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末世黑暗纪 > 正文 046 不放弃 3/5
    “呼哧…,呼哧…”高峰望着红色的云层,脸色涨的与云层一个颜色,胸口快速的起伏,发出风箱似的呼吸声,豁牙看到高峰这个样子,担心不已,想要说话,又看到杆子脸上的坚定,不由地看向一边的沙地上,只是跟着向前走。

    “我不走…”犹如火山爆发一般,高峰终于打破了身体的限制,猛地从担架上诈尸般坐了起来,随后跳下了担架,一步步向那群哭号的妇孺走去,让杆子目瞪口呆,即使最强壮的勇士,也不能在连接受到重创之后行动,高峰打破了他的常识。

    一阵阵冰凉从左手的掌心传递到高峰的心里,犹如输送能量一般,接触了他身上的束缚,原本左手被黝黑如角质层的鳞片状黑色物质包裹,不管怎么想办法,这层东西都不能驱除,这一刻,却随高峰咬牙向前走去,而裂开无数蛛网般的裂口。

    “啪”地一声脆响,一块黝黑的角质层脱落,不等落地,便化作黑色的尘埃消散,接着更多的角质层脱落,同样化作尘埃,而高峰的脸色越来越红润,先前因为剧烈挣扎而崩裂的伤口也不再流出鲜血,就连伤口也有重新收口的样子。

    杆子望着转身走回去的高峰不敢阻止,没有人敢阻止行动自如的高峰,杀死恐怖死神的高峰就如珠穆朗玛峰一般,在众人心中有着难以企及的高度,哭嚎声随着高峰向她们走进而减弱,逐渐停下。

    一个看不出年纪,满脸风霜的女人突然抱着孩子向高峰冲去,不等她近前,便被围在高峰身边的契奴一棍子打在腿上,高峰伸出的右手来不及阻止,就见女人高举的孩子,摔在地上,即使手肘的位置撞的青紫,她也没有将孩子放下。

    “求您,求您带他走…”女人趴在地上。脸颊触碰着地面,高高举起手中的孩子,犹如献祭一般,向高峰乞求,看不清女人的表情,从那将脸颊边染红的血迹看,女人受了伤,却不顾自己,只是为孩子乞求。

    母性是最伟大的爱,有的时候甚至超越了一切,女人感觉不到自己的痛苦,用孱弱的双手举着二三岁大的孩子,向高峰请求,这个孩子奄奄一息,无力的垂着四肢,用空洞的眼神望着空色的天空,似在疑问,为什么他快要死了?

    高峰没有去接过孩子,示意让契奴将女人扶起来,女人木讷的望着高峰,被尘土沾染的脸颊上,鼻子上的鲜血和尘埃混在一起,也不擦拭,只是将孩子紧紧抱住,似要揉碎在自己的怀里。

    “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在无数人重新燃起希望的眼神中,高峰举起左手,望着白嫩的手掌心喃喃自语。

    “豁牙,给我收集驼羊草,越多越好…”高峰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自己的能力,提炼液体的能力,既然这里的草木旺盛,就一定蕴含水分,他要提取更多的水,带着这里的妇孺一起走。

    “可这里有几百人…”豁牙没有第一时间去执行,在场众人,只有他知道高峰的能力,一株驼羊草只能提取一滴疗伤药,这还需要高峰全神贯注不能分心,想要提取几百人使用的水,根本不可能。

    “能救一些是一些,把兽皮迎风面支起来,到了明天早上,会有一些水…”

    高峰不愿意去想太多,他只想去做,就在刚才,心中所有说服自己放手不管的负面理由被一个念头压制,困难和阻碍原本是逃避离开的借口,是他麻痹自己的借口,但他心中突然涌起一个念头,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为什么不去试试?

    正是这个念头打破了心中的桎梏,他重新找回了自己,找回了那个在战场上百折不弯,不死不饶的那个他。

    杆子长长叹一口气,向那些看着他的契奴摇头,最后说道:“有这样的主人,你们愿意陪着他一起死么?”

