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前夫夜敲门:司长,别这样 > 正文 第21章 都是粪土
    “宝贝儿”沈廷焯却再次握住她的柔荑在她惊呆的片刻迫令她握住那儿,邪笑着道“你要好好爱护它,嗯?它可是你的功臣”说着同时含住了嫣然的耳垂,轻轻用舌尖挑动,嫣然柔软的身子便在他怀里颤了一下,双腿发软浑身变得又软又热,贴在沈廷焯胸口,即刻就要化进他胸膛里。

    沈廷焯胸口一热,将嫣然抱紧在怀里,顺着她的脊背而下在那丰润的臀峰来回抚摸着,嫣然的轻喘越来越重,脑子里的意识也开始变得涣散,她四处摸索着找到水的开关,一股冷水冲到脚底,顿时清醒了几分,沈廷焯也是意外,趁着他松懈的片刻,嫣然慌忙推了一把,跌跌撞撞的落在浴缸里。

    “该死!”

    沈廷焯咒骂一声将她捞起来,顺手关上冷水龙头放出热水,很快,浴缸里的水恢复了常温,沈廷焯这才把嫣然放下来,阴沉着脸瞪着她“你想害死我儿子是不是!”

    嫣然微微一愣,心口划过刺痛,他眼里只有这个孩子而已!

    “是你想害死他!”嫣然瞪起通红的眼睛,“难道你不知道,孕妇不能做那种事吗?”

    显然,沈廷焯是不知道的,阴沉着脸站了一会儿扯下浴衣披在身上,光着脚迈出浴缸,冷冷得道“你洗!”大踏步冲出去。

    站了一会儿,水已经快要溢出浴缸,嫣然才伸手关掉,将自己浸泡在温水里,却文风不动得盯着水里被吻痕遍布的躯体。她突然发觉平时的沈廷焯居然那么冷,冷的刺骨!这寒意令她害怕,双臂将自己紧紧抱住。

    十几分钟后,嫣然从浴室里出来,已经恢复了冷静。她没时间去哀伤,何况,沈廷焯和她只是契约关系,她只要提醒他以后不要再靠近自己,他们的契约里没有说她必须跟他做那种事儿,而且孕妇确实是不能的。

    沈廷焯见她出来,放下平板电脑与她擦身而过进浴室洗澡去了。

    嫣然四处找着自己那几件旧衣裳,却只有她的书包放在地板的角落里,像是被人踢到那儿似的悲惨得张着嘴巴,书包本来就快不行了!

    正心疼着,浴室门打开,沈廷焯擦着湿漉漉得头发出来,顺手把干毛巾扔在桌子上,打开衣柜取出干净的衬衣穿着。

    “沈廷焯,我的衣裳呢?”

    她自己没有动过。

    “扔了。”

    沈廷焯冷淡得回应一声,取出条西裤穿在身上,系好扣子却张开双臂看向嫣然“过来给我系裤带!”他手中拿着条皮带。

    嫣然咬了咬唇,冷着脸闷闷得过去接过皮带认真得穿进裤子里,俯身扣好。抬起头,沈廷焯的一条胳膊已经伸过来,衬衣的袖口敞开着,显然是让她系扣子的。嫣然耐着性子替他系好。

    抬头问“那我穿什么,我总得出门吧!”

    沈廷焯听若罔闻的对着镜子整理好领口,才打开衣柜的另一扇门,从其中取出条裙子扔到嫣然面前。

    光滑得裙子从嫣然面门滑下来落在她手中,她苦笑着拿着裙子返回浴室套在身上。是条真丝的翠绿色职业装连衣裙,稍有些韩版,腰身两颗看起来价值不菲的纽扣做了造型,显得腰身十分苗条。

    虽然从小就是穿欣然不要的衣裳,要么便是校服,嫣然却也看得出这条裙子价值不菲,没有三五千元是买不到的,若加上品牌的价值,就要上万。她冷笑得看看镜子里配着裙子得苍白的脸,想着若是她穿这样的裙子去上班,不知道同事会怎么看她?

    拉开门出来,本想套上昨天的那双白色小皮鞋,过去脚下却扔了只鞋盒,又是沈廷焯的杰作。

    嫣然抬头瞥他一眼,他却只给她个背影,手里正忙着整理资料。

    嫣然忍住气愤,打开鞋盒,里面是坡跟的小皮鞋,几乎整只鞋都用水钻包裹,里面是精致的小羊皮,这双鞋,应该是今年的杂志款,被称为灰姑娘的水晶鞋。发了两款,一款全身用水晶包裹,一款用水钻,水晶包裹的全球只有三双,林逸轩为杨曼桢购得了其中一双。顾欣然也想要,但最终是否买到嫣然就不清楚了。

    看来沈廷焯对包装她这个三无小姐,倒真是用心了!喉咙里一股火辣辣的热气不受控制得窜起来。

    忍着胸口的恶气,嫣然过去提起自己的书包,才走了两步,一只手已经抢过她的包,哗啦一声,书包里的东西零零散散落了一地。

    接着一只精致的鳄鱼皮包同样落在地上,嫣然抬起头瞪着沈廷焯,他却丝毫不觉,提起手提包放在门口,双手交叉不耐烦得倚在门上等她。

    眼看着时间不早,嫣然不想跟他废话。沈廷焯嘛,沈家三少,当然视钱财如粪土,所以低贱的,一无所有的顾嫣然在他眼里,同样是粪土!嫣然气哼哼得把地上的东西装进那只皮包里,狠狠的拉扯着看起来质量不错的拉链,然后把包包甩在肩上大步走过沈廷焯,开门就出去。

    她身后沈廷焯眉端一挑,一丝笑意略过眼眸,跟随着嫣然下楼。

    到楼梯的时候,他小心翼翼得护住嫣然的腰身,俯身去拉她手中的包。嫣然正纳闷沈廷焯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缘故,便听到楼下沈老呵呵的笑声,通往花园的那扇门里,匡晓楠扶着沈老方才进来。

    难怪,又是在沈老面前做戏!

