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末世黑暗纪 > 正文 048 最后的疯狂 5/5
    ps;这一章写的很纠结,我觉得写出来肯定会有人骂,但是情节发展上,又必须这么写,才能让后面衔接,也曾想过让主角杀死大爪,但转换思维,这种人亲自动手还真脏了手。

    黑爪纠结而忧郁,但此刻,他绝没有想到,自己最懦弱的大儿子会做出让吐血的反叛,黑爪部落并不是他所想的那样众志成城,而是在内忧外患之下,趋于崩溃边缘。

    大爪懦弱而暴躁,心里狭窄阴暗,所有得罪过他的,或者他看不顺眼的人全被杀死了。

    在他手中有一把锋利的刺刀,毒肠人,在黑爪生死未卜的时候,大爪在大长老一系的勇士推举下,成为新的黑爪,名正言顺的坐上梦寐以求的位置,然后因为野心,和对往日的报复,疯狂了。

    而地犰部落的攻击则让他洋洋得意的疯狂变成了失败前的歇斯底里,大爪不知道怎么成为一个真正的首领,带着部落勇士为了部落而战,在围墙上战事正酣的时刻,他正躲在属于黑爪的行宫里疯狂。

    数十个身材肥硕的奴女一丝不挂的围在大爪身边,小麦色的肌肤上,全是青紫的淤痕和牙印,犹如被野兽暴虐,而这些牙印的主人就是坐在宝座之上的大爪,大爪同样一丝不挂,手中端着用颅骨制成的酒盏,一口口的喝着最上等的沙枣酒,不管金黄色的酒水顺着嘴角一直向胸口流淌。

    而在他身边不远处的地面上,毒肠人像一堆黑色的粪便卷在几个女人中间,看那黑的发青的脸颊,和满脸的淫笑,可见他也被大爪给拉下了水。

    一口喝干酒盏中的沙枣酒,大爪犹如欣赏一般,打量着手中的白骨酒盏,猛地甩在地上发出啪的脆响,下一刻让所有的女人惊醒过来,一起跪在地上向大爪磕头。

    “哈哈哈!!!”大爪突然狂笑起来,站起身,挺着那根因为纵欲而萎靡的东西,双眼贪婪的盯着下方的女人,这些女人都是属于黑爪的,现在,都是属于他的,突然间,大爪的狂笑戈然而止,大爪颓废的坐回到了宝座上,双手揪着头发痛苦的丝毫,犹如神经病人。

    毒肠人猛地睁开双眼,斜眼扫视宝座上的大爪,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讥诮。

    但这个动作很快就消失,他慢慢坐起身,右手猛地拉过一个女人到怀里,左手使劲儿的揉捏着女人的胸部,看似又有了情绪。

    “你现是黑爪了,还有什么可痛苦的?如果你不想继续这个样子,可以上前去杀敌啊?”

    黑爪的嘲讽让大爪心中惊颤,他猛地抬头怒视毒肠人,却在毒肠人眼中的恶毒下败退,此刻他唯一能依仗的人只有这个家伙,正是依靠毒肠人鬼神莫测的暗杀,才能以恐怖手段坐在黑爪的位置上。

    “马上就要死的黑爪有什么好当的?”大爪颓废的说道,毒肠人嘴角掀起冷笑,就算黑爪部落灭亡,他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你怎么能这样?你是部落的首领,你应该出现在战场上…”一声厉喝,大爪刻薄而雄壮的母亲走了进来,扫视地上的女人和未着寸缕的儿子,胸口急速欺负,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会如此的荒唐,也许历任黑爪都没有这么荒唐过。

    “你做的好事,来人,将这些不要脸的贱人全都关到地牢里,战争不结束…”

    “够了…”大爪突然打断了他妈的命令,双眼冰冷而病态,让大爪他妈骤然错愕、

    “我才是黑爪,只有我才有资格下命令…”大爪站起身,一步步走到压制了自己十多年的阿嬷身前,毫不妥协的与阿嬷对视,让毒肠人眼神闪烁,慢慢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外。

    “那你去下令,到战场上下令,不要一天到晚躲在女人中间害怕恐惧,你是首领,就该拿出首领的尊严…”大爪的母亲到底是大长老的女儿,多了些其他女人怎么都不会有的刚烈与霸气,站在大爪面前,即使比大爪矮上一头,也依然压得大爪喘不过气来。

    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不止今天,以前的十六年,大爪都是在母亲的压迫中长大的,时时刻刻都在母亲的压迫下,向取代黑爪,成为首领而努力,就像在鞭子的鞭打下,不断的攀爬着荆棘遍布的山峰,刺痛了脸,磨穿了心,每一次看到脸上被刺穿的丑陋伤口,他都会想起母亲那严厉而刻薄的嘴脸。

    “我该怎么做,不用你来教训,我现在是首领了,你满意了?你不是一直对我说,我活着的目的就是成为首领么?现在我成为首领了?你没话可说了吧?”

    语无伦次的大爪像神经病人一样疯癫,让他母亲惊诧了,她从没有想到,一向乖巧的儿子还有这么一番嘴脸,让她心中涌出诡异的感觉,这还是自己的儿子么?这个从小到大寄托了无限希望的儿子?

