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前夫夜敲门:司长,别这样 > 正文 第10章 为什么是我
    “妈的!”男人朝地上吐了口唾沫,上前扯起嫣然的头发就给了她个耳光,嫣然被他这一个耳光打得头晕脑胀,只觉得脑子里嗡嗡得响着男人的声音“小践人,竟然连老子也敢骗!”说着,扬起第二个耳光。

    手却停在半空中,怎么也落不下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抓着嫣然头发的手腕一阵刺痛,男人嗷嗷得叫着,整个人随着飞出去直接撞在酒吧的玻璃门上。

    嫣然被眼前得这幕惊呆了,她无力的后退半步,整个人僵直在地上,只懂得看那被摔得惨痛的男人和其他几个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的同伙。完全不晓得在刚刚几秒钟内究竟发生了什么,手腕已经被人扼住。

    嫣然一惊,抬眸,触到一双漆黑冰冷的眸子,冷冽的光芒扫过她的躯体,没有说话,直接将她拉到路边,车门打开,她只觉得脖子被人按下去,随着整个人也被扔进车里,砰!门在她身后关上。

    很快,她面前出现了一双修长的双腿。

    “开车。”

    随着男人的命令,车子平稳得窜出去。

    嫣然伏在座位上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他那张冰雕似的脸一如既往毫无表情,只有紧紧相合得双唇说明他似乎正在生气,双手仍旧插在裤兜里,修长的双腿习惯性叠加,他靠在椅背上,像是忍着某种即将爆发的力量般,俊朗的双眉都蹙起来。

    他的睫毛很长,轻松得在眼睑下遮住一片阴影,这样闭着的时候,像是扇子般,却是动也不动。

    可以说,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尊雕像,若非那肌肤是蜜色的,真要是加上他略有些发青的眼底,嫣然肯定会怀疑他是吸血鬼之类的超人类。

    车开了有一段时间,嫣然才从那场震惊中缓过来,注意到车子竟然并不是往她家里的地方开,忙开口阻止。

    “我,我家不在这边。”

    然而,司机置若罔闻,继续平稳的朝着相反得方向往南郊区开。

    嫣然急了,只好回头来打扰沈廷焯,本来她是觉得他睡着了,不该打扰的。

    “那个,沈先生,我家在北郊区。您要是嫌麻烦的话,路边把我放下就行……”

    “为什么是我?”

    明明刚刚还好像睡着的男人,此时却突然睁开眼睛,开口问她。深邃的双眸凝视着她有些苍白的小脸,漆黑的看不到底,更寻不出情绪。

    嫣然愣着,为什么是他?

    “我问你,为什么叫我的名字!”

    他一字一顿得重复,简直像是把她当做个弱听患者或者白痴,目光中隐隐透着不耐烦的意思。

    为什么叫他的名字。嫣然想起来那时她脱口而出“沈廷焯!”三个字,现在想来,不可思议。

    其实也不知道,只是那时那刻,她想要逃离的时候,脑袋里只想到了这个名字而已。可是现在想起来,似乎很欠妥当。沈廷焯是缉私局局长,那个时间,出现在酒吧是不太正常的。如果被人听了误会他在里面,而且还认识她,就更不好。

    嫣然抱歉得抬起眼眸,真诚得说。

    “抱歉,我刚刚,只是顺口……”

    答完,她就小心翼翼得看着沈廷焯,这个人,总有股令人无法说话的压抑气场,好像只要有他在,就算是酷暑当头,也会浑身冷的掉鸡皮疙瘩打哆嗦。

    然而沈廷焯只是瞥了她一眼,然后闭上眼睛,继续靠在椅背上。

    不一会儿,车里就只剩下嫣然呼吸的声音,而那个刚刚还睁着眼睛问她问题的男人居然好像,睡着了!嫣然不可思议得瞪着他,沈廷焯,你到底,是不是人类啊!

    眼看着车开出去,这次无论如何嫣然不敢再打扰沈廷焯,只好在心底盘算着一会儿车停了打个车,这种郊区打不到车,那就只好沿着公路走回去吧。好在,她似乎还不是路痴,走到明天早晨,应该能赶上上班。

    计划着,车已经在一栋白色的小别墅前停下。

    这里除了花园,临近只有三四栋别墅。那间小别墅的门口亮着白色的昏暗灯光,只照着实木的红色大门,看起来不只是清冷,而是十分干净,干净得,有点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

    车停下嫣然就下来,沈廷焯倒没有绅士得替她开门的意思,下车后直接走到门边伸出手指,随着滴得脆响,门应声打开。

    嫣然想着毕竟要对沈廷焯告别,同时感谢他今天出手相救,向前走了几步靠近他,他却已经进入别墅里,嫣然只好跟着过去,站在门边。

    沈廷焯在门口,瞥到她,只淡淡得道“进来。”

    显然是习惯了命令的人,连邀请得话都说得十分僵硬。

    嫣然本觉得太晚不便打扰,但听他的口气似乎又不能拒绝,只好跟着进去。

    外面看着别墅小巧,里面却十分精致,用的都是简约的白色欧式家具,零零散散得摆放着,虽然美观协调,但缺了份人情味儿,一切都太过干净整齐了。

    沈廷焯没坐,看着她进来就回到门边,站在门厅里道“你在这儿住几天,没有我的话,不要出去。”

    说完竟然转身就要走,嫣然微微一愣,已经追过去问他,“为什么?”

