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前夫夜敲门:司长,别这样 > 正文 第14章 记者围墙
    林逸轩是著名的律师,比比从前跟嫣然常在一起听她提过。他们好的时候,她还常常陪着嫣然去律师事务所找林逸轩。

    对比比的话,嫣然没回应,低头又嘬了口果汁,突然胃里刺痛,翻江倒海得感觉钻进脑子里,她慌忙扶着桌子站起来,捂着嘴巴冲进广场边的洗手间。

    对着水池一阵干呕,却是什么也没吐出来。嫣然抬起头,猛然看到镜子里那张脸,竟然被自己吓了一跳。

    太白了,白的简直没有颜色,眼眶深陷,简直像怀了小吸血鬼得贝拉,一张脸鬼似的。

    等等,怀了小吸血鬼!

    嫣然低头盯着自己的肚子。她,好像已经有很久都没来那个了。上个月的没有,这个月,也早该来了。这样的情况也持续了七八天……可是,她吃过避孕药的!虽然知道即使避孕药也没有百分之百的保险……

    心底略过一丝强烈得慌乱,嫣然整个人得力气仿佛被抽走了,她不得不扶着肮脏的洗手台才能站稳,只觉得那种恐惧,比看到自己的裸照更加可怕。不会的,她当即吃了避孕药,不会怀孕,也许她只是内分泌不调,也许只是太过疲惫……

    “嫣然?”

    比比已经找到这里,看到满脸苍白的嫣然她愣了下,忙扔下手里的饮料冲到嫣然身边,急切得问她“你怎么样,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她的动作好奇怪,捂着腹部,那么轻的好像那儿有个,有个生命般。太像了,太像是一个孕妇的动作,比比几乎立刻就想到了那点。但她没敢问,因为无论如何她都不会相信嫣然会莫名其妙的怀孕。

    嫣然是特别保守的人,即使那么爱林逸轩,也从来没有主动过。

    “没有。”

    嫣然苍白得挤出个笑容“比比,我只是太累了,休息一会儿就好。”然而接着她就突然看看表,说“不行,我得去上班了!”

    说着推开比比就走。

    “喂嫣然,不去不行吗?”

    “不行。”

    嫣然已经恢复了平静,她没准备把这件事告诉比比。

    “可是你脸色差的厉害。”

    比比担忧得望着嫣然,其实已经明白她不会告诉她。顾嫣然天生就是这样,因为家庭的缘故,更有许多事情即使最好的朋友也不会说。

    “没事。”嫣然轻松得耸耸肩,说“可能真的是太累了,晚上我会早点休息。”

    “那,好吧。”

    比比不放心得把嫣然送到公交车站才走。

    坐在公车上,嫣然得目光不自觉在自己的肚子上盯了许久。那儿好像突然隆起来,她甚至看到里面有个小小的东西在沉睡。不,不是,她没有!嫣然几乎疯了,她不能留着这个孩子,必须打掉它。它来的太早,也太不是时候!

    下车后,嫣然进药店买了一支验孕棒,她总觉得连店员看自己的表情都怪怪的。不得不告诫自己,没什么,很正常,现在这种事情正常的很。如果是,她请个假,找地方打掉孩子就是。

    然而看到上面两道鲜红的杠杠时,嫣然还是觉得头嗡得一声,简直要爆炸。

    她怀孕了,她肚子里居然有个孩子,那么不可思议!这个孩子当然只会是沈廷焯的,那么现在,孩子已经快三个月了!

    打掉孩子的想法再次闯进来。只有这唯一得方法,她没有能力养孩子,也没有时间用来怀孕生子,只能打掉它。打定主意,嫣然反倒没了方才的慌张。她把验孕棒扔进纸篓里,平静得走出洗手间。

    侧身而过的瞬间,一个身影进去,嫣然并未注意到。

    次日请了假,嫣然早晨就去医院。她的计划是在下午上班前,拿掉肚子里的孩子。然而检查结果却将她的计划彻底击碎。

    “你已经怀孕三个月了,而且血糖低,心率不齐,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可能给你做流产手术。”

    医生从眼镜里瞟了眼面前的嫣然,这种事情她见多了,接下来要听到的话都预料得到。

    “孩子我不能要。”

    嫣然斩钉截铁得说,她身体状况向来没那么差,应该不至于到连流产手术都不能做的地步。

    “流产是大手术,是从你身体里取出一部分,你以为很简单?”医生不满得反问,把化验单放在嫣然面前“就凭这份化验单,哪家正规医院都不会给你手术。那些小诊所,做完后惹一身病,你愿意吗?”

    嫣然没有回答,拿起化验单默默的低头离开。

    她不能要这个孩子,就算是惹病,也不能。孩子她养不起,而且,留下孩子只是个祸患,祸患无穷。对不起,孩子,不是妈妈不要你,是你来的太不是时候。嫣然这么想着,眼眶却骤然酸了,第一次用母亲得口吻跟孩子说话,就像是看着它在你面前依依呀呀得伸着手却要转身离开般痛苦。

    从身体里取出一部分,它已经是她身体里一部分了吗?嫣然低着头,把手放在肚子上,好像觉得手心里有什么东西,在一跳,一跳的,像极了心跳的声音。

    “你也怀孕了吗?”

