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前夫夜敲门:司长,别这样 > 正文 第2章 哪位是顾嫣然
    如果可以,顾嫣然希望,她永远都存在在一年半前,从来没有遇到过沈廷焯的那个夏天。

    即使炎热,躁动,却仍旧属于活着的青春。

    S市有名的几家私人娱乐会所全部坐落在江南区,来来往往得无非是名媛阔太,那些自称为上流社会的人群。其中BOX是最为娇小的一家,只有两层,摆满了西式巴洛克风格的软沙发和圆桌,阳光从琉璃玻璃中映射进来形成无数色彩怪异却令人舒服的光斑。戴着黑色边框大圆眼睛满头蓬松长发的女孩儿倒在软沙发里正吮着手中的南瓜汁翻动着一本精装版的《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

    突然门口传来细微的骚动,打扮入时的女孩子在门口叫着“哎哎,我不是说了嘛,我要找人,熟人!”

    听到声音,女孩子放下书站起来“麻烦,她是找我!”

    她懒洋洋的抬起手臂,门口的保安终于把女孩子放进来。

    被拦截的女孩子不满得瞪了两个人一眼提着包包走到女孩儿面前“我说,顾嫣然,你搞什么!”

    将包包往旁边一扔,她坐下来,目光鄙夷得瞥过桌上那本书“干嘛约在这种破地方见面!而且……”她坐正了靠近她,低声问“你哪儿来的钱到这种地方消费?”

    “钱?”顾嫣然推了推眼镜,神神秘秘得回答“这地方,有钱都进不来!”

    “哇!”

    女孩子瞪大眼睛“难不成,你家雪姨爱心大爆发?”

    顾嫣然狠狠得翻了个白眼抛过去“美得你!”说着把书放进旁边的书包里。

    这会儿女孩儿才注意到,顾嫣然穿的还是松垮垮的校服,但即使如此,她和周围的环境却没有半分不协调。不禁瘪瘪嘴巴“那是为什么?”

    “相亲!”

    顾嫣然抬起头,漠然得抛出两个字。

    “相亲?”女孩儿哈哈大笑起来“又不是第一次,到底是什么人,值得你家雪姨把老本都掏出来?我看,她可没那么好心,说不定是个秃顶大肚暴发户!”

    “所以啊……”顾嫣然迅速露出个大大的笑容,将一口银光闪闪的牙暴露在幽暗的光线中,说不出的诡异,她站起来坐到女孩子身边。

    “我才叫你来嘛,比比!”说着迅速抓住女孩儿的手。

    “哼!”女孩儿甩开“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比比,求你了!”顾嫣然摇着比比的手“再帮我一次,好不好?”

    比比坚决的甩甩头,表示自己绝对不会再上当。

    “不然,我,帮你做论文好了!”

    顾嫣然收起笑容抬起眼皮,摇着比比的手臂。

    “赵老头的。”古代汉字课的赵教授,比比最害怕的一门,她从来都过不了期末论文。

    “成交!”

    顾嫣然咧嘴一笑,就见不知何时他们身后站了人。

    准确的说,是帅哥。

    修长的身形,看起来足有一米八二以上,站在那儿轻而易举就能吸引周围所有的目光。然而他对此仿佛习以为常,淡漠的漆黑双眸中寻不出半点情绪的痕迹,他只清淡得扫了眼软沙发中的两个女孩儿,薄唇微启,沉稳磁性的声音问道“请问,哪位是顾嫣然,顾小姐?”

    “你是?”

    顾嫣然起身,傻乎乎的反问。

    “沈廷焯。”

    男人一字一顿的回答,扫过她包裹在松垮的运动校服下娇小的身躯,薄唇紧紧抿着。

    “额。”顾嫣然挠了挠后脑勺,正欲回答,就听到身边的比比娇软的声音“是沈先生啊,小女子顾嫣然,初次见面,请多关照!”说着伸出芊芊玉臂。

    沈廷焯的目光从顾嫣然身上转移到她身边,目光落定却只是点了点头“你好。”便在旁边的软沙发上直挺挺得坐下来。

    比比微微一愣,悄悄扯了下顾嫣然的衣角冲她眨眨眼皮,带着痴迷的微笑在沈廷焯对面坐下来。顾嫣然也只好坐下,谁让她说让比比帮她相亲来着?

    “没想到,阿姨说的相亲的人,就是你。”

    男人未作反应,仍旧用平板的声音回答“顾小姐,我们从前认识?”

    “啊,不,没有。”比比被他看得有点发毛。

    “但是,一见如故啊!”

    此时侍者来到近前,沈廷焯就自动忽略了比比的套近乎,点了杯“清茶。”

    随着侍者的离去,他似乎也同时扫了眼已经有些呆滞得盯着自己傻看的顾嫣然,眉端不经意好看的蹙起来。

    清茶端上,他迅速抿了一口放在旁边,双腿相叠支撑着双臂相交,轻松得放在胸口。

    “既然如此,顾小姐,我们长话短说。”仿佛浑身都散发出不可抗拒的力量。

    “相亲要眼缘,我,和你,没有。”他起身“所以,很感谢顾小姐今天前来。”

    坐在软沙发上的两个女孩子完全没有反应,沈廷焯的身影已经消失在BOX,只有桌上那只玻璃杯里还飘着热气的茶,说明刚刚有人来过。

    “沈,沈廷焯……”

    比比徒劳得张着嘴巴低低呼喊着,眼睛还痴痴得盯着BOX的大门。半响才回过头,激动得抓住顾嫣然小手“沈廷焯,居然是沈廷焯啊啊啊!”

