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前夫夜敲门:司长,别这样 > 正文 第18章 顾嫣然,你厉害
    接着捧起另一只鞋的时候,她那只吊在床上的小脚已经主动伸进去,人也站起来,只是站的有些直,像是僵尸。

    “我以后不会说那种话!”

    她像是受了惩罚般通红着脸宣布,别开头,僵硬得走到镜子前端详着里面的顾嫣然。

    沈廷焯面色微微一沉,却只走过去,随手挽住她厚厚漆黑的长发在背后打个圈儿,用她原本的皮绳绾出个发髻。搭在肩上的头发收回去,镜子里的人儿看起来便多了几分精神,她细心的抬头瞟了眼,刻意的没敢看眼睛。

    “你眼睛很漂亮,顾嫣然。”

    沈廷焯连夸奖的时候,语气都生冷冰硬。嫣然顿时缩了缩脖子,蹙着眉端快速走开。

    半响突然问他。

    “我这样,好看?”

    “嗯。”

    一直等待着她的沈廷焯点了点头,不浓不淡得应着。接着抬腕看表“下楼吧,大哥大嫂应该回来了。”

    “沈廷焯?”

    嫣然跟着走了两步,抬起头唤他,脚步也顿住在门口。

    “嗯。”

    他淡淡的应着,并未低头看她。她个子矮小,被他拥在怀里也不过到胸口而已,即使这会儿努力挺胸抬头的,也仍旧无法掩盖她实在太过娇小的事实。

    “我刚刚那样,是不是给你丢人?”

    问题问的太过犀利,沈廷焯舒展的眉端再次拧了下,才道“你知道最好。”

    她被他强行抱在怀里拥着下楼的时候,还是嘟囔了句“那干嘛非要娶我!”

    “如果你肚子里没有,以为我会愿意?”

    沈廷焯用唇角告诉她,说这句话的时候,那儿不自觉的扬了抹笑容。顾嫣然,你这个傻瓜!

    “我不习惯……”她不舒服得在他怀里扭着身子。

    沈廷焯手上一紧将嫣然的胳膊掐住“不习惯也要习惯!我不说第二次!”

    “反正嫁给你很受罪就是了……”嫣然低声抱怨着,沈廷焯听到眼前便是无数黑线,顾嫣然,你真他妈的是世界上最蠢的傻瓜!错,沈廷焯才是,否则怎么会娶你?

    两个人下楼,刘嫂就一叠声得喊着“三少爷三少夫人下楼了,老爷子,老爷,三少爷三少夫人下楼来了!”然后嫣然听到大门打开,刘嫂不一会儿又喊“大少爷大少夫人回来了,老爷子,老爷……”同样的话,她总要喊两次,嫣然由此记住,沈家必然有个耳朵不好使的人,不是老爷子,该是沈廷焯那位大伯或者大伯母。

    下楼,果真一前一后从门口进来两个人到客厅。两人都是白色的军装,男人走的飞快,女人英姿飒爽得跟在身后,目光却始终不在男人身上落定。

    “大哥、大嫂。”

    沈廷焯打过招呼,回首把嫣然向前推,蓦然发觉她目光僵硬得盯着前方,那儿站着正是他大哥沈廷烨。

    看过去,沈廷烨却是眉端紧蹙,双眸厌恶的眯着盯着嫣然,她在他怀里微微颤抖,小手不知何时紧紧握在一起。片刻却主动错开眼神。

    沈廷烨对沈廷焯道“廷焯,跟我上楼!”

    接着大步朝楼上去。沈廷焯不解的垂首,嫣然眼眶微红,眼神也因为身体的颤抖而闪烁着泪光。他在嫣然腰身上轻轻捏了下,才快速跟上沈廷烨的身影,二人到了楼上爷爷的书房,沈廷烨开门进去,将门甩在身后。

    “你知道她是谁?”

    门关上,沈廷烨回身蹙眉用难以理解的眼神目不转睛得盯着沈廷焯。

    “知道。”

    想来,大哥也该明白他不是轻率从事的人,“大哥是想说,她是顾家的人吗?”

    “不只是如此!”

    沈廷烨大声道“廷焯,你了解顾嫣然的为人吗?她配不上你!”

    大哥竟然知道嫣然的名字,而且这样斩钉截铁的说她配不上他,倒是很让沈廷焯意外。他斜靠在桌边顺手拿起爷爷放在桌上的一本书,淡淡得回答“看来大哥很了解嫣然?”他抬起一端的眉,扬着向沈廷烨。

    电光火石般的,两年前的相遇出现在眼前,漆黑的小巷,星星点点明灭的火光,还有那凄厉的哭喊声和咒骂钻进嫣然的耳朵,眼里的酸痛凝结成泪珠,嫣然慌忙别开脸用手背抹眼睛,大嫂还站在那儿呢!