    嫣然心底冷笑着,沈老早已看到他们,慈爱得问她“嫣然,睡得好不好?”不等嫣然回答就责备起沈廷焯“怎么用那么大的包,难道你上班之后,要让嫣然自己拿吗?”

    “我让阿辉陪着嫣然。”

    沈廷焯笑着亲热的回答,走到沈老身边。

    嫣然随着他对沈老打了招呼,沈老点点头说,“嗯,阿辉倒是个让人放心的!”

    “爷爷放心吧,嫣然肚子里怀着您的孙子呢,我事事都会小心。”

    沈廷焯看起来很是孝顺的模样,和匡晓楠一左一右扶着沈老坐下,动作一致得简直好像他们才是一家人。

    嫣然站在一侧,只觉得她根本不该出现,和沈廷焯手上那只被迫塞满的奢侈皮包一样不合时宜得刺眼!

    “爷爷也正要提醒你!”沈老严肃得道“嫣然怀孕的时候,你要克制住自己,知道吗?”

    嫣然听着早就满脸通红,心想沈老还真是,不见外啊!

    可沈廷焯却毫不尴尬,竟然满脸正气得回答“是爷爷,我记住了!”

    再看匡晓楠,嫣然的疏离感就更强烈了,她显然是习惯了,只淡淡得笑着,若非美丽的脸上闪过的一丝凄怨,真的会让人以为她和沈廷烨是美满的一对。或者同样是演戏,她的演技确实差太多,沈老不放心得问她“嫣然,廷焯有没有欺负你?”

    “没有!”

    嫣然想回答得太利索了,旋即做出委屈的模样娇喃着瞥了眼沈廷焯道“他就是太麻烦,什么事都要替我c心。”

    沈廷焯听着,竟是心底一动,仿佛某些特定的东西被触动了。若非心知她是故意作假,那块地方不知要颤抖多久。回神时,沈老已经哈哈大笑起来。

    “老爷子大清早就这么高兴!”

    大伯大声笑着说。

    大伯母一边快速下楼一边附和“看看这儿孙满堂的,老爷子能不高兴嘛!”

    “是是,儿孙满堂,现在嫣然是我们沈家的功臣,爷爷得第一个曾孙,可要靠你啦,嫣然!”说着老爷子拍拍嫣然的手,回身拉住匡晓楠,叮嘱她“你和廷烨也要努力!”

    匡晓楠笑而不答,沈老环顾一周却问道“廷烨呢,怎么还不下楼?”

    “爷爷,廷烨有些累了,让他多睡会儿。”

    匡晓楠忙回答。

    沈老笑米米的特地看她一眼,点头笑道“是,是,累了。晓楠啊,你也该多休息一会儿!”

    匡晓楠听着,到底是脸红了红,只讪讪得陪笑着扶着沈老进餐厅吃饭。

    路过嫣然的时候,她对她点了点头,笑道“嫣然,昨晚的事情,你别介意。”

    “没关系,大嫂……”

    嫣然轻笑着,却发觉匡晓楠的目光竟是瞥向沈廷焯,她借着跟她说话而已。沈廷焯只淡淡得点头,回身拥住嫣然带她进餐厅坐下。

    吃过饭,沈廷焯先带着嫣然离开,走之前刘嫂急急忙忙的把几只保温盒送到车上,袋子里还装了不少干货,又是人参又是阿胶得带了一堆,叮嘱沈廷焯给嫣然做来吃,沈老还亲自把他们送到门口。

    “有时间多回来,廷焯不对,你就打电话给爷爷,爷爷给你做主!”

    沈老特地叮嘱嫣然。

    “爷爷,我知道了,您回去吧!”

    嫣然是真的有些不好意思,打小到大,她也没被这样重视过。

    上了车,却立即变作两种气氛,车上冷冰冰得,只有阿辉礼貌得问候了一句“少夫人好。”

    “一会儿阿辉带你去看房子,之后你们选好家具,就搬进去。”

    沈廷焯冷冷得吩咐着嫣然,目光直视前方。

    “沈廷焯,我今天还要上班!”

    嫣然低头看看手机上的表,时间已经不早了,今天肯定要迟到。

    “你的工作我替你辞了。”

    沈廷焯淡淡的回应一声。嫣然顿时气结,什么,他替她辞了工作!

    “沈廷焯,你凭什么替我做主辞掉我的工作!”

    “因为你是孕妇,肚子里怀着我沈家的种!”

    沈廷焯冷冰冰的回答,压根儿没有解释的诚意。

    “孕妇就不能上班了吗?”

    嫣然气得头晕脑胀,早晨被沈廷焯欺负的怒气也升腾起来“沈廷焯,你以为我愿意怀你的种,愿意嫁进你们沈家?麻烦你,给我一点点起码的尊重可以吗!”

    “我很尊重你。”沈廷焯歪过头不耐烦得瞥了她一眼,那模样仿佛在说顾嫣然你不要无理取闹了。

    “尊重?”嫣然苦笑“你的尊重就是把我的东西扔在地上,像赏赐一样给我一件破衣裳,然后再把我辛辛苦苦找来的工作辞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