她。

    她怎么被他丁点的温柔就感动?真是傻瓜。

    本来无爱的两个人,走到一起本来就是悲哀!

    只是,不知道慕轩哥怎么会突然回来?他的案子已经没事了吗,会不会,自己又要给慕轩哥找麻烦?想起林逸轩仇恨的双眼,嫣然的胸口疼的厉害。

    已经一个小时,林慕轩还没回来。她不禁担心以他的脾气是不是跟人家吵闹起来,扶着墙起身出去。

    问了几个人,从内科出去就是交费处了。

    “廷焯,其实我已经没事了。”

    那名字电似的窜进她脑子里,嫣然本能得告诉自己,也许只是同名,同音而已,匆匆走过时,却听到里面更加清晰的声音。

    “我答应过你,不会出现,可你这样守着我,她若知道了,她毕竟还怀着孕。”

    不知何时就那么站到了那间病房的门口,硬生生得看着里面活色生香的场景,躺在他胸膛里美丽的女人,他从来没有过的温柔目光,是,那样的目光,那样的绵延,她从来没有见到过。

    “别多想。”

    沈廷焯的话依旧那么少,可是那声音,那其中深沉得复杂,却是她从未曾体会过的。

    再傻,也明白了。原来自始自终,她才是那个不该出现的第三者,难怪沈廷焯那么冷淡,难怪他那么厌恶她!嫣然冷笑着,跌跌撞撞退出去,她不想看,也不必看!

    “然然!”

    “然然!哪儿不舒服?”

    林慕轩几步冲过去扶住嫣然,她明显站不稳,脸色又恢复了进医院前的苍白。可怕的是那双明明精灵似的眼睛,却突然那么呆滞。

    从没见过这样的顾嫣然的林慕轩霎时慌乱,连扶着嫣然的手都不敢用力。

    只觉得林慕轩的声音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眼前那幕活色生香挥之不去。

    “然然……”

    林慕轩犹豫着是不是叫医生。

    他的声音又近了,切实得在耳边,嫣然恍如隔世,抓住林慕轩的手哀求他“慕轩哥,带我走!”

    “好好,我们走。”

    林慕轩俯身把嫣然僵硬的身子抱起来大步冲向病房。

    风似的背影后冷酷的漆黑双眸闪过浓重的一抹阴霭,门在他手中不详得咯吱响了一声,林慕轩敏感得猛回头,与那双眼眸相撞的瞬间,明白了嫣然变成这样的缘故,深沉得看向门里,回给沈廷焯狠戾的一眼。

    “然然……”

    医生来检查过说她只是受了惊吓,可是嫣然从回来就坐在那儿一言不发,林慕轩心里惶惶的,小心翼翼得唤她。

    “慕轩哥,我没事。”

    嫣然勉强笑着躺下来,侧身避开林慕轩的注视。她也不知道心里为何这样难受,其实跟沈廷焯得婚姻目的本来就很明确,他有爱的人,太正常了!

    “然然,你别这样,你说,刚刚那个男人是不是沈廷焯?里面那个女人,是不是他的情妇?”

    “慕轩哥!”

    嫣然惊诧得坐起来,情妇,不,她才是情妇,不不,她只是个生孩子的工具,跟情字根本扯不上边!

    “不是……不是……”她无神得笑着解释“我们结婚,本来就是为了肚子里这个孩子。”好像这样说,就可以解释沈廷焯在孩子差点流产的时候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对她不管不顾的原因。

    林慕轩眉端拧着,好半天似乎才想明白嫣然的话。顿时脸气得铁青,大声道“然然,不管你们为什么结婚,不是他你会怀孕吗?现在你在受苦,他却风花雪月的搞女人!然然你放心,慕轩哥不会那么冲动,我明天就到缉私局去举报,我就不信,还没人能管得了他沈家的人!”

    “慕轩哥!”

    嫣然听着顿时急了,大声叫他的名字“你怎么回来了?你现在跑到缉私局,不是自投罗网吗?我……我怎么都没有问问你,慕轩哥,你现在回来是不是很危险?”她自责得捂住脸,想起慕轩哥这样,全部都是因为她!她就是个灾星!

    “然然……”林慕轩坐下来心疼的扒下来她捂着脸的手,虽然她没有哭还是拿手心抹了抹她的小脸儿,眨眨眼睛笑着说“你现在问也不晚!你慕轩哥是什么人,会怕那些没用得警察?而且,我的事儿早解决了,那个人已经认罪伏法,如今站在你面前的林慕轩,可是社会良民,大好青年一枚!”

    他说着摇摇嫣然的手,用手抚平她眉心的褶皱,认真得看着她笑起来。

    “真的?”

    嫣然歪着头问,但已经笑起来,还好,慕轩哥已经没事了,否则她此生都要生活在愧疚中。

    “真的!”林慕轩点点她的小脑袋“你慕轩哥什么时候骗过你?而且,我敢骗你吗?倒是你,结婚这么大得事情敢瞒着我!”

