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前夫夜敲门:司长,别这样 > 正文 第12章 做钟点工
    嫣然开始就没准备听沈廷焯的话呆在那个没人气儿的别墅里,所以下班后她直接回到自己在西郊租住的小屋里。

    走廊里有灯,打开房门嫣然还没来得及在背后关上,就注意到,她房间里,有个人。

    是沈廷焯,他顺手打开房间的灯,站在她面前。

    房间窄小,又没什么隔音,嫣然本能得把门在背后关上,却整个人贴在门上,根本没有向前走。

    她注意到自己得小床上有块凹陷的地方,应该是沈廷焯坐过的。那么,他来了很久了,是不是?可是,他哪儿来的她家钥匙,她才刚刚换过的锁子,连房东都没有钥匙。

    很快嫣然就释然了,他们这种人,想进哪扇门不是说句话的事儿,何况她这小地方?曾经,她不也是如此?

    “你,你这是私闯民宅。”

    嫣然硬邦邦得抬起头结结巴巴得道,实在是在沈廷焯这样高气场人的面前,她无论如何也做不到沉着冷静得面对。

    对于她的话,沈廷焯的态度是不置可否,甚而他向她靠近了几步,嫣然的身体迅速整个贴在门上,本来就松垮垮的门随着噗通一声,惊得她反应过来自己到底在做什么的时候,沈廷焯竟然已经到了近前。

    啪!

    他手掌贴在她后脑勺门上的声音,嫣然浑身便是一震,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里。

    沈廷焯身上有股奇怪的好闻的温暖气味儿,这味道嫣然早就注意到了,此刻离得如此近,她鼻子里嗅到,就觉得那股味道竟然钻进自己的身体里,脸竟然渐渐的有些发热,直烧到耳根。

    “顾嫣然。”

    他叫她名字的时候,却是冷气十足,俊朗的剑眉蹙着,薄唇紧紧得成了一条线,漆黑深邃的双眸纵然此时依旧如此,却仿佛波涛汹涌怒浪翻滚,结实的胸膛压在她眼前,简直要把她压进那扇门里。

    嫣然只有把自己更紧得缩起来,抬头紧张得望着沈廷焯,猫儿似的双眼滴溜溜的转动着,她是不是,该想个办法……眼睛向左侧瞥过去,啪,一只手直接将她圈在里面,沈廷焯的身体已经压在她身前。

    “你好像,永远都学不会听话,是不是?”

    他俯身,低头,那只堵住她去路的手骤然掀起她的下颌,温凉的食指触到她下颌的瞬间,嫣然浑身便是一抖,眼睛不自觉的避开了与沈廷焯对视的机会。

    半响,才想到答案般,梗着嗓子回答“我,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

    说着她转头大胆得盯着沈廷焯漆黑的幽潭,耍赖的是你沈廷焯,把老娘吃干抹净走人的是你沈廷焯,言而无信得还是你,老娘凭什么听你的凭什么怕你!

    呵!

    沈廷焯却反而笑了,只是那笑意不达眼底,反倒更加令人害怕,他仿佛将嫣然的话在嘴里嚼过似的,缓缓得道“你问题,好像多了点……”

    多吗?嫣然皱巴起眉头,喂喂,明明找事儿的是你沈廷焯好不好,你是在我家,我……冰凉的唇,突然就覆盖住了她的呼吸……

    凉薄干爽的唇片厮磨在她柔软的唇片上,舌尖舔过留下一片温热湿润的气息,他身体温暖的味道仿佛是窜进嫣然的脑子里,嫣然瞪大眼睛盯着这个放大的沈廷焯,脑海里完全空白。

    吻得渐渐深入,沈廷焯急切的汲取着她口中的香甜气息,致命的吸引着他向更深的地方进发,将她小巧的舌含入口中,每一次呼吮都恨不能将她整个吞到肚子里,大手滑过她柔软的腰身将她的胸膛贴近自己,更加方便吸取她身体的香气,也更深得吸着她的香气和舌。

    “唔!”

    嫣然叮咛一声,只觉得身前被硬邦邦的顶住,还没来得及明白,一吻已经结束,嫣然仍旧满脸迷茫得望着眼前的沈廷焯。

    他舌尖舔过薄唇,唇角勾起一抹无法形容的深邃笑容,突然面色一变,伸手将嫣然一把扯开,开门出去就走。

    嫣然被他这么一拉,才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她,她居然被沈廷焯给,给亲了!想起他舔嘴唇的模样和微微蹙起的眉端,好像还有点嫌弃似的,嫣然顿时气得头晕脑胀,打开门冲出去。

    沈廷焯的身影就已经走到了楼梯口。

    “喂,你站住!”

    她喊了一声,他身形一顿,转身双手插兜,回望着她,淡薄的眼里没有丝毫感情,好像刚刚吻她得根本不是他似的。

    嫣然心底不禁恼火,愤愤得咬着嘴唇,半响才说出一句话,“你,你为什么亲我!”

    为什么?沈廷焯垂眸笑,抬起眼眸却冷冷得瞥了眼嫣然“如果下次再不听话,后果比这个严重!”

