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前夫夜敲门:司长,别这样 > 正文 第5章 顾小姐要道歉
    警卫试着提议,别真的是沈局长的女朋友,岂不是得罪领导?

    “真的,那谢谢你们哦!”

    嫣然忙堆起笑容,手指不自觉轻轻握紧,能不能见到沈廷焯,就看这个电话了!

    警卫听她这样说,也是半信半疑,只好走进警卫室给沈廷焯打电话。那边很快接起来“打扰了沈局长,不过门口有位小姐,自称是您的女朋友,说无论如何今天要见到您。”

    “女朋友。”

    沈廷焯冷硬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我没有……”

    话没说完,听筒那边就传来清脆的女声“沈廷焯,你到底要躲到什么时候!我告诉你,如果你再不出现,我就立刻去打胎!”

    额!警卫听得目瞪口呆,打,打胎啊!那岂不是说,这个女孩儿居然怀了沈局长的孩子!难怪会找上门……

    “小姐,麻烦你如果要敲诈,拨打110,谢谢。”

    说着沈廷焯把电话拿下来,即将扣住的时候,却听到里面说“沈廷焯,你个没良心的,我顾嫣然看错人了,才会喜欢你!”说着竟然在电话那头大哭起来。

    沈廷焯不禁蹙了眉端,顾嫣然,他想起来了,是几天前介绍相亲的那个顾家的大小姐,眼前浮现出一张挂着黑边框眼镜切削的小脸,唇角渐渐勾了一丝笑容,没想到,他没找她,她却自己送上门了。

    他再次把电话放在耳边“顾嫣然,你上来。”

    额,上去?

    直到站到沈廷焯办公室门口,嫣然还在想,他怎么会突然改变主意让她上来呢?本来只准备糊弄那两个警卫,先进来再说的,现在,直接被送到沈廷焯办公室门口了。

    敲了两下门,里面传来低沉的男声“进。”

    纤细的手指搭在门扣上,嫣然深吸一口气,按下把手。

    办公室并不如她想象的那般奢华,简单的红木沙发茶几上摆着一套茶具,宽大的红木办公桌后立着一排书柜,他正坐在书柜下面一张高大的靠背椅上,双腿习惯性的叠在一起,双手十指相交在胸前,手肘舒适的支在扶手上,俊眉微蹙,抬眼看着她。

    “你好!”

    她试探性得探身上前,对沈廷焯微微鞠了一躬。

    “坐。”

    沈廷焯保持着姿势未动,只淡淡的从口中逸出个听不出情绪的字眼。

    可被他那么看过去,嫣然就紧张得不知如何是好,只能乖乖的坐下,把头埋在胸前,两只纤细的小手不自觉的拧巴在一起,彼此揉着。

    沈廷焯好笑的看着她露出的白白的一块额头,被几率青丝遮挡着,每每她不经意得转动眼皮,两条纤细的眉毛便跟上上下移动,像是跳舞般。

    空气中完全是凝重的沉默,嫣然被压得有些透不过气,只觉得仿佛坐在她对面的不是沈廷焯而是个巨大的冷气箱,无时无刻不在释放着高压冷气。

    她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开口说“那个……”

    “我记得相亲那天见到的,不是你。”

    沈廷焯突然开口,打断了嫣然好容易准备的话。

    嫣然微微一愣,抬起头触到他深邃漆黑得双眸中锐利的眼神,慌乱得垂下,片刻才轻声道“对不起,我,骗了你。”

    她眉端纠结在一起,低着头诺诺得道“我本来以为你和那些相亲的人都一样。”

    “都一样?”

    沈廷焯好笑得将手肘放在桌子上支撑着下颌垂眸看她,问“比如?”

    比如,都是暴发户,糟老头子!嫣然心底念着,却没敢说出来。只是倔强得咬着自己的嘴唇,这种丢人的事,还是别四处张扬的好。

    没有等到答案,沈廷焯并不追问,反问道“那么顾小姐今天来,是要向沈某道歉吗?”

    “那个,当然。”

    嫣然忙抬起头“那天的事情,真的很抱歉。我不应该骗你。”

    她真诚得望着沈廷焯,他吸引性的薄唇瞬时勾起来,深邃的双眸染上一丝戏谑“那么现在,顾小姐是后悔了么?”

    后悔?她点了点头,可以这么说吧,总之骗人是不对的。

    “我知道了。”沈廷焯简短得回答“你出去吧。”

    啊!嫣然猛地抬起头,这样就完了?不不,她是来找他,让他帮忙放爸爸出来的,怎么可以这样走?

    “不是。”她忙解释“我,还有别的事情……”

    沈廷焯眉端一挑,眸中的笑意深邃得隐去,沉到了不见底的湖水里,锐利的扫过嫣然的身体,她本能得收紧肩膀,头埋得更低。非亲非故,让她怎么开口和沈廷焯说这件事呢?

    “顾小姐,我不得不提醒你,我的时间有限。”

    沈廷焯不耐烦得用指尖敲击着桌面,目光已经转移到办公桌那台电脑上。

    嫣然只得回答“我,我是希望,沈局长能帮忙,放我爸爸出来。”

    “你爸爸?”

    沈廷焯对着电脑笑了笑“是顾韬光吧。”

    “对!”

