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嫂子的诱惑 > 正文 第九章 大姨妈来了!
    咕咚……徐东猛的吞了一口口水,原本就已经被搞的全身热血沸腾,现在钱慧兰又突然摆出这样一幅造型,更是把短裙下的春、光全部露在自己眼前,一个青涩未曾碰过女人的小青年,哪里能受得了这样的诱、惑。

    就在徐东打算一把拉过钱慧兰,搂在怀里亲热一下的时候,钱慧兰却一扭身,躲到了一边,歪头咯咯笑着,冲徐东挤了下眼睛:“徐东,你要干什么啊……”

    “我……”徐东握了握拳,这妖精,真是要了自己的小命啊!呼吸越来越沉重,徐东感觉脑子有些发晕,是因为激动和紧张。

    可是钱慧兰似乎玩的正起劲儿,推了下徐东之后,笑吟吟的上前抬起一条腿,穿着丝袜的玉足踩在了徐东身旁的床边儿,挑逗般的笑看着徐东。

    抬起一条腿,裙摆自然向上滑去,而徐东坐着的角度,恰好能最清楚的看到钱慧兰短裙内的风光。

    “喜欢看不是么?嫂子让你看个够……来,试试!”说话间,钱慧兰伸手拉着徐东的胳膊,就往短裙里面拽着。

    呼……终于爆发了!徐东猛的一把揽过钱慧兰软软的身子,用力的将钱慧兰的短裙推上去,隔着那层小内内,徐东开始大肆揩油了起来。

    钱慧兰在徐东的怀里娇、喘吁吁,就在徐东打算将钱慧兰的衣服扒掉的时候,突然感觉探进小内内的右手指尖,传来一阵热乎乎的感觉,很滑,好像是液体?

    徐东虽然不曾碰过女人,不过,对女人的反应还是了解一些的。就在徐东心里暗笑钱慧兰的水真足的时候,钱慧兰却是叮咛一声,猛的跳到了一边。

    “嫂子,别闹了!给我……”

    额……徐东正要伸手把钱慧兰拉回来呢,不想,伸出右手的徐东瞬间傻眼了!

    这……右手的手指,掌心中,竟然全部都是暗红色的鲜血!

    我靠!给这娘们扣破了?出血了?可是……这血的颜色怎么这么暗?

    就在徐东有些发怔疑惑的时候,钱慧兰却是一脸无奈的苦笑着,用力的岔开双腿的钱慧兰嗔道:“这运气,刚被你小子把火气勾上来,它竟然来了!完了,今天嫂子不能陪你玩儿了!”

    “什么?”徐东傻傻的问道。

    “大姨妈来了!傻蛋!”钱慧兰嗔笑道,从床头开始撕着卫生纸。

    “什么啊?嫂子……我不管,我要你!你都答应我让我日你的!”这箭在弦上,而且弓已满月,就在这时候突然叫停,这是要了徐东的小命儿啊!什么大姨妈,就是大姨夫来了徐东也顾不上了!

    一把拉过钱慧兰,徐东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下扯着钱慧兰的小内内。

    “哎呀……坏蛋,真的不行啊!人家大姨妈刚来!以后的,嫂子都答应让你日了,过几天等身子干净了,嫂子肯定让你玩个够,你想玩多久都行,想怎么玩嫂子都陪你,好不好?”

    “哎呀,别拽了!不能搞啊!嫂子答应你,等几天,嫂子给你多找几个女人,让你一次祸害个够,行了吧?”钱慧兰一边阻止着徐东,一边好像哄孩子般的轻声劝着徐东。

    呼……徐东无奈的停了下来,看着自己右手上满满的鲜血,看样子,好像真的不能玩儿了!

    这女人,就是***事多!就不能等自己尝过了滋味儿之后,再来这东西……倒霉透顶!

    就在徐东一脸颓废的坐在床边,默默的撇嘴看着钱慧兰清理小内内和丝袜上得鲜血时,屋外竟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靠……才,才,才,才他妈滴……几几几点,就,就就关门!”这一句话说得,可真够费劲的!

    不过,这时候徐东可没心思去笑二结巴的嘴巴不利索了!***,偷他老婆,竟然被堵进屋内了!

    徐东吓的直咧嘴,站起身左右的看了半天,也没能找到一个躲藏的地方。而钱慧兰,同样的吓的花容失色,一边扯着裙子,一边连忙的指着另一间屋子。

    卧室旁边还有一个房间,里面存放着一些玉米,番薯,还有一些杂物,破烂柜子的东西!

    钱慧兰风一样的扯着徐东进了后屋,慌忙的指着后屋的门后,让徐东躲藏在这里。

    这二结巴虽然是把老婆都送给别人日了,可是那些人都是村子里的恶痞,二结巴和他们关系很不错。可是要是让二结巴知道钱慧兰在家偷汉子,给自己戴绿帽子,那还不得翻天,不得和徐东,和钱慧兰拼命啊!

    这他妈倒霉的!徐东的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的快要蹦出来了!要是平时其他事,徐东还真没把这个二结巴他们这些恶痞放在眼里,可是,现在这个事情明显是自己理亏啊!这要是传出去,自己老爹,爷爷还不得扒了自己的皮啊!

    千万不能被发现!徐东心里一个劲儿的祈祷着,而钱慧兰看徐东躲藏好了,扭身要走。

    “嫂子,等会儿……我这手上……”徐东指着自己右手手心上得鲜血,哭丧着脸小声的问道。

    钱慧兰翻了徐东一眼,随意的一扭头,指着破烂柜子上面堆着的一些杂书,示意徐东在那些书上擦一擦了事。

    “干……干……干尼玛啥呢!”二结巴彭彭的开始砸门。

    “偷……偷……偷……”

    “偷尼玛B!”钱慧兰打开门,直接冒出一嗓子,差点儿把徐东逗笑了。

    “干……干……干啥呢?”

    “干你祖宗!”钱慧兰没好气的呵斥着。

    “呀?你他妈……吃,吃火药了?”

    两口子拌着嘴,走进了卧室,距离徐东躲藏的位置更近了!

    而徐东屏住呼吸,透过卧室射进来的灯光,悄悄的摸了一本书,打算擦手。

    可是,这要是在这里撕纸,肯定会发出声响的,到时候二结巴听到的话……算了!别擦了!

    就在徐东准备放弃擦手的时候,突然扫了一眼,无意间发现了那堆杂书中,竟然有一张动物皮?

    羊皮书?竟然还是用麻线装订过的,上面黑漆漆的落满了灰尘,而且从羊皮书的表面看,应该有些年头了,羊皮书的表面沾满了油渍,汗渍。

    得,就用这东西擦手吧,还没声音!想着,徐东悄悄的探手摸过去,把这软软的羊皮书拽了过来。

    随便翻开一看,里面竟然是模糊的毛笔字,写的什么也看不清楚,不过,画了好多小人儿,身上好多小红点儿,应该是描绘的人体穴位?

    额……对了,二结巴的祖上是中医世家,就连二结巴的爷爷也都是个老中医,唯独到了这小子这里,不务正业,而且国家也禁止农村赤脚医生行医了,这二结巴才没有传承祖业!

    管他妈什么书呢,先把手上这脏东西擦干净了再说吧!徐东心里想着,直接一扯羊皮书,右手直接抹了上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