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前夫夜敲门:司长,别这样 > 正文 第24章 契约里没有说我必须
    “那倒是。”

    比比笑着小心得喝完最后的咖啡,优雅的抬起手拨弄着肩上的长发说“都说沈廷焯这个副局长是自己努力来的,半点没有依靠沈家。好像他上学的时候,还出去打工赚钱。”

    “比比?”

    嫣然不解得问“你为什么好像很了解沈廷焯?”

    “喂!”比比立刻抗议起来“嫣然你不会怀疑我对你家老公有什么吧?哎呀呀,这种事情,你上网查查都很清楚的!”

    “比比!”嫣然提高声音哀求得道“我没有那个意思,只是突然发现,我对他,一点都不了解。”

    比比听后扑哧得笑出来,起身拍拍嫣然的肩笑道“你呀,就是个笨蛋!”

    嫣然讪笑着,她也觉得自己是个笨蛋,对沈廷焯其实完全不了解,可是居然就那么糊里糊涂得成了他的妻子。

    和比比出来后她又把她送上公交车,当然还是不满意得说她怀孕了,应该打车回去,否则可能挤坏小沈廷焯之类的。

    但是公交车到站后可以经过超市,虽然昨天买了部分菜,今天嫣然却还是希望,给沈廷焯做些她猜测他会喜欢的。

    回家后已经七点半钟,果然沈廷焯已经回来了。嫣然正想着阿辉昨儿何必非要她打电话,沈廷焯虽然是副局长,倒是两天内都按时回家的。

    沈廷焯问她“去哪儿了?”口气生硬。

    想起昨天夜里吵架,嫣然想也许他还在生气,便淡淡得回答“去找工作。”

    沈廷焯便没再问,嫣然本想告诉清楚他自己找到什么样的工作,因为以后可能不能总按时做饭。看他似乎没兴致,换了问题“做干锅鸡腿,可以吗?”

    “嗯?”

    沈廷焯放下平板电脑,上面映着今天的新闻报道。他抬头专注得看着她。

    “我是说”嫣然被他看得面上一红“干锅鸡腿,你,还吃得惯吧?”嗫喏着便别过头,将通红的耳根留给沈廷焯。

    “嗯。”

    他轻软的应住,拿起电脑继续看新闻,嫣然就匆匆闪进厨房了。

    沈廷焯对着平板勾着唇角,眼里的阴霭散去了多半。他顺手写了封邮件发出去,很快那边回过来“少夫人的新工作在国贸商场,VIP客服部。”唔,学聪明了!沈廷焯淡笑着,听到嫣然柔软的声音在灯光下响起“吃饭吧!”

    干锅鸡腿,切得整整齐齐的小块鸡肉,香米蔬菜粥,还有超市卖的小咸菜和凉拌木耳,搭配得红绿相间,很是漂亮。

    对嫣然的手艺沈廷焯倒是完全信任,昨天那顿饭就不错。两个人坐下来,安安静静得吃过晚饭,沈廷焯注意到嫣然吃的并不多,吃过饭她就去洗碗,这种事,好像向来她都认为该是自己做的。

    嫣然有些疲惫,洗过澡出来沈廷焯又在书房里,她送进去一杯热牛奶就悄然出来。两条腿重的灌了铅似的,想来是今天走了太久。

    可是即使这么疲惫,躺在床上腿就更疼,起来看看,已经浮肿了。这会儿去买药太晚,嫣然想着也许休息休息,明天就好了。躺在床上开始数羊。

    正数的迷迷糊糊,床那边陷下去,一只大手从她腰身下探过来,沈廷焯凌冽的气息扑面过来,耳珠已经被他含在唇间。

    “别。”

    嫣然难受得轻轻推着沈廷焯的胸膛,手顺势被他握在掌心里,将她拉入怀中,沈廷焯笑着轻声问“累了?”

    “嗯”嫣然惺忪着睡眼懒懒得回答,双唇嘟起来,却觉得沈廷焯的胸膛实在凉爽舒适,她额头痛得难受,靠在上面还舒服些。

    被她那么轻轻蹭着,沈廷焯便是哼一声,将她更紧的拥在怀里,大手抚摸着她纤细的肩,吻着她香颈里细腻的肌肤恋恋不舍,嫣然叮咛着,侧了侧身子避开。她真的有点累,只是想在他怀里睡觉而已。

    “乖”沈廷焯哄着她笑“只一次,嗯?”

    “不要……”嫣然蹙着眉端,却因为沈廷焯在胸前打着转的手指难忍得轻吟着,大手一路向下滑去,嫣然躲闪着,腿更痛的难受,实在受不了,只好推开他,不再在他怀里睡着,低声道“别这样,睡吧!”

    突然被推开,沈廷焯眼里闪过一丝失望,倒也并未说什么,平躺在床上,把她抱在怀里。

    “那个……”嫣然想起她昨天说的事情,其实沈廷焯根本没有给答案,只好又问“我爸爸的事情……”她迟疑着。

    沈廷焯却已经睁开眼睛,眼底阴沉着没有回答。

    “我还是想看看爸爸!”

    她到底不放心,真怕爸爸会想不开。还有阿姨和欣然逃走的事情,如果爸爸看新闻知道,肯定很难过。

    “再说!”

    沈廷焯冷冷的扔出一句话,把嫣然紧紧抱在怀里。

    嫣然推开他的手,那儿闷闷的难受“我真的不习惯!”