    “是嫣然吧……”

    倒是大嫂先打破了过于沉寂的气息,大概因为大哥突然离开的缘故,她对嫣然抱歉得笑笑,美丽的脸上有些尴尬。

    “大嫂。”

    嫣然礼貌的点头,也有些不自在得垂下头。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她何必再想起,反正结果都是一样的,如果沈廷烨真的跟沈廷焯说什么让他不想娶她,未必不是好事。

    “你大哥就是这性子,嫣然,别介意。”

    大嫂轻描淡写得解释过,走到嫣然面前拍拍她的肩,她以为嫣然只是因为沈廷烨的态度而难过。

    “别这么说大嫂,他是大哥。”言下之意,大哥是没错的。是啊,杨曼桢永远都是对的!嫣然心底刺痛得想,脸上依旧笑着回应大嫂担心的眼神,“大嫂,我真的没事。”

    “哎,没事就好。”

    大嫂说着从口袋里取出只丝绒的盒子递到嫣然眼前“今天爷爷打电话来,我们才知道你们结婚的事情,临时匆忙没有准备,这个就算是见面礼吧。”说着就把盒子往嫣然面前递过来。

    嫣然迟疑着,看上去挺贵重的东西不知该不该接,却听到楼上男人沉闷冰冷的声音道“匡晓楠,谁教你拿着我们沈家的东西讨好人来着?”说着沈廷烨已经到了嫣然面前,一把夺过那盒子扔在旁边,扯着大嫂就朝旁边走。

    匡晓楠眉端一蹙顺势甩开沈廷烨的胳膊,拿起盒子冷冷得回道“看清楚,哪个是你沈家的东西?”

    “连你都是我沈家的人,东西也自然是!”

    沈廷烨是看都没看,扯着匡晓楠就走,那意思好像多和嫣然呆一阵她就会被嫣然带坏似的。

    匡晓楠顿时气得脸通红,怎奈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他们面前合上的那扇大门突然打开,拉扯的两个人也旋即松开了对方,沈老愠怒得出现在客厅里,后面跟着大伯和大伯母。

    大伯看到沈廷烨,立刻沉了脸,喝道“胡说八道什么!晓楠嫁给你是你的福气!”

    “哼!”沈老冷哼了一声,越过沈廷烨走到嫣然身边,立时换了慈祥的笑容,拉着她的手笑问“嫣然,还习惯吧?廷焯有没有惹你生气呀?”

    “爷爷,沈家挺好的,廷焯也很好。”

    嫣然低头腼腆得回答,才想起沈廷焯刚刚也随着沈廷烨下来,她不禁抬头去看他,他快步走到她身边,低头深深得看她一眼,对沈老笑着说“爷爷,我怎么敢欺负嫣然,如今嫣然可是有您做主!”

    “你知道就好,以后也不许欺负她!”

    说着又转身去拉过匡晓楠,本来沈廷烨是强行扯着她的,也只好放开。

    “晓楠,以后廷烨再敢胡说八道,告诉爷爷,爷爷替你教训他!”

    沈廷烨僵站着,没说话,只是狠狠得瞪了嫣然一眼,好似现在的问题全部是因为她,沈廷焯却同时轻轻把嫣然往怀里拥了几分。

    “爷爷,廷烨就是脾气急躁,并不真心。”

    匡晓楠淡淡得回应着,只对沈老继续说“我扶您去餐厅吧!”

    “好!”

    爷爷拍拍匡晓楠得手,把嫣然交给沈廷焯,叮嘱他好好照顾她。

    其余的人都跟上去,大伯在路过沈廷焯和嫣然的时候,深深得看了他们一眼,大伯母是根本没有理会他们,沈廷烨则在嫣然跟前停下,只从牙缝里挤出个声音说“顾嫣然,你厉害!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嫣然浑身便是一颤,不经意得别开眼睛强忍着滑过心底得刺痛,随着沈廷焯的大掌盖住她的肩,进入餐厅。

    沈老一边招呼着刘婶给嫣然和匡晓楠上滋补汤,一边安排沈廷焯和嫣然坐在沈廷烨和匡晓楠后面。大伯和大伯母是依次坐在沈老左侧,沈老又问起说“老二呢?”

    “老二说今儿无论如何赶不回来,等中秋必定回来。”

    大伯忙回答。

    “忙忙忙,全世界只有他最忙!”沈老虽然这么说,却好似并没有生气的意思,只吩咐大伯“告诉她,再忙,也要把廷焯和嫣然的新婚礼送到!”说着就哈哈大笑起来。大伯大伯母也跟着笑。

    大伯母识相得笑着从口袋里掏出红包隔着桌子递给嫣然“嫣然啊,你刚来,大伯母本来应该准备些首饰之类的,可是我们老年人的眼光跟你们年轻人不同。这些钱你拿着,喜欢什么只管自己买!”

    说着向前推了推,嫣然看沈廷焯,他道“大伯母给你,你就收下。”

    嫣然就忙站起来双手接过,沈廷焯又说“大伯母待我们这样好,以后我们得好好孝敬伯父和您。”

    “呦,还是咱们廷焯会说话!”大伯母酸溜溜得笑起来“廷烨呀,你以后可得跟廷焯好好学着!”

    “妈,你废话怎么这么多!”

    沈廷烨粗声粗气得回答。

    “叱!”大伯母鼻子里发出个声音“你也就只能在我和晓楠面前耍脾气!”

    “行了!”大伯立时喝止大伯母“话怎么这么多!”

    接着招呼嫣然“嫣然,你多吃点,你现在是一个身子两个人。”

    “哎!谢谢大伯。”

    嫣然低低的应着,不好意思得垂下头。

    大概是她的样子惹人怜爱,沈老看着她哈哈大笑,爽朗的笑声震得餐厅桌子都跟着打颤,也跳起来似的,沈老声如洪钟得说“嫣然还害羞啊?”

    “爷爷,嫣然毕竟还小。”

    沈廷焯不着痕迹得护着嫣然,将远些得菜夹给她,低声道“不要只吃眼前的!”

    嫣然抬了抬眼皮,垂下点点头。

    沈老看在眼里很是高兴,反过来就责备沈廷烨“廷烨,你也照顾着晓楠,总是惹她生气,怎么能怀上?”

    “是,爷爷。”

    沈廷烨说着就夹了一筷子小酥肉放进匡晓楠的碗里,生硬得说“你也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