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前夫夜敲门:司长,别这样 > 正文 第8章 林家二少
    就算在这里,凭她身上的钱也要省吃俭用,否则撑不了半个月就该闹饥荒了。

    “可是大小姐,这里好像不太安全。”

    周嫂盯着那不太牢靠的木门,小姐是个年轻女孩子,住在这种地方,如果半夜有色狼,有人来偷东西,她怎么办?

    嫣然也瞥了眼门锁,却笑了“一会儿我去买个锁,换上就好。”

    她觉得一切还不错,跟大学宿舍也差不多,十几平米,比她在家里的房间小了许多,但够住下了。而且,外面还有浴室。

    “那我去买锁。”

    周嫂忙说着,已经转身出去。嫣然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衣柜床都是现成的,床上有床垫,她铺上床单,把衣服放进柜子里,弄出一块不用的床单做窗帘,房子简单得布置下来,也还算温馨。

    周嫂带着个换锁的人回来,还买了菜。帮她把门锁换好,又给她做好了晚饭,才告辞。

    “大小姐也去过我家里,知道我住在哪儿,有什么事就去找我。”

    临走前,周嫂还是不忘絮絮叨叨得叮嘱嫣然,眼里满满得都是心疼和不舍。

    嫣然眼眶有些发酸,但她终究只是笑着“我记住了,周嫂你快回去吧!”她朝她挥挥手。

    确实去过周嫂家里,她住在郊区的平房,儿子在外地打工,男人病着躺在床上,靠家里的老太太伺候着。周嫂一个人,要养三张嘴,已经够辛苦的了。

    忙了整整一天,嫣然洗干净躺在床上,来不及想太多,甚至来不及悲伤,已经深深得睡去……

    而此时城市的另外一端,生活才刚刚开始。

    沈家三少上任缉私局局长的消息早就在S市传开,无论是沈家三少还是缉私局局长,都是足够的噱头,引来上流社会的纷纷关注也就不足为奇。

    而今晚最为爆炸的新闻,恐怕就是青龙帮老大林笑天专程为沈家三少沈廷焯办的这场升迁宴了。

    宴会得地址放在市内唯一一家五星级大酒店格莱登最为豪华的六层宴会大厅,此刻,早已是名流齐聚,觥筹交错,一派繁华热闹的场景。然而众人依旧注意到,今天主角,沈廷焯并未到场。

    “我看,他是不会来了。”

    有人预料“这青龙帮做的是什么生意,大家都心知肚明,至于这场宴会,百分之百是鸿门宴,沈廷焯刚刚上任,肯定不想惹上这层灰。”

    “可是,青龙帮也不是好惹的。”

    有人也反驳了。

    “对,听说这次顾家的事情,就是青龙帮一手做的!”

    S市的商业有一半在青龙帮的手里,靠近港口,来来往往的生意通常都要在青龙帮手里过过,最后剩下的才是正经利润。当然,青龙帮也不只是扒皮,也做着维护商人利益,给他们提供打手之类黑道手段的事情。

    所以在S市,青龙帮老大林笑天还颇吃得开。虽然这些年打黑扫黄,但林笑天做事可谓滴水不漏,上面抓不到把柄,又随时需要帮忙,彼此向来相安无事。

    只不过最近似乎青龙帮的胃口越来越大,有吞下整个S市商业贸易的趋势,除了顾家,据说还有几家都被青龙帮盯上,所以一时之间政局如何,反倒无人能说清。

    沈廷焯是不是例外,就更难说了。

    沈家是红三代,沈廷焯的爷爷沈朝阳曾是军区总司令,他们兄弟三个里,二少已经过世,大少沈廷烨是海军分区参谋员,军衔已经到了少校,可谓年轻有为。而若论起从政,沈廷焯算得上是沈家头一份儿。据说,沈老最重视的,就是三少。

    “我看啊,是钉头碰钉子,硬碰硬!”

    宴会上的人发表着议论,不时得注意着周围的情况,无论沈廷焯来不来,今天晚上,都有好戏看了!

    “那也未必。”有人笑道“你不知道这位沈副局长,虽然年轻,在政坛里摸爬滚打的时间,可比在场的几位,都要长……”

    话音未落,就听到有人低声窃窃私语“沈局长来了。”

    “三少到了!”

    “何止是沈廷焯,连匡局长也到了!”

    这种宴会,和青龙帮有关系,向来缉私局是不会公然参与的,没想到这次青龙帮接风宴,不仅仅沈廷焯来了,连缉私局局长匡正国也到了!青龙帮的面子算是给大发了。

    林笑天当然是主动迎接,这消息刚刚传进来,就听到楼上哈哈大笑的声音穿过巨大的宴会厅而来。

    “哎呀呀,没想到啊没想到,匡局长居然亲自驾到,真是折煞林某,折煞林某!”

    林笑天五十出头,满头的头发已经花白,但是面色通红,精神矍铄,一米八五的个头,虎背熊腰,两只泛黄得虎眼虎虎生威,令人过目不忘。但林笑天却不是粗人,而是地地道道的军校毕业,若是放在古代,也是一名儒将。

    说着林笑天已经下楼,青龙帮众人拨开人群让出一条通向门口的路,沿着那条通道,身着灰色西装的高壮男人首先映入眼帘,他眉目看起来十分和善,亦是哈哈大笑亲热得握住林笑天的手“哎呀呀,还要林先生亲自迎接,真是荣幸之至!”

