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前夫夜敲门:司长,别这样 > 正文 第9章 送到窑子里
    林笑天虽有些意外,却并不惊讶。他身上这枚勋章人尽皆知,也正是因为有这个得存在,保得他青龙帮上下安安稳稳得在S市坐镇一方天地。

    没想到今日这枚勋章,居然被沈廷焯给看上了。林笑天也不迟疑,立刻就要解开,却被一只修长的大手拦住“林先生,君子不夺人所爱,这件东西,我就不要了。”他说着收回手“既然彼此都要合作,以后互相自然要礼尚往来。”

    说完这句意味不明的话,沈廷焯便转身离开,完全没有留给旁人说话的余地。

    林笑天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胸腔里发出一声冷笑,好,沈廷焯,咱们慢慢来。

    出门上车,迅速开出格莱登酒店得范围。

    沈廷焯的目光落在映着酒店灯火辉煌的车窗上,随着车子的移动,那车窗一点点得往上,直到,十六层的那个房间……

    想到这里,沈廷焯居然浑身一紧,他眉端蹙起来,该死,连想到也会了吗?

    “三少,媒体那边已经处理过了,想来不会有什么问题。”

    跟着沈廷焯的阿辉在前面汇报着工作,回头,恰恰遇到沈廷焯的目光。随着他的目光看上去那个房间,不正是昨天晚上……

    “嗯。”

    车上男人嗯了一声,将目光收回来,脖子抬起让后脑勺轻松得靠在椅背上,缓缓闭上眼睛。然而眼前,那雪白的背影,沟壑的胸前,简直像是中了魔般,在那儿舞动着,他甚至听到她细碎的轻吟之声……

    “三少,顾嫣然那边,还要继续盯着吗?”

    阿辉试探性得问。

    “我已经派了别的人。这些天,你盯好林逸轩就行。”片刻他又叮嘱“注意,别让林笑天抓到把柄。”

    “是!”

    阿辉忙回答。

    一觉醒来,嫣然就闻到熟悉得饭香味道。

    睁着眼睛看了半响天花板,她才明白过来,是周嫂在做饭。忙起身,果真周嫂正端着菜到桌子上。

    “大小姐醒了,快,快来吃饭!”

    她热情得招呼着嫣然。

    “周嫂,你怎么还来给我做饭。”嫣然下床“我已经没有钱……”

    “大小姐,你就让我再做一次吧!”周嫂双手局促得在围裙上擦着“明天开始,我要到别家去做工,以后也许就不能再照顾小姐。”

    原来如此。

    嫣然莞尔笑了“那是好事啊,周嫂,你能找到工作我就放心了。”

    “可是我不放心大小姐。大小姐还这么小,就要出去工作。还有老爷,老爷还在里面,他要是知道大小姐受苦,肯定心疼得不行。”

    “周嫂。”嫣然忙打断周嫂“我真的很好。我们吃饭吧!”

    她坐下来,低头快速得把碗里的粥往嘴里吸着。无论如何,以后都要学会自己承担所有的事情,她没有时间,没有精力用来悲伤或者哭泣。

    周嫂叹了口气,陪着嫣然坐下来。她吃不下,只是看着她吃的时候,特别心疼。

    在顾家这些年,大小姐并没有因为有了家享受到什么,反而常常被太太和二小姐欺负。可是无论怎样困难,大小姐总是很坚强。只是没想到顾家到了这份儿上,全部的责任落到了可怜的大小姐身上。

    吃过饭,周嫂坚持要替她收拾好屋子再走。嫣然也没强推辞,告别周嫂出门,坐了公交车进市区。

    往年夏天她都有打零工的习惯,所以很明确哪里能找到工作。去了两家商场,她就迅速敲定了一份可以一直上早班的导购工作。接着她去了快餐店,那里能提供给她晚上五点到十点的小时工,晚上,她还找到一家酒吧做服务生。

    中午在外面啃了块面包,下午嫣然去了两三家律师事务所咨询。

    得到的结果却令她沮丧,律师费用高不说,不知为何,只要听说是顾韬光的案子,几位律师就躲得远远的,无论如何不肯接收。

    虽然不能完全明白原因,但从那些律师口中嫣然也知道,这次爸爸的走私案是上面批下来的,关系重大,牵涉面也特别广,是否能打赢官司还是其次,现在最重要的是案件根本还不清晰。

    无奈,嫣然只好暂时放弃,在超市买了点吃的用的。下午的时候,她去了一趟警察局,爸爸最近还关在那里,听说明天就要被移交到别的地方。照旧没能进去,不过他们还是帮她把那些东西带过去给爸爸了。

    他们告诉她,现在只有两条路,要么,请律师,要么,就是拿三百万来保释。

    疲惫得回到出租屋,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郊区早已陷入只有路灯得昏暗中,嫣然独自走着,脑子里还回响着那两件事,律师,三百万,她到底该怎么办?

    街巷的尽头,一辆黑色车子得车窗内,明灭着光明,似乎也随着她慢吞吞的动作,一明,一暗……

    拿着电话坐到半夜,嫣然到底没能打出去。

    如果是前几年,或者从来没有过那件事,给林逸轩打个电话请他帮忙,对她来说是最简单最为本能的事情,可是自从曼桢出事,她和他之间,就再也无法回到从前那样。就像他说的“嫣然,你能让曼桢变回从前的样子吗?”