    说完他竟转身快速下楼,完全没有给嫣然解释清楚的意思。什么叫不听话,什么叫,比这个严重?嫣然想自己的脑袋肯定出了问题,为什么她压根儿没有听懂沈廷焯的话呢?还有,沈廷焯这么晚,到自己这小小的出租屋里来,到底做什么?

    脑子里乱哄哄的,关上门,那里仿佛还印着她的影子,空气中好像还有沈廷焯的气息。嫣然在原地跺着脚,听到楼下,有汽车碾过水泥地面的声音。

    “三少,大少已经到了。”

    上车,阿辉立刻汇报了情况。

    沈廷焯掏出手机,果然有嫂嫂打来的电话。刚刚若非这个电话,他绝不可能放开顾嫣然,那时那刻,他分明感觉到自己迫不及待得想把她抱在怀里狠狠得蹂躏和折磨一番。可他来的目的并非如此,他只是想告诫她最好在媒体还到处寻找蛛丝马迹企图爆出八卦新闻期间老实点儿。

    不过看来对顾嫣然来说根本没用,她恐怕到现在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沈廷焯舒展的眉端再次蹙起来。吩咐阿辉,“明天开始,看着她。”

    “是!”

    阿辉忙回答,不经意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其实他们早就离开那个破败的小区,只是,少爷在上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呢?连同匡正国做东的饭局都推掉来这里,等了两个小时,然后就这样出来了吗?

    堵着气睡着觉,嫣然却梦到了从来没见过的母亲,她只是个模糊的映像,在梦里抚摸着她的额头,只有疼惜的气息证明着她的存在。

    一觉醒来,嫣然来不及多想,就匆匆赶去打工。

    虽然昨天有杨曼桢和林逸轩扰乱,但嫣然的业绩还不错,所以店长只在礼仪方面提点两句,继续让她做下去。

    早班下班是两点半钟,嫣然买了些吃的和生活用品送到S市的第一监狱。顾韬光已经被转移到这里,狱警说是关在单独的房间里,因为他还要写一些材料。但家属仍然不能会面,现在因为证据不足,仍然可以保释。

    想起高额的保释金,嫣然就觉得灰心丧气,就算她拼命赚钱,也不可能拿出三百万。

    目前倒是请律师是唯一的方式。所以她又跑了几家律师事务所,结果和上回一样,只要听说是顾韬光的案子,就没人愿意接。

    嫣然打听到,似乎是因为爸爸的案子太过复杂,牵涉面太广,律师们都不想惹上麻烦。

    在顾家她虽然是大小姐,但顾家的事情她向来管不着,外面有爸爸,家里有阿姨,所以到这个时候还见不到顾韬光,嫣然只能两眼抓瞎,什么都做不了。

    下午六点钟到快餐店打工,那里嫣然是做熟了的,和领班也很熟悉,下班后就被领班的王姐叫住了一同走。

    “嫣然,我听说你最近在到处打工?”

    顾嫣然上高中打工的时候王姐就在餐厅做领班,所以对她家里的情况比较熟悉,嫣然对她也不愿意隐瞒。

    “是。”

    她笑着,却想起了自己那份酒吧的工作,被上次那么搅和过,肯定不能回去。自己拿着人家一套衣裳,人家那里也压着她二百元的押金,白白损失一个月得房租,她心里也正疼着呢!

    “你也太辛苦了。”王姐略有些同情的说,“我这儿倒是还有份工作,就是不知道你想不想去。”

    听说有工作的机会,嫣然当然高兴,忙回答“愿意的!”

    “可是,这份工作恐怕,不那么体面。”

    王姐说着从口袋里取出张纸条递给嫣然“喏,就是上面的地址,他们找钟点工,每天两个小时,一百块钱,地址就是我们餐厅附近的那个小区里。”

    “钟点工?”

    嫣然迟疑着,她完全没有做过。

    “你看,我就说,不那么体面。只是你早晨下班后到这里上班前,我想着你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你人又勤快,所以以为你……”王姐迟疑着,却还是有劝嫣然去的意思。

    “王姐,不是因为不体面!”嫣然忙解释,她如今哪有资格挑工作呢,“只是我没有做过,怕做不好,给王姐惹麻烦。”

    “那倒没事的!”听说嫣然愿意去,王姐倒很高兴“实话说吧,这是我老朋友从前得主顾,那间屋子一年到头主人家也住不了几天,就是偶尔去住,所以每天收拾得干净就可以。”

    那个小区嫣然知道,住的都是有钱人,有几间空着不用的房子很正常。

    所以她忙点了点头“那我先试试!”

    “哎,那我告诉人家!”

    王姐说着,却没有立刻打电话。

    嫣然也没注意到,那张纸条上连主人家的姓名和电话也没有标清楚,只有地址而已。

    下班后仔细看纸条想到应该先给主人家打个电话通消息的时候,嫣然已经站在了小区楼下。既然没有电话号码,她只好依照地址上楼。

    敲了两次门,没人应,嫣然正以为主人不在家准备离开,却见门打开,她忙低头说“你好,我是王姐介绍来……”

    她定定得瞪着眼前的男人,赤luo得上身挂着水珠,因为阳光的作用,那蜜色的肌肤还闪闪发光,白色的浴巾围住修长的身体,往上看,冰雕似的刚硬的脸上,满脸得不耐烦,不是沈廷焯是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