    这句话点亮了所有契奴的眼神,荒野人的思想单纯,他们没有太多私心杂念,生与死的界限只不过一念之间,所以很快就放下了心中的不甘,心悦臣服的向高峰走去,就像杆子说的那样,能得到做到这一步的主人,还有什么放不下?还有什么不甘心?

    成山成堆的驼羊草堆积在高峰面前,高峰一滴滴的提炼着疗伤药,他曾经在嘴巴被刺伤的随侍身上试过,疗伤药本身没有毒性,喝到嘴里还有一股通透肺腑的冰凉,是一种很好的冷饮,用来饮用没有问题,但是…,想要提炼出几百人饮用的饮料,除非高峰能一次提炼出一百滴疗伤药。

    “快点,快点…”一滴滴汗水从额头渗出,又顺着鼻尖低落,在双脚之间的地面上积累出小小的水渍,但手中的驼羊草就是不温不火,慢慢地分解出无数细碎的晶莹颗粒,在空中凝结。

    刚刚凝结,变成空中自由跌落,被黑黝黝的陶碗接住,捧着陶碗的豁牙比高峰更紧张,瞪着满是血丝的大眼睛,犹如铜铃,生怕接漏一滴。

    “不行,半个小时才处理了三十株,一分钟才能接到一株,至少要一百株以上才能救一个人,效率不行……。”

    突然,高峰放下了手中的疗伤草,紧皱眉头喃喃自语,豁牙一愣,随即说道:“不少了,这么一碗至少能救两个重伤的汉子,放在部落里,肯定有勇士愿意用肉干和尨角来换…

    高峰没有搭理豁牙,摇着头说道:“不能从这上面想办法,这里的植被这么多,地下一定有水源,肯定不是因为沥青湖才有这么多的植物生长。”

    豁牙没有受过基础教育,听不懂高峰说什么,只是张着缺了门牙的大嘴,傻傻的盯着高峰的双手,时刻准备着去接住晶莹的水滴。

    “不行,我得出去看看,看看有没有机会找到水源,只要找到了水源…”

    “就可以种沙枣…”豁牙肯定的点头说道,然后又头头是道的点评道:“这里的杂草就算养一千头土蜥都吃不完,土地很肥,那块黑黢黢的油脂,只能让人闻着难受,不能杀人,所以也不会有诅咒,小心一点,就能开垦出数万亩的沙枣田,可以养活数千人了…”

    这一次高峰没有对豁牙翻白眼,感叹和荒野人没有共同语言,他压根就不理会豁牙,起身就向外走去,现在他忙的很,没时间…

    “就是这一块儿,这里的杂草最多,就算有水,也只能是下面有…”

    杆子比豁牙聪明,高峰一说,他便明白了,赶紧带着高峰到了植被最密集的地方。

    这里是一片小丘陵地带,隆起的土丘犹如乱葬岗的坟包,如神经从一般遍布,有着诡异的脉络,但在凌乱的杂草中,又看的不分明,若不是起了寻找水的心思,还发现不了。

    高峰皱眉看着山坡上的杂草丛,心中很是怀疑,水往低处流,一般只有低地和洼地才可能有水,这里又不是山泉,怎么可能有水?可下面的洼地是沥青湖,不可能到沥青湖中央去寻找吧?

    “先挖开看看吧……。”高峰没有妄下判断,直接下令,二十多个还有的力气的契奴挥动着各种工具便开始挖掘起来。

    高峰没有做指望,只是盯着下方的废墟,按照他的记忆,建筑一般都会建立在水源附近,不管在哪儿都是这个道理,但是这水到底藏在哪儿?

    遐思中,飞起的土壤混合着草叶草茎上下翻飞,杆子睁大着眼睛死死地盯着地面,突然他冲上去,将一个契奴推开,一把抓住最下面的泥土放在鼻子下。

    “有湿气,有湿气,肯定有水……。”杆子的话让所有的契奴担忧同时放下,唯独高峰不可置否,在没有真的见到水之前,绝不抱有希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