    沈廷焯走到门边的脚步一滞,双手插兜转过身来蹙着眉端盯着她看,好像她还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惹了多大的麻烦是吗?

    被他这么看着,嫣然想起酒吧的事情,难道救她也会出问题?想来毕竟沈廷焯是公众人物,或者怕被人拍到也不一定。可她住在这里,就没必要了吧?人家拍的是他,跟她有什么关系?就算到时候被拍到,她推得干干净净岂不是对两个人更好?

    捉摸着,沈廷焯却已经没耐心跟她耗般得走到门边拉开门,就要出去。

    嫣然忙又问他,“那我什么时候能走?”

    “事情结束后。”

    他回答得异常干脆。

    “所以,你会帮我爸爸,是不是?”

    嫣然的心思,全部在爸爸身上,沈廷焯得突然出现令她的希望再次燃起。

    沈廷焯拉着门的手停顿片刻,顺手关上,回头俯视着眼前矮小的顾嫣然,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冷笑。

    “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你答应我只要跟你那啥你就救我爸爸却没有履行诺言!嫣然没敢把这话说出来,她和沈廷焯之间好像已经自动把那天的事情翻过去,彼此都不想再提。而沈廷焯的态度也显然没有履行诺言的意思。

    那么,今天晚上,就算他还清欠她的好了!嫣然心里闷闷得想着,不再做回答。

    显然沈廷焯也没有继续谈下去的意思,他很快拉开那扇关上的门离开,只把嫣然留在黑漆漆得屋子里。

    “沈廷焯……”嫣然咬牙切齿得盯着那扇门“你混蛋!”

    她完全不晓得其实沈廷焯站在门口还没有走,而且那扇门因为是小区原装的门,隔音效果并不好,恰恰听到了她在屋里不服气的声音。

    夜色里,他凉薄的唇蓦然勾起来,勾出一抹自己都不曾觉察的玩味笑容。

    等到车子来,他打开车门进去后,这种笑容还在脸上停留了那么一会儿。直到进入市区,灯光渐渐细密,把那安宁的别墅远远得抛在身后,他的笑容才收敛起来,只觉得脸颊有点困。此时,口袋里的电话发出细密的震动……

    沈廷焯拿出手机看了眼上面的号码,眉端再次凝聚,将电话接起来。

    在黑暗中摸索得打开灯,嫣然又去开了开那扇门,没有上锁,所以她为什么要听沈廷焯得话呆在这里?他又不帮忙,明天当然她还必须去打工赚钱。虽然知道离三百万简直遥遥无期,但嫣然现在能做的,也只有这件事。

    肚子里咕咕得叫着反抗她今天还没有吃过晚饭,嫣然打开冰箱,里面只有两包快餐意面,对付这种东西嫣然熟练的很,开水煮起来,把番茄酱倒在上面,不到半个小时的功夫,肚子已经暖暖饱饱的。

    “哎!”她满足得叹了口气“沈廷焯,谢谢你的晚饭喽!”

    二楼三个房间,只有一间卧室,正如嫣然所料,打开衣柜里面满满当当都是当季的新款女装,看得出来,这地方住过的女人恐怕不只她一个。

    她冷笑着,想起沈廷焯道貌岸然的脸,对着空气伸了伸中指,如果把这些拍下,不知道能不能威胁到沈廷焯帮爸爸。想是这么想,嫣然却没有做,洗干净躺在床上,盯着那张白白得窗帘,在不知不觉中竟睡着了。

    一觉醒来天已经通明,嫣然抓着手机看到时间,匆匆忙忙起身穿好衣裳,冲出那栋别墅,门在她背后滴得脆响,便是彻底关上了。

    她并没有回头看一眼,因为她永远都不会想到,很快,她就要回到这里,却为了另外一个女人。

    公交车站离别墅区有段距离,嫣然走了足有半个小时才找到,又费了三趟公车的时间才到达市区,已经是早晨八点五十分,规定的上班时间是九点。

    好在店长还没到,其他几个老店员知道嫣然做过,将品牌货号等等稍做介绍后,就放心得让嫣然负责一个区的货物。

    这天恰恰是周末,商场九点钟开门后人流量就开始渐渐增加,嫣然一旁忙着整理货物熟悉货号,款式和材料,一面已经开始迎接客人。

    无非是客人来的时候,配合着大家高声喊一句“欢迎光临!”

    此时听到大家都在喊,嫣然也忙着抬起头朝着门口道“欢迎光临!”

    之后,人却愣在那里,呆呆得不知如何移动。

    那张脸,她足有半年没有见过了吧,可是站在面前的时候,还是那样熟悉,那样亲切,仿佛轻而易举她开口就能喊出一声“逸轩哥。”却终究只是呆呆得站着,站在他对面,三个字梗在喉咙里,生疼。

    “嫣然?”

    说话的却是个女人,她形容怯弱,正坐在林逸轩推着的轮椅上,一条紫色的围巾盖在她双腿上,遮住了膝盖以下的部位。大约曼桢也没料到会在这里遇到嫣然,唤她的名字时还很意外,嫣然得目光移到她身上,她便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