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末世黑暗纪 > 正文 042 身未死战不休 4/5
    兄弟们死了,三爪死了,豁牙一个劲儿的发着让他心酸的哀嚎,杆子了无生趣,豁牙没了三爪,就不知道干嘛了,也懒得去管别人,只是一个劲儿的发泄,痛恨自己无能,肉香女站起身,看着坐在地上的豁牙,又转身看着那些女人和男人,突然涌现出一种恐慌,她没了主人了。

    在荒人部落,她是夜魔的珍物,没有人敢多看一眼,也没有人敢和她说话,夜魔死了,她被送给高峰,高峰虽然讨厌她,但怎么说也是她的主人,有人庇护,有人供养,现在她何去何从?去跟那群男人走?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吃的连骨头也不剩?

    想到这里,前所未有的恐慌降临到了她的心里,比恐怖死神更加恐怖,不由地想要找到自己的主人,在豁牙哀嚎,杆子颓废,其他人庆祝时,肉香女慢慢走向天燃气爆炸的地方,在哪里,她想要寻找到高峰的尸体,就算高峰死了,也依然是她的主人。

    肉香女比任何人都单纯,她的心里没有任何繁杂的念头,活着的目的只是为了主人,这是十年前被夜魔看上之后,就一直遵从的,在她惶恐的眼睛扫过地面的时候,四只半弯的臂刀僵直的伸向天空,犹如凝固。

    随着她接近,那东西越来越清晰,最后看到了那只让所有人害怕的恐怖死神,顿时让她后退了一步,之前的人头滚滚,血水冲天着实将她吓得不轻。

    恐怖死神也被落下的尘埃埋住,在它身上,似乎还压着一块石头,虽然对恐怖死神害怕,想到她的主人最后与恐怖死神决死战斗,心中不由的涌起一丝傲气,她的主人不怕,她也不怕。

    肉香女的举动引起了一些男人的窥探,他们早就对这个绝代尤物窥探已久,现在部落勇士近乎全灭,高峰也生死不知,大战之后性格暴虐,本想找那些哭号的女人发泄一番,现在有了更好的对象。

    十多个男人不约而同的走了出来,却相互对视,随即裂开大黄牙相顾一笑,他们不介意和别人一起分享战利品,不约而同的向毫无防范的肉香女走了过去。

    肉香女站在恐怖死神面前呆呆的望着,似乎不敢相信这只恐怖的怪物已经死了,就在这时,一群男人突然将她和恐怖死神一起围住。

    肉香女惊恐颤抖,透过人群向豁牙看去,却发现豁牙只是嚎叫,杆子一动不动,死了一半。

    谁都想第一个上,但谁都不敢第一个上,恐怖死神虎死不倒威,依旧让他们害怕,也许在战斗的时候,他们会无惧生死,但战斗结束之后的余生庆幸又让他们胆怯,肉香女在颤抖中,闭着眼睛,等着迎接最可怕的命运。

    荒野的女人在这一刻都是统一的逆来顺受,荒野的男人为了生存而流血,她们为了荒野男人的发泄而流泪,都只是为了活下去。

    一个男人忍不住了,双眼血红,下身耸直,喉咙里发着野兽似的喉音,猛地狂吼一声,向女人扑了过去,没有人阻止他,却因为他的带头,争先恐后的扑了上去。

    肉香女重重倒在恐怖死神的胸口上,却撞在一个软软的东西上,下一刻,覆盖在恐怖死神身上的尘沙猛地溅飞,一个有着狮子发鬓的人嘶吼着向周围的人冲去,黝黑的锯齿军刀在他手臂的挥舞下,精准的划过一个个男人的颈子。

    所有人都被这突然的变化惊呆了,恐怖死神之前就有过变身的前科,他们以为恐怖死神又有了新的变化,而那柄军刀如毒蛇最毒的獠牙,闪电般闪过男人们的要害。

    之前扑到肉香女的男人惊恐的望着把柄闪现不定的军刀,突然嚎叫一声,甩着死毛虫般无力的小弟,光着屁股向远处跑去,但他恰好脱裤子拖到三分之一的位置,绷住了大腿,让他打了一个踉跄。

