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前夫夜敲门:司长,别这样 > 正文 第23章 你是为沈廷焯不平
    见他完全没有理的意思,嫣然几乎歇斯底里,几天来根本就没有消息,他不过是想骗着她不要闹事影响他名誉而已!

    “但我还没答应你。”

    沈廷焯简短的回答,疲惫得合上眼皮。

    本以为是简单的家庭生活,却差点忘记他们之间并非单纯的关系,沈廷焯心底嘲笑自己居然自作多情。

    “那,什么时候?”

    嫣然自知理亏,沈廷焯确实没有答应过,但她担心的是沈廷焯根本不会做。

    沈廷焯是缉私局副局长,爸爸是因为走私案件被捕,如果沈廷焯真的去救爸爸,未免惹上嫌疑,纵然嫣然不相信爸爸真的会走私,可外人肯定不那么看。所以听到沈廷焯只否定时间问题,嫣然便已经有几分迟疑了。

    “暂时不行。”

    沈廷焯冷冷得答完,显然已经没耐心再和嫣然纠缠下去。

    “我想看看爸爸。”

    因为听说,爸爸是得罪了黑帮才被捕,她担心爸爸在狱中会被欺负。

    何况事情本来也很奇怪,顾韬光被捕后,顾家财产立即遭到查封,可是即使已经转到其他监狱,却仍然是证据不足,既然证据不足,为什么要查封财产?

    她声音里藏着淡淡的哀求,其实并非感觉不到沈廷焯的不耐烦。

    “再说!”

    沈廷焯翻个身起来,吩咐一句“你睡。”就去了书房。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嫣然心里划过一丝愧疚,但她旋即想既然是他答应的,给她个交代也是理所应当,便再不多想,虽然沈廷焯没有给她答案,但是至少暂时他还没说不帮忙。可能确实不方便吧,再等等,嫣然耐心得告诫自己。头枕在枕头上昏昏沉沉得睡过去。

    第二天仍旧是被手机铃声叫醒,身边空空如也,难道沈廷焯昨晚没有进来睡觉?

    想起他生气的口气,嫣然心底竟有些愧疚,起身打开书房,他也不在里面。

    除了书房,客室,这间房子再没有可以睡觉的地方了。可沈廷焯竟然都不在,门口他的鞋子也没了,看来人是真走了。

    失落得做了早点,随意吃过嫣然就离开。工作被辞退,他又不许她做导购,其实嫣然知道她确实不能再做导购和服务生了,这两个工作每天至少要站六个小时,肚子里的孩子肯定受不了。

    她到人才市场走了一圈,办公室的工作动辄大学本科毕业,甚至有些要研究生。她才晓得自己是真的一无所有,难怪连沈廷焯都嘲笑她。跑了整整一天,下午接到比比的电话,约她到附近的商场见面。

    “嫣然,你这是在外面呆了一天吗?”

    风大,比比一眼看到嫣然乱七八糟的头发。

    “嗯,我在找工作。”嫣然老实得回答完,比比却差点掉了下颌“你说什么,你找工作!难道你家沈局长让你和孩子饿肚子?”

    她被迫和沈廷焯结婚的事情发短信告诉过比比,让她放心。

    “不是。”

    嫣然草草得回答,拉着比比上电梯。抬头间发现电梯门上贴着的广告,竟然是招聘VIP客服!

    想来肯定是坐着的,嫣然逛商场也曾是所谓VIP客户,见过那些人,都是坐着上班。真是上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先陪我去应聘!”

    扯着比比冲下电梯,嫣然兴高采烈的进了商场人事处,把比比扔在门外等着。

    “高中学历,有过做导购的经验,呦,是依爱品牌的月销售冠军嘛!”

    人事部经理查看着嫣然的简历“小小年纪,经验倒是丰富。我们这儿有几家专柜招导购,你不想试试吗?”

    对于销售业绩好的导购,商场向来是比较重视的。

    “我现在想换个岗位试试。而且都是为顾客服务,我认为VIP客服可以学到更多!”

    嫣然自信得回答,她早就在电梯上想好答案了。

    找过的几家公司对她的简历都不甚有兴趣,唯独同时招聘业务员的那种,还问过她是否愿意做。

    “那倒是。”

    人事经理冷淡得回应着。

    VIP是服务高端客户,接触得都是上流人士,现在女孩子们为钱途考虑,对这份工作的兴趣也挺大。再看看嫣然那一身昂贵的衣裳,人事部经理便明白了,她估计也是为了那个想做客服得吧?

    “不过,我们商场得VIP客服有规定,必须穿职业装,统一发型。”

    言下之意,你没机会展示自己的美丽!何况,她倒是只觉得眼前女孩子眼睛还算漂亮,其余不甚出奇。

    “我会遵守规定的!”

    嫣然看出人家似乎有些不情愿,忙回答。

    “客服的工作也并不轻松,和导购一样早晚倒班,早晨八点到下午三点,下午三点到晚上十点下班,你行吗?”

    通常这样的女孩子都不太能吃苦。

    “可以!”

    只要能坐着上班,多久都无所谓。那会儿嫣然心里压根儿没想沈廷焯的上班时间几乎跟她是相悖的。

    “先试用三个月吧。”

    人事经理收起嫣然的简历,职业化得微笑着“明天早晨带身份证来办理入职手续,办公部门八点半上班,你九点到就可以。”

    “谢谢经理!”