    嫣然抬眼希冀得望着沈廷焯,他居然知道爸爸的事情,那是不是说明其实有机会。

    “我记得他被逮捕的罪名是走私枪支弹药。”沈廷焯一成不变得陈述“所以顾小姐如果需要帮忙的话,应该去警察厅,而不是这里。”

    废话,她当然知道,问题是,她又不认识那儿的人。

    “可是,沈局长不也是缉私局的吗,这件事,应该也和沈局长有些关系。所以沈局长是否可以……”

    “不可以。”

    沈廷焯根本没等嫣然说完话就迅速打断了她,漆黑的双眸射出一道精锐的光芒“顾小姐,我凭什么帮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呢?”

    是啊,他凭什么帮助她。她一无所有。嫣然颓丧得缩回椅子里,可是难道事情就这么结束,她好不容易才进来,如果今天再拿不到钱,也许明天、后天,不知道什么时候爸爸就会被判刑。

    只要爸爸出来,以他的人脉关系和能力,肯定能留的一线生机。可是在里面,阿姨又没有请律师,就唯有等死了!

    “其实,我们并不算素不相识。”

    嫣然坚定得努力让自己凝视着沈廷焯冷若冰霜的脸“至少,我和沈局长还有过一面之缘。而且,今天我自称是沈局长的女朋友,您不也放我进来了吗?”

    薄唇勾起,沈廷焯眼里夹杂了一丝冰冷的笑意“因为这个,我就要帮你是吗?”

    “沈局长,我爸爸是冤枉的,他那么善良,怎么会做那种生意!只要你肯帮忙说说情让我爸爸出来,我们家一定会报答您。还有,保释金,我们可以加倍奉还。”

    嫣然的话还没说完,沈廷焯已经一脸没兴趣的转过头,他随意在键盘上敲打着字,好像已经完全没有在听她说话了。嫣然急了,啪的一巴掌拍在他桌子上“沈廷焯,你说,到底怎样你才肯帮我!”

    终于,沈廷焯的目光转移到了她那只拍着桌子的小手上,他歪着头玩味得笑,低垂眼眸盯着眼前这个比自己小了半头,头发蓬松凌乱,整张脸上只看得见一副圆框大眼镜的女孩儿,尖锐的目光仿佛要把她剥光了似的。

    然而嫣然还是鼓起勇气死死得盯着眼前那个人,一无所有,也就无所畏惧。

    “好。”

    沈廷焯笑意更浓“既然顾小姐非要做什么的话……就,做我一也情人吧!”

    什么!嫣然心底砰的一声,这,这不是小说情节里才有的吗?怎么会跑到她头上?而且,小说里的女主人公,至少都长得还很漂亮吧,她这个相貌,沈廷焯也会有兴趣?

    “怎么?”沈廷焯眉端挑起“顾小姐不愿意?”

    她,只是太过惊讶了。所以根本就没想到愿不愿意的事情。

    虽然对自己的长相自卑,嫣然却从来不是随便的女孩儿。或者因为她太闷,亦或者,她的生命里早已经被林逸轩围绕,她根本没有想过和别的男人,尤其是陌生男人发生什么关系,所以沈廷焯的话,让她意外的一时完全没有反应。

    但等反应过来,她仍然无法接受。

    只是,一面是父亲的性命,一面是那个没意义的第一次,嫣然没有选择的空间。

    “好,我答应你。”

    嫣然站起来,问了句“在哪儿。”

    在哪儿?沈廷焯笑了,她倒是好像熟门熟路的意思?

    “格莱登。”

    他报出个地址起身,礼貌的向她伸出左手“顾小姐一定要等我……”

    低头看看那只白希修长的大手,嫣然到底没能握住,转身迅速逃离开这个不可思议的地方。

    大街上人来人往,商场里播放着最近流行的江南style,鸟叔用韩语唱着“虽然看起来贤淑但该玩的时候玩的女人,只要到这个时候就会立马开窍的女人……”好吧!嫣然抬起头让酸痛的眼睛盯着太阳,只要到时候,就该开窍!反正这个世界,笑贫不笑娼,只是一夜,可以换来爸爸的性命,值得了!

    夜幕降临,嫣然已经从海关缉私局走到了沈廷焯所说的格莱登酒店。那是S市市内的五星级酒店,建在市区,金碧辉煌的大门像是皇宫一般。嫣然走过去推开门,雪白的大理石地板将金色的灯光反射到她眼里,刺得她眼睛都有些疼。

    环顾四周,没有沈廷焯的身影,只有前台巨大的落地钟上显示着此时的时间,是晚上七点钟。

    她想了想,大概他还没有过来吧,便在大厅的沙发上坐下来。很快就有前台小姐端着前来,意外得打量着她土里土气的学生装,问她“这位小姐是要订房间,还是用餐?”

    “我,我等人。”

    嫣然忙站起来,不好意思的眼睛四顾瞟着,心想人家大概以为她是走累了跑进来休息的流浪女吧?

    “这样的话,请问小姐等的人有预定房间或者餐位吗?”

    前台小姐保持着冷漠的礼貌,眼里却已经透出鄙夷。

    嫣然想了想,这才发现沈廷焯不仅没有告诉她具体的时间,而且连房间号都没有,而且,她也没办法联系到他,只好讪讪得回答,“他没告诉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