    “其实,我结婚也才不到一周而已。”

    嫣然低声回答着“我们的婚姻,不是慕轩哥想的那样。”

    “我想的是什么样子?”

    林慕轩笑着反问她,他想的婚姻,她一定不懂。

    微微一愣,嫣然垂下头轻笑着。

    “然然,慕轩哥只问你,你嫁给沈廷焯,是不是因为林逸轩那个混小子欺负你?别说没有,我知道,我走了之后,那个没良心的混小子太欺负你了!顾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敢把你一个人丢在外面!”

    林慕轩忍不住多骂了几句自己的弟弟,看着挺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就分不清好坏?偏看上杨曼桢那个千人骑的践人!

    “那也怨不得逸轩哥。”嫣然淡淡得回答。

    对林逸轩的感情在他带着杨曼桢出现,在他冷淡得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已经彻底放下了。他眼里,从来就没有过她。

    “顾家的事情很麻烦……大多数律师都不愿意接。”

    想起爸爸,嫣然就难受,都嫁给沈廷焯这么久了,每次提,他都是那种冷冷的态度。

    “然然你!”林慕轩无奈得摇摇头苦笑着说“你还是这么懂事……”

    他也着实想不出什么词儿来形容嫣然,过于善良,过于实在,过于懂事,有时候,真有点二,二得令人舍不得伤害。

    嫣然没有再说话,林慕轩也知道她是故意岔开话题不想谈起和沈廷焯的婚姻状况,只好不再多问。但他也不是那种能轻易放过别人的人,所有伤害嫣然的,都不该有好结果!林慕轩站起来,摸摸嫣然的头。

    “这么晚,你是不是饿了?”

    忙碌了一下午,这会儿也六点多了,嫣然确实有点饿。笑着点点头。

    “锦绣轩的海鲜粥和韭菜盒子,怎么样?”

    对嫣然的口味林慕轩可是有百分之百的信心,她喜欢的,都是他和林逸轩带着她去吃。

    “最好不过了!”

    嫣然高兴的回答,想起了从前跟在慕轩哥屁股后面去吃粥的傻样。

    “等着!”

    林慕轩率性得打个响指,双手插进西装裤子口袋里吊儿郎当得出去了。望着他那轻松的背影,嫣然心底终于好受些。

    林慕轩出来却没直接去锦绣轩,而是一直朝着收费处的方向走,直到内科门口那间病房站住,一脚踹开病房的门,里面正在铺床的护士吓得直起腰,皱着眉头看他,戒备得问“你找谁?”

    “里面住的那个女人呢?”

    “出院了,刚刚走的。”

    “走了!”林慕轩翻了个白眼,暗骂一声“妈的,跑得倒快!”

    “怎么,林先生找她有事?”

    背后传来一道冷漠的声音,林慕轩脸上一笑,转身面对着沈廷焯,冷嘲道“呦!这不是大名鼎鼎的沈家三少嘛!幸会幸会!”说着朝沈廷焯伸出手,却在半空停下了。

    甩了甩手讽刺道“哎呀呀,沈三少这手不会刚刚抱过什么脏女人吧?咱虽然没官没权的,还有点坏毛病,那就是有洁癖!”说着将双手插进兜里,阴鸷得双眸闪出杀意。

    “顾嫣然呢?”

    沈廷焯懒得和林慕轩废话。

    昨天他就得知林慕轩无罪赦免的消息,当然没人信,凭借林家的手腕找个替罪羊太容易,他本还在筹谋要不要告诉嫣然。

    “你问我家然然呐?”林慕轩眯着眼睛一笑,回答“无可奉告!”

    说着在门口狠狠撞了下沈廷焯的肩大步朝外走去,走了两步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回过头看了眼满脸阴霭的沈廷焯,唇角邪气的勾起来笑道“沈局长刚刚干过那种见不得人的事儿,最好还是先找个地方洗把脸!要是下次再让我看到,小心你那两只眼睛!”

    大踏步得离开,背影无限嚣张。

    沈廷焯冷笑着走开,他记得林慕轩是抱着嫣然往里面走。过去找了护士问过,就知道她是住在产科的病房里,推开门,嫣然正斜靠在床上翻着一本医院的杂志。

    “这么快……”

    听到开门的声音嫣然放下杂志笑着坐起来,看到是沈廷焯,笑容顿时一冷,别开头望着窗外,只做不认识。

    深吸一口来苏水味道的呛人口气,沈廷焯缓缓踱步到嫣然身边,柔声问她“哪儿不舒服?”

    嫣然冷冷得回答“孩子有流产先兆。”

    “什么!”沈廷焯听后腾地站起来一把抱住嫣然的肩把她强行扭过来面对自己,压低声音吼着“顾嫣然,你到底怎么回事!我不是告诉你要保护好孩子……工作工作,你眼里到底有没有这个孩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