    嫣然慌乱得抬起头,是张陌生的女人的脸。

    女人大概没想到嫣然是这副表情,顿了顿,笑道“我也怀孕了,刚刚知道的时候,也觉得很恐怖,居然有个生命在自己身体里!”她随即就释然了,指着自己的肚子笑。

    可嫣然一点也不觉得可笑,一个生命在自己身体里,而她就要把它拿掉,他还没来得及看清世界,她就残忍得剥夺了他的生命。她简直是在谋杀!

    “我先走了,我老公来啦!”

    女人拍拍嫣然,冲她眨眨眼睛转身,有个男人忙迎上来,小心翼翼得扶着女人走。女人撒娇得推着男人笑语“哪有那么虚弱。”男人还在絮絮叨叨得说着话,嫣然忙把自己的视线收回来。

    她不敢看下去,因为眼眶已经湿润,她怕自己再看会哭。

    顾嫣然,没什么委屈的,那只是意外,只要打掉孩子,生活还是如常。捏紧化验单,嫣然低着头拼命得往外走。也许,换家医院就可以。

    “顾小姐,麻烦停一下,接受我们的采访好吗?”

    突如其来的人群惊得嫣然后退半步,医院的门就在她身后。

    她警惕得抬头,原来到在自己失神的冲出来时,差点撞在被记者封堵的围墙里。

    “顾小姐,之前有人反映您为了顾先生的事情曾经与沈廷焯先生有身体交易,请问这是事实吗?”

    “顾小姐,您昨天在药店买了验孕棒,今天又在医院,请问,您是否已经怀孕,孩子与沈廷焯先生有关吗?”

    “顾小姐,您为什么在医院,是做孕检吗?”

    一张照片上她满脸慌张得从药店出来,口袋里还揣着刚刚买到的验孕棒。闪光灯不停得照着她手上的化验单,嫣然觉得那儿简直被照的燃烧起来,她慌忙把化验单放进口袋里,却知道只会欲盖弥彰。

    “让开!”

    恢复平静,嫣然抬起头,冷冷得面对记者“这是我的私事,请不要干涉!”

    “顾小姐,您这样欲盖弥彰,难道其中另有隐情?请问,您是否勾引了沈廷焯先生?”

    “我不知道!”

    嫣然甩下这句话后退,准备从医院的其他门离开,怎料那儿竟然也被记者封堵。突然一股力道落在她手腕,嫣然还没来得及看清来人,那股力道向右侧一偏,嫣然已经被拉出人群进入医院的安全出口。

    那道高大的身影突然压上来,嫣然目瞪口呆间已经被合身抱起,然后整个人掉进医院外一辆车里,砰!随着车门关上,人群被远远得甩在身后。

    第二次在这种情况下看到那双修长的长腿,嫣然简直想钻地缝!为什么每次相遇,她都要用仰视得目光才能看到沈廷焯?正郁闷,一只大手伸到她腋下,轻而易举得把她提起来按在座位上。

    车开的飞快,记者早就被甩在后面。

    嫣然突然想起自己的化验单,忙摸向贴身的口袋,那儿却已经空空如也。该死,她居然弄丢了!

    “找这个?”

    茫然得抬起头,沈廷焯手里挥舞着一张皱巴巴的纸,上面的彩超照片耀眼得晃着。

    突然,她身边有人问。

    那毕竟是她的子宫,一瞬间嫣然就面红耳赤。伸出手却扑了个空,沈廷焯用左手拿着化验单,已经在仔细看上面的彩超。

    “拿来!”

    嫣然瓮声瓮气得吼。

    “你怀孕了。”

    沈廷焯将那张化验单放进口袋里,低头凝视着嫣然的双眸。他冷若冰霜的脸上平静无波,眼底的深邃里仿佛凝聚着巨大的漩涡,薄唇紧紧抿在一起,生气的前兆。

    “关你屁事。”

    嫣然别开眼睛,她总不习惯看沈廷焯的目光,尤其他生气的时候,简直像是要把人烤化。

    “前面停下。”

    沈廷焯突然命令,车子滑行到路边,他看也没看嫣然一眼扔出句话“滚下去!”

    “我的东西还我!”

    嫣然手已经搭在车门上,她当然不介意走。最好,永远也不要见到他!

    沈廷焯没动,好像根本懒得理她。嫣然气得头晕,伸出手放在沈廷焯面前“我的化验单,还我!”

    照旧没动。又来这套!嫣然气哼哼得想,每次说到关键问题他就这样摆出一副懒得理她的样子!好,他想要,那她不要好了。正好,反正小医院也用不着化验单,只要吃打胎药就可以!

    想着嫣然按下车门,却听沈廷焯突然反问。

    “干什么去?”

    “跟你无关!”嫣然迅速回答,身体已经被扯回来,沈廷焯再次命令“开车。”车也顺从得开出去。

    “沈廷焯你到底要怎样!”

    出尔反尔,明明你说让我滚!

    当然,她得到的结果是沈廷焯仍旧一言不发,他甚至把头靠在椅背上,轻轻闭上眼睛,像是已经很疲惫,需要休息。嫣然气得头晕脑胀,如果可以,她不介意现在用榔头把沈廷焯的脑袋敲开花。问题是,不可以。嫣然只好垂头丧气得坐回自己的座位,尽量离沈廷焯远点。车不会一直开,总要停下,只要停下,她就可以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