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前夫夜敲门:司长,别这样 > 正文 第7章 太太跑了
    “沈廷焯,你什么意思!”

    嫣然抬起头,目光也盯着那枚东西。她从来没见过,但是如果猜得没错的话,应该是摄像头。难道她以为她会卑鄙无耻到在房间里安装摄像头来威胁他吗?

    “我的意思就是,顾小姐,好自为之。”

    说着沈廷焯转身就走,砰得一声,将门和在她面前。

    嫣然瞪大眼睛看着那合上的门,疼痛的心酸从胸口猛地涌出来,不争气的泪水洗刷着她白希的小脸儿。

    “沈廷焯,你混蛋!”

    双腿无力的跪坐在地上,任由泪水滴滴答答湿润了酒店房间得地毯,怎么会这样,事情,怎么会突然变成现在的样子!她只是想救爸爸,只是想为养育她的父亲做点事情,为什么老天却要这样对待她……

    出门,沈廷焯拿出手机,迅速拨了个号码出去。

    “查清楚没有?”

    “清楚了。”电话那端传来声音“是青龙帮的人,大概想拉您下水。不过,他们昨天找的人出了点问题,没有去……”

    “我知道了。”

    沈廷焯打断那人的话压掉电话,瞥到房间的门,眉端骤然蹙的更紧。他昨天晚上太过激动,居然忘记了那件事!

    从浴室出来,嫣然已经恢复了平静。哭没有用,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她现在必须得想想办法,如果不能保释爸爸出来的话,是不是可以请个律师。嫣然穿好衣裳打开门,注意到门口那里的避孕套,她脚步迟疑片刻,匆匆出去。

    从药店里出来,嫣然难为情的四顾一圈,迅速把药吞进肚子里,连同包装带剩下的药片一起扔进垃圾桶,低着头快步离去。

    路边,一辆车车门打开,很快有人拿着她刚刚扔掉的东西出现在车门前。

    “三少,她自己吃过药了。”

    没想到,就是这样的女人,居然让三少……

    “嗯。”

    车窗升起,那人上车后,黑色的车子同时消失在和嫣然完全相反的方向。

    没事,顾嫣然,脑袋掉了也不过是碗大的疤,不过是丢了初YE,怕什么?反正最后也不会是自己的!她咬着牙一路安慰着自己,手机却在此时震动起来,嫣然看是比比的,接起来。

    “嫣然,你怎么回事啊,打手机也不接!”

    比比急切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昨天晚上查宿舍查到你夜不归宿,学校要开除你呢,你快回来吧!”

    开除?嫣然脑子蒙的一声,只是夜不归宿,怎么也不会到开除的地步吧?而且,她平常也有偶尔回家住的时候呀!

    “好,我立刻回去!”忙压掉电话,嫣然慌乱得打了一辆车赶到学校。比比早就在校门口等她,见到她就拉着她去教务处办公室。这间三流院校本来就不大,教务处更是小的可怜,嫣然敲门进去,教务处主任,一个四十多岁的秃顶男人已经在里面。

    “顾嫣然是吧?”

    主任抬起眼皮瞟了眼进门的嫣然。

    “是。”嫣然忙回答“主任,我家里突然有点事情,所以昨天晚上是回家……”

    “我们不管你去那儿。”

    教务处主任没有给嫣然说完的机会,就慢吞吞的说“但是根据学校的规定,你夜不归宿,已经被学校开除了。”说着甩出一个牛皮纸袋“这是你的档案,拿走吧!”

    “可是。”

    嫣然没有去接“主任,就算是夜不归宿,也应该是记过,不应该是开除吧?”

    她很难想象,因为平时学校管的并不严格,这回怎么会简简单单就被退学了呢?

    教务主任鄙夷得打量嫣然一眼“顾同学,你应该知道,现在你家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对学校的名声非常不好。学校也是有考虑的,而且,你明年的学费,好像到现在还没交上来吧?”

    是,他们学校施行的是提前交学费的政策,所以明年的今年学年快毕业的时候就要交齐。对于平日的顾家来说,不过是嫣然被阿姨骂两句就解决的问题,可是现在的顾家,财产被查封,爸爸坐牢,她当然拿不出交学费的钱。

    原来,是因为这个!

    嫣然冷笑一声“其实,什么名声,什么规定,都是假的!你们觉得我交不起学费,就想找理由撵走我是不是?”

    教务主任白了她一眼,并未回答。

    “好,这样的破学校,我顾嫣然也不屑于上!”说着她拿起档案,恨恨得在教务主任脚下吐了口唾沫,转身就走。

    “你!”

    盯着地上白白的一团,教务主任气得脸都变成了青紫色。

    “嫣然……”

    一出办公室门,嫣然就被比比拉住,她看看她手中的档案,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嫣然,对不起,昨天晚上我应该……”

    “比比。”嫣然拍拍她的手“没什么,他们要开除我,总会找到理由的。不过这样也好,退学之后,我至少可以认认真真找一份工作。反正,这样的破学校毕业之后,也还是一样找不到工作。”

    说着嫣然勉强笑笑,把档案袋放进书包里。

    “可是昨天晚上,你到底去了哪儿?”比比最担心的,反倒是嫣然会因为她爸爸的事情去做傻事。

    昨天晚上……嫣然不想再记得了,她摇了摇头“我只是回家睡了一觉而已。”

    就当做是,做了个不好的梦吧!

