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末世黑暗纪 > 正文 044 契奴之间 1/5
    “大爪逃了,二爪可不适合继承部落…”小眼睛长老左顾而言他,黑爪听言,不由地向队伍中的二爪看去,只见二爪坐在土蜥上左顾右盼,时不时摸向腰间的小包,眉眼中有着荒野人绝对没有市侩气色,不由地冷哼一声,大声说道:“就算我交给别人,也不会交给二爪卖了数钱…”

    “恐怕大爪已经到了部落,如果你不出现,事情就严重了…”小眼睛长老再次想到一个人,说道这个人,黑爪心中浮现一丝阴影,高峰遭受毒肠人袭击的事儿他也听说了,毒肠人对别人是个秘密,但对他却不是,大长老身后有些什么东西,在大长老死之前,他一清二楚。

    “他要是敢胡来,我可不认他这个儿子…”黑爪低声呢喃,利刃猛地捏在一起交叉而过,似在坚定自己的决心,小眼睛长老没有听到这句话,他焦躁的看着远远的后方,祈祷着恐怖死神晚点出现

    小红沙在高峰离开之后,一只躲躲藏藏,因为大爪的愤怒,高峰在这个世界唯一的房产被夷为平地,同时将所有和高峰有关系的人诛杀,以前照顾过三爪的奴女,居住在三爪左右的邻居,最想要杀死的却是小豆丁大小的小红沙。

    部落中,最没有地位的是契奴,活着的最凄惨的也是契奴,他们就像沙鼠一般被人遗忘在最偏僻的角落里,但是沙鼠也是生命力最顽强的种族,特别是部落中的契奴,只要一点点机会,他们就能活下去。

    小红沙自懂事以来,便精通契奴的生存之道,受伤了知道牧畜吃的草料能疗伤,肚子饿了,知道偷偷跑到养育幼崽的牧畜怀里偷奶喝,甚至冷了,会用枯草给自己编制衣服,在部落里的契奴也有自己的圈子,最底层的人总是最团结的,所以小红沙又回到了以前的老鼠生涯。

    小红沙悄悄躲在一堆干牧草里观察部落的变化,从高峰离开之后,部落就弥漫着一种诡异的气息,这种气息最先被察觉到的是契奴,所以小红沙带着高峰留给她的两个沙枣面饼离开了房子,躲过了大爪回来之后的报复。

    又在暗处观察到整个部落变得人心惶惶,到了高峰离开后的几天,大爪回到部落的第二天,更多的人被杀死在自己的屋子里,都是部落的大人物,那个很多人敬仰的二长老就是死在自己的女人和孩子中间,所有的家人都被人杀死,而最小的孩子甚至被吸干了鲜血,

    契奴之间也变得诡异起来,他们相互交换着眼神,在其他人的忽略中,暗自囤积着水,草籽,还有被扔掉的兽皮和骨头,寻找着一切能利用的东西,为部落可能的变化而警惕。

    最终更大的变化在高峰离开的第七天后到来,整整七百多名地犰部落的勇士围住了黑爪部落,黑爪身死的消息也在部落中传递,引起了最大的骚动,之前压抑的恐惧和焦虑猛地爆发,所有人都慌张起来,唯有最角落里的契奴们默默的观察着。

    “红沙,红沙…”小红沙半眯着眼睛正在干草堆的深处打盹,突然听到若隐若无的呼唤,立刻精神抖擞的向下钻了去,犹如小耗子一般,顺着之前打通的耗子洞大的通道,到了枯草的最下面,嗖地窜到一堆干粪边缘的角落里小心张望,在她身后有三条隐秘的通道,一个同往另外一个大草堆,一个通往部落的沙兔洞子里,还有一个是不远处大房子上的通气孔里。

    在她小心的张望中,却看到一个比她还要小一点的契奴正在干草堆下面呼唤,并没有贸贸然出现,而是四肢并用的沿着之前设定的路线移动起来,观察周围的动静,犹如一只谨慎的小猫咪,就差没有炸毛。

    小契奴的呼唤一声接着一声,但红沙却有着与年纪绝不相衬的耐心和警觉,直到她没有从空气中觉察出危险的气息,才悄无声息的到了小契奴的身后。

    “红沙,有消息了…”稚嫩的童音带着与年龄不相符的沉稳老练,红沙干净了许多的脸颊不由地闪过一丝慎重,一摆头,带着小契奴犹如两只小耗子,顺着隐蔽的路线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沟出口钻了进去。

    这个地沟并不是她预留的退路,而是一个接待同伴的临时地址,红沙有着极强的戒备心理,就算同伴也不信任,她唯一信任的是在沙暴中将自己救出来的高峰,也只有高峰的行动才能打动她心中的柔软。

    当红沙带着小契奴到了一个水井的下方,一个不知道多少年前,契奴挖掘出来偷水的洞窟里才停了下来,听着外面时时响起的水花声,红沙这时才严肃的看着小契奴,眼神中依然纯净,干净的让她面前的小契奴畏惧。

    “给你…”一块不到五十克的小面饼送到小契奴脏乎乎的手里,下一刻便消失在小契奴的嘴里,小契奴黑黝黝,脏兮兮的脸颊上露出满足的神色,520小说道:

    “大爪现在是新黑爪,所有反对大爪的人都死了,现在整个部落都在通缉你,听说有二十只角糜的奖赏,很多部落勇士都在寻找,契奴也被打死了十多个,要不了多久…”

    事情比红沙想象中的严峻,心胸狭窄的大爪不想让红沙活下去,为此甚至迁怒其他的契奴,让整个部落的契奴人心惶惶,也让小契奴的日子不好过了,很多小契奴连自己的主人都记不住,死了也白死,让红沙的心更加沉甸甸的。

    红沙面前的小契奴大概六岁多一点点,稚嫩的嗓音分不出是男是女,乱糟糟的头发,和脏兮兮的摸样,真如泥水里打滚的小耗子,在他说话的时候,不经意的看了一眼红沙身上的裘皮,眼中露出这个年纪小孩子不应该有的贪婪,贪婪一闪而过,恢复到之前的恭敬。

    “你只有出去才有活路,已经有不少小契奴跑了出去,我听说,老契奴知道一个通道,通向外面,只要一点点沙枣饼,他就会送你出去…”

    红沙干净的眼神波澜不惊,一如先前,她最大的特色便是不管听到什么消息,表情和眼神都不会变,犹如旁观者,所以也清楚的将小契奴眼神中的贪婪看的清清楚楚。

    “真的只要一点点沙枣饼就让我出去?”红沙平静的反问,似乎很有兴趣的样子,小契奴连忙拍着小胸口说道,真的只要一点点,三爪留给你的面饼绝对够。

    “那…,他要是都拿走了,我出去吃什么?”红沙继续追问,语气有些摇动,小契奴眼睛再次闪过油滑,放低音量说道:“三爪留给你的好东西不少,你再用那些东西把面饼换回来就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