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前夫夜敲门:司长,别这样 > 正文 第16章 对我没感觉,恩
    嫣然抬起头望着沈廷焯,丫的,她什么时候答应过?可是刚刚看过去,就被沈廷焯一眼给瞪回来,那意思想死你就说!只好暂时不做声。

    “出去吧。”

    沈老倒是笑米米得很慈祥“嫣然啊,以后廷焯有做的不好,你就来找爷爷,爷爷给你做主!”

    以后?还有以后?嫣然晕晕得点着头“是,爷爷。”就被沈廷焯带出门外。

    门合上,她要开口,就觉得胳膊上一痛,被沈廷焯强行带进旁边的房间里。

    “喂,沈廷焯,爷爷到底什么意思?”

    她明明说的很清楚打掉孩子彼此了事,怎么到最后反倒成了这样?

    “这么快就改口叫爷爷了?”

    沈廷焯却躺在床上,懒洋洋的问她。

    “我!”

    她只是习惯了,而且,沈老确实很慈祥,完全没有让她感觉到陌生。

    “沈廷焯,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嫣然坐下来,看来今天必须把这件事解决。否则,明天她可能就莫名其妙变成沈廷焯的老婆。

    “我们说清楚,好不好?”

    眼看着沈廷焯一副不想开口的疲惫样子,嫣然的声音软下来。

    大约是对她的态度还算满意,沈廷焯微微睁开眼皮,却道“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吗?结婚是你提出来的,我满足你。”

    “但是你为什么要满足我?沈廷焯,我没有要你负责,明天我就去打掉这个孩子,我们从此一刀两断互不相干不是很好嘛?何必要这么麻烦……”

    “顾嫣然,你很吵!”

    沈廷焯不耐烦得转个身,合着眼皮似乎要睡着了。

    “沈廷焯,麻烦你正视问题好不好!你不想娶我吧?我也不想嫁给你,所以我打掉孩子,你……”

    “你再说一次打掉孩子试试!”

    沈廷焯骤然翻身起来靠近嫣然,冷眉微蹙,漆黑的眼里满是怒意。

    “顾嫣然,你以为那是什么,那是条人命!”

    “沈廷焯,你是在说我冷血吗?你以为我想打掉它是不是?它在我肚子里,是我身体的一部分!如果不是你,会有这个孩子吗?现在你凭什么说我!”

    嫣然说着眼眶红了,一直都在拼命得告诉自己没关系,它还不知道,它本来就不该到这个世界。现在听到沈廷焯一副大义凌然牺牲自我的意思,嫣然只觉得委屈。如果不是他提出那种事,如果不是他给她下药,如果不是他不小心,她怎么会怀孕?

    沉默半响,沈廷焯自始自终一言未发。直到嫣然的情绪看上去平静些,沈廷焯才站起来,扶着她的肩低头凝视着她的眼睛。

    “顾嫣然,嫁给我,你觉得委屈?”

    “废话。”

    她凭什么要嫁给他!就因为孩子?

    沈廷焯听着面色一冷“顾嫣然,你知道有多少人想嫁给我我都不娶!”

    “那里面肯定没有我!”

    “但结婚是你提出来的!”沈廷焯强调,“顾嫣然,事儿是我做的,但话是你说的!孩子我负责,你说出的话最好也学会自己负责!”

    “可是沈廷焯,你不喜欢我,我对你也没有感觉,我们为什么要结婚!”

    嫣然几乎崩溃了,她怎么就糊里糊涂走到今天的地步,为什么每次沈廷焯只要出现她就总是要莫名其妙的倒霉!如果当初他按照约定,他们根本不会走到今天这步!

    “是吗?”

    沈廷焯反问,凉爽得手指勾起嫣然的下颌轻轻抚摸着那里,唇靠近,温热的气息扑打在她耳根,顿时烧的嫣然脸滚烫,慌忙避过,却正巧触到沈廷焯的唇,耳垂被他轻易含入口中,嫣然忍不住发出一声叮咛。

    “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吗?”沙哑着声音,沈廷焯的大手缓缓抚摸而下,停在嫣然最为敏感的腿间摩擦着。嫣然慌忙合上腿,却恰恰夹住沈廷焯的手指,她窘迫得面上发红,口中已经再次嘤咛出声,只得用一只手无力得推搡着沈廷焯,“你,走开。”

    “舍得吗……嗯?”

    凌冽的气息带着沈廷焯的温暖钻进嫣然口中,她本能得拒绝着,舌尖已经被缠绕,灵活得舔过她的口腔壁,带来一阵酥麻的快乐。

    “唔……”

    在彼此的呼吸中轻喘着,嫣然本已经混乱的脑子彻底凌乱,只有感官在沈廷焯的逗下不断做出回应,柔软的躯体不自主得向宽大的胸膛靠近着,气息被他搅动得紊乱不堪,急促得轻喘声弥漫在空气中。

    热流在身体里窜着,嫣然咬住下唇得瞬间却终究发出一声轻喘,只觉得一热,整个人都虚脱了般。

    “这么快,还说没有!”沈廷焯霸道得嘲笑着她,嫣然心中便是一尴尬,抬手狠狠得打过去,小手落入沈廷焯手中,被他牵引着向胸口得放下移动,缓缓地,即使抚摸他也令嫣然难以自持得渴望着更深的拥有。

    明白她的渴望般,沈廷焯慢慢将停留在她湿润间的手指滑动进去。

    “唔!”