    她,不能。所以,她永远失去了站在林逸轩身边的机会……

    夜里是第一天到酒吧上班,从前暑假做工嫣然是不到酒吧的。爸爸不允许她晚上八点半以后回家,而且酒吧这种地方,说乱也确实很乱。只是现在她需要钱,打官司,保释,都是钱的问题,所以也顾不得许多。

    第一天来,领班倒也算好说话,带着她在酒吧里转了一圈,熟悉了酒吧的各种酒类和套餐之后,就告诉她“你跟着我负责B区,你的称呼是B11号,先做几天再说。”

    嫣然忙不迭点头答应,换上对她来说太短的衣裳,跟着领班在B区负责给客人们送酒。

    此时已经是酒吧营业最为热闹的时候,进出都是人。而西域酒吧又是市内最大的一间,据说,这儿的后台老板就是林笑天。

    不过嫣然顾不得听那些,B区是酒吧的中心区域,坐的全部都是贵宾,无论哪个她都不敢怠慢,只要有人按铃,她就立刻跑过去。

    “你好先生,B11号为您服务!”

    她挂着标准的笑容询问客人。

    那客人抬头看了她一眼,端起手中的酒杯“帮我把这杯酒喝下去。”

    嫣然微微一愣,她没想到客人居然提出这种要求,而且,她是不会喝酒的。所以她忙赔上笑容道“对不起先生,我不会喝酒,请问您还需要其他服务吗?”

    “我就让你喝酒!”

    拿着酒杯的人显然有几分醉了,站起来强行把酒杯凑到嫣然身边,晃晃悠悠的就酒液溅出,嫣然忙退后半步躲开酒气熏天的男人。没想到她的躲避反倒引来男人和旁边一堆人的起哄,另一个男人大声尖笑着“喂喂,我说小妞儿,这可是陈放了五十年的拉菲,你这辈子都未必喝的起,还不赶紧给喝了!”

    “对对对,喝!”

    旁边还有人起哄。

    五十年的拉菲?真呛!

    嫣然蹙着眉端轻轻避开,却撞在另外一个人的身上。她不禁躲避开,可手臂却被端着酒杯的人拉住,酒已经泼到她胸前,对着她的嘴巴就要灌下去,嫣然忙别开头,胡乱伸手一把推开男人。

    男人早就喝醉,被这么一推,脚下不稳噗通摔在桌子上,一桌子的酒顿时东倒西歪的跌落下去,噼里啪啦碎了无数杯子。

    巨大的声音引得周围纷纷侧面,嫣然也急了,掉头就想跑,却哪里能跑得过,已经被喝醉的男人一把扯到胸前,恶心的酒臭味袭来,嫣然忍着作呕的冲动别开脸,拼命得用两只小手掰着被男人握得已经发红的手腕。

    “妈的,小践人,居然敢推爷!”男人骂骂咧咧得扯着嫣然,突然一把扯住她的头发,另一个人递上酒瓶“小妞儿,喝完这瓶酒,爷放过你,否则,今天晚上爷就把你送到窑子里去!”

    说着举起酒杯就往嫣然的小嘴里灌。

    嫣然费力挣扎着,头皮被扯得生疼,可是她还是瞅准时机,扬起空着的手掌迎面拨开那瓶酒,啪!酒瓶掉在地上。

    男人一愣的空荡,嫣然大力推开他,慌慌张张朝门口逃过去。只听得后面乱七八糟的东西破碎和男人的叫骂声越来越近,嫣然的心口也恐惧的提起来。她是知道那些人的,如果发了脾气,肯定会把她送到那种地方去。

    她不能去,她还要赚钱,还要救爸爸。她必须逃,嫣然没命得跑,根本顾不得眼前有什么,只要是人,她就拨开了往前冲。

    可毕竟是个小女孩儿,怎么跑得过几个大男人,眼看着门就在眼前,路却被喝醉的男人堵上了。

    男人上下扫了她一眼,猥琐得大笑起来“还是个烈性子,好,爷喜欢!”说着向前一步,嫣然惊得回退一步,可她身后,已经被男人的其他两个同伙堵住道路,三面都是人,她怎么逃得出去!

    显然男人也非常清楚她的境地,伸出血红的舌舔嘴巴靠近嫣然,“来,小妞儿,乖乖得过来,伺候好爷,说不定爷一高兴,把你给收了呢!”说着哈哈大笑起来,嘲讽得笑声在嫣然四面扬起,那么刺耳。

    她求助得看着四周,那么多双眼睛,那么多人,可全部都是看热闹的,没有人帮她,甚至连说话的人都没有。

    领班早就不知道去了哪儿,老板就更别提了。嫣然心底滑过一丝悲哀得恐惧,难道今天,她就非得栽在这几个男人的手里吗?

    一阵热风卷进来,嫣然抬头望着门,那是个圆形得转门,她要是能瞅准机会冲进去,至少能争取几秒钟摆脱这几个人。一出去她就打车离开。

    急中生智,她看着门口脱口而出“沈廷焯!”

    男人和同伙一愣,也朝着门口看去,嫣然瞅准机会冲向转门,随着门的陡然转动她也被抛出酒吧外面。来不及喘气嫣然拔腿就跑,怎料前面的路竟然再次被堵上,因为,酒吧还有另外一扇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