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末世黑暗纪 > 正文 041 绝杀 3/5
    脚后跟一蹭,积攒了半天的力量猛地爆发,犹如躲避炸弹的侧扑动作,躲过了四只臂刀的刺砍,下一刻,一朵莹蓝色的火花飞坠,如流星一般落到那个摆满了尸体,冒着天燃气的洞窟之内。

    巨大的火光骤然喷薄而出,瞬间形成火红的云层向四周席卷,高峰重重地摔在地上连连翻滚,又被爆炸的气浪给震上半空,在他身后,恐怖死神哀嚎着被火云卷入。

    身边的空气全被火云抽取,强烈的窒息让高峰犹如死鱼般张开了嘴巴,鼓涨出眼睛,铺天盖地的尘浪随即将他盖住,这时豁牙已经冲到近前,伸出双手做好了接住高峰的准备,就听轰隆一声,尘埃如瀑布将豁牙也冲的高高飞起,向后落去,随即,所有的契奴和女人孩子都被漫天的尘埃遮住滚在一起。

    爆炸声此起彼伏,一阵接着一阵,闪烁的红光在尘雾中蒙蒙的并不清晰,却让人能看清身边满地的影子,剧烈的咳嗽声和这末日到来一般的呼号声反复在周围响起,豁牙迷迷糊糊的从地上爬起来,分不清方向伸出双臂转着圈儿,心中什么都不想,只是喃喃地说道:“我要接住三爪,只差一点,我要接住三爪,就差一点…”

    高峰在爆炸的边缘,爆炸的火浪在他身边缭绕,回旋的气流并没有将他像豁牙那样送到远处,就趴在炸点的不远处,在地面剧烈的颤抖中拼了命的咳嗽。

    咳嗽声中,大大小小的沙子石头雨点似的坠落,将他的身子迅速的填埋,这里的天然气孔穴不知道积存了多少年的天燃气,被点燃之后不断的爆炸,将空洞扩大,也将无数的沙石送上天空,灼热的气浪在燃烧,快速吸取周围的空气,高峰咳嗽中,却缓缓的回过气,虽然还是有窒息和火辣的感觉,但比刚才好了不少。

    高峰浑身无力的倒在浮土之下,甚至连扒开脸前尘土的力气都没有,之前的那一下耗费了他所有的力气,大敌虽然生死不明,也让他缓下心气,再也鼓不起力气,就在这时,他身上的浮土猛地一震,仿佛又什么东西踩在他的背上,随后一轻,突然消失那种沉重。

    高峰心中一紧,他想起生物兵器是专为战争构造的概念武器,很有可能考虑了抵抗爆炸的因素,也就是说,恐怖死神还没有死…

    想到这里,因为放松而消失的力气再次回到他的身上,忍受胸部的剧痛,双手撑住地面骤然挺腰,一下从土下面钻出来,眯着眼睛一下看到正瘸着腿向前走动的恐怖死神,什么都有没想,咬住牙闷哼一声,双腿瞪住地面骤然发力……。

    爆炸不止炸瘸了恐怖死神一条腿,燃烧的火浪也将它敏感发达的腔璧神经丛烫出一连窜的水泡,对外界的感知无限降低,甚至连就在它脚下躺着的高峰都发现不了,高峰起身猛地窜出来,恐怖死神毫无意外的被扑到……。

    高峰与恐怖死神绞在一起向下方滚落,手中的军刀一次次刺在恐怖死神的颈子上,在那喇叭嘴地下方,有一块小小的三角被隐藏,这里才是恐怖死神的真正要害,最擅长把握直觉的高峰便一次次刺穿了那个地方。

    死神被高峰零距离交缠在一起,根本无法舞动臂刀,只能忍受着致命的穿刺,这时恐怖死神身上流出的粘液已经近乎没有,它原本滑腻的外皮再也不能闪现水光,变得干燥苦涩,而它颈子里喷出来的东西也不再酱绿色的鲜血,却是意料之外的鲜红,这更加深了高峰对它的猜测。

    那滚烫的吓人的鲜血顺着高峰攀住它颈子的左手流淌,让高峰掌心产生难以忍受的灼热,高峰不由地怒吼着再次掐进它的喉咙,犹如发狂的猛兽,继续刺出军刀,就算他的手掌被灼热烧成飞灰,他也不会放了这个狗.娘养的。