    然而,顾嫣然却是一脸茫然。是啊,雪姨好像说过,是叫什么沈廷焯的。

    “嫣然!”比比大声抗议着“那可是沈廷焯,沈学长啊!”

    沈学长?顾嫣然在脑子里搜寻着关于他的资料,结果,为零。

    “哎呀我说你这个木头脑袋!”比比扯着顾嫣然坐下来“沈学长可是贵族学院最优秀最厉害的学长了!他只用两年就读完了机械专业的全部课程,然后顺利得考入海军学院继续读研究生,听说入伍后,只用一年就提到士官!现在,至少也是中尉了!你有没有看到他穿军装的样子,好帅啊……”

    学院机械专业毕业然后入军校的军官吗?那,确实很厉害。顾嫣然在心底默默念着,可是,这么优秀的男人,阿姨怎么会舍得介绍给自己,不都是只有欣然,才配得上优秀的男人吗?

    也许,是性格吧?顾嫣然想,沈廷焯的样子还真可怕。她耸了耸肩。

    “喂,你那是什么表情?”

    比比对她无所谓的表情强烈不满,旋即也跟着皱起眉头“怪了,你家雪姨,怎么舍得把这么优质的男人介绍给你?不会是沈廷焯有什么病吧?”

    顾嫣然顿时额前黑线无数。

    “不要这么说吧,人家只是看不上你而已。”

    大概比比从来没有遭受过这么严重的打击,从前她帮她相亲无数,哪次不是把对方贬低得一无是处之后昂首挺胸的扯着她离开现场,然后让她回家后被雪姨喷一脸唾沫。

    “什么?”比比不高兴的瞪着她“哼,明明就是看不上你!”

    好吧,也算,反正,正常的优质男人,哪个会考虑她这种三无产品?顾嫣然无所谓得坐下来,抱起自己那本书继续读。

    比比这才觉得自己有点过分,忙贴到顾嫣然身边“嫣然,我不是那个意思啦!”

    “没什么。”

    顾嫣然轻松的笑着“反正,如果是我,结果也许更糟。这回回去,至少不会挨骂了!”

    “喂,别这样吧!”

    比比更加过意不去,嫣然在顾家怎么样,虽然她从来不肯多说,但其实他们都清楚的,否则,为什么同样是顾家的女儿,她要在她们这种公立大学念书,她那个妹妹欣然却是在贵族学校里。

    “比比,真的没什么。”

    顾嫣然放下书无奈得推推眼前巨大的黑色镜框,露出个明媚的笑容,只是因为牙套的作用,让那个笑容显得有点别扭。

    是,她确实是三无产品,没长相,没学识,没气质,总之,所有名媛该有的她全部没有,如果让阿姨亲自来数的话,说不定可以举出无数个没有。

    “哎!”

    比比抱歉得推推她“其实,也无所谓啦。本来你就是不想他看上你嘛,而且,这个沈廷焯啊,传说中温文尔雅特别斯文的学长呢,什么嘛,居然这么臭脾气!我看,他就是有病,说不定是……不举?”

    噗!

    顾嫣然一口水喷出来。

    然而不久以后她终于知道,沈廷焯确实有病,不是不举,而是,随时都会举!

    看着时间不早之后顾嫣然和比比离开那家名叫BOX的会所。

    BOX,盒子,像是将一个故事关在里面。

    回到家恰好是八点二十分,离父亲顾韬光规定的时间还有十分钟。家里除了佣人正在忙碌外没有旁人。看着她长大的佣人周嫂见她回来笑米米得迎上来“大小姐回来了,今天累不累?”

    “没有,周嫂,我只是读书,怎么会累呢?”

    嫣然微笑着回应,转身准备回她的房间里,却突然听到楼上传来声音“就是啊,在那种三流学校里上学,怎么会累呢?”

    妹妹顾欣然已经从楼上下来,她穿着家居的真丝长裙,在外面套着淡粉色的小披肩,衬托着玲珑的身材愈发惹人怜惜,一张小巧的鹅蛋脸,镶嵌着两颗漂亮的褐色眼眸,红唇小巧,看起来高贵又温柔。难怪被誉为名媛界的公主。

    见到她,嫣然收了脸上的笑容,只淡淡得唤了声“欣然。”

    便准备进屋。

    她却反问“廷焯哥看上你了吗?”

    廷焯哥?听到这个亲密的称呼,嫣然别扭的想起了沈廷焯那张冷若冰霜简直如冰雕般的脸。

    她冷淡得回答“没有。”

    顾欣然立刻笑出声音“我就说嘛,廷焯哥怎么会看得上你这个三无产品,哎!真不知道爸怎么想的,居然让你去!如果是我啊,说不定这会儿,正跟廷焯哥在来登酒店共用烛光晚餐呢……”

    顾欣然兀自说着,嫣然已经回到自己房间。

    她无所谓沈廷焯看不看得上自己,本来她就一无所有,人家凭什么喜欢她呢?不过,竟然是爸爸介绍去相亲吗?也是,如果沈廷焯那么优秀,雪姨肯定不会让她去。

    对着镜子笑笑,她将那副戴在牙上的假牙套轻轻取下来放在洗手台旁边的消毒盒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