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末世黑暗纪 > 正文 049 另类的荒野庇护者
    地犰是地犰部落的首领,作为庇护者的一员,地犰却不像黑爪那样,时刻展现畸形的手臂作为威慑的手段,他就像前世的老农,有着沧桑的面颊和宽和的笑容,对每一个人都很和善的样子。

    这个有着国字脸,浓眉小眼的首领与下属没有太大的区别,正做在一堆臭烘烘的部落勇士面前,眯着眼睛望着墙头的杀戮,沙暴对地犰部落也造成了损失,那漫卷的流沙就如水流一般,倒灌入地犰部落世代挖掘的地坑,将一个个出口堵死,让很多人在窒息中失去了生命。

    所以地犰部落不缺食物和燃料,他们缺的是人口,能够种植沙枣的契奴和生育孩子的奴女。

    一个地犰部落的勇士从围墙上倒飞了下来,重重地摔在还没有清除干净的红沙中,溅起一片片尘埃,让正吃着面饼的地犰皱起了眉头,下一刻,就见部落勇士重新从沙地上站起来,怒吼着再次向围墙冲去,让他裂开大黄牙,美美地咬开手中脏乎乎的面饼。

    “地犰,有些不对劲儿,犰毛和三眼他们还没有消息传回来…”

    一个有些年纪的部落勇士慢吞吞的走到地犰的身边,小声对他耳语,地犰眼中只盯着杀戮中的墙头,对这些消息并不理会,看似有些反应迟钝,但那个长老说完之后,便转身离去,他知道,地犰没有开口意味着地犰心中有数,不需要他再多嘴。

    津津有味儿的吃掉了手中的面饼,并经落下的渣子也捡起来塞进嘴里,就差没有允指头的地犰突然站起身,高声怒吼道:“孩子们,你们害怕了么?你们胆怯了么?你们的勇气还在么…”

    “嗷…”疯狂的吼叫声在他身边冲天而起,形成巨大的声浪砸在围墙之上,让上面防守的亲奴们一个个吓得双腿颤抖。

    “我们等了五天,没有等到黑爪出现,现在我告诉你们,黑爪已经死了,黑爪部落没有庇护者了…”

    地犰满脸红光的宣布这个好消息,再次引发了海潮般的欢呼。

    “现在,黑爪部落的勇士死伤无数,你们面前只有一群契奴,和一群还在吃奶的孩子,你们还害怕么?”

    地犰再次鼓动着士气,却再没有人欢呼,一起怒视墙头上的防御者,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如果他们被这种挡住,那可真是荒野人的耻辱。

    “他们的女人,他们的粮食,还有他们的牧畜都在等着你们,你们还在等什么?去吧…”

    话到此处,地犰右手一挥,山崩海裂般的吼叫声中,无数的部落勇士嗷嗷叫着冲了上去,犹如一柄巨大的獠牙刀向围墙砍去。

    投石机发射的震响同时在墙里墙外传出,一枚枚燃烧的干粪团在空中交叉而过,落向双方的阵营,散发起刺鼻的黑烟,不是有人被干粪团砸中,惨叫着和崩碎的火花翻滚。

    数不清的投枪来来往往的穿梭,在各自的队形中凿出一波波血色的浪花,围墙上投掷石块的少年们歇斯底里的嚎叫着,将手中的石头一枚枚的砸出去,稍不注意,在站起身的瞬间,就会被飞来的投枪洞穿。

    插着投枪的尸体会在雨点般落下的投枪中变成刺猬,然后被人拖到下方的尸堆里,投枪被取走,而尸体会被他们的母亲抱着哀声痛哭。

    没有人后退,没有人逃跑,他们站在墙头上围了家人,为了部落坚守到最后一刻,此时他们不是为了大爪作战,而是为了自己作战。

    战事对黑爪部落非常不利,大爪清理了太多的反对者,造成很多部门运转不畅,特别是二长老被杀,导致武器损耗不能补充,没有人监管后勤,也没有人组织制造投枪等消耗性装备,这让前线的战斗越来越艰难。

    如果此时地犰部落一鼓作气的攻破黑爪部落,会惊奇的发现,大量的疗伤药被存放在仓库中没人使用,除了这些,还有无数制造投枪,长矛的材料没人理会。

    战事越来越危急,终于,在黑爪部落即将被突破的瞬间,无数奴女爆发了,她们寄予希望成为部落勇士的孩子就这么死在墙头上,让她们在悲伤中,在失去一切希望的绝望中爆发了,她们自发的拿起任何能当武器的东西,阵亡勇士的獠牙刀,折断的长矛,没有了枪头的投枪,还有种地的沙耙,断裂的木棍,普通的石头冲上了围墙,发了疯一般向强悍的勇士反扑。

    正是这些女人导致最后的功败垂成,地犰的主要目标就是这些女人和契奴,所以他不想伤亡太多,在这种情况下,只能主动下令撤退,而让黑爪部落缓过了这口气。

    对于这次失败,地犰没有发怒,也没有迁怒别人,相反,他就像一个心理辅导员般,同每一个勇士谈话,告诉他们失败并不是他们不努力,化解了失败的阴影,提升了部落勇士的士气,将所有人的心劲儿鼓动起来。

    部落勇士们对地犰非常敬仰,甚至到了愿意赴汤蹈火的地步,没有人怀疑,只要地犰下令,就算剁下自己的手臂,他们也愿意。

    西荒部落中,也只有地犰的部落勇士最悍不畏死,但在地犰安抚了部落勇士之后,在回到自己的帐篷后突然变换了脸色,犹如一只愤怒的狮子,一只被困在铁笼的狮子来回走动,发出暴躁而低沉的怒吼。

    “地犰,他们来了…”大长老恭敬的在外面向地犰汇报,瞬间,地犰再次变换了脸色,一种有心而发的和善和笑意浮现在他的嘴角,连眼神都清澈而淡雅。

    “雅各,辛苦你了,犰毛这次可能回不来了,他为部落立下大功,不能不赏赐,让他的三个儿子都加入勇士吧,让他们在战场上证明自己。”

    地犰笑意盈盈的拍打着大长老的肩膀,让大长老的头不断的下降,越发的恭敬,让地犰眼神中的满意度微微上升了一丁点,随即向另外一个方向走去,在他身后,大长老直到听不见脚步声才直起腰身,后怕的擦拭着额头的汗水。

    雅各大长老直到,犰毛的三个儿子完了,只要他们出现在战场上,就算一个敌人也没有看到,也会因为各种意外而死,整个部落只有他真正认清这个看似温和,却心胸狭窄的首领,只不过犰毛稍稍冒犯地犰的权威,就落到了身死族灭的下场,怎么让他不心悸?

    但更让雅各心悸的是地犰对下面勇士的手段,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说,历史上的地犰首领的威望能超过现在的一位,地犰部落必然将在这一位地犰的手中发扬光大,但雅各大长老心中也有其他的担心,就像现在,地犰接触的那些人,那些不该出现在西部荒野的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