    高兴得站起来鞠躬,嫣然提着包包离开。全然没注意到人事部经理是一直盯着她手里那只戴妃包,粉色款,就算在免税店买也要一万二以上,纯小羊皮,光色与市面上的仿制品完全不同,几乎一眼就看得出其中价值。

    她那一身,怎么也要两三万,这样的女人跑来做客服?简直太奇怪了!

    其实嫣然也一直在想,沈廷焯到底哪儿来的钱,就算沈家富有,他却不该出手如此阔绰,那岂不是有贪污的嫌疑?

    “哎!你真的找工作啊!”

    比比把嫣然拉到商场的咖啡厅里,嫣然说为了庆祝找到工作请她喝高级咖啡。

    “是啊!”吮着果汁,嫣然耸了耸肩“我不可能靠他养一辈子吧,他也只是个公务员而已。”

    “只是公务员而已!”比比差点喷出咖啡“嫣然,你不会不知道吧!”

    “知道什么?”

    看着比比那一副看外星人的模样,嫣然再次觉得她和沈廷焯的距离竟然那样远,她还是从未了解过他。

    “顾嫣然,如果不是你这身行头,我真的会怀疑你到底有没有嫁给沈廷焯!”比比白了嫣然一眼,一本正经得坐直。

    “你知道米兰时尚的主编是谁吗?”

    米兰时尚,这本杂志嫣然在顾欣然的房间里见过,对它有着并不美好的记忆。

    她去拿那本铜版纸杂志,欣然一把躲过去瞪着她的手说“小心你的脏手弄脏我的书!”从那以后,嫣然对那类铜版纸的杂志就没什么好印象了。

    所以她摇了摇头。

    “哎!”

    比比一副悲哀的样子“虽然那本杂志贵的咂舌我也没有看过,但是好歹知道那套杂志的创始人和主编叫米兰,米兰时尚不是指米兰时装周啦,是指米兰本人的时尚观念,在时尚界可谓备受推崇呢!”

    “那个米兰,跟沈廷焯有什么关系?”

    他表妹?他表姐?反正听起来肯定不是沈家的人。

    “笨蛋,是他妈妈!”

    啊!沈廷焯的妈妈是奢侈杂志的时尚主编?她骤然想起衣柜里那些顶尖品牌的衣裳包包,难怪,原来人家老妈那么有钱。

    “不过,听说很早就和沈廷焯得爸爸离婚了,已经嫁了两次。现在和美国华尔街富商正闹离婚案,如果证据确凿的话,据说可以拿到十来个亿的赔偿金呢!米兰时尚其实就是用第一个老公死后留下的遗产创立的。”

    “这样啊。”

    嫣然想沈廷焯真的很可怜,妈妈竟然和爸爸离婚后嫁了两次。她完全没有听他提起过母亲,也没听老爷子说起他父亲,显然家庭关系不太好。

    “喏!人人都说米兰这个时尚主教克夫,克死了沈廷焯的爸爸,又克死了法国富商老公,这个华尔街富商估计也逃不掉被克死的命运!”

    “沈廷焯爸爸去世了?”

    她真的,完全不了解沈廷焯。在沈家的一天里,嫣然脑子里乱哄哄只有他们意外结婚的事情还有和沈廷烨的相遇,从来没想过,为什么她见到了爷爷,大伯父大伯母,却偏偏没有见到沈廷焯的父母?

    “那,沈廷焯的二叔呢?”

    嫣然想起似乎老爷子也很喜欢的沈家老二并没有回去。

    “二叔?是二伯吧?沈廷焯父亲是沈家老三呢!”

    比比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她真的很想问,顾嫣然你到底嫁给的是不是沈廷焯啊!如果不是确定她那天看到的相亲帅哥真的是的话!

    “额,哦!”

    嫣然尴尬得红了脸,她怎么会想到是二叔呢?

    “哎,这就更别提了。你知道风扬集团吗?风扬就是沈廷焯二伯的,做的是军备开发的生意,厉害得很呢!算是最沾沈家光的一个。”

    “军备开发?”嫣然的注意力却到了那儿,她记得爸爸被逮捕的罪名是走私枪支弹药,说白了就是走私军火,可是,沈廷焯的二伯居然是搞军备开发的!她摇了摇头,阻止自己胡思乱想,沈家是军人出身,做军事科技不是理所应当吗?

    “嫣然啊,你说说,你有这么厉害的婆婆和二伯,还找什么工作嘛!在家做富太太不好嘛?”

    比比感慨着。

    “沈廷焯肯定是不会用他妈的钱。”

    嫣然却有些不高兴得反对,好像比比触到她的痛处般,又解释“也许那些衣裳,都是厂家送给他妈妈,人家觉得不合适所以不要的!”毕竟,都还显得蛮年轻。

    “叱!”比比笑“嫣然啊,你是在为沈廷焯抱不平吗?”

    “也,不是……”嫣然尴尬得垂下头,吸掉最后的果汁,解释说“我只是觉得,沈廷焯不会。”

    那么冷酷的一个人,怎么会是依靠父母和伯父成长的公子哥儿呢?林逸轩和他比起来,就完全是两样。逸轩哥,很温柔,而沈廷焯嫣然心底掠过一丝疼痛,她无法忍受想起其中某个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