    下一刻,高峰那双空洞而暴戾的眼睛犹如幽灵一般出现在他身后,一柄锯齿军刀从他的后颈猛地刺穿,从他喉结的位置穿透,军刀一横猛地搅动,刷地拉断了他的颈椎和器官,人头在军刀闪耀下,高高飞起,喷着鲜血的颈子横着向下倒去,一蓬蓬激射的血水将灰尘冲出一道深深的沟壑……。

    豁牙裂开少了门牙的大嘴,傻傻的看着人头向高峰脚下坠落,提着军刀的高峰身边十米之内再没有站立的人,恍然的转了一个圈子,骤然向地下倒去。

    永远没有人知道,高峰想要杀死恐怖死神的心是多么执拗,即使在他将恐怖死神杀死之后,军刀还在下意识的刺穿恐怖死神的喉结,一次次直到他完全脱离晕倒,直到被肉香女撞到,从而让他的身体产生了连锁反应。

    意识在没有恢复的情况下,感知带着他的人体本能,按照之前被恐怖死神踩到之后的模式自发的杀戮,这种杀戮被执念所引导的下意识产物,本身不知道,只是身体按照本能行事,在所有人都被恐怖死神复活的可怕惊惶中,吓得动弹不得时,被虚弱至极的高峰杀死。

    而这种杀戮是小范围爆发,只要他身边十米之内没有站立的人,他就不会再动手,从而给出恐怖死神已经被杀死的错觉,也算是这些男人倒霉,更倒霉的是那个裤子脱到一半的家伙,如果他不跳起来逃走,反倒和肉香女一般无事。

    “三爪没死…”豁牙的大嘴长了足足十秒钟,十秒钟的呼吸停顿之后,从他嗓子眼里爆炸一般吼出来,让死狗一样的杆子猛地坐起,扭头见豁牙颤抖的手指指着高峰的身子,再次惊喜的嚎了起来:“真的没死,还杀了这些不长眼的蠢货…”

    “你们这群欠.操的食腐兽…,想要死的着急是吧?三爪的女人都敢动?三爪能独力杀掉恐怖死神,就能杀掉你们所有人…”

    杆子瘸着腿,挥舞着獠牙刀大声的叫喊,之前还在庆祝独力的契奴们老老实实跪在地上,将头顶在地上敬畏有加。

    豁牙左右扛着两把锯齿刀,犹如门神一般站在杆子身后,凶神恶煞的盯着这些他恨不得一口气杀光的家伙,不时用忧虑的眼神看向身后,被肉香女用珍贵水源清洗伤口的高峰。

    在场的契奴们是杆子和豁牙加在一起的五十倍,只要一个冲锋,杆子和豁牙便会被淹没,但没有一个人敢动,因为高峰还奄奄一息的活着,即使奄奄一息,他们也惧怕,高峰可以切菜一般,将他们全部斩杀,就像恐怖死神尸体便十多具再新鲜不过的尸体。

    在随后的时间里,高峰在昏迷中陷入危险挣扎期,经历着各种濒死的体验,而杆子则自动承担了统领契奴的工作,将所有的女人和孩子组织在一起,依托废墟,建立一个个帐篷,等待着三爪醒来。

    契奴们毫无意外的被杆子收编了,失去了短暂的自由,黑爪抛弃了他们,高峰却救了他们,又有杀死恐怖死神的威望,成为他们当之无二的主人,豁牙自命为保安队长,一天到晚没事儿就扛着两把獠牙刀,来回巡视着那些在他心中并不安分的契奴。

    黑爪走的时候,带走了水和一部分食物,所以暂时食物不缺,但杆子却有些焦急,他们的水只够用三天时间,如果高峰清醒,他们能和高峰重新返回毁灭的荒人部落,在那里重新得到水,但高峰这个样子,他们根本不敢动,怕高峰死在半路的炎热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