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前夫夜敲门:司长,别这样 > 正文 第22章 忽如其来的亲密
    哦,原来是在这儿生气。沈廷焯唇角勾着难忍的笑容,这小女人还真是记仇啊,她也不想想,早晨在浴室里她是怎么折腾他的,也不怕他真的不举,受罪的可是她,收回乱七八糟的思想,沈廷焯脸上一沉“那你想怎样?顾嫣然,别忘了我们是什么关系!”

    “对,我们是契约关系!”嫣然气鼓鼓得回答“所以你就可以为所欲为是不是?”

    “你到底想怎样?”

    已经到局里门口,沈廷焯双手环胸盯着她,一副尽快解决的意思。

    “我要工作!”

    嫣然别开脸,她最讨厌沈廷焯这种看白痴似的眼神!

    “阿辉,给少夫人安排工作!”

    说完沈廷焯打开门,啪的把门甩在嫣然面前,大步消失在局里大门口。

    车里,空气凝滞。

    半响司机问阿辉“到底去不去看房子?”

    阿辉苦着脸回头看嫣然,她盯着那扇合上的门,明亮的双眼已经微微发红。少夫人,真可怜啊,三少脾气还从来没这么坏过。

    可是,今天的事情总要办完,否则三少怪罪下来,后果,阿辉打个哆嗦,陪着笑问顾嫣然。

    “少夫人,我们是不是先去,看房子?”

    听到阿辉的话嫣然才从疼痛中回过神,淡淡得回答“去吧。”便把头歪向窗外。

    路边得场景一一在嫣然面前闪过,她却只觉得是无数个沈廷焯发怒的眼睛,她没有做错什么,不过是想工作,想上班而已,那是她的权利!可是沈廷焯,就算是顾嫣然求你的,就算我们只有契约关系,难道互相尊重不是应该的吗?

    大概他们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吧。

    嫣然嗤笑,从前她只觉得她和阿姨顾欣然不是同一个世界,现在,她居然觉得和沈廷焯也不是同一个世界,而今天早晨他们的身体还……

    “少夫人,到了。”

    阿辉从后视镜里看到嫣然对着窗子笑,笑容凝结在腮边浅浅的酒窝里,苍白的小脸儿上就像是凝了层霜,简直就像看到沈廷焯生气的样子!

    “哦!”

    嫣然应了声认真得看到窗外是个整齐的小区,她不知道怎么来的,但小区里首先映入眼帘的高大棕榈树是种昂贵得树种,显然这公寓也绝不简单。

    阿辉替她打开车门,扶她下车,带着她朝车前的那栋楼走。

    是二十几层的高层建筑,楼顶上有类似于教堂的造型和避雷针,嫣然想起来,这里是盛世豪庭公寓,S市首屈一指的低密度住宅区,阿姨和欣然还想在这儿买套房子,可惜这地方房价虽然不高,却不是人人都卖,所以到现在为止,入住率还很低。

    显然,沈廷焯是想把她藏在这里,最好到她生孩子为止,全世界的人都以为顾嫣然失踪了!

    他们的房子在十二层,一层只有两家,对门。

    房子不大,三室一厅两卫,空间宽敞,经过精装修,瓷砖客厅,其余都是实木地面,卧室用蓝色涂料上了色。其余整个家里都是白色与蓝色相间。

    嫣然站了会儿,想起沈廷焯说要买家具的事儿,就往外走。

    阿辉忙跟上来,他们上车后,他带着她到高端家具城聚集区里,嫣然选了几套白色蓝色相间的家具,有亲自去选了窗帘家饰等东西,连小的摆件都买好。

    阿辉在旁边看着她忙碌,只能时而递上瓶水,笑一句“少夫人真会过日子,少爷有少夫人照顾,以后就好过了。”

    嫣然挑着眉端反问他“他从前过的不好?”旋即就摇着头冷笑,没有她,他才应该是过的好。

    于是阿辉再也不说话。

    傍晚的时候,家具家饰都装上,钟点工来打扫过卫生走了。嫣然让阿辉陪着她去买了菜和调味料放进冰箱里,又买了菜回来,阿辉看她要做饭的样子,多了句嘴,“少夫人做饭前给三少打个电话吧!”

    嫣然笑着瞥他一眼,知道沈廷焯一般的是不会回家吃饭,却没有说话。

    回家进屋,倒是没想到沈廷焯已经在沙发上坐着,双腿叠在一起翻看她买回来得几本杂志中的一本《译林》。

    见她进来,只抬了抬眼皮。

    阿辉放下菜,和沈廷焯打过招呼就走了。

    嫣然也没理沈廷焯,她已经不为早晨的事情生气,只是觉得和他之间真没什么可说的话。她洗干净手进厨房,取出菜择好,把一部分暂时不需要得放进冰箱,用了香菇和油菜,菜花腐竹,另外一点西芹和肉脯。

    透过书,沈廷焯几乎着迷得看着她娇小的背影在黄昏中的屋里忙碌着,蓝色的家具成了她的衬托,衬得她像生活在海底的美人鱼,宁静而安详得,令他觉得出声就会打破这美好的和谐。

    他并不知道自己笑了,笑的唇角有些发僵,却仍旧不舍得放弃般的,看着她娴熟得切菜,洗菜。已经有多久,他不曾有过这样的幸福?