    “匡局长亲自前来,是林某的荣幸才对啊!”说着,林笑天却将目光落在匡正国身后那张冷静刚硬的脸上,微微低头“这位应该就是咱们新上任的副局长,沈廷焯同志吧?”

    同志?

    人们面面相觑,都等着看沈廷焯如何与这位青龙帮的同志打招呼。

    “所谓同志,志同道合,已经是过去时了。”沈廷焯微笑着站出来,双手轻松的插在裤兜里,将西装两侧撑开一道完美的弧度“现在的同志嘛,是GAY的意思,林先生总不至于是要借这次宴会来出柜吧?”

    现场顿时一阵寂静,在S市,还没人敢这么和青龙帮老大开这种玩笑。

    所谓GAY,就是同性恋,也称为同志。至于出柜,就是对外公布同性恋的性取向,沈廷焯这玩笑开的,似乎有点大。

    林笑天显然也没想到,愣了半响才突然大笑起来。

    “哎呀呀,看看我这老糊涂,居然忘了咱们沈局长是年轻人,怎么能用那种老掉牙的称呼。沈廷焯,沈局长”说着,朝沈廷焯伸出手。

    沈廷焯亦是伸手轻轻握住,彼此目光交汇,均是会心一笑。

    “今日的升迁宴席,可是林某专门为沈局长准备的!”

    林笑天笑米米的大声宣布。

    “是吗?”沈廷焯不慌不忙的保持着微笑“不过,廷焯只是平调,谈不上升迁。既然林先生执意设宴,就当做是给沈某的接风宴吧!”

    接风宴,这么一改,和政治可谓半点关系也挂不上了。林笑天的如意算盘打到这儿,显然已经被沈廷焯四两拨千斤得给拨开了。

    “好好好,接风宴就接风宴!”

    三个人在众人的掌声中,匡局长为首,沈廷焯左上,林笑天右下得方式进入宴会厅。

    接着一如既往,林笑天上台讲话,匡局长也说了几句,唯独沈廷焯只举杯道了声“诸位,多谢今日前来!”便喝了杯中的酒,算是结束。

    宴会依旧,匡正国在S市担任祭司局长已经有些时日了,和林笑天说了几句话,就推辞身体不爽,匆匆离开。至于沈廷焯,倒是似乎和林笑天颇为谈得来,两个人在一处角落里坐下说话。

    “听说沈局长刚刚上任,就烧了一把大火。”

    林笑天亲自递上一杯酒,沈廷焯接了,随意放在唇边润润嘴唇,便拿在手里把玩儿着,听到这句话,无非是抬眸瞥了眼林笑天,并不答话。

    “这顾家原本在咱们S市也算得上数一数二的了,听说如今财产都已经查封……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沈廷焯上任的时间恰恰与顾家走私案爆发相契合,很多人都猜测,这是沈廷焯上任的第一把火,烧的就是和林笑天有关的人。据说,顾家确确实实从前和林笑天的交往是十分缜密的,林家的二少林逸轩,好像还和顾家的大小姐拍拖过。

    “正如林先生看到的,”沈廷焯微微勾了唇角,面无表情的回答“顾家是因为走私案,财产暂时被查封。”

    走私。林笑天冷笑,沈廷焯,你当老子是三岁的小屁孩儿,能让你轻而易举得忽悠过去?他向前靠一靠,正欲说话,却听沈廷焯道。

    “我听说,似乎林家二少和顾家的小姐,也有那么一层关系……”

    林笑天一愣,林逸轩确实和顾家那个大小姐不错,不过这件事早就是几年前的新闻,现在沈廷焯拿出来说,是什么意思?

    正在林笑天还捉摸的时候,沈廷焯却突然拿着手机站起来,礼貌得对林笑天点个头,转身端着酒杯朝阳台走去。

    “三少,顾家太太刘雪莲带着二小姐顾欣然跑了!”

    什么?沈廷焯眉端微微收紧,旋即缓缓松开,他沉声问“顾嫣然呢?”

    “还在,她在郊区租了房子。”

    对方回答。

    “盯着!”

    “是!”

    压掉电话,沈廷焯转身回到宴会厅,林笑天依然还等在原地。他刚刚已经想通了,这件事恐怕现在还不适合拿出来和沈廷焯讨论,没必要亲自探他的口风,何况,以林家的势力,这沈廷焯无论是敌是友,一时半会儿还不能把他如何。

    “林先生,久等。”

    沈廷焯微微一笑“不过,沈某个人还有些事情要办,今日恐怕不能相陪。”

    “沈局长既然有事,林某当然不能强留!”林笑天说着挥手,有人端着个红绒布的托盘上前,里面是一把瑞士军刀。

    “薄礼不成敬意!”

    沈廷焯朝盘子里瞥了一眼,拿起军刀左右翻转看着,却放下了“林先生,沈某呢,向来不喜欢刀枪之类的东西,不长眼睛,也不长记性。”他说着目光移到林笑天胸前“听说,林先生这枚勋章,是在国际侦察兵大赛时候得到的,颇为珍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