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嫂子的诱惑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如此爷们儿
    讪讪的跟着田科长去了酒店,一群工人足足坐了三桌,而几个办公室人员和几个班长,田科长她们坐到了一起。

    “徐东,搬把椅子坐……”田科长冲徐东指了指张忠喜身旁的位置,柔声说道。

    徐东自然也明白田科长的意思,可能是想在酒桌上把两个人的冲突化解一下吧。

    闷不做声的徐东拉了把椅子坐下,众人开始吃吃喝喝的闲聊了起来。

    都是办公室人员和班长坐在这里,徐东倒是和他们都不熟悉,也插不上话,索性喝了两杯白酒之后,放下了筷子,就要离开。

    “徐东……等一下!”田科长摆手叫住了徐东,淡淡的一笑。“和你张哥干一杯,今天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怎么说也是同事,都大度点儿!以后还要在一起工作呢!”

    徐东倒是无所谓……自己是打人的一方,也没怎么吃亏,可是张忠喜的心里可足够憋屈的了!自己以后还怎么抬头?原本耀武扬威的在工厂里都怕自己,就因为这三个小子,一下子把自己辛苦建立起来的威信扫的荡然无存。

    耸了耸肩,徐东倒了满满的一杯白酒,淡淡的看着张忠喜,不疾不徐的随意问道:“干了?”

    张忠喜低着头,嘴里慢吞吞的嚼着菜,也不去看徐东。

    “张班长……人家敬你酒呢!”田科长笑吟吟的说着,看着张忠喜。

    “吃口菜……刚才喝的急了!等等再说!”张忠喜吧嗒吧嗒嘴,皮笑肉不笑的歪头看着徐东。

    “你不喝是吧?”徐东的眼中有些冷,弯下腰,很低的声音问道。

    “喝……来吧,干了!”张忠喜暗自吞了口口水,他还真怕徐东这时候与突然发飙,在这里再出手收拾自己一顿!这小子愣头青一个,真说不好会不会突然暴走。

    而且张忠喜也能看出来,那个田科长好像有些袒护这个徐东……难道这小子这么嚣张,这么硬气的和自己对着干,就是因为背后有田科长在撑腰打气么?

    张忠喜真的不想和徐东握手言和,也从来没想过和徐东化解矛盾。不过,表面上还是要做做样子的!收拾他,以后有的是机会!

    干了满满的一杯白酒,徐东擦了擦嘴,笑着拍了拍张忠喜的肩膀,扭身走了,去了其他房间,那些员工喝酒的包厢。

    而徐东这样云淡风轻的拍了拍张忠喜的肩头,倒好像一个长辈在鼓励,扶持一个后生,居高临下的姿态一般,着实的让张忠喜心中不喜。

    徐东离开,袁世鹏和张忠喜两个男班长开始和那些办公室的出纳,会计们聊了起来,并且一杯一杯的敬酒。

    虽然只是啤酒,然而这些女人哪里能喝多少啊,不多时候,一个个都是脸上红晕,显露出了一丝醉态。

    这些办公室女人,一个个着实长的不怎么样,除了田科长还有几分姿色之外,其他的女人,都难以引起张忠喜和袁世鹏的兴趣。

    然而,田科长似乎不胜酒力,喝了几杯后连连推辞,即便是后面两人再如何劝说,也只是半杯半杯的敷衍。

    倒是徐东去了隔壁大龙大力的桌前,这里热闹非凡。都是一些年轻小伙子们,坐在一起也是说说笑笑,相互敬酒!

    而白天被打的二毛驴,黑着一张脸,和大广两个人面对面的坐着,一杯接着一杯的干杯,也不吃菜,似乎在较劲斗牛一般。

    相互不服输,二毛驴一抹嘴角的啤酒,冲大广一抬手:“兄弟好酒量!看你也是条汉子!来……酒逢知己千杯少,干杯!”