    “哦!”

    比比看得出嫣然没有说真话,却并未再问,反倒拉着嫣然说“你还没吃早饭吧,走,我们出去学校外面吃!”

    “那怎么行,上课时间。”嫣然拉着比比站住。

    “怕什么,反正你都退学了!哪天我也退学去!哼,比尔盖子不也没上完大学吗!”

    扑哧!嫣然忍不住笑比比把比尔盖茨说成是比尔盖子,心底压着的石头瞬间轻松了些。退了学,也好,至少出去工作的时候就没那么大得负担了。而且大学,只要她努力,以后总还可以再上!

    嫣然深吸一口气,伴着比比离开了那个她只上了一年的学校。她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跟阿姨商量,看可不可以改为请律师,至少,先想办法见到爸爸,搞清楚失态。

    回到家,一切却不是嫣然想的那样简单。

    家里乱七八糟的,像是被打劫过,嫣然在门厅站了几秒钟,周嫂才匆匆从二楼下来,看到嫣然先是一愣,眼里掠过一丝慌张,但还是快步走到她面前。

    “周嫂,这是……”

    嫣然打量着家里的凌乱,发现原本摆在客厅里几只爸爸特别喜欢的青花瓷瓶不见了,然后很快的,她就发觉不只是那些,家里差不多值钱点的东西已经都没了。难道,已经有人查封过吗?

    “大小姐……”周嫂为难的搓着双手,目光随着嫣然移动半响。

    “阿姨呢?”不等周嫂回答,嫣然猛然问,刘雪莲怎么会允许别人把爸爸最喜欢的东西拿走?

    “还有欣然呢?”

    地上坠落的水晶,不正是顾欣然房间里的珠帘吗,她平常爱护得跟什么似的,嫣然砰一下,她都会生气。

    “大小姐……”周嫂眼里溢出了泪水“大小姐,太太,太太带着二小姐,跑了!”

    “跑了?”

    嫣然瞪大眼睛,难以想象。刘雪莲在这个时候居然带着欣然离开了顾家,在爸爸最为需要的时候!昨天她不是还四处找人托关系,昨天她不是还说,要救爸爸出来吗?

    “昨天晚上来了个电话,夫人接了之后,就大哭起来。说什么老爷不行了,老爷要完了。没想到今天早晨我起来一看,屋子里已经空荡荡的,夫人和二小姐得房间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带走了。后来别的佣人起来,看到家里这个情况,也去搬东西,我好不容易,才把夫人的那套首饰抢下来。”说着,周嫂从衣兜里摸出个扁扁的丝绒盒子。

    据说,这是妈妈的。是爸爸送给妈妈的订婚礼物,海兰之心的钻石项链和耳坠,爸爸一直锁在保险柜里,只是平时才拿出来看看……

    如今看来,家里的保险柜也遭到劫难,肯定是一无所有了。

    “周嫂,你怎么不走?”

    嫣然抬起头,平静得望着周嫂。

    几重打击下来,她已经没有哭的力气,就算全世界都抛弃了爸爸,她也必须坚持到底,她没有时间用来哭泣了。

    看着嫣然这般坚强,周嫂忍不住大哭起来“大小姐,我不能走啊,我走了,大小姐你怎么办?”

    “周嫂。”

    嫣然笑了“我早已经成年了,可以自己生活。只是……”她犹豫片刻,转身进了屋里,很快出来,手里托着个小小的红包,她从里面抽出十张崭新的百元人民币,那红包,是每年过年爸爸都会给她和欣然的礼物。爸爸不太会表达父爱,通常也只有通过钱来说话。

    把钱放进周嫂手里,嫣然微微一笑“周嫂,我知道钱不够,可是,我得留着生活用,所以,暂且给你这么多吧,等我有了钱,一定都付清拖欠你的工资。”

    周嫂一听,立即把手里的钱塞回到嫣然手里“大小姐,这钱无论如何我不能要。他们很快就要来收房子,到时候大小姐要用钱的地方很多,我不能要!”说着,她把钱往嫣然手里推了推。

    收房子……竟然,已经到这种地步了吗?

    果然如周嫂说的,上午就有人来收房子,说是要暂时查封,等到案件查清。

    问过来人,他们告诉她现在还不能探监,但可以请律师进去。爸爸在里面似乎还好,只是情绪低落,不太愿意与人交谈。警察劝她,请个律师和顾韬光谈谈,或者会好些。

    周嫂没有走,一直陪着嫣然在中介找了半个下午,帮她在郊区租到一间十来平米得自建房。

    “哎,这么小。”进了房间,周嫂难受得打量着只有单人床、衣柜和一张书桌的小房间“大小姐,你不要住这里,我们还是去刚刚那个小区。”

    “周嫂,这儿挺好的。”嫣然笑着放下书包,刚刚那个小区,一个月的房租要一千多,她现在哪儿住得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