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前夫夜敲门:司长,别这样 > 正文 第11章 心给刺了下
    只是那笑容在嫣然看来多少有点勉强的意思,尤其她是坐在轮椅上,而她却好端端得站在她面前。

    一时间如鲠在喉,半响嫣然才挤出个难看得笑容,尴尬得唤了声“曼桢姐。”就没了下文。

    杨曼桢无论如何没有预料到会在这里遇见嫣然,她最近听说到她家里的事,本来准备打电话到顾家问,但是林逸轩总在近旁,她怕打电话又惹起那件事令他不高兴,所以一直拖着,今天见到嫣然,却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你爸爸的事情,我们听说了。”

    开口的却是林逸轩,语调平板得像是在叙述最为普通的事情,甚至像是在说她爸爸是活该的。

    嫣然听出他口气里的疏离和陌生,先是心底狠狠的被刺了下,接着却想起他说的话,再也回不到过去了,反而觉得这疼来的不够狠,要是能再狠点,她就彻底绝望了。

    他又何必说起她的事情呢?既然说起,又为什么要用我们这样残酷的词语?将她的心口翻得难受。

    虽然如此,嫣然却依旧保持着笑容,只在此时别开脸,不想做回应的样子。

    杨曼桢似乎也觉得林逸轩这样说话不妥,忙伸手拉了拉他的袖子,示意他不要这样。可是林逸轩却只低头,轻声问她“怎么样,不舒服?”

    “没有……”

    杨曼桢忙讪讪得笑着,以为林逸轩没理解她的意思。

    抬起头迎上嫣然“在医院里困久了,就想出来转转,没想到遇到你。”她现在反倒大方点了,问她“嫣然,你,还好吧?”

    关切的语调,又是刺了嫣然一下。

    从前到现在,她最不明白的就是为什么杨曼桢总能用平和的语气和心态面对所有的人所有的事,而她,却永远也做不到。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最终留在逸轩哥的人是她的缘故吧?

    嘴角扯着苦笑,嫣然没发觉自己已经在拧巴着手里的那件衣裳,回答。

    “还好。”

    杨曼桢随着她木木瞪着她的目光移到她的手上,不经意间柔和善意得笑着,说“有什么帮忙得地方,你尽管开口。虽然,我也做不了什么,但也许总能帮帮你。”

    她那不确定的怯弱口气,令推着轮椅的林逸轩双手发紧,他俯身细致得替她盖好那块围巾,轻声责备“你出来有些时候了,累不累,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见此情景,嫣然忙开口,说“是啊,曼桢姐,我们有规定,会客的时间不能超过十分钟,所以,我也不能陪你了!”

    说着她掉头,手忙脚乱得把手里那件衣裳撑开挂在衣架上。却听到身后杨曼桢说话。

    “我不累,你答应了陪我逛街,这会儿已经心烦了,是不是?”

    那话显然是对林逸轩说的,嫣然不想听林逸轩回答,她从前不逛街,也不大买衣裳,她突然觉得其实他和她之间能说起的事情,少的可怜。她凭什么在这儿想人家爱谁呢,总归不是自己!

    “没有。”林逸轩很快否认了,温和儒雅的声音像是从胸腔里发出来的,柔柔的飘过来,在嫣然的心口上顺利的撒了把盐。他说“我是担心你身体。”

    “我身体好的很!”杨曼桢笑着,抬起手拍拍林逸轩推着轮椅的手指,却没想到竟然被他握住了,面上就是一红,抬头已经看到嫣然直勾勾得盯着那儿,不禁有些畏缩,林逸轩也迅速松开了。

    “嫣然,我本来就是来逛街。”她说着看了看近前的几件衣裳,又说“下个月是逸轩母亲的生日,你都忘了吧。”

    林伯母的生日吗?嫣然是记得的,从前每年她都去,林伯母喜欢她,把她吃的那碗长寿面都要分给嫣然。可是,今非昔比了……

    “今年你还去吧?”

    实在没想到,杨曼桢居然问这样的问题。

    嫣然不知如何回答。从前她是顾家的大小姐,林家的寿宴无论如何都要到场,而且林伯母喜欢她,逸轩哥也喜欢她,对她比对欣然都要好,所以她特别喜欢去。只是现在,她的身份恐怕不合适了。

    顾嫣然还没有不懂事到自讨没趣的地步,所以她只是微笑着,彻底准备走开。

    偏偏杨曼桢好像不死心似的,又开口。

    “嫣然,你做导购,对服装比较熟悉,又最知道林伯母的喜好,帮我看看,那天穿什么好。我这么病着,对时尚的概念都过时了。”

    说着竟然自顾自转动着轮椅进来,林逸轩忙在后面扶住。

    嫣然本来以为她说完那些话等不到答案就要走,怎么料到她竟然让她帮忙选衣服。不知是不是赌气,嫣然从里面抽了一条裙子出来。

    “曼桢姐穿红色最漂亮了!”

    两下都是微微一愣,林逸轩的脸已经瞬间变得铁青,他冷声呵斥她“顾嫣然,你什么意思?”