    大广已经喝的两眼发直了,连续的干了四五瓶啤酒,翻腾的酒意在胃中不断的冲撞着喉咙。不过,输人不输阵,大广还是那种直来直去的性格,自然不肯低头服输,也端起了杯子,又干了一杯。

    “好……”周围看热闹的那些工人连声叫好!这样子斗酒,确实少见。

    徐东笑呵呵的走到大广身后,双手搭在大广肩头:“没少喝啊……还行么?”

    “这点儿……酒算什么!只是垫垫底而已!”大广牛哄哄的说着,看着对面的二毛驴挑衅般的说道。

    两人继续还要斗酒,而徐东却是不着痕迹的在大广颈后的几处穴位上按了几下,按照脑海中闪现出的念头,手法,暗中帮助大广消除了一些酒意!

    很快的又干掉了两瓶,这下子对面人高马大的二毛驴也有些受不了了!用力的挺着腰杆,脖子竖起老高,似乎一低头那酒水就能从口中倒控出来一般。

    “你还行不行啊!”大广牛哄哄的问道!

    “笑话……来!知己难求,咱们接着走一个!”大广也学会二毛驴的那套装B话儿,极为场面的粗声说道。

    “我就喜欢你这种性格,像个爷们儿……来,继续!”大广一拍大腿,斗志更强!

    两人强忍着不让自己吐出来,叫嚣着继续拼酒,而徐东却是笑呵呵的拉过椅子坐到了一旁,看着热闹。

    一旁坐着的准备租员工凑了上来,笑呵呵的给徐东递了支烟,和徐东客气的聊了几句。

    “大哥,你这兄弟酒量够猛的啊!你说他俩谁能先把对方放倒?”

    “肯定是我兄弟啊!”徐东极为笃定的说道。

    “为什么啊?”

    徐东蛮有深意的一笑:“因为啊,我这兄弟喝多了就发酒疯,打人……你想想……”

    那一旁的小子一咧嘴。我靠……酒蒙子啊?喝多了耍酒疯,打人?

    眼看着大广和二毛驴都已经差不多了!大广打了口嗝,直接一口酒沫子就喷了出来。

    “哈哈……你小子吐了!”二毛驴极为兴奋,在酒桌上干倒了对手,二毛驴顿时神清气爽。

    “去……去尼玛的,老子那是沫子!”大广口齿都不清楚了,晕乎乎的辩驳着。

    “还……还不承认!大伙儿都看见了!你……你分明吐了!”

    “你他妈才吐了呢!”

    “你吐了……”二毛驴晃悠悠的站了起来,瞪眼吼道。

    争吵中的两人,大广突然吼了一嗓子,可能是用力过猛的缘故,一直顶到嗓子眼儿的啤酒直接从嘴里就喷了出来,黄橙橙的啤酒搀着胃液,黏糊糊的直接喷在了二毛驴的脸上!

    哗……如同当头一盆凉水,二毛驴的头发打湿,软趴趴的贴在额头上,一双眼睛瞪的滚圆,一脸惊诧!

    吐出来来的酒水那味道自然不消多说!二毛驴的腮帮子鼓的老圆,唔……唔……唔……噢的一声,也忍不住的呕了出来,不过,二毛驴着实是条汉子,任凭那酒水顺着嘴角淌出一些后,满满的一口酒水,腮帮鼓的滚圆,一抻脖儿,生生的瞪着牛眼,咕咚一口,又咽了回去!

    “我艹……真他妈生性!”

    “驴哥,真是个爷们儿!”

    周围的小伙子们拍案叫好,二毛驴咧嘴呲牙一乐,眉飞色舞的看着大广。

    “你……你他妈都咽了!”大广咧嘴诧异的看着二毛驴!

    太他妈要面儿了!徐东暗自咧嘴想到!没想到啊,这二毛驴,还真是个地地道道的装B贩,装B要面儿到如此境界,难能可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