    恐怖死神再也发不出哀嚎,犹如离了水的鱼,做垂死挣扎,就在这时,高峰那烫的已经没有知觉的左手掌心传来一阵冰冷,一种莫名的物质从恐怖死神的伤口中抽了出来,慢慢地在他手掌上形成鳞甲斑斓的胶泥。

    这层东西逐渐变硬,而恐怖死神挣扎的幅度却在不断的变小,当高峰的左手硬邦邦的,犹如石膏一般时,恐怖死神终于不再动弹,高峰也耗尽了最后的精力,歪倒在恐怖死神身上晕死了过去。

    弥漫的尘埃总有消散的时刻,厚厚的尘沙仿佛火山灰一般,将一切都覆盖,人员,尸体,杂草,沥青沼泽,最后只剩下灰蒙蒙的一片。

    起伏不平的地面上再也看不出战场的痕迹,只有那竖立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残骸还留着当初的样子,‘咕嘟’一声,一个汽包从灰蒙蒙的地方冒起炸开,露出一片比尘埃更加乌黑的沥青。

    在沥青稍微远一点的地方,一个身子猛地做起来,抖落无数的尘沙,却依然看不清他的样子,就听他大声喊道:“三爪,三爪…”

    喊声悲伤而凄惨,带着荒野人罕见的哭音,豁牙在自己阿大死的时候都没哭过,荒野人从生下来就不准哭,他们相信汗水,血水,唯独不相信泪水,泪水是软弱的名词,软弱的人不配称为荒野人,可豁牙为了高峰,喊着哭音。

    一个又一个的人影从他身边爬起来,所有人都是一般摸样,灰蒙蒙的,分不清是男人还是女人,分不清是大人还是小孩儿,这时一个身材肥硕饱满身材滚圆的女人站了起来,虽然她同样黑头涂脸,身上的肌肤也被遮住,但那雄伟壮观的胸部显示出她的性别,

    她首先走到豁牙身边,摇晃着豁牙,豁牙却不理她,悲声嘶吼道:“三爪死了,三爪死了…”那凄厉的嘶吼撕心裂肺,沉重的凄厉让女人眼中流下两道清泪,冲开厚厚的尘沙。

    “嚎啥嚎?小心你阿大半夜找过来教训你,荒野的汉子只流血不流泪…。”暴戾的吼声犹如孤狼的嚎叫,从杆子嘴里传来出来。

    “三爪死了,三爪死了…”三子根本不搭理杆子,依旧撕心裂肺的嚎叫着,他嚎的不是眼泪,是心中的压抑,他恨自己没用,想死都死不了,他一直都认定,如果自己死了,高峰就能活下来。

    “活了,我们活了,我们活下来了…”豁牙在撕心裂肺的哭号,契奴们则纷纷站起身大声欢呼,恐怖死神出没之地百死无生,他们是唯一见过恐怖死神而活下来的人,怎么能不欢呼?

    随着契奴们的欢呼,女人们也纷纷嚎了起来,她们同样高兴,高兴自己活了下来,只是男人们扯着喉咙为活下来欢呼,她们扯着嗓子为活下来而哭泣,女人们哭,孩子们也哭,却被男人们责骂,他们只允许女孩儿哭,不允许男孩儿哭。

    在这个过程中,所有的契奴和女人都没去看豁牙和杆子一眼,对他们来说,黑爪抛弃了他们,就等于自动放弃了他们,他们再也不是黑爪部落的契奴和奴女,是真真正正的自由人,荒野的自由人。

    杆子也不再阻止豁牙的哭号,慢慢地躺在浮土尘沙上,望着天空阴沉的云层,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能活下来,二十多个被遗弃的部落勇士只剩下他一个,若不是刚好瘸了腿,说不定也死了。

    或生,或死,对杆子来说都没有意义,之前在荒人部落,他是为了黑爪的奖励和承诺去拼命,但在这里,他只是为了拼命而拼命,恐怖死神赫赫威名,是每个荒野人的噩梦,他活下来了,却没有战胜恐怖死神的兴奋,死的人实在太多了。

    契奴们最开始的数量是六百多人,都是荒人战士,女人有六百多人,孩子不计数,一场混乱,契奴们逃散了两百多人,只有不到四百人拿起武器愿意抵抗,女人则有五百多人,现在除了女人的数量一个没少,荒人战士只剩下不到一百人,可见伤亡何其惨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