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前夫夜敲门:司长,别这样 > 正文 第19章 黑夜的记忆
    匡晓楠握着筷子的手微微一顿,也只低着头点了点,淡淡得道“谢谢。”

    “这就对了!”沈老严肃得说“廷烨,你的旧伤不是复发了吗?一会儿我打电话给老李,让他放你几天假期,趁此机会,你好好陪陪晓楠。”

    “爷爷!”

    沈廷烨放下筷子刚准备说话,就被沈老拦住了,“听我的,你们就住在沈园!”

    事情就此敲定,沈廷烨虽然是满脸不愿意,却终究没说什么,低头吃饭。几个人也都默默得,吃完了一餐。

    “爷爷,我带嫣然去花园里走走。”

    饭后回到客厅,沈廷焯拥着嫣然没有随大家坐下。

    “嫣然,累不累?”

    沈老笑米米的反问嫣然。

    “爷爷,我不累。”嫣然心知沈廷焯必定有话要说,笑着轻声回答。

    “那就去吧,早点回来,嫣然现在需要多休息。廷焯,记住了!”

    “是,爷爷!”

    沈廷焯躬身听命后,就带着嫣然出去。屋子昏暗的灯光里,嫣然眼角余光瞥到沈廷烨的目光一直跟随着她,与沈廷焯几乎如出一辙的薄唇紧紧抿在一起,双眼眯起,唇角挂着冷笑令她一阵阵的心生寒意。

    这个男人,无论到哪里都带着压迫的气息,比沈廷焯的更加强烈,简直像是一团炽热的烈火。嫣然只觉得心口闷得厉害,即使花园里花香怡人,那夜色却像是挥之不去的怪物盘踞在心头。

    沈廷焯一直陪着嫣然默默的走着,嫣然从沈廷烨的气息里挣脱的瞬间就感觉到身边男人散发出的冷意,她看看已经离沈家那栋旧式洋房有些距离了,便站住,抬头望着沈廷焯的眼睛。

    如果可以,她从来不许自己看他的眼睛,因为那漆黑的深邃里永远带着她不懂的东西,每次看,都觉得他们之间的距离,很远很远。

    “沈廷焯,那件事,我可以解释。”

    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人愿意相信的话!

    “你也可以不听,我不会缠着你必须结婚。”

    她冷冷的别开眼睛。从来就不该指望有人能相信她!

    “顾嫣然,我告诫过你,结婚的事情已经定下,不容你再反悔!”

    沈廷焯生气的道,凌厉的眼神扫过嫣然单薄的躯体,触及到她眼里的伤痛时便瞬间柔软了几分,俯身将她的手轻轻握在掌心,捏了捏那柔软的柔荑。

    “我是你丈夫,你说与不说,我都相信你。”

    从来没人对她说这样的话,根本不敢置信沈廷焯会说这样的话,嫣然抬起头茫然得望着他,一时间,竟只嗫喏着,红了眼眶。她低下头,感觉到他的掌心贴着她的后背,不自觉得就靠向他的胸膛,那样安逸自然。

    心口靠近他的腹部的瞬间,嫣然竟听到了沈廷焯的心跳,自己的心跳也随着他的节奏缓缓跳动着,紊乱的情绪随着稳定。

    被信任的感觉让沈廷焯很舒服,他唇角扬起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手掌抚摸着她的脊背,感觉着她平稳的呼吸,只想此刻如此满足,她是否解释,那件事究竟如何,从开始对他来说救无所谓!

    他心中唯一梗着的,就是故事里那个男人,令他莫名得嫉妒!

    “林慕轩和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不容易问出来,沈廷焯得脸在黑暗中顿时通红,他干咳了一声做掩护,把脸隐藏在黑暗里,手指握得咯咯响。

    嫣然微微一愣,心想也许慕轩哥得名声确实不太好,沈廷焯担心他们走的近会更加拖累沈家,只好解释说“你不必担心慕轩哥,他无论如何不会给我带来困扰。虽然慕轩哥看起来只是纨绔子弟,其实他并不是真的那样,他心地很好。”

    “他心地好不好,与我无关!”沈廷焯冷硬的道。梗着的那块更加不舒服!看来她和林慕轩得关系还真是不一般!

    “是。”

    嫣然冷冷得道“慕轩哥虽然荒唐,但也只是在林家势力范围以内,他绝不会无缘无故得惹不相干的人。”

    不相干的人!沈廷焯心底冷笑,原来他是不相干的人!

    “大哥并非亲眼所见,如果不是杨家惹他,慕轩哥不会做那种事的。他并不是无赖,他只是有点,有点爱恨太过分明而已!”

    其实那件事,嫣然也无法完全解释的清楚,她到的时候事情已经在发生。慕轩哥虽然表面上对她很无赖的模样,但是嫣然还是看得出他不愿意那么对她说,肯定是无奈。

    “你倒是很了解他?”

    沈廷焯冷笑着道,双手插在兜里,漆黑的双眸冰冷得审视着嫣然。

    “是!”嫣然抬起头迎上沈廷焯“我知道你们都怎么看慕轩哥,但是我可以肯定得说,他并不是你们看到的那样。”

    “够了!”

    沈廷焯愤怒得打断嫣然“我不想听他到底怎样!我只需要告诫你,顾嫣然,你既然是我沈家的媳妇,就要守本分,你从前那些不三不四的朋友,最好不要往来!”