    突如其来得充实令嫣然痛得眼泪都出来,却被那饱满得感觉填充得拱起身体更深得迎接着他的手指。

    沈廷焯的吻越来越密集得落在她肌肤之上,过处便是红润的一片,简直像要把嫣然燃烧着一般。他迅速找到她敏感的顶点,舌尖扰动着纷嫩的顶端,大手肆意揉弄,随着下面一进一出,嫣然的身体便如潮水般涌动起来。

    “不……孩子……”

    感觉到顶在那里的物体,嫣然害怕得呼出声音,很快再次淹没在沈廷焯细密的吻里,“我,会小心……”

    被晴欲渲染得沙哑的嗓音带着无限的吸引力将嫣然心底那唯一的理智完全驱散,衣衫零落,随着那物体进入,嫣然喉咙里发出“额!”得呼唤,小手不自觉得滑向面前男人的胸膛,脊背,紧紧得将自己埋在里面。

    强行控制住狠狠将她占有的渴望,沈廷焯让自己慢慢没入她温润的紧实里,才是第二次而已,她的柔软迅速包裹吞并着他的坚硬,一瞬间都有点疼的快乐,从来,从来没有哪个女人可以……

    “疼!”

    嫣然惊呼出声,她没想到他的那个居然那么大,痛得她顿时眼泪飞溅,人也缩起来。沈廷焯快速抱住她的臀将她更深得压入怀中,吻细密的舔她的嘴唇脸颊甚至是落在脸颊上的泪水,允吸着她身体温暖的香气,将嫣然最后的矜持一点点的全部吸走,渴望被填满得渴望燃烧了嫣然,小手热情得勾住沈廷焯的脖颈。

    “小妖精……”沈廷焯眯着眼睛,怀中的人儿眼神迷离得像要散去,他一点点让自己的躯体滑入她的紧实,湿润顺着他的动作胶合和两个人,每次移动进出都会被她再次吸纳进去,沈廷焯直起身,将她两条腿狠狠得分开。

    “不!”

    嫣然轻喘着“不……轻,轻点……”最终,也只凌乱成了呼唤。

    “放心……”

    沈廷焯笑着,将她得躯体一次次得占据到最深处,感觉到身下女人得渐渐迷失,他的意志也在消退,只剩下彼此躯体相合的快乐……

    怀中的人儿在疲惫中沉沉得睡去,修长的手指抚摸过嫣然光滑的脸颊,沈廷焯眼里闪过一丝静默得温柔,仿佛叹息得说了声“睡吧,宝贝儿……”

    旋即轻轻起身,拉过被子盖住她阳光下柔和的身体,拉上窗帘开门离开。

    嫣然确实累了,已经足有三个月,她的睡眠时间保持在每天不足五个小时,耗力得床上运动后疲惫感袭来,只消合上眼皮就进入梦里。

    门咔哒一声,顾嫣然已经警惕得醒来,睁着眼睛看到那双修长的腿立在自己面前,本能得弹起身,被子滑过肌肤落在胸前,想起刚刚发生的事情,嫣然面上一红,满脸羞愤得把自己包裹起远远得躲开沈廷焯。

    床在沈廷焯那儿陷下去一块,她低头看着,双手把自己裹得更紧,憋了半响正要说话,沈廷焯却略带不耐烦得伸出手放在空中,说“手。”

    她警惕得看了眼他的掌心,嘴硬得反问“干嘛?”

    “手!”

    沈廷焯蹙着眉端满脸不耐烦。

    “沈廷焯,你出去!”

    她现在是赤身好不好,如果把手伸出去,那岂不是肩膀也露出来然后那什么什么也露出来吗?

    “都看过了,有什么好遮的……”说着沈廷焯粗暴得伸手一扯,顾嫣然只觉得整个身体随着被子一滚已经落进他怀里,她慌忙伸出手推搡着却哪里是沈廷焯的对手,两只手轻而易举得被他握住。

    “我说的时候你最好听话。”他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个丝绒的红色盒子,单手打开,两枚简单大方得钻戒镶嵌在里面,他取出其中一枚,抓着顾嫣然的食指戴在上面,不大不小,竟然刚刚好,配上她纤细的手指,愈发显得那枚钻戒闪亮。

    嫣然盯着自己的手,一时间脑子再次陷入混乱中。

    “沈廷焯,你干什么……”

    她当然知道他是在给她戴戒指,问题是,为什么?

    “结婚的时候不是都要有吗?”

    他把自己那枚戴在手上,低着头并不看嫣然一眼,好像那不过是最普通最正常的事情。

    “可是,我们什么时候说过要结婚?”嫣然想起他们之前的对话“沈廷焯,我们根本就不应该结婚!”

    “那应该做什么?”沈廷焯起身坐在她身边,伸手轻易就将不服输的顾嫣然捞在怀里,她挣扎着,对于他来说完全没作用,铜墙铁壁狠狠箍着她柔软的腰身。

    嫣然抬起头羞愤得瞪着他,是是,刚刚她又被他给吃了,但那并不意味着她就想嫁给他,他凭什么自作主张!

    “沈廷焯,你放开我!”

    “再动的话……”沈廷焯嗓音沙哑得压在嫣然耳边“我不介意,再来一次,嗯?”充满吸引的声线滑入嫣然耳中,她浑身便是本能的轻轻一颤,只觉得热流瞬间随着沈廷焯不安分的手指窜动在身体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