    手里捧着那条裙子,嫣然抬起头望着林逸轩的脸,她真想问他,逸轩哥,如果坐在轮椅上的是我,你还会不会那么小心翼翼得维护?眼眶酸了,她却说不出那句话,只是坚持着拿着裙子,像个斗士般得回瞪着林逸轩。

    那边听到这儿得动静,有个同事送走顾客就赶过来,看到轮椅上坐着人而嫣然却拿着条裙子,当下明白了事情,一把扯掉那条裙子挂上去,对林逸轩和杨曼桢抱歉的笑道,“不好意思,她是新来的,什么都不懂!”

    说着,一把推开嫣然,带头向左边走,一边躬身道“那边都是旧款了,这儿都是昨天刚刚到的新款。”

    嫣然呆呆得站在当地,林逸轩已经推着杨曼桢去看那边的衣裳,她不知道自己还傻乎乎得站在这儿丢人现眼做什么,只希望那两道亲密的身影赶紧消失,彻底,永远得消失在她的视野里!

    可是,她面前的世界,却被乱哄哄得场景给堵住了。

    其实乱子刚刚就出了,只是嫣然沉浸在和林逸轩杨曼桢相遇的小世界中根本不曾察觉。此时才注意到商场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出现成群的记者和摄像机,而这些人显然在找人,分别在几个不同的通道里四处乱闯,商场保安对此竟然无能为力,只能不停得跟在他们后面到处乱跑。

    “这是,怎么了?”

    谁也没见过如此阵仗,有个同事走到嫣然身边结结巴巴得问,看了半响突然眼里冒光得推了嫣然一把,扯着她走到专柜外,手指直直得指着前方。

    “喂喂,沈,沈廷焯,沈廷焯哎!”

    周围随着她尖叫的人不少,嫣然却只是看着那道刚硬得背影从眼前缓缓走过,他走的异常平静,好像根本没注意到身后蜂拥而上的记者,随着他走到电梯边,却突然回头,不经意的,那目光仿佛在嫣然身上停留了片刻,薄唇瞬间抿的更紧。

    上车,记者和闪光灯被堵在车外。

    车熟练得绕过记者得围堵开出去,坐在前面得阿辉才松了口气,虚脱般得叫着,“真不知道这群记者是不是疯了,他们到底从哪儿得到的消息!”

    说着回头,却见沈廷焯正拿出手机打电话,阿辉忙转回去了。

    “嗯。”

    电话那端接通,沈廷焯只简单得嗯了一声,接着便柔声道“看上什么就买,不要心疼钱……没有拍到,你不必担心……好,你自己当心。”

    细致得嘱托完收线后,沈廷焯吩咐阿辉。

    “今天的事情查清楚。”

    “是!”

    阿辉忙在前面应着。谁也想不到沈廷焯只是出来逛街居然也会被记者围堵,阿辉不禁多想了些,总觉得这背后有人作祟。似乎沈廷焯也是如此想的,所以让他查清楚。

    “那向小姐……”

    阿辉迟疑得问,本来今天沈廷焯是陪着向小姐出门的,他们才没做准备,否则,也不会被记者这么轻而易举的追到。

    “她自己没问题,媒体那边要处理干净。”

    沈廷焯虽然如此吩咐着,眼前闪过的却是另外一道纤细的影子,有点傻乎乎的抱着件衣裳站在那儿。

    该死的女人,他明明已经吩咐过她老老实实呆在别墅里,居然把他的话当成耳旁风!幸好他发现的早及时把记者引开,否则就凭几天前她从格莱登慌慌张张出来时候的照片,现在已经可以供媒体炒作上半个月了!

    顾嫣然,难道你安静几分钟会死吗!想到这里,沈廷焯的拳头握得咯咯响,若是嫣然此刻在他面前,他不敢肯定自己是不是会冲上去给她一拳头把她那颗弱智级别的脑袋给敲敲聪明!

    “顾嫣然那边的人呢?”

    想到这里,沈廷焯骤然记得他是派人盯着她的。

    阿辉正要汇报这件事,被沈廷焯问出来反倒觉得自己似乎汇报晚了,忙解释说“本来是一直跟着的,昨天去了别墅后,我们以为安全了。而且,那边最近的动静也非常频繁,我怕打草惊蛇,所以……”

    跟了沈廷焯这些年,阿辉从他不发声的态度上已经明白,三少已经生气了。只好忙闭上嘴巴,找借口的结果更惨。

    但是这次沈廷焯反倒并没有说什么,半响后才道“把人全部撤回来。”

    “是。”

    阿辉立刻就办这件事。打完电话,车夫正在问沈廷焯去哪里,他听到他说“回公馆里。”

    便跟着道,“是,三少,刚刚大少奶奶打电话过来,说那边预备下饭,大少下午就到,请您无论如何过去。”

    “嗯。”

    沈廷焯应了一声,眉端依旧蹙着,随手拿起手边的文件翻了两页,那张脸再次出现在他面前,瞪着一双水灵灵的猫眼,怎么看怎么生气。干脆把文件合上,他又吩咐“晚上的饭局推掉,说我要在家里陪老爷子。”

    今晚的饭局虽说不太重要,却是匡正国亲自做东的,按说无论如何沈廷焯应该去。但阿辉只是迟疑片刻,看沈廷焯的样子是不能劝,只好答应着去办了。

    在餐馆做完事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