    不三不四的朋友,嫣然红着眼眶嘲讽得笑着,“我就是不三不四的人,朋友,当然是那样!”

    “那就学着做个本分人!”

    沈廷焯说完快步走回去,将嫣然扔在漆黑的花园里。

    走了几步,沈廷焯停住回头,嫣然独自立在黑暗中,瘦弱得肩在夜风中一耸一耸的,显然是哭了。

    他叹息一声,悄然走回她身边把那双肩抱进胸膛里,嫣然在他怀里挣扎着,挣不过,就安静下来,低着头用手背擦着眼睛。沈廷焯掏掏口袋,把一块白色的手帕递进她手里,嫣然迟疑片刻扯过去,抹了抹眼睛,捏着团在手心里。

    他曾经说过相信她的话,终于也像泪水一样,轻而易举就化开了。

    “回去吧。”

    沈廷焯淡淡得道,拉着嫣然得手往回走。

    这次,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客厅里已经没人,刘嫂上来问沈廷焯嫣然晚上要不要喝牛奶,沈廷焯替她答了说要,电话响了一声刘嫂接起来,就赶上来对沈廷焯说“沈老叫三少去书房。”

    “我知道了。”

    沈廷焯拉着嫣然上了楼,安排她“你先回房,我去见爷爷。”

    嫣然没理他,低着头独身离开了。她一走,他的手心空出来,有凉气儿就那么钻进来。

    房间里空荡荡的,嫣然想起沈老让沈廷烨和匡晓楠住下来,心里都担忧是不是她也得住着。今天请了假,明天无论如何得上班去,就算沈廷焯答应救爸爸,她的生活仍然是问题。她当然知道沈廷焯不会让她饿死,但她的自尊心不允许自己依靠沈廷焯。

    洗过澡,沈廷焯还没回来。

    嫣然猜测也许沈廷烨和老爷子说了那件事,于是沈廷焯被找去继续谈。说吧,如果他们觉得那样她就不适合做沈家媳妇的话正好,她可以和沈廷焯离婚,然后打掉孩子。嫣然心口刺痛得想着,迫令自己冷冷的面对镜子。

    镜子里的脸苍白得像鬼,嫣然简直不敢相信一天之内她竟然变成这样!

    罢了,反正顾嫣然就是只丑小鸭。嫣然苦笑,所以这样的你,以为沈廷焯会爱吗?那你又留恋什么,只为他那句半真半假的话?顾嫣然,你真是天字第一号傻子!她苦笑着出门,躺在冷冰冰得床上。

    心,很疼,不知为何得疼着。不三不四,这样的词语不是第一次听到了,何苦来难受,他跟别人都是一样的。

    “然然。”闭着眼睛,她听到慕轩哥的声音在黑暗里响起,烟头的明光在星空下一闪一闪的,他叫完她的名字总是短促得嘿嘿一笑“我爸说,以后林家的事业,都要交给逸轩,你嫁给他,就等着当林家的少奶奶吧!”他一边说一边狠狠抽一口烟,然后扔在草坪里“你嫁给逸轩那天,我得到你家去,看看你家那个什么雪姨,哈哈,我非得亲眼看看她的表情,还有顾欣然的!”

    “他妈的,又是顾欣然是不是,你等着然然,哥现在就收拾她去!”

    “什么?杨曼桢?她怎么了?”

    “放屁!然然你是全世界最好的姑娘,杨曼桢她就是个践人,真当老子不知道她是什么玩意儿是不是!”

    她真不该去找慕轩哥,她真的不该跟慕轩哥说那些,如果不是因为她,那件事永远不会发生,慕轩哥,也永远不会出事!她对不起他,她这辈子,都是慕轩哥的罪人!

    一滴泪,从眼角滚落进枕头里,嫣然已经忘了有多久,她没有哭过,她现在,怎么能哭?

    “大哥,那件案子至今不是还没有定论吗?”

    面对着沈老,沈廷焯第一次有几分失态得豁然站起来“何况,林慕轩是林慕轩,嫣然是嫣然。林慕轩半年前就出国了,嫣然跟他不可能有联系!”

    “林慕轩做那件事就是为了顾嫣然!”沈廷烨把手中的烟拧灭“廷焯,你想想,如果一个男人为了一个女人去杀人,这个女人会抛弃他任由他在国外游荡吗?”

    “没有证据证明!”

    沈廷焯自知如果事情真如沈廷烨所说,以嫣然的性格确实不可能放任林慕轩独自在国外逃亡。

    可是,也有可能林慕轩不想连累嫣然,所以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她。总之无论如何,嫣然跟那次案件无关,既然林慕轩已经承认是自己指使别人开车撞杨曼桢的,法律上,嫣然就已经脱离了嫌疑。

    他想起嫣然对林慕轩的维护,心口便是一紧,顾嫣然你这个惹事儿精,为什么全世界的男人好像都能跟你扯上关系!

    “证据?”

    沈廷烨不可思议的高声抗议道“廷焯,你到底怎么了,这种事根本就不是证据的问题。难道你希望警察天天到沈园来查问,还是希望他们到你的办公室去!扯上顾家,你已经惹了很大的麻烦!”

    作为大哥,他认为自己有必要告诫弟弟。这个顾嫣然,和黑帮既定继承人有关,和顾家的走私案件有关,她并不简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