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前夫夜敲门:司长,别这样 > 正文 第17章 被驴踢了
    嫣然脑子里一蒙,还是迅速回转过来,她不能再被沈廷焯这么糊弄下去了!猛地拉开沈廷焯不安分的手掌“沈廷焯,你别闹了!”

    “闹得是你!”

    沈廷焯白她一眼,瞥了眼手表起身。

    “好,就算是我!”嫣然一副认命的模样裹着自己瞪向沈廷焯得背影“但是,我们能不能坐下来把这件事解决掉?之后,我绝对不会再闹,绝对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怎么样?”

    沈廷焯的背影顿住,片刻后他回转身,冰雕似的脸上冷意森森。

    “顾嫣然,嫁给我委屈你了?”

    “娶我你很委屈啊!”

    嫣然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她还明白自己的地位,就算顾家如从前她也只是只丑小鸭,何况如今?

    “还好……”沈廷焯双手插兜“我勉强可以接受。”

    “什么!沈廷焯,我顾嫣然是不怎么样,可我也没求着你娶我啊,你勉强个,啊!”

    嫣然及时捂住嘴巴,免得真在沈廷焯面前彪粗口。发完了脾气却发现沈廷焯再次有走的意思,嫣然忙立起身,同时扯着被子遮盖自己的身体。

    “沈廷焯,你到底要怎么样!”

    “结婚。”他盯着她的双眸,不耐烦已经到达顶点,冷冷的道“顾嫣然,我没时间跟你墨迹这件事,既然你提出要我娶你,我勉强可以接受,我们之间的问题就到此为止。或者,除了拿掉孩子,你还能想出其他办法?”

    她,没有。如果她有就不会提出让他娶她,本来,她以为他根本不会那么做,可是怎料到沈廷焯居然真的发神经娶她!他脑子绝对出问题了!

    “既然如此……”

    看出嫣然已经无计可施“你就老老实实呆在这里,我晚上会回来。”

    说着打开门,这次是真的走了。嫣然也已经哑口无言,她怎么会料到事情竟然发展到如今的地步?结婚,她怎么无缘无故得就和一个完全不爱的人结婚了呢?其实并非嫣然矫情,而是她一直认为自己人生中,也只剩下那点可怜的自尊。

    曾经她也不顾一切得爱过一个人,最终的结果却是两败俱伤。林逸轩那刺目的目光闪过她脑海,她浑身便是冷的颤抖。

    她只是想找平凡的人,爱她的人,幸福的结婚,然后她可以告诉林逸轩,没有你,离开那个上流世界,我顾嫣然依旧是幸福的!

    所以她执着的拒绝着这门对她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婚姻。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问题是沈廷焯如此精明的人究竟打什么算盘,为什么就这么轻易得屈服娶她了呢?嫣然把自己闷在被子里,是不是现在除了睡觉,她真的没事可做!

    嫣然起身穿好衣裳,她还是去打工比较现实,很快就要六点了。

    可是门,嫣然上上下下按了无数次,终于明白,门锁上,她根本出不去。

    “喂,有人吗?”

    她试着喊了一声,其实已经清楚,就算有人听到也不会开门。但她还是执着得拍了两次叫了几次,最终的结果就是嗓子喊哑了也没人理她。那刻,嫣然才突然感觉到,这是沈家,冰冷的家庭。

    既然已经认命,就别再挣扎了。一个声音在嫣然脑子里叫嚣着,好吧,她认命!嫣然恨恨得想着,至少,沈廷焯答应会帮她弄爸爸出来。

    “少爷,手续已经办好了。”

    上车后,阿辉将已经办理好的结婚手续交到沈廷焯手中。

    沈廷焯打开,两个红本本,他和她的合成照片在上面,只是,照片里的顾嫣然仍旧戴着那副丑到极致的眼镜,还有根本不存在的牙套。他不禁蹙了眉端,想起第一次见她时候的模样,那双藏在眼镜下滴溜溜乱转的大眼睛,简直诱人!和眼前这个呆滞的顾嫣然,怎么也联系不到一起。

    “额,少爷,顾小姐的照片……都是那样的。”

    他也很仔细得在顾家找来着,可是好像从她十岁开始就一直这么,丑。

    所以他拿着去办结婚手续的时候,三少得朋友磊子差点把嘴里的茶叶沫子喷到他脸上,阿辉痛苦得回忆起磊子笑的天翻地覆的模样,他还说“沈廷焯脑子被驴踢了是不是?”其实,他也这么觉得来着……

    “以后叫少夫人。”

    沈廷焯合上结婚证装回文件袋里,随口吩咐。

    “是!”

    阿辉忙回答,以为自己脸上泄露了心底为三少的不甘。

    “明天带她去选选家具,让人把盛世得房子收拾干净。”

    “是。”

    三少想的还真仔细,看来是不准备让这位顾小姐,哦不,少夫人在沈园住下去了。

    “让阿泽过去一趟,给她收拾整齐。她那些工作,全部辞掉。”

    “是。”

    阿辉忙答应着。想想少夫人的工作确实有点太抛头露面了,而且,她真的该收拾下!

    “三少,要不要安排记者会?”