    “顾嫣然,你是我老婆!”

    沈廷焯青筋都要爆起来,硬是忍着生硬得告诫,再度用力抱住她。

    “可是契约里也没有说我必须……”

    “顾嫣然,这是一个妻子该履行的义务!”沈廷焯翻身起来打断嫣然的话,他就不明白,除了用身体换取他救顾韬光,她是不是从来没想过好好过日子?

    “沈廷焯!”嫣然气鼓鼓的,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就发脾气,回击道“你也没有履行承诺放我爸爸出来!”

    哗啦!被子掀开,沈廷焯下床扯起放在脚踏上的衣裳离开卧室,不多时,门外砰的一声,他又走了。

    坐在床上,嫣然眼眶一红,委屈从心底涌出来,几乎要变成泪水。她拼命得咬着嘴唇,到底是没让自己哭出来。算了,只有她傻乎乎把这儿当家而已,对沈廷焯来说,恐怕只能算是妓院,而她也只是提供他嫖娼的妓女而已!可是,就算嫖娼,也要付嫖资吧!抓起身边沈廷焯的枕头,嫣然狠狠得扔到门外,扑倒在床上,迫令自己,睡觉!

    昏暗的路灯下一辆黑色的轿车在路上疾驶而过,汽车尾部带起的风卷起路边的低矮灌木呼啦得响着阴森的声音,车一直到中环路的闹市区才被迫降下速度。到桐君阁酒楼门外才缓缓停下。

    保安上前打开门,修长高大的身影从车内出来,环顾了一眼热闹的门庭,将车交给保安进入酒楼。

    匡正国告诉他是在三楼,沈廷焯在服务员的引导下缓缓走着,并不急于进去。三楼平台向右拐,沈廷焯走了两步,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唤他的名字。

    “廷焯?”

    清丽的声音他最熟悉不过,回头,果然是向紫晴,她正笑盈盈得走过来,只是明显脸色苍白走路虚浮。

    沈廷焯扶住她,轻声问“怎么在这儿?”

    向紫晴多心得向他身后看了看,沈廷焯让那服务员走开了,她才低声问道“你不是不来吗?”

    “计划确实是不来,想想还是要给匡局长面子。”

    沈廷焯简短得回答后,又问“你是不是喝酒了?”

    向紫晴苍白的脸上浮出些红润,抱歉得笑着抚了抚耳边的刘海儿说“没法子,总要灌你几杯才过瘾。”说着虚浮无奈得笑着,对沈廷焯说“既然都晚了,就别进去,他倒还替你解释。”

    “那也要进去敬酒,你既然不舒服,正好我借口送你回去。”

    说着扶她到休息处坐下,起身要走,向紫晴却握着他的手没放开,低声道“不合适吧,只怕他们拿来玩笑,给她知道。”

    “没关系。”

    沈廷焯松开她的手快步走了,向紫晴看着他的背影消失,苍白的脸上露出抹不知是苦是甜的笑容。

    果然是匡正国和几个其他局里的人在,沈廷焯敲门进去,一边抱歉,一边已经被匡正国拉着坐下介绍“沈廷焯,咱们缉私局新上任的副局!”

    “沈三少啊!幸会幸会!”

    立时有人认出沈廷焯,十几个人无论官位大小争相敬酒,沈廷焯坦然处置,一一得都敬回去,一圈下来已经喝了不少,他却还稳如泰山,陪着几位领导说了话,就站起来道“来的时候遇到向秘书,像是喝多了,她一个女人恐怕不便,我去送送,就不陪各位领导了。”

    “三少原来这么会心疼女人!”有人玩笑着道,有人跟着起哄。

    沈廷焯也只淡淡的一笑,转身出去。

    向紫晴还坐在那儿,脸色愈发苍白的厉害,嘴唇泛了青色,额前的发被冷汗湿透贴在脸上,狼狈不堪。

    沈廷焯快步走过去躬身扶住她的胳膊问“还能走吗?”

    向紫晴已经疼的有点发晕了,看到他也只勉强点点头,随着他站起来,脚下却是一晃虚软得倒在沈廷焯身上。他俯身干脆把她抱起来,快步下楼,让保安开车过来,将她送进车里,绕过去发动车子的同时给阿辉挂了电话“到市医院内科挂个急诊,我立刻就到!”

    “是!”

    阿辉立刻答应着,沈廷焯看了眼旁边的向紫晴,她已经疼的说不了话,只能隐忍得对他笑。他疼惜得一笑,握住她冰凉的小手。

    次日清晨,嫣然醒来的有些费力,好像跑了整整一夜,两条腿丝毫没有缓解。

    嫣然安慰自己浮肿确实消了,起身洗漱过,恶心得吃不下饭就干脆空腹上班,在路上买了两只蛋糕,仍旧看着没什么胃口。

    到商场后找到人事主管办理过手续,十点多才到客服部报道。

    第一天上班,客服部前辈给了些规章制度,让她坐在放礼品的仓库里背,三个月后考核,这些东西都是要考试的。

    嫣然抱着东西进了仓库,职工的换衣间,中午吃饭都在里面,所以味道有些怪怪的。本来早晨就没吃饭,这会儿闻着只觉得恶心,头晕脑胀的。好在坐下来,两条腿舒服了些。她今天特地找了条裤子来穿。

    看着字发晕,嫣然就在膝盖上趴着一会儿,再起来继续看,熬到中午,整个人都快虚脱了,肚子也隐隐仿佛在作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