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小姨多春 > 正文 第24章 感觉对了
    “哎呀,还真让你给问住了,问我你小姨家别的事儿我还真都略知一二,单是你的身世,从来都是个谜团——我也无数次地打听过很多人,但问谁都摇头说不知道实际情况——大概,除了你小姨,别人都不会知道你爹娘到底为啥突然离你而去,为啥让你成了孤儿吧……”到了关键问题,耿二彪却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重生成杨二正的汤学良还有点不甘心,还想着个切入点,再多问些自己关心的问题,可是偏偏在这个时候,一抬头,发现祥云寺已经矗立在眼前了。

    进了祥云寺的大门,耿二彪带头往里走,边走还边说:“这边是祥云道长住的地方,那边的厢房是祥云小学上课的地方……”

    重生成杨二正的汤学良一看,远处还是个带颜色的神秘建筑,进到院子里才发现,这座庙宇也属于年久失修,很多地方都被岁月剥蚀得看见了内里的砖瓦,只是没有倒塌和漏雨的现象而已……刚要怀着好奇心,看看平时小姨做代课老师教学生的那几间教室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却忽然窜出一只黄狗来,冲着耿二彪和杨二正就大吼大叫起来。

    “奇怪了,这条狗咋反常了呢?”耿二彪边用一个捡石头的动作来吓唬那条黄狗,边这样对杨二正说。

    “咋不正常了?”

    “过去咱们俩没少来这里呀,从来都对咱们摇尾乞怜的样子,今天咋忽然这样气急败坏地咬起来了呢!”耿二彪着实有点奇怪了。

    “是啊,不应该呀……”听了耿二彪的话,重生成杨二正的汤学良心里咯噔一下——莫非人类看不出杨二正的魂灵已经远去,此时此刻,这个杨二正早已物似人非,成了另外一个人,被这个嗅觉十分灵敏的黄狗给识别出来了?

    耿二彪身强力壮,膀大腰圆,做了好几个要打黄狗的动作,才将它给吓退了……跟着耿二彪的脚步,一直进入到了祥云道长的屋子,重生成杨二正的汤学良才发现,所谓的祥云道长是个**十岁的老者,长须飘逸,鹤发童颜,只是耿二彪和杨二正带着粮油进了屋子,站立在正在打坐的祥云道长跟前的时候,却连眼皮都不抬一下,还听他问了一句:“是耿二彪吧……”

    “是我呀,村长徐天长前几天进城,把镇里给村里贫困户的补给给捎回来了,昨天我领我家补给的时候,村长就让我今天抽时间把下半年给您补给的粮油给您送来……”

    “哦,谢谢你,就放在靠墙的凳子上吧……跟你一起来的人是谁?”祥云道长还是连眼皮都不抬,却这样问了一句。

    “您真是老糊涂了吧,连杨二正都认不出来了……”耿二彪赶紧来了这么一句。

    “杨二正?你说跟你来的是杨二正?”祥云道长居然这样问道。

    “是啊,不是杨二正会是谁呀!”耿二彪更加奇怪了好像。

    “你让他过来……”祥云道长边说边伸出一只手来,像是在招呼杨二正马上到他跟前去。

    “你快过去呀……”耿二彪一看杨二正有点发傻,边这样说,边拉了杨二正一把,示意他赶紧过去。

    重生成杨二正的汤学良感觉有点怪怪的,不知道这个祥云道长为啥要这样,懵懵懂懂地就被耿二彪给推到了祥云道长的跟前,一直到祥云道长伸出的手——摸到了杨二正的脸,他才有所领悟——原来祥云道长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了,全凭感觉和手的抚摸来辨别对方是谁。

    “奇怪呀,人是杨二正,咋不是原来那个人了呢?”祥云道长摸了几下杨二正的脸颊,还拉过他的手,用手指头来摸他的骨头,然后说出了这样的话。

    “您开玩笑吧,这真是杨二正啊,别人会骗您,我耿二彪可是从来没骗过您的呀……”耿二彪立即予以证实。

    “不是开玩笑,刚刚我听见黄狗叫的时候,就知道你带来了陌生人,所以,才问你是跟谁一起来的……”祥云道长还在坚持自己的说法。

    “黄狗就是个畜生,今天指不定被什么给闹得,就犯了畜生的脾气……”

    “绝对不是,那只黄狗就是杨二正当年捡到的一个小黄狗,家里不让养,才送到我这里来的,过去多年他从来都不咬不叫的,尤其的见了杨二正,今天的反常绝非偶然……”祥云道长居然举出了这样的例子来证明自己的感觉没错。

    “哎呀,那可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赖人了,它咋会咬救命恩人呢!”

    “所以我也奇怪呀,人还是杨二正,可是却不再是他的感觉了……”

    “您也太神道了吧,明明就是杨二正的大活人站在您的面前呀,咋就不是杨二正了呢!除非是他昨天投水自杀,被我给救上岸之后,脱胎换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耿二彪边绝对不信眼前的杨二正已经换成了别人,边说出了昨天发生的事情。

    “你说啥,杨二正昨天投水自尽了?”祥云道长好像一下子发现了端倪。

    “是啊,要不是有人及时发现,我又正好在附近办事,及时将他救上岸,估计这会儿站在您面前就不是杨二正本人,而是他的魂灵了……”耿二彪还是觉得,祥云道长过于神道了。

    “哦,那我的感觉也就对了……”祥云道长好像得到了什么证实一样,这样说了一句。

    “您是说,这个杨二正真的不是从前那个杨二正了?”尽管这样问,但耿二彪的口吻却带有揶揄的意味。

    “是不是让他自己说!”祥云道长居然来了这么一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