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嫂子的诱惑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看我哪了
    自从自己得到那羊皮书的传承后,徐东越发的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悄然的发生变化!不单单变的更加灵活,而且这力气变强,听力,视力,都变的极为敏锐。

    好像伐毛洗髓一般的神奇。这七八十斤的一个纸箱,在徐东手中轻若无物,随意的一抓,抱着就走。

    “这小子还真有点力气啊!”张忠喜看着徐东的背影,笑着和裁断班长说道。

    裁断班长袁世鹏撇了撇嘴,心里暗道:你他妈是没看见这小子在厂门口暴打冯祥子的样子呢!不单这小子力气大,和他一起的那个大狗熊周益广力气也是不小啊!

    “这个,看见了么?这个能把大活人举起来!”正好大广走过来,晃荡荡的好像铁塔一般,浓眉大眼的看起来虎头虎脑的。

    那张忠喜咧嘴微微一笑,看着大广玩一样的夹着一个箱子就走,不由的挑起眉头:“哎,那哥们儿,能者多劳,再弄一个!”

    那意思,就是让大广再用另一侧的胳膊,再夹一箱。

    大广楞了一下,也没在意,再次一弯腰,直接夹起一箱子,晃悠悠的朝外面走去。

    “啧啧……真有力气!哎,你,你也搬两个吧,有劲儿的多搬点儿,早装完车,咱们早点喝酒去!”张忠喜指着徐东说道。

    哎我去尼玛了!徐东歪头扫了一眼张忠喜之后,不由的上下的打量了一下这孙子。

    看徐东眼神中有着不服气和不满,张忠喜也是昂起下巴,不甘示弱的看着徐东。要不是田科长在一旁看着,这张忠喜肯定要跳上去给徐东几巴掌,还有人敢和自己瞪眼睛?

    看徐东的脸色越发的阴沉下来,朝着张忠喜这边就要过来了,田科长也看出了有些不对,赶忙笑着摆了摆手:“快点装车吧,一箱一箱搬,不差那么一会儿!”

    说着,田科长给徐东轻笑着使了个眼色。

    见田科长示意,徐东舔了舔嘴唇,扭头回去抱起一个箱子朝外走去。

    恰好大广回来,左右各夹一个的场景让徐东看到了。

    “干嘛呢你?”徐东停下了脚步,纳闷儿的问着大广。

    “额……那,那领导让我搬俩!”大广粗声粗气的说道,抬着下巴指了指张忠喜的位置。

    “哪领导?领导个毛,放下一个!”徐东皱眉不客气的说道,回身扫了一眼张忠喜。

    我靠……这是公然挑衅啊!张忠喜的一双眼睛满满的都是愤怒,这小子找死吧?人家当事人都没说啥愿意抬两箱,给自己面子,这小子竟然……

    “哎,你俩在那干嘛呢?快点儿……”张忠喜超前走了两步,指着徐东和大广大声的喊道。

    仓库内的一些男员工都愣愣的停下手里的动作,看向了徐东和大广。

    然而,张忠喜刚喊完这一嗓子,没等把话说完呢,徐东抡起手中那七八十斤的纸箱,如同一发炮弹般的朝着张忠喜就砸了过去。

    大广虽然有些呆愣,不过徐东这一动手,他反应的也不慢,扔下手里的箱子,朝着张忠喜就冲了过去!

    而徐东比他更快,刚刚把手里的箱子砸过去之后,猛的两个箭步蹿上前,腾空而起,连续三脚踹在了张忠喜的胸前!

    这连环踹,佛山无影脚么?周围人都看傻了!包括田科长,也是愕然的看着徐东。这小子什么脾气,说动手打人就打人?当自己不存在?田科长一时闹了个茫然,不解。

    大广和徐东上前,对着躺在地上的张忠喜就是一顿爆踹,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让人干倒了,张忠喜蜷缩着身子,根本爬不起来。

    “好了……别打了!哎,你们别看热闹,快拉开啊!”田科长连忙的叫着,周围的员工们这才七手八脚的上前拉着徐东和大广。

    而大力正在车上摆放着纸箱,听到声响吵闹,听说是大广和徐东和别人打起来了,连忙从车上跳了下来,抄起一块板砖,风风火火的冲进了仓库。

    两眼瞪的滚圆,抡起板砖的大力怒声道:“谁,谁他妈动手看看!”

    原本拉架的这些员工一看又进来一个,顿时都人人自危,闪到了一边。

    没人去拉架了,田科长气的脸色极为难看,瞪着大力:“你干什么?你要打谁?”

    “我……”大力结结巴巴的吭哧半天,扫了一眼蜷缩在地上的张忠喜,看着毫发无损的徐东和大广,讪讪的扭头出去外面扔掉了砖头。

    包装车间的一群小丫头跑来拉着徐东和大广,把两人拽到了一旁,张忠喜这才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脸上淤青一片,嘴角流着血丝的张忠喜看起来极为狼狈。

    “小子,你们真行!动手是吧?”张忠喜一边拽着衣服下摆,一边脸色惨白的指着徐东他们说着,舔了舔嘴角的血丝,张忠喜掏出了手机,就要打电话叫人。

    “行了!没完了是么?你们要干什么?这里是公司,你们要打架出去外面折腾,都想不想干了!”田科长看张忠喜没完没了的打算找人报复,猛的沉下脸呵斥道。

    “田科长,我……我被打了!”

    “我来处理!”不由分说的,田科长冷着脸,指着徐东和大广,大力三人说道:“你们三个,跟我去办公室。张忠喜,你先带人继续装车!”

    田科长带着三人走了,张忠喜气的脸色惨白。自己好歹也是个班长,被人打成这样,而且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打,这面子……

    办公室内,田科长狠狠的翻了徐东一眼,抬手照着徐东脑门就戳了一下:“舒服了?解气了?什么个脾气!”说着,拉过椅子坐了下来。

    “就因为这点儿小事儿就动手打人?有事儿不会慢慢说?啊?再说我还在旁边儿,有问题和我说就行了嘛,当着我的面打人,这事儿怎么弄?这张忠喜是当地的癞子,这要是找人来闹事,怎么办?”田科长翻着白眼儿问道。

    “他不服气我就继续揍他,打到他服气认输为止!”徐东悻悻的说着。

    “你还没完了?有什么事情和平解决不好么?就因为这一个箱子两个箱子的事情就动手?”

    徐东咕咚,吞了口吐沫,眼神有些躲闪的低声嘟囔道:“我……我看他不爽。”

    “他怎么就让你看着不爽了?你看谁爽??”田科长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这小子,真的不知道让人说什么好!

    “他……他偷看你!”徐东小声的说着。

    “恩?看我?看我哪了?”田科长一愣,诧异的问道。

    “……”徐东张了张嘴,最后没吭声。

    “说话啊!”田科长眉头皱着,纳闷的问道。

    “屁、股,裤、裆!”徐东一咬牙,低声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