    从进家门第一眼,突兀就觉得这房子有了人气儿,四处散落的小摆设,温馨的颜色,蓝色宽敞的空间,杂志架上零散的几本最新杂志,好像都是住久了的夫妻才有的。这女人,很懂得生活。

    沈廷焯是第一次觉得离顾嫣然那么近,比靠近她的身体更近。

    他坐下来看书,嫣然买的几本杂志都很有趣,打开多数是字,有部分英文的,剩下就是《译林》,是本专门翻译国外小说的杂志,他倒是从来不看。

    直到她进来,他都觉得那样的场景很美好,若非阿辉小心翼翼得跟在身后,阿辉破坏风景,所以他瞪了他一眼,阿辉果真立刻识趣儿的告辞了。他把自己藏在杂志背后,想从这个角度,看看顾嫣然会做什么。

    约莫半个小时后,菜上了饭桌。

    嫣然摆了两套碗筷,都是她买的,是一家三套的那种,还有套孩子的,她留在橱柜里,却知道也许自己永远也看不到孩子用,亦或者等她一走,沈廷焯就把这里出租卖掉,永远没人知道这儿住过个女人。

    “可以吃饭了。”

    她对着客厅说,却发觉沈廷焯已经不在那儿,她找到书房、卧室,沈廷焯刚从浴室里出来,见到她,走上前俯身将她的小脸儿捧起来“怎么了?”

    冷了一天,还有上午明明摔了门走的,嫣然一时搞不懂沈廷焯为何突然这么亲密,本能的用手挡了下,沈廷焯却顺手握住她的小手放在鼻端闻了闻,皱着眉头笑“有股葱和蒜的味道,真香,哈哈!”

    嫣然忙抽开手别过头“你,吃饭吧。”说着匆匆低头出去,门口闪过她的身影,耳朵通红的,惹得门里沈廷焯一阵大笑。

    喜怒无常!嫣然心底暗暗骂着,她就从来看不明白沈廷焯,从来不晓得他为什么生气又为什么高兴。

    反正,无论如何,今天晚上喂饱他之后,那件事总要提一提,还有她上班的事情,必须谈清楚!嫣然暗自在饭桌下握紧拳头。抬起头,沈廷焯一副大爷样摇摇摆摆得过来在对面坐下了。

    洗过碗回身,沈廷焯已经进了书房。嫣然不好打扰,只能先洗澡,出来后沈廷焯居然还在书房,她撅了撅嘴巴,回到卧室里等看书。

    时间一分一秒得过去,累了一天的嫣然已经支撑不住,昏昏沉沉歪在床上睡着了。

    沈廷焯回到卧室就看到她穿着睡衣缩在床角落的枕头边上被子都没盖的睡着了,心底的那种东西再次被触动了一下,眼里蒙上了温暖的笑意。轻手轻脚得上床,替她盖上被子,刚刚把嫣然抱进怀里,她却轻颤了下,迷蒙的双眼睁开。

    “等我?”

    沈廷焯轻声问,手掌包裹住她圆圆的小脑袋,忍着吻住她纷嫩双唇的冲动,把她的头平方在枕头上,扯上被子。

    嫣然已然醒了,想起她要说的事情,忙给自己打足精神,睁开眼睛爬起来。

    “沈廷焯,我们谈谈。”

    她声音轻轻的,很有些睡意的慵懒。

    沈廷焯也不甚在意,随口嗯了一声,拉起枕头靠在床头,顺手替她盖上被子道“说吧。”

    “我想工作。”

    嫣然坐直了认真的说。

    “嗯。”沈廷焯敷衍得答,“我让阿辉给你安排。”

    “我不需要你安排!”嫣然严肃的强调,抬头仰望着沈廷焯“我的意思是,我可以自己找工作!”

    “找什么?”

    沈廷焯眉端微蹙“去做导购还是餐厅打工?”

    做导购和餐厅打工有什么不好嘛?没有导购和餐厅服务员,你们吃什么穿什么!嫣然愤愤得想着,却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的说“不管做什么,都是我自己的事情!”

    “你自己的事情?你别忘了你肚子里怀着的是我沈廷焯的孩子!”

    沈廷焯腾得坐起来“顾嫣然,你动动脑子,就凭你的学历经验,你能找到什么工作?不该逞能的时候,就不要瞎逞能!”说着他翻身过去,很明显不准备再谈了。

    “这不是逞能!”嫣然气鼓鼓的大声道“总之,我会想到孩子的事情,我的工作,不需要你用你的权威来安排!”

    “你!”

    沈廷焯翻身起来,脸色瞬间冷下来,道“好,你自己找找看!但是最好别伤害到我儿子,否则顾嫣然,我不会放过你!”

    高中学历,大学被人赶出来,只做过导购和服务员,他倒要看看,她能找到什么好工作。

    “你放心!”

    孩子,孩子,果然他眼里孩子才是最重要的。孩子在她肚子里,她是他母亲,当然懂得照顾!

    “但是沈廷焯,你答应我的事情呢?”

    虽然沈廷焯一副不耐放的模样,嫣然还是执着得问,这才是最重要的。她委屈无所谓,反正她也没想做什么沈家少奶奶。

    躺着的沈廷焯眉端一蹙,心底冷笑,最重要的是这件事吧,什么工作不过是个由头威胁而已,只要他做,她就想尽办法得折腾那可怜的孩子!

    “你说过救我爸爸出来,沈廷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