    既然已经结婚,最好还是对记者解释清楚,而且三少和少夫人结婚本来就是因为那些讨人厌的记者。

    “不要。”

    沈廷焯的回答出乎意料,他闭着眼睛却好像已经看出了阿辉的不解,懒懒得解释道“让他们猜去吧。”

    “我明白了。”

    记者猜来猜去,最终得到得结果也只是沈廷焯和顾嫣然隐婚的答案,那么顾嫣然就不会被推到风口浪尖上,大众也无法特别注意到顾家的走私案。最好的结果是让记者以为早先顾家和沈家就已经联姻。

    “林家盯得怎么样了?”

    沈廷焯好像是突然想起这件事的。

    “没什么进展。”阿辉回答“依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林家倒是好像老实本分,根本没有违法的证据。”

    “继续盯着吧!”沈廷焯给出个答案“还有,林家二少。”

    “我明白!”

    林家二少是著名的律师,处理证据方面应该特别拿手。不过,阿辉想起他刚刚拿到的消息“三少,我们查到三夫人和林家关系亲密,尤其是这位二少,据说前些年,他们很有点交情。所以这回会不会是……”

    沈廷焯并未回答。他早就知道顾嫣然和林逸轩的事情,所以其实老爷子最担心的不是顾嫣然的身份而是她的目的。如果真的是那样,他倒是想看看,顾嫣然装傻能装到什么时候,而且,把她放在他身边,才是最放心的。

    车到局里,沈廷焯下车,吩咐阿辉“去趟向小姐那里,你知道该怎么说。”

    “是,三少。”

    车在沈廷焯离开后就转弯走了。

    沈廷焯上楼打开门,却发现,他得办公室已经坐了一个人。

    打开门,就看到顾嫣然委屈得抱着枕头缩在床脚,两只白白的脚丫印在床上,像只等待主人归来的可怜小猫儿。沈廷焯眼里滑过一丝柔情,慢慢走到她身边。顾嫣然抬了抬眼皮,慵懒得垂下眼眸。

    沈廷焯侧身坐在床边,抬手取了她鼻梁上那副丑陋的眼镜。

    顾嫣然眼眸一动,伸出手抢,沈廷焯已经把它放在床头柜上,顾嫣然看了眼,放下抱枕爬去拿,被沈廷焯顺势抱进怀里。

    “为什么非要戴着?”

    “我近视。”

    她冷冷得回答,手指够不着,只好作罢。

    “左眼5.0,右眼4.9,顾嫣然,猫儿眼也不过如此了吧?”

    “没有眼镜不习惯。”

    她嘟囔着回答,挣脱沈廷焯的怀抱,也是徒劳。懒懒的,也不动了,任由他抱着,说这句话的时候眯起双眼,好像舒服惬意的样子令沈廷焯很是满意,手掌裹住她的小手,食指戒指冰凉的敷在掌心。

    “不习惯什么?”

    她没回答。

    小时候阿姨强迫她戴上那副眼镜,刚开始她不习惯总想脱下来,后来有次当着同学的面儿拿下,同学大惊小怪得说“顾嫣然你的眼睛是那样子啊!”她才晓得原来戴眼镜久了眼睛会变形,从此就再也没敢摘下。

    “以后要习惯。”

    虽然没等到答案,沈廷焯还是霸道得要求。

    她肚子咕噜噜得叫了声,沈廷焯暗笑,原来是饿了,跟孩子似的,饿了就会懒懒的,连脾气都没了。

    他站起来把刚买的衣服递给她“去换上,一会儿见见大哥大嫂。”

    嫣然低垂着眼眸看了看,终究好像不甘心得咬住嘴唇,拿起来钻进卧室里。几分钟后出来,一边走,一边扯着裙角。那裙子对她来说有点短,刚巧在膝盖上,两条细白的腿露出来,她总觉得好像裙子在走风漏气,迈腿都很不安。

    看她那样子,沈廷焯严肃的脸忍不住挂了笑容,走到她身边把她不安分的手抓住,评价了一句“还不错。”

    从见到她开始,就穿校服,运动服,一双破运动鞋这会儿扔在地上,鞋扣怪异得张着嘴巴,真不明白顾嫣然这些年到底怎么过的,哪儿像顾家的大小姐?难怪整个名媛界里,就没人认识她。

    “我不习惯。”她倔强得去瞟自己那身衣裳,半响抬起头看着沈廷焯,“但是,穿那个给你丢人是不是?”

    突然太过犀利的问题倒令沈廷焯犹豫了,他瞥她一眼,冷冷得回答“你知道就好。”

    “那你干嘛不娶欣然呢?”

    折腾了半天,她那颗小心眼儿里居然还在纠结这个问题,沈廷焯恼火得把她按在床上,说“顾嫣然你以为我想娶你们顾家人?”

    嫣然顿觉失语。

    这个角度看过去,沈廷焯确实是帅的天人共愤,雕刻版的脸庞和嘴唇,刚硬的线条要多有型就多有型,眉眼深陷,剑眉英挺,男子气十足的同时,薄唇却仿佛很是柔软,即使那么不满的抿着,也充满了令人遐想的吸引。她瞳孔不禁一收,已经意识到自己正盯着人家看。

    “看什么?”

    沈廷焯眉端一蹙,刚刚抿住的嘴唇却忍不住扬起个笑容,伸手在她脑袋上拍了下,笑道“把脚伸出来!”说着蹲下。

    嫣然不解得依他所说伸出自己光着的脚丫,只觉得脚心被凉爽的指尖滑过,顿时浑身一颤不由自主得缩,沈廷焯却仿佛早就料到般紧紧握住,强行把一只白色的平底方口鞋套在她脚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