    “大爪,你清醒吧,外面快要挡不住了,部落勇士都在看,看你什么时候出现,要是他们知道前线正在厮杀,你在后面享乐会…”

    大爪的母亲语气软了下来,现在不是教训儿子的时候,她必须让儿子出去,堂堂正正的站在围墙上,向整个部落证明,新的黑爪不是懦夫,将会与他们同生共死,但她没有预料到的是,她一直教导儿子向首领的位置努力,却忘了教他怎么做一个真正的男人。

    大爪那疯狂而丑陋的嘴脸浮现出冷笑,是如此的陌生,如此的让人心悸,让他的母亲不由地后退一步,闪烁的眼神有着一丝不安和惶恐。

    “哼,我是首领,享受首领的待遇又有什么错?你说我错了么?我是首领,首领是不会错的…”

    饶舌一般,大爪脸上吼叫着,那高昂而走掉的嗓音几乎刺穿他阿嬷的耳膜,让其他奴女不由地颤抖惊惧,能在短短几天之内,让这些奴女怕成这样,是大爪歇斯底里的疯狂与尸体拖出去留下的一道道血印。

    “难道你不知道,等围墙被攻破了,黑爪部落会毁灭,你也会…”高峰的母亲也变得语无伦次,但她始终想要说服大爪。

    此刻的大爪已经离神经崩溃只差一步,他的怒吼戛然而止,奇怪的看着自己的母亲,眼神中有着从没有过的陌生。

    “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我早就知道,这不正是你想要的么?”大爪突然变得正常,混乱的眼神清澈如水,却让他母亲感到更大的惊悚,越是表现的正常,就越是不正常。

    “我…”大爪的母亲张口,却不知道怎么和现在看似冷静,却和火山一般压抑的大爪沟通。

    “其实,就算地犰部落不进攻,你和我也活不了多久,你知道为什么?”大爪仿佛说着无关紧要的事儿,让他母亲脸色刷的惨白,联想到儿子前后的举动,她早就觉得不对劲儿,只是所有的疑问都被埋藏在地犰部落进攻的阴影中。

    “我来告诉你,正是因为你从小到大教我当上黑爪,当上整个部落的首领,所以,我看到阿大深陷重围,却转身离开,我知道,阿大死了,我就能当首领,我知道,我当上了首领,就不会再被你教训,所以…”

    “所以怎么了?”大爪的母亲用颤抖的声音问道,双手紧紧撰着绷紧的蓝色手绢儿,几乎要将其绷断。

    “所以我背弃了阿大,背弃了所有的部落勇士,一个人回来了…”说到这里,大爪脸上突然诡异的微笑,让人惊悚的头皮发麻。

    “你知道我遇上了谁?我遇上了回来报信的勇士,黑爪没有死,部落没有输,该死的三爪救了黑爪,救了整个战场,知道黑爪下达的命令是什么?只要我回到部落,可以不用审讯,直接处决,也就是说,我在五天前就该被处死…”

    “天啊…”大爪的母亲整个的颤抖,犹如软泥一般瘫软下去,这时所有的奴女同时叩头,一声声沉重的闷响,一点点血花在她们的脑门上飞溅,即使奴女也知道,大爪说出这个秘密,意味着她们都不能活下去,大爪欺骗了整个部落。

    “不要害怕,不要害怕…”大爪没有去管奴女,声音突然变得低沉而温和,犹如最贴心的孩子将自己的母亲抱住,让她的脑袋,埋在自己的怀中,拍打着母亲的后背,犹如他小时候,奢侈的幻想母亲同样这么拍打他一般。

    “黑爪不会回来的,地犰部落不会让他回来,就算他回来,黑爪部落也会被毁灭,首领的位置永远是我的,就算我死了,位置也是我的,黑爪部落注定要亡在我的手中…”脸上纯净的犹如婴儿,嘴角却掀起最邪恶的微笑,大爪终于将黑爪部落的命运说了出来。

    “大爪,大爪…”大爪的母亲已经说不出条理性的话语,只是喃喃地呼唤着大爪的名字,一股水渍从这个健壮而刻薄的女人身下流了出来,她和她的儿子已经没有任何活路了,死了这么多的人,大爪又犯下这么大的罪,没有任何希望能找到活下去的机会。

    “阿嬷,阿嬷,有我在,我在…”大爪轻声说着安慰的话,眼神中闪现着妖异的光泽,这股光泽却是对准了严厉而刻薄的母亲。

    “撕拉…”大爪猛地拉开了母亲的裹胸,跳出两只微微下垂的乳.房,让他母亲惊恐而呆滞,随后大爪继续撕扯着她的衣物,猛地抬手,狠狠地抽在大爪的脸颊上。

    “啪”地一声,响亮的耳光震动着大爪的耳膜,让他嘴角涌出鲜血,但他邪邪一笑,猛地捏住两团白嫩的山峰死命地转动,大声喊道:

    “我是新的黑爪,黑爪的一切都是我的,他的房子,他的财富,他的女人,你也是他的女人,你也是我的…”

    犹如野兽的哀嚎,爆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大爪的母亲在剧痛中被气的晕厥,又被自己的儿子推倒在自己的尿液中,很快,在周围奴女惊恐而震撼的瞳孔中,两个人影纠缠在一起。

    一个奴女猛地起身向外跑去,她要离开这块罪恶之地,要告诉所有人,这里发生的禁忌…

    “绷”弹棉花似的震响,跑动的奴女在跨出大门的瞬间,人头与身体分离,尸体滚落在门边,只有